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路透:金价可能重演1980年大涨之势

* 现货金年底可能大涨至每盎司2,345美元

* 经通胀调整後,1980年代的金价相当于每盎司2,500美元

路透新加坡8月22日电---路透技术分析师王涛表示,现货金当前的激情演出可能重现1980年的疯狂大涨,但也表示金价受到市场情绪推动的程度越来越 大.

浏览黄金技术走势图,请点选(link.reuters.com/waw33s)

浏览经通胀调整的金价图形,请点选(r.reuters.com/pun62s)

王涛表示,黄金在1980年升至每盎司835美元,完成了一波始于1970年每盎司34.95美元的多头周期.

该周期是修正走势,由a-b-c三个小波段组成,c波段的长度是a波段的4.618倍.

"在目前的情境下可能重现上述比率,表明未来几年金价可能触及每盎司4,000美元左右,"他表示.

但他也谨慎表示,目前推估金价目标达4,000美元过于激进,他的预测是年底金价达到2,345美元.根据他的数浪情况和费波纳奇预测分析,该水准是当前 C波段的261.8%费波纳奇目标位.

王涛表示,C波段由五个小波段组成,当前的大涨为"V"波,也是五个波段中的最後一个.

他指出,在期货市场中,末波段的涨势通常最剧烈,一如过去几周所见的强劲涨势.

他认为,虽然黄金在1980年涨至835美元,有其政治面和金融不稳定等多项因素,但现在会推动金价大涨的理由可能更多.当时,油价大涨和高通胀、尼克松 总统(Richard Nixon)取消美元和黄金挂钩以及前苏联入侵阿富汗等政经因素,促成金价大涨.

"当前的情势可能更糟糕,避险思维已经牢牢占据投资者的心,"他说. (完)

--编译 沈以文;审校 张涛



2011年8月26日星期五

中共垮台会带来混乱吗?

核心提示:一国发生革命就一定会使之陷入内乱的深渊?这正是独裁统治者希望人们相信的观点。下面的文章通过分析各国的历史经济数据,认为政治动荡并没会象人们想象那样具有毁灭性。

原文:Chaos after a CCP collapse? Not so much
时间:2011.8.22 星期一
作者: sinostand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今天,随着利比亚反抗武装挺进的黎波里,似乎又有一个国家的独裁者将被茉莉花革命所推翻。自去年12月份这一运动爆发以来,政治预测家们就倾注了大量精力来预测中国的独裁政府是否会崩溃以及何时崩溃。 

要明确一点的是(真理部的那谁谁,别搞错),我并不希望共产党崩溃或被推翻。渐进改革将形成真正的公共责任,这会比政权的突然瓦解要好得多,但是后者却是共产党目前的铁腕统治的必然结果。

如果共产党真是在自掘坟墓的话,褪去红色之后,中国又将向何处去?

共产党想让你相信,没有它的领导中国将陷入绝对的混乱;党就象是能把整个松散组织粘在一块的万能胶。没有了党人们会走上街头去进行抢劫、强奸,酷刑和杀戮等等。许多外国观察员也同意这种黑暗的前景。 

但就在数周前,我与Uri Dadush交谈过,他是世界银行负责国际贸易的前主任,也是《新兴市场是如何重构全球化》一书的作者。他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在未来40年预计每年增长5%左右。 他说:"即使发生政治危机,也不意味着中国不会增长。"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革命并非看起来那样具有毁灭性,特别是在最近的历史上。此图显示了埃及的国内生产总值在过去50年的年均增长。这项指标显示在某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于上年相比增长了多少。它很好地展示了混乱事件的经济影响。

egypt-gdp-growth.jpg?w=614&h=232
【图:埃及的年经济增长率】

显然,埃及一直是个相当动荡的国家,它具备了经受危机并迅速重振的恢复能力,其GDP增长率从来没有跌破到零以下。但最重要的是,如果这个图表延展到今天。它会显示在今年六月结束的财年,其GDP增长下跌到了2%,而这个财年中就发生了"茉莉花革命"。在革命之前,埃及预计会在5%左右的增长率。推翻政府可能造成很短暂的增长放缓和一些机会成本,但国家并没有出现混乱。如今,埃及经济再次活跃起来,可能会在今年年底前现实增长5%。 

这张图显示了中国在过去的50年的情况:

china-annual-gdp-growth.jpg?w=614&h=231
【图:中国的年经济增长率】

两个最大的底部都是在政府搞运动期间,尤其是灾难性的大跃进。然后在1987-1988年间出现巨大的(超过20%)的人民币通胀,这也是导致六四天安门运动的因素之一。对运动的镇压的确吓跑了一些投资。增长率在下滑少许后仍积极迅速的反弹。

判断一个国家的福祉的更好指标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因为这表明每个人的财富的平均增长情况,还是会停滞不前。图线如果平坦则情况不妙,这说明人们的财富没有任何增加。而向下倾斜则非常糟糕,因为人们的福利都变得更差了。如果你用这种指标来判断中国的话,其前景非常光明。 

china-per-capita.jpg?w=614&h=209
【图:中国的历年人均GDP】

在60到70年代末的权力斗争期间,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显示出微弱的负斜率,之后一直向上攀升。天安门事件甚至没有留下痕迹。

让我们来看看另一个国家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看看你能不能发现革命发生的时间: 

thai-spot-revolution-per-capita.jpg?w=614&h=203

人均净资产在1996年初急剧下降了33%,但如果你认为这是因为政治动荡,再猜猜看。

thai-spot-revolution-per-capita-with-text.jpg?w=614&h=203
【图:泰国的历年人均GDP,波峰转折点为Thai Baht的陨落,触发了亚洲金融危机,十年后的军事政变并未留下明显的经济转折点。】

亚洲金融危机横扫了泰国,但是十年之后,在经历一年之久的政治危机后军事政变推翻执政总理,这个政治事件在图表上连一个小波澜都没有出现。人均收入持续增长达到了最高水平。 

这些经济图表不会展示事件的全貌,但它们告诉我们很多东西。可以看到即使在政治危机中,市场仍然供需两旺。消费者和零售商背后的整个制造和投资网络仍继续在扩展。因此认为一场政治危机会引发国家暴力混乱的观点被夸大了。由于全球化因素,30年前可能造成了严重扰乱的事件,现在来看几乎难以察觉。 

Dadush先生解释说,"经济增长的驱动力是从底层引发的。它们比大型政治运动植根更深。它们与已经发明的技术和思想息息相关。一旦创造发明产生出来,则很难阻止其蔓延。如果你有一些或多或少的条件,并且受过教育,就可以吸收这些东西,从而获得经济增长。面向全世界的教育开放、对思想和技术的吸收是非常根本的力量。这些因素可以延缓但不能阻止政治灾难。"

还存在大量的非政治事件会抑制经济,如住房泡沫、人口下降、外资崩溃、保护主义、环境灾难、自然灾害等,但与共产党的洗脑内容和外国人所持观点相反的是:政治动荡似乎并不会严重威胁经济或普通人的福祉。 

不过这并不一定适用于发达国家。一旦政治动荡,很少会看到在某一年超过5%的增长,市场和政治波动变得更加脆弱,你可以在这个图表看到美国和日本的情况: 
但在中国成为发达国家前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根据Dadush估计约为40年。因此相比这些国家,中国可以更容易从任何的政治危机中恢复。长期内战可能会使情况有所不同,但这不太可能。即使这样,内战也不会如人们想象那般具有破坏性,这都要要归功于基本的全球化商业。 

us-and-japan-gdp-growth.jpg?w=614&h=230
【图:日本和美国的年GDP增长率,蓝线为美国,黄线为日本】

无论谁取代中共一定都会对经济产生重大的长期影响,但权力转移的简单的行为(非暴力或以其他方式)很难影响增长及其背后支持它的制度。即使在一个众所周知有着"特殊国情"的国家。 

我敢肯定,经济学家们(我不是)和其他人可以找到这一理论的漏洞。突尼斯就没有象埃及那样重新振作起来,不过从一开始,突尼斯的增长就不高。利比亚仍然是处于内战之中(重申一下这在中国极不可能),它的复苏仍有待观察。但这些国家都不具备象中国那样的商业组织和分销网络,而这二者都会减少"混乱"的影响。 

然而这些经济图表中不能说明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人们在革命期间以及之后的幸福,这显然不等同于经济的稳定。经济增长仍然允许未经查处的腐败、贫富不均、践踏人权、妨碍司法公正、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滥用暴力和大量阻止传播重要信息。如果中国民众曾遭受上述的痛苦,这的确是一种耻辱。

发送邮件至 yyyyiiii+subscribe@googlegroups.com 即可订阅译文;译者的音频博客已登录iTunes,到这里即可收听往期的译者音频节目;下载更新需翻墙。


美国副总统职权演变简史

博主 Jianan

 

美国副总统拜登正在中国,明天将前往成都访问。前不久有一位读者留言问:" 很想知道,在美国,副总统除了是第一顺位继承人之外,最主要负责国家哪方面的决策和拥有哪些行政权力?"我们这篇博文就来解答他的问题。

 

美国宪法对副总统职权的规定十分简单,基本上就是两项:宪法第一章第三节规定,副总统担任参议院议长,但是除非表决时票数相等,议长无投票权;第二章第一节规定,当总统被免职,或因死亡、辞职或丧失能力因而不能履行其权力和职责时,由副总统行使总统职权。其中第一项是美国立宪的时候所做的程序性安排。

 

美国宪法规定国家权力分为三个部分:立法(参、众两院),行政(总统及其主管的行政执法部门)和司法(最高法院及以下的各级联邦法院),即所谓三权分立。这样设置的目的是防止权力部门互相利用,即常说的官官相护,官员们不去尽心尽力完成人民委托的、个人和社区无法管理的公共事务,反而形成一个个权势集团,凌驾于人民和法律之上,为自己谋取私利。

 

但是因为种种原因,宪法的框架之下也有权力的交叉。有的是为了相互制约,例如总统任命的内阁部长和其他高官需要经过参议院的审议批准;再如一项法案要想成为法律,除了参、众两院都要批准之外,必须要总统签字才能生效等。而副总统兼任参议院议长,但是在一般情况下又不让他投票,则是立宪大会一项重要妥协的副产品。

 

1787年召开立宪会议的时候,原来英国在北美闹独立的13个殖民地成了13个国家(State,也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州)。为了对内发展经济对外抵御强敌,人们想要建立一个联邦制的统一国家,那么联邦政府的代表权从哪里来就是一个最根本的问题。当时大州和小州之间人口相差10倍以上,为了摆平矛盾,最后达成妥协:立法部门分成两院,众议院议员按照人口分配到各州,参议院则不分大小一律每州两名议员。这样参议员数目一定是偶数,投票时出现一半对一半的可能性比较大,让副总统担任议长,但是只有在平票的时候才有权投票就解决了这个问题。

 

刚刚建国的时候,第一任副总统亚当斯曾经多次行使议长的投票权。近代因为参议院少数派议员常常利用议事规则里的"冗长辩论"条款,遇到重要议案多数派没有达到五分之三以上,就采取这种策略阻挠大会表决,从而使得议案胎死腹中,因此副总统作为议长投票打破僵局的机会很少出现。

 

副总统作为议长在参议院打破僵局,还有一种情况,就是现代美国演变为两党独大的多党政治,当共和、民主两党在参议院各有50名议员的时候,副总统是哪个党的,该党就成为参议院的多数党,可以主导各个小组委员会,特别是可以掌握议案是否能够提上日程等重要的程序问题。

 

副总统的第二项职能,即取代被免职、死亡、辞职或丧失能力的总统,除了总统因病或其他原因将职权暂时交由副总统行使之外,历史上有过9次。最近的一次是1974年尼克森总统因为面临国会的弹劾而辞职,由副总统福特接任总统。其他8次都是因为总统病逝或被暗杀,副总统接任。其中最令人感慨的就是1963年,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遇刺,约翰逊在总统专机上,当着肯尼迪夫人的面宣誓就任总统。

 

过去美国副总统并不总是一个令人羡慕的职位。他们中有很多人选择不参与政务,也不住在首都。有政治进取心的人,要么自己出来竞选总统,要么宁肯接受国务卿的职位,也不愿意去当没有实权的副总统。

 

直到富兰克林罗斯福在大萧条的时候临危受命担任总统,将邀请副总统参加内阁会议变成常规,副总统的地位才显著提高。但是直到1949年,国会立法将副总统列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四个法定成员之一(其他三位是总统、国务卿和国防部长)后,副总统参与国家大事的决策地位才在法律上得以确认。

 

尼克松担任艾森豪威尔总统的副手期间,副总统的职权进一步扩大。艾森豪威尔在自己缺席的时候让尼克松主持内阁会议,而且美国历史上第一次总统生病由副总统暂时代理其职权就发生在这个期间。到卡特担任总统的时候,正式在白宫西翼设置副总统办公室,他的副总统蒙代尔同时也成了国家提供的副总统官邸的第一位常住主人(前任副总统洛克菲勒因为在华盛顿已经有自己的住房,所以只把天文台环路1号用来招待宾客)。

 

尽管现在我们看到副总统参与很多政务,例如前不久,总统在政府预算和国债限额问题上与共和党掌握多数的众议院发生分歧的时候,拜登副总统就在谈判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副总统还参加很多重要的外事活动,例如这次对中国的访问。但是显而易见,副总统依然只是总统的顾问,重大决策还是总统的责任。

 

雾谷飞鸿 http://blogs.america.gov/mgck/本文无版权限制,欢迎转载


到底是谁勾“瘾”了你?

有些人放任毒品酒精毁了自己的生活。而另外一些人则可以既享受其中的乐趣,又能免受诱惑沉溺其中。现在医生们开始揭开其中缘由。

Bad habits: Not all users of alcohol or cigarettes become dependent

艾米·怀恩豪斯Amy Winehouse在2003年出道专辑中这样唱道,"我加堕落了。"虽说她的死因尚未被证实,但是大家认定这跟她吸毒成瘾,及最近的酗酒都脱不开干系。

但是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为何有的人就能数十年的畅快喝酒,却从没有沉溺其中?而像怀恩·豪斯这样的,一次纵酒或是数次,也许就不觉产生了酒精依赖。为什么有的人能在吸完第一口呛人的烟后,永远对香烟说NO,而对另外一些人来说,他们正迈出了尼古丁成瘾的第一步。成为世界上最常见的成瘾人群中的一员。

专业人士已为这个问题困扰了几十年那么他们发现了什么呢?成瘾是天生和饮酒,药物滥用联系在一起的。情况当然不是这么简单。据英国国家医疗服务系统称,从赌博到巧克力,人们可对任何事物上瘾。

"成瘾的第一步都是要先接触致瘾物。"成瘾研究协会会长Society for the Study of Addiction,吉莉安·陶博(Gillian Tober)博士说,"多数情况下成瘾是由社交原因引起的。一群朋友,男男女女,通常很无聊,但致瘾物的使用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社交效用,但是对致瘾物的用量却开始日渐增加从偶然为之形成了对其的依赖"

毒品会直接作用于引起大脑兴奋的回路,大脑会形成条件反射期盼它所带来的兴奋。耐受性会随着每次用量的增加而增加。先是生理依赖,然后沉溺其中,并最终成瘾。伊莱娜·克罗默(Ilana Crome)是英国基尔大学的成瘾精神学教授。她说,"在成瘾的形成机制方面的研究是最先进的这意味着,我们可以研发出更多能有效帮助人们摆脱尼古丁,酒精和致幻剂的药物。但导致成瘾的最直接原因尚未找到。"

其实大部分人都喝酒,但嗜酒成性的却没几个。在越战期间,当时许多美军士兵都吸食海洛因。有人便担心他们回后没有了海洛因会发疯。而实际上,当他们返回美国家中,环境改变了,海洛因并不是唾手可得,他们的社交生活中没有了鸦片,大部分人都过得很好。同样,罹患癌症数年的患者持续食用鸦片数载却几乎无人成瘾。

陶博Tober 博士说,"成瘾并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也没有更容易对外物上瘾特定人格,但外向开朗确实增加了上瘾的可能性。当然也有让内向人格更容易上瘾的东西。任何人格都会对某种东西上瘾"

实际上,20上世纪40年代曾有一项500人的长期研究,旨在找出为何有的人会成瘾而有的人则不会对。约克NHS信托(York NHS Trust)精神病顾问,鲍勃·亚当斯Bob Adams说,"研究发现,实际上没有特定规律可循。没有迹象表明哪种特定人格更易成瘾"

但是皇家精神科医学院(Royal College of Psychiatrists)教员称成瘾受三个关键因素影响---分别是生物学因素,心理学因素和社会因素。从生学角度讲,造成成瘾者成瘾的原因千差万别,尤其是大脑眶额叶皮质(包括第二味觉皮层,和第二、第三嗅觉皮层。主要功能是:味觉奖赏值确定及相关信息整合)。它大脑权衡是否要做某件事的区域

 

于此同时波尔多马让迪神经研究中心(the Neurocentre Magendie:法国一家多学科中心,致力于神经科学的综合研究 )的科学家通过研究发现,那些成瘾人,在经常性药物滥用后其大脑无法恢复到健康状况。长期药物滥用会改变大脑正常工作方式。成瘾是在药物滥用停止后,大脑无法恢复到正常情况下才形成的。并由此推断出,成瘾会使大脑无法合成一种叫做LTD的物质而这直接影响着人的记忆,和行动的灵活性。

 

伦敦卡比欧南丁格尔医院(Capio Nightingale Hospital的成瘾顾问威廉姆·沙纳安博士说(William Shanahan)"北欧有研究表明酒鬼的孩子---甚至被酒鬼领养的儿童都更可能有酗酒行为。说明基因对成瘾有一定影响。这也不是说成瘾以后就无法戒除毕竟人人都有意志力,能不能戒除还在要看自己。比如,你可以通过自己周围曾有过成瘾,并且成功将之戒除的人来加深对成瘾的认识,或是通过其他什么事情来自我救赎,比如宗教。事实上一个滴酒不沾的人通常都有个喝酒的朋友。"

 

第二个最容易导致成瘾的原因就是心理创伤。幼年时期被忽视虐待,或是丧失亲友,都是极为常见导致成瘾的原因。哈里·夏皮罗(Harry Shapiro)来自毒品观察杂志 DrugScope),"对于其他人来说,创伤也许是后期造成的---丧失亲友、丢掉工作,或是迟发性焦虑症,都可能让他们拿起酒瓶,或走向吸毒。九十年代的研究发现,成瘾也许和生物学有某种关联。大脑中使人感觉良好的化学物质水平,主要是血清素和多巴胺。创伤事件,比如离婚和虐待,会导致这类物质的合成减少。那些成瘾者其实是下意识地想要增加使人愉悦的化学物质。"

 

第三个社会影响包括特定药物是否容易得到。身边成瘾人士多的人常常会出于社会原因使用毒品。"大部分吸毒者都因此落得穷困潦倒"夏皮罗Shapiro)说。

 

阿拉姆博士Farrukh Alam)是伦敦NHS信托基金会London NHS Foundation Trust中部及西北部分支精神病顾问和临床主管。他认为对成瘾的现有认识、及其他影响因素的了解意味着,我们可能可以找出一种更易于成瘾的脾性在青春期晚期就有一些表征。他说,"比如,我们都知道,那些更容易成瘾的人们,他们容易有冲动行为,不愿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在相对轻松的环境里也会觉得紧张、焦虑。启蒙的年纪也有很重要,开始药物滥用的年龄越早,就越容易发生长期依赖。"成瘾在一些职业中也更为常见---媒体工作者、娱乐圈人士、餐饮业人员,及军队中都更容易发生。

 

有的人甚至相信存在一种"成瘾型人格"这种人格出现这一类人中。他们迷恋自己要将万事做到至善至美的品格。这也是为何有的人因为他们的"天分"而出名的原因---安德烈·阿加西(AndreAgassi,保罗·加斯科因(Paul Gascoigne,在这类人中怀恩·豪斯(Winehouse没有能坚持到最后.

 

研究酒精及毒品成瘾的专业人士很多。但是,人类真的会对不管任何东西上瘾吗?赌博已经被证明因其会产生兴奋行为的感觉而使大脑被迷惑。而在美国精神病协会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将性成瘾列入其主要诊断册后,NHS开始重新将其认定为真性障碍

 

但这并不能让所有人信服,夏皮罗(Shapiro)说,"我觉的人们说的'成瘾'在一定程度上来说只是对迷恋的泛泛的表达,这两者并不是同个概念。"

 

"这么说吧,有多少人丢了工作?又有多少人为了给自己多买双鞋子,多吃点巧克力,把肤色晒得漂亮点,他人于不顾"

 

怎样辨别自己是否上瘾如果你对以下问题的答案都是"yes",那么你该去寻求帮助了。

 

强烈渴望某种东西或者有渴望行为吗?

 

你能控制自己的摄入量吗?

 

你对之已经有相当的耐受性了吗?换句话说就是,你需要不断增缴用量来达到同样的体验吗?

 

因为成瘾,你已经摒弃其他的兴趣爱好了吗?


如果终止使用,会出现脱瘾相关症状吗?比如多汗,焦虑,和颤抖。

 

你会在明知对自己身体有害,却仍坚持服用吗?

美国总统安全保卫简史

拜登副总统与顾客及店员合影

拜登副总统正在中国访问。到达北京后当晚观看了乔治敦大学篮球队与中国山西中宇猛龙队的比赛,在球赛现场欣然接受中国观众用iPad给自己照相(新华网)。第二天中午,利用与习近平副主席和吴邦国委员长会晤的空当,到鼓楼的一家小吃店吃炸酱面,与其他顾客交谈,还与顾客及店员合影(美国驻华大使馆微博)。这让我想起读者提过的一个问题:美国特勤局对总统和副总统的安全警卫是怎么来的,都有哪些规定。

近代史上,一国元首,特别是大国元首被暗杀身亡的,恐怕是以美国为最了:自从1865年林肯被刺以来,已经有四位总统因为遭到暗算以身殉职。不算积劳成疾死在任上的四位,也不算被暗杀未遂甚至重伤侥幸逃过死神眷顾的,43位美国总统在就职期间被刺身亡的风险超过9%,显而易见,这绝不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华盛顿担任美国第一任总统,8年期间国会尽管给他定下了不菲的年薪,但是却没有想到要提供警卫。第二任总统亚当斯是第一位住进总统府的总统。当时总统府还没有完工,不用说警卫,连篱笆都没有。一天早晨,亚当斯夫人赫然发现有乞丐在她用来晾挂衣服的东厅地板上睡觉。无奈之下,总统向国会求助,因为那时首都唯一的治安力量是由国会掌管的警察局。国会经过讨论,也是,房子都给总统盖了,而且那栋房子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管理的资产,好歹夜间安排一个守夜的吧,于是总统府有了警卫。

副总统拜登在骆家辉大使陪同下和孙女一起品尝北京炸酱面。窗外可以看到特勤局特工的身影

但是要给总统安排保镖,国会却舍不得花钱。即使到1865年第16任总统林肯在华盛顿被同情南方分离主义的凶手枪杀,国会仍然只是提供总统府的警卫。1881年第20任总统加菲尔德被一位求职未果心怀不满的律师行刺受伤,拖延80天后去世。直到20年后,美国第25任总统威廉·麦金利在水牛城遇刺不治,国会才决定正式为总统提供人身保护,任务交给了总统府隔壁的财政部特勤局(见10天前的博文《美国副总统拜登住在哪里?》)。以下是总统保护的演变历史:

1902年特勤局安排两名特工作为总统的保镖。

1906年西奥多∙罗斯福总统访问巴拿马,是美国在任总统第一次走出国门。有特勤局保镖保护。

1907年国会的公务员杂项开支法正式将特勤局总统警卫的开支列入预算。

1908年塔夫脱当选总统,到翌年就任之前,特勤局开始对他提供保护。

1913年国会立法将总统保护永久化(无需每年授权),同时授权对候任总统提供保护。

1917年国会授权保护总统的直系亲属,并且立法规定"威胁"总统人身安全为一项联邦罪行。

1919年威尔逊总统参加巴黎和会,签订凡尔赛和约,有10名特勤局特工提供保卫。

1951年年国会立法将总统及其直系亲属的保护永久化,同时在副总统要求的情况下也提供保护。

1961年国会授权对卸任总统在一段合理的年限内继续提供保护。

1962年国会立法保护副总统或总统的第一顺位继承人,以及候任副总统。

1963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国会决定对肯尼迪夫人及其幼年子女提供为期两年的保护。

1965年国会决定对卸任总统及其配偶提供终身保护,子女16岁之前也提供保护。

1968年罗伯特∙肯尼迪遇刺,国会授权对主要总统和副总统候选人或被提名人提供保护。

以上法律后来有所修正。1994年国会制定的法律规定,1997年1月1日之后当选的美国总统,卸任后享受10年的保护,在那之前当选的仍然得到终身保护。所以目前在世的卡特、老布什和克林顿总统都可以享受终身保护,而特勤局对小布什总统提供的保护到2019年就将结束。

2002年国土安全部成立,特勤局自2003年3月起从财政部划归国土安全部领导。

2007年5月,特勤局开始对奥巴马参议员提供保护。那时他还只是参选总统的候选人,尚未获得民主党的提名,创下了特勤局对总统候选人提供保护时间最早的纪录。

对美国总统的保护机制有兴趣的读者,可以直接登录特勤局的网站,查询自己感兴趣的内容。



21世纪经济报道:当巴西遇到“中国制造”

新闻核心提示:"中国用我们提供的原材料制造出各种产品,又卖给我们,巴西陷入了对中国人的'制造业依赖'之中。

6月17日,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伊塔马拉蒂宫(巴西外交部的前总部,目前是外交部里约办事处),我听到了三位巴西专家的一个对话:

一位经济研究所的专家问路易斯o宾格里.罗莎(Luiz Pinguelli Rosa)教授,中国的城市化将从目前的37%增长到50%,未来还有三亿多人口要进入到城市中,对巴西来说将意味着什么?

路易斯.宾格里.罗莎,是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工程与研究生院的教授(COPPE, UFRJ),他回答说:中国和印度人口巨大,他们的发展趋向很西方化,这会是巴西的一个问题。我们对中国的出口主要是矿产,中国政府正在兴建廉租房,将需要更多的钢铁,铁矿石的需求还会更大。另外,对我们的森林和大豆的需求也是很大的。

这时,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的塞尔索阿莫林大使(UFRJ)加入进来说道:应该说,在巴西大量的中国投资是受欢迎的,尤其是对于能源方面。问题是,应该不止限于这些产品,要有其他方面的投资,才能不会对巴西的发展造成更多的问题。

这段对话包含了几个信息:几年前中国购买巴西的矿石和大豆,由于处在金融危机中,巴西人曾真诚地感谢中国拯救了巴西,并说"巴中是相互依存的关系",但是现在语气怎么就完全变了呢?

中国是巴西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资国,也是巴西的最大的出口目的地国,巴西对中国的贸易连续几年均为顺差,何以至此招来如此的抱怨?这段对话反映了目前巴西人,特别是知识精英们对巴中双边的贸易与投资的一般性看法。进口"中国制造"、出口资源性产品、中国投资质量,都在这个名单中。

中国在巴西做了什么?巴西人是为什么?

自由摄影师里卡多(Ricardo Zerrenner)在里约热内卢著名的景点基督山火车站开了一家照片社,出售他自己的摄影作品。他告诉我,他全身上下没有一件东西不是"中国制造",甚至店里出售的电池,全部来自中国,这些东西都是从网上订购的。他说:中国的商品质量好、价格低,几乎所有东西的价格只是当地商品价格的1/4。

里约热内卢海滩旁有很多出售比基尼、沙滩拖鞋及小食品的小店。其中一个小店的老板是位叫罗纳尔多(Ronaldo)的小伙子,他告诉我,比基尼、沙滩人字拖鞋都是"中国制造"。除了食品饮料外,"巴西制造"用一只手都能数得过来。

他告诉我,"中国人从我们这里买走了巴西的天然橡胶,又做成鞋又卖给我们,价钱还是比我们这里的便宜,中国人很聪明!"他撇了撇嘴,显然这位老板没有像里卡多那样喜欢中国。

游览里约星期天街市,无数商品,包括布料、服装、玩具,都是中国制造,它们都是从中国运来的。里约有六个港口及巨大的吞吐量,就像天然橡胶一样,大量的巴西自然资源从这里装船运往中国,大量的中国制成品又源源不断地从这里运入巴西。

巴西女孩子出嫁时喜欢买中国产的抽纱制品作嫁妆,一款浙江产成本价几百元的抽纱床单,在巴西能卖到4000元,有的甚至可以卖到8000元人民币。大约90%的中国产品以集装箱海运到这里,尽管巴西海关征收商品成本60%左右的关税,仍不能阻挡中国制造价格的竞争优势。

目前,中国人在巴西已有四五万人,其中浙江人有一万多人,大多来自温州与青田,绝大多数浙江商人集中在巴西的圣保罗、里约热内卢两大城市。之前,浙商们做轻工类产品的生意,而现在转入赚钱更多的汽车配件、轻工机械、自行车、缝纫机械等产品。

但是,感觉与真实情况有出入,虽然中国生活消费品的进口让人们每时每刻感受到"中国制造",而生产资料产品的进口则被忽视。从2010年巴西总进口额及来自中国进口额数据看,包括生活消费品与生产资料的总进口额中,中国只占到14.1%。

曾为巴西加入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组成员的雷纳托?弗洛雷斯教授对我说,关于"中国制造"的问题现在变得越来越复杂了。但是不管从缅甸进口的,还是通过美国迈阿密转口进入巴西,或是先将商品运到巴西、巴拉圭、阿根廷三国交界处的东方市,再转口到巴西各城市,虽然这部分产品进口海关数据不是来自中国,但他们都是"中国制造"却是无疑的。

"中国用我们提供的原材料制造出各种产品,又卖给我们,巴西陷入了对中国人的'制造业依赖'之中。显然,巴西相当多的人会有这样一种担忧。"雷纳托?弗洛雷斯教授说。

巴西工业体系被"中国制造"摧毁?

罗纳尔多?莫塔(Ronaldo Mota),巴西科技部国际合作司罗司长在伊塔马拉蒂宫的走廊上对我说:"巴西是一个拥有较为完整工业生产体系的国家"。秘鲁社会学家阿尼巴尔?奎杰罗(Anibal Quijano)也认为,巴西是拉美国家中原有工业基础保留得最完整的国家。

他撰文写道:"巴西是唯一保留了重要的工业生产结构的国家,而其他拉美国家都被拖入了'去工业化'的境地。巴西也是唯一拥有重工业的国家。从而可以生产和吸纳先进技术。尽管跨国公司在巴西的存在也十分广泛,在汽车工业等部门更处于主导地位,但多数工业企业的产权依然是巴西的。"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显示,2010年巴西机动车千人拥有量为198,中国是37辆,从2010年5月份起,巴西已经超过德国成为世界第四大汽车市场。唯一与北京不同的是,巴西85%以上的汽车是"灵活能源"(Flex Fuel)混合动力驱动。不仅仅是汽车,巴西还是世界上最大的支线飞机制造商和出口国,也是巴西目前唯一的国有企业。

但是如果看看巴西的钢铁业就不那样乐观。虽然巴西铁矿资源丰富,按每吨冷轧钢计算,巴西的铁矿成本仅为40美元(中国为75美元),劳动力成本为57美元(中国为26美元),远远低于其他主要生产者。但

是近10多年来,巴西年度钢产量一直在2500万吨左右徘徊。

究其原因,是九十年代巴西实行世界最大规模私有化的结果。90年代末,巴西先后将冶金、矿产开发、石油化工、电力、金融服务、电信等产业部门私有化。统计数据表明,1990-1999年,巴西被私有化的企业总共113家,交易总值615亿美元;并购交易总共1055宗。交易总值678亿美元;两项合计1293亿美元。外国资本在私有化中的参与比重为76.9%,在企业并购中的参与比重为71.4%。

我问过巴西驻中国大使胡阁内,巴西的私有化是否与"华盛顿共识"相关?他一口否认。他说:"巴西之所以进行私有化主要是因为需要解决国内的高通货膨胀率,以及偿还公共债务,同时,国有公司的经营表现非常差,没有资金进行再投资,对于政府而言已无力运行国有公司,包括国有钢铁公司、国有通信公司、国有矿产公司和国有电力公司。"

自90年代巴西工业企业产权大变动的结果是,工业增长开始变得缓慢,个别行业还出现负增长;面对市场的急速开放,国内企业,特别是中小企业对大量进口商品和大批外国投资者的进入所引起的新的竞争形势难以预测,通常都是采取一种自卫性的措施,而不敢贸然扩大投资。

正如有评论指出,在产权改革过程中,巴西既没有在原有工业母体上增加多少新的产业,原有产业被淘汰出局的也很少。加上巴西银行利率长期偏高,投资建立的新厂很少,工业制成品制造业一直维持在一般的水平上。

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费迪瓦斯(Jo?o Carlos Ferraz)告诉我:作为资金的流入国,我们的汇率、利率使制造业增长出现长期的停滞,一直处于国际生产链条比较低水平的位置。巴西的私营部门仍然十分谨慎,特别是他们投入创新的意愿非常地弱,所以解决汇率和利率问题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巴西在金融上一直有很大的问题,利率水平在12%左右,维持较高的利率是因为巴西始终对通货膨胀有记忆。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数据显示,情况远比副行长所描述的要严重。2009年,巴西中央银行基础利率为15.17%,全球排位第九。其商贷利率为44.65%,全球排名第二;可以说巴西是全球资本最贵的国家。而且巴西的投资率只有18.5%,全球排位第107位,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保持在30%以上。在中国,大约有25%的投资是投向制造业领域的,而巴西只有11%到15%左右,而资本产品占投资的比例则高达75%到80%。

由此看来,"中国制造"是否"摧毁巴西的工业体系"?结论比较清楚:中国制成品的进入只是外因,巴西虽有完备的工业体系,但是其私有化和外资并购只是强调了外资对汽车、电子、电信、信息等产业的控制,进而迅速提高了这些产业的技术水平与产品质量,而相对忽略了巴西本国制造业严重缺乏生产能力与创新能力的问题。

巴西财政部副部长尼尔森?巴博萨(Nelson Barbosa)在谈到进口与巴西工业时认为:"巴西工业生产能力在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后得到较快的恢复,但仍维持在危机前的能力水平上。目前受到尤其是来自东亚的产品进口量大幅增长,巴西工业出口竞争力受削弱",他认为只是"负面的影响"。因为从整个巴西的进口的情况看,尚未到"摧毁"的严重程度。

"贸易是促进增长的工具,不是导致困难的来源"

巴西人认同中国在国际制造业分工中占据了自己的一席之地,并认为这是因为中国从正确的外贸政策中受益的结果。但是从中国进口大量的纺织品或者成品鞋,确实冲击了巴西庞大的轻工部门。这些部门抱怨,从中国进口的产品价格太低,给巴西政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们要求对从中国进口的一些产品进行限制。

路易斯?奥古斯托?德卡斯特罗?内维斯( Luis Augusto de Castro Neves)是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经济研究所教授,他说:在巴西,某些产业部门抱怨它们所理解的、由于较低的劳动力和税收成本而带来的"中国威胁",巴西的某些产业部门往往受到中国竞争的直接影响,无论是在巴西本土还是第三方市场。比如,中国已经超过巴西成为巴拉圭的主要进口来源国。

里约热内卢联邦大学巴中研究中心(IBRACH)理事会主席安东尼?巴罗斯?卡斯特罗(Antonio Barros Castro)教授严肃地说:事实上,巴西现在确实面临着"中国震撼"的影响,缺乏正确的认识将是相互战略合作的障碍。他认为,在过去很多年里巴西一直在错失机会,现在巴西再也无法承担错失机会的成本了。他希望"中国震撼"是一种正面的震撼,使巴西能够觉醒。

"巴西正处在一个危险的十字路口,"罗纳尔多?莫塔巴司长对我说,"所谓危险,是在当前的国际分工体系中,巴西可以选择作为日用消费品,如食品和矿产品,作为参与国际分工的比较优势产品,也可以像中国或其他国家那样,成为世界工业制成品的中心。这意味着,巴西可以作为日用消费品市场的有力竞争者,但是这并不是像巴西这样一个大国所应有的选择,我们希望在国际市场所有领域都具有竞争力,但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巴西距离这个目标还很远。"显然,巴西有更长远的追求。

巴西驻中国大使对我说:中国并不应对巴西全部的工业部门问题负责,巴西政府也在积极努力,来提升自己的工业部门发展水平。"我们的总统在两天(8月2日)前刚刚启动了《大巴西计划(Bigger Brazil Plan)》,针对工业领域存在的问题,希望以此推动巴西工业部门的发展,中国是其中的重要因素之一。"

他清晰地表述:"中国政府和企业需要了解到这一点,知晓巴西关心的问题,当另外一个国家的国内市场面临困难时,就不可能按照原有的模式继续发展国与国之间的关系。当贸易导致失业、破产时,贸易就不能发挥积极的作用了。贸易是促进增长和发展的工具,而不是导致困难的来源。"

巴西总统迪尔玛?罗塞夫启动的《大巴西计划》核心内容是,未来两年,巴西企业将获得减免的税赋160亿美元,通过出口退税等补贴手段保护巴西民族工业,进而促进工业产品出口并应对进口产品的竞争。

雷纳托?弗洛雷斯教授认为,中国实现了自身在产业链中地位的升级,我们应该保持理性。比如一些国家生产的零部件物美价廉,我们就应该直接去购买,而不是自己生产。其实,在《大巴西计划》之前,巴西工业界已经能看到想要生产整台设备的生产商,巴西政府也在用自身的外汇储备来激励其产业升级,比如巴西的石油工业就在经历这样一个过程。

胡阁内大使对我说,他的职业生涯中大部分时间是处理贸易问题,只要人们意识到问题的存在,贸易问题终究能够得以解决。"我们希望下个月在王岐山副总理访问巴西时,可以就相关问题展开讨论,并寻求解决方案。如果我们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我想,我们之间关系的前景是非常光明的。"

————-

为什么巴西突然对中国"有意见"了?

   到巴西太远了,远到飞机都要中途降落加油,近30小时的飞行是需要勇气的。今年六月到华盛顿为中国加入WTO十周年采访,顺便借道华盛顿飞往里约热内卢。

   到巴西访问除了路途遥远之外是语言。在里约留学的中国学生也是"小众",可怜到只有13个人,这是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陈小玲告诉我的。目前每年中国学生海外留学人数已经达到25万人,竟有如此悬殊的比例,以至于中国投资者要想在这里找到翻译都不是件容易的事儿。

   尽管目前巴西已经成为中国投资的热土,说出来你都不能相信,出国前你不能兑换到巴西货币雷亚尔,包括中国银行。雷亚尔是从英文"Real"翻译而来,其中文的意思是"真的、真实的",虽然中国银行经营的可兑换货币种类有20余种,但是我被中国银行告知:巴西雷亚尔不是主要货币。

   地域的距离,语言的障碍,甚至是货币的不可兑换都还不是最大的障碍,最主要的是由距离、语言特别是陌生造成双方心理上的距离。

   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是两极格局的结束,是中国崛起改变了中国与巴西的交往,正是源于中国对资源型产品的需求,中国开始与这个领土相当世界第五的大国做起了生意:铁矿石、大豆等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巴西人坐收其不断涨价的丰厚利润之后,带着醒目"中国制造"标牌的工业品开始源源不断地来到巴西,乃至进入到每个家庭。之后就是吓坏了巴西人的大笔投资流入,从深海石油到矿产,再到通信、电网,甚至是购买土地……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以至中巴双边的贸易与投资简单的就像超级市场,我有钱,能买走想要的一切东西,因为我有3.2万亿美元的外汇储备做后盾。你想赚钱,你就得卖给我东西。当人财大气粗的时候容易强势,当人心情急迫的时候最容易忽视对方的感受。

   巴西人现在处于前所未有的纠结之中:我们有令全世界瞩目的飞机制造与生物能源,怎么我们的出口90%以上都是资源性产品?巴西已经沦落到资源输出国家?我们有完备的工业体系,而且为此奋斗了半个多世纪,为何面临被"中国制造"摧毁的境地?巴西人均收入超过1.1万美元,我们与中国一样追寻着大国的梦想,而不愿意仅仅依附于中国生存……

   在这个特别的时刻,有两个字非常重要,那就是"倾听"。很幸运,在巴西访问的时间里,我听到了很多真话,绝大多数来自巴西的精英层,也有普通的百姓。两者之间存在差异,这是因其承担的国家责任与个人收益使然。所以当巴西罗塞夫总统公布了"大巴西计划"的时候,我一点不感到意外,这项对巴西制造业大举减税的计划,就是应对"中国制造"的冲击。

   中国被巴西视为在金融危机中"拯救了巴西"的救世主,另一方面,巴西还会不断出台针对中国的各种政策与法律措施,这就是当下中巴经贸关系共生的两面。

   "巴西在一个十字路口上。"巴西的精英大多这样认为,而把巴西带到十字路口的正是中国。"我们双边关系已经有了肌肉,但是我们要为我们的关系现在整容。"巴西人这样说。这组报道就是从巴西人的视角出发,看看巴西人到底对"巴中经贸关系"的五官哪里不满意,认为哪里有缺陷,他们希望如何整容?

   正如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Jo?o Carlos Ferraz对我说的那样:巴中两国将成为相互间很大的商业伙伴,最严峻的挑战是了解对方,只有更好地了解对方,我们才能建立起帮助双方取得成功的模式。我们都需要有耐心,因为我们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异。

   就让我们先从倾听巴西开始……

————–
巴西:人民币来了!

中国投资凶猛 巴西FDI政策趋严

  "人民币来了"

  去里约热内卢机场的路上,一幅宣传画非常有创意:绿色的巴西地图映衬在蓝色的海洋上,地图中央画了一个投币口,几只拿着硬币的手正向里面投钱,手臂的袖子上分别印着美元、欧元、荷兰盾和人民币的图案。

  巴西人似乎是这幅画的拥趸。2010年,巴西吸引外商直接投资(FDI)484.62亿美元,据2011《世界投资报告》,在2010年吸引最多FDI的国家中,巴西排名从第十五位提高到第五位,巴西排名上升缘于2010年12月150多亿美元投资的带动,其中的71亿美元与西班牙威爽集团向中石化出售巴西子公司40%股份有关。正如画面上写的一样:Today Brazil is one of the world's safest places to invest(巴西是世界最安全的投资地之一)。

  从历史上看,巴西从未出现过投资增长高于GDP增长的情形,近年投资率提高,也只是达到18.5%,在全球排第107位。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对我说,尽管投资率在增加,但还是比不上中国30%以上的指标。他们预计,在政策以及FDI的共同作用下,2014年投资率可以达到23%,这解释了巴西渴望获得FDI的重要原因。

  下表记录了巴西在近几年的获得外商直接投资的变化情况。2010年,巴西获得FDI资金总计484.6亿美元,比2009年增长近54%,其中中国贡献了约为170亿美元。同年,来自欧洲的FDI减少了22%,日本大跌83%。此前,在金砖国家中,巴西的FDI流量一直小于中国、俄罗斯与印度,直到去年,巴西利用FDI的总额首次超过印度。(见表1)

  巴西人称自己是上帝的孩子,什么都不缺,但是缺钱,看来上帝也不那么富裕;而中国什么都缺,缺水、缺粮、缺油、缺矿,就是不缺钱。从去年的数据看,那幅画的最大响应者是中国,不差钱的中国人不仅买走了巴西的铁矿石、大豆,现在又带着更多的"人民币"投资巴西的石油、电力,甚至购买土地。

  就如毛罗部长(巴西外交部东亚司)所说,巴西人明了中国到巴西投资的目的。"21世纪,能源和粮食的安全问题凸显,巴西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而中国在这方面有后天的缺陷"。他举例,"我们目前还有相当于四个德国领土面积的可用耕地没有开发,占巴西可耕地面积的45%;而中国到'十二五'规划结束时,可耕地只占到国土面积的11%-12%。"

  雷纳托·弗洛雷斯是里约EPGE/FGV研究生院经济学教授,主要研究国际贸易,曾参与巴西加入WTO的谈判,他对我说:"我们都清楚中国处在需要大量矿产资源的发展阶段,并且中国的外交战略就是和那些拥有大量自然资源,包括拥有石油、铁矿石和粮食的国家保持良好关系,比如巴西,以确保能够获得这些国家的原材料供应。"

  中国在巴投资及趋势

  当巴西人卖东西数钱数到手颤时,还要与中国人谈判谈的口干,是因为新的投资或合作者接踵而来。巴西农业科学院德玛瑞思(Damares)博士上任只有45天,却接待了5个中国农业代表团。在我采访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卡洛斯时,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总会计师李汝革刚刚离开他的办公室。

  中国驻里约热内卢领事馆陈小玲领事到任履职半年,中国资金进入巴西的规模之大,还是把她吓了一跳。她对我说,在她到任的头三个月里,亲眼见证了中国公司的120多亿美元投入在里约一个地区,包括中石化的70多亿美元,以及国家电网20亿美元的投资。

  根据巴中商会已公布的中国投资分类看,中国在巴西的投资大多是投向资源性产品,其中能源(石油和天然气)占45%,矿业占20%,农业20%,钢铁10%(见图1)。2010年在巴西投资的93%资金来自中国的国有企业。其进入模式,兼并和收购占46%,农牧业投资占23%;合资企业只占10%。

  如果从州政府的角度,或者就农业领域的投资,应该说重庆在巴西萨尔瓦多购地30万公顷项目比较受欢迎。不是因为购地,而是因为配套的工业园项目。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今年6月告诉我,"我们在巴西种的大豆已经运回到了中国"。黄奇帆市长介绍,当地政府白送三平方公里面积的土地,以支持他们建设农产品(000061)加工、物流、仓储的格林天地工业园项目。下一步他们还计划扩大参与巴西东西铁路和港口码头的建设。

  但巴西中央政府则更倾向于有更多的投资进入制造业,特别是那些技术含量高的产业。巴西的中期目标是:第一,成为另一个世界工业制成品的中心;第二,希望成为一个技术创新的国家。而这两个目标的追赶对象就是中国,巴西希望有朝一日成为像中国一样的、在当下国际分工体系中有竞争力的国家。

  去年,巴西刚刚完成了2007-2010年的科技发展计划,这是巴西第一个针对科技与创新的计划。巴西科技部国际合作司罗纳尔多·莫塔(Ronaldo Mota)司长对我说,他们完成了这个计划中的大部分目标。现在又进入了了新的四年计划,与此同时,他们正在制定2020年科技发展计划(与《巴西国家四年发展计划》时间重叠)。这一计划的主要目的是,在学术界包括大学、科研院所和产业界之间建立起联系,促进技术向产业化的转移。司长说,这也正是巴西目前存在的主要问题。

  "中国在这方面十分成功。但是我们的学术界却相对封闭,他们对于产业界的需求并未给予足够关注。如果这一趋势能够得到改变,巴西的发展前景将是一片坦途;如果无法实现,尽管增长还会继续,但却是不可持续的,所以现在我们都在关注创新。在新的四年计划中,有十六项重点科技发展项目,最重要的两项是纳米科技与生物科技,还包括航空航天,以及工业电子领域的远程控制、信息技术系统等。"

  巴西渴望在这些领域与中国合作。巴西总统罗塞夫和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在今年4月签署的《2010-2014年共同行动计划》,达成在两个领域中巴之间未来加强合作,其一是明确两国合作建立纳米技术实验室,其二是信息和通讯技术。这就说明为什么华为、中兴通讯(000063)等企业在巴西的投资会受到欢迎。

  但巴方也非常坦率地说,从20年前开始,巴西和中国就合作制造遥感卫星,这是世界上第一个发展中国家的空间合作项目,"但是巴西目前还没有火箭",期望不言而喻。

  不难看出,当下巴西关注的是那些具有扩散技术进步的产业投资。所谓扩散技术进步的产业主要包括机器制造业、电信产业和信息产业。

  FDI限制因素将越来越多

  巴西在1990年代之前,一直是投资流量较小的国家,当1998年金融危机时,巴西实行了几乎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私有化,外资收购或并购了几乎全部的国有企业,使巴西的FDI一度上升,之后又迅速下降,徘徊在100亿美元左右。如今面对滚滚而来的FDI,巴西出现了以国家宪法为据、设置投资附带条件以及引导或者限制投资取向的趋势。其做法无外乎是修改法律、投资项目引导目录、技术转让、研发机构优先以及出口退税等等。

  巴西《圣保罗页报》报道称,巴政府正在考虑对采矿业的FDI设限,包括设置国内供应最低限额以及基于"投资者情况"来筛查交易。诉求是"不仅要改善外贸的质量,也要改善投资的质量"。

  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明确表示:"中国国家电网公司有很好的电力传输技术可以转让给巴西"。他认为,巴西法律对所有的国家一视同仁,并不区分其资金来源,但是外商投资需对巴西的技术进步做出贡献。他们希望中国的投资者知晓,"我们希望中国的投资能够与他们在巴西的研发活动相结合"。

  巴西外交部东亚司部长说,对于没有研发活动的投资,他们已没有兴趣。"几年前,只要是投资者来到巴西,我们都会高兴。现在,我们需要的不只是投资,而是满足条件的投资。条件就是,投资者需要在巴西建立研发中心。"

  他举证,"巴西宪法第290条规定,巴西国内市场是国家财富的一部分。现在我们要做的是,通过创新来发展市场,进而积累巴西的国家财富,这一任务不仅是针对巴西国内企业的,对外国企业也一样,他们的研发活动同样能够推动巴西的发展。对于这一点,我们十分明确,就如同中国一样。中国在这方面已取得了成功,巴西也想取得类似的成功。"

  巴西在调整与引导FDI的结构。雷纳托教授强调:"中国的直接投资对巴西不是威胁,但是我们已经到了可以选择在重要的战略领域限制或接受国外投资的阶段,这是我们的权利,中国的情况也是一样的。在铁矿石领域,有大量日本的投资,我们当然也欢迎中国的投资;石油是管制十分严格的行业,所以外国的投资将会受到很多的限制。如果中国投资石油行业,将会面临来自英国、加拿大等国家的激烈竞争,因为石油资源实在是太重要了;当前巴西更需要的是在基础设施领域的投资,特别是通信领域,我们需要外国投资者的共同参与。

  毫无疑问,巴西的投资结构将会越来越复杂,下一步将加大对基础设施的投资力度。巴西发展银行副行长说,"我们将要推出很大规模的水电站项目,石油和天然气输油管道项目,仅在这个领域未来五年的投资大约有3000亿-4000亿美元,约占巴西全部投资的40%左右。"他希望中国也能参与进来。

  但全面介入基础设施的建设,中国企业心存忧虑。

  据中国驻里约副总领王西安说:为迎接2016年奥运会,巴西计划兴建从圣保罗到里约热内卢500公里的高铁,已筹备了很长时间。巴西希望中国承接这个工程。前一段说即将招标了,韩国、日本、德国、法国准备来投标,但是中资公司没有来,因为巴西的环保门槛太高了,都怕进来亏钱。结果是巴西把招标日期后推,还是希望有中国的参与。

  同样,重庆在巴西购地事件遭遇的审批,也凸显了政策的不确定性,其《土地法》修改以及"试验"的转折点就在重庆购地的敏感时期。"西方国家能买,为什么中国就不行?"中国人当然会这样问。无论是出于对国土安全的考虑,还是抑制日益频繁的土地现象,反正巴西出台了对外国人在巴西购买土地的规定和限制。在华盛顿的时候,一位美国人告诉我,美国曾提醒过巴西,中国有3.2万亿外汇储备,巴西有多少地可以卖给中国?

  面对这些"附加条件"以及巴西政策的不确定性,中国可能放缓投资的力度。巴西预测2011年的经济增长约为5%左右,比上年降低约2.5个百分点,巴西人乐见经济增长的质量,并不希望以牺牲环境等代价追求高增长。巴西人说:与中国不一样的是,我们不想争世界第一,不想在经济与科技方面争第一,我们的目标与重点不一样,我们要改善投资的质量与创新。

  针对中国FDI的《议程》

  在巴西采访期间,我看到至少三个版本的所谓《协作议程》,他们是由巴西的重要智囊机构或个人提出的,尚没有形成巴西政府的最后决策。但从人们的响应程度上看,这项提议有可能演变为最后的决策。假设这个决策最终得以出台,有可能结束中国在巴西投资"高歌猛进"的时代。

  在世界银行顾问、巴西发展银行顾问和圣保罗大学教授Jorge Arbache的提案中,他用很小篇幅肯定了中国对巴投资的正面影响,即中国对商品和产品的需求使巴西基本保持高位出口高盈利能力。之后指出"警报器已拉响"。他认为,所提出的合作议程的核心是"巴中关系需要有战略眼光",进而叫《发展协作议程》。

  他认为该议程应首先考虑出口产品多元化;其次是市场准入和协议,特别是在投资领域,要满足两个国家的利益,提高附加价值以及技术的外溢性。

  他认为巴西要"深化与中国的对话,进一步促进贸易和投资协议的制定,而且是对称条件下的有质量的投资;要使出口产品多样化和推动市场准入,实现多元化的出口目的地,避免过度集中在中国"。

  这将需要巴西具有充满活力的经济外交与贸易政策,加强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与政府部门的协调;为了促进企业的国际化及竞争力,巴西应重点放在降低企业税收、提高创新能力、提高生产率、加大对劳动力(人力资本)的投入、强化基础设施投入以及铲除官僚主义,等等。

  巴西在日内瓦的WTO顾问维拉(Vera Thorstensen)更是提出了一个所谓《冲突中的共同议程》,建议巴西政府成立一个针对中国在巴西投资的"监察委员会",并应明确设立投资的优先领域清单;此外,她也提出了"中国的投资要有新技术流入的承诺",以及分析两国在服务领域的可能的互补性,并提议要以"非政治化的贸易保护手段",保护巴西的制造业,将"审核(进口)产品以获得向更高水平的转变"。

———–

巴西实施限制性进口审批 中国企业受影响最大

随着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受邀访问巴西,中国和巴西的双边贸易关系成为近期人们关注的焦点。双方同为"金砖五国"成员,过去10年来,中巴双边贸易增加18倍,2010年双边贸易总额逾560亿美元,巴西对中国的贸易顺差达到50亿美元。

在这样的背景下,巴西关于实施进口产品许可证的最新通告显得殊为刺耳。根据巴西发展工业和对外贸易部(MDIC)五月中旬的通知,巴西将对本国所有被实施反倾销调查或实施削价限制价格协议的产品实行非自动进口许可证制度,即将进口许可证审批从自动改为限制性审批,涉及17个行业。虽然该通知表面上并未说是针对中国而制定,但由于中国是巴西第二大进口来源地和"中国制造"广泛的影响,据信主要矛头还是中国,中国企业受累最大是不争的事实。

根据通告,巴西政府最晚可在60天内给所涉产品颁发进口许可证,适用于所有抵达巴西港口的进口货物。巴西非自动进口许可证以管理范围广,审批程序繁杂,涉及机构众多而闻名。尽管MDIC网站公布了需要申领非自动进口许可证的产品类别,但尚缺乏有关非自动进口许可要求的具体信息,以及披露主管部门拒绝非自动进口许可证申请的具体细节。

大蒜行业是本次涉及的17个行业之一。国内大蒜行业一家出口企业的代表表示,由于该政策发布很突然,且要求立即执行,没有缓冲,导致很多国内出口商已发货物来不及调整,滞留港口,增加了企业的物流成本。一旦船只已经离开原港口,巴西将对每个未获取的新许可证实施罚款。据他所知,因为滞留港口,很多大蒜已经开始变质腐烂,所涉出口企业现时心情均非常沮丧,既无法诉求于政府的任何指令去改变这种局面,同时还要担心巴西政府对他们的产品索要准确完善文件材料,以避免其进口巴西国内时与相关法律冲突或因故延误。

另外一家大蒜出口企业负责人表示,进口许可证的问题不仅仅在于得到许可的时间最长可高达60天,极大增加了出口企业的物流与时间成本,还在于出口企业必须按通知规定严格履行所有要求,实现高度有序的交货。而履行这些要求,都会增加出口商的工序和成本。
有国际贸易专家指出,更深层次的隐忧在于,如果中国产品必须满足"最低价格要求"才能获得巴西进口许可证的话,那么巴西国内企业完全可以借此来把"中国制造"的产品挡在门外。原因在于,巴西进口商常被以非正式和非官方的方式告知,进口许可证的发放还需满足最低进口价格要求。该最低进口价格系由巴西政府在经国内产业请求后,与国内产业协商确定,并由海关在边境实施。满足最低进口价格是获得进口许可证的前提条件和计算进口商品海关价格的基础。最低进口价格措施完全缺乏透明度,不仅没有实行该措施的法律基础,巴西也没有公布任何有关最低价格具体数额的信息。

巴西政府此次的通告被认为是应对其本国制造商对"中国制造"的反感情绪。截至去年底,巴西启动的144项反倾销调查中,有50项是针对中国的。去年,当巴西国内出现有关中国公司正试图购买巴西大片耕地的传言出现时,巴西政府重新解释了现有法律,出台了针对FDI投资耕地的限制。虽然表面上中国并非唯一受限国家,但其主要矛头被认为是针对中国。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巴西很可能是从中国的崛起中获益最多的国家。中国从巴西购买铁矿石等大宗商品的行为,为巴西渡过全球经济危机助了一臂之力。2010,中国首次成为巴西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FDI)来源国。根据巴西研究跨国企业的智囊机构Sobeet的调查,巴西2010年收到484.6亿美元FDI,其中170亿美元来自中国。诸如中化集团、华东有色、国家电网等中国企业最近几年纷纷在巴西投资。此次,陈德铭部长在其访问行程中,也前往参观了格力电器在巴西总投资额为2000万美元的工厂。

中国也是巴西最大的出口目的地。正是因为巴西一方面受益于其对中国的大量出口,另一方面却在此时对中国进口产品采取贸易壁垒。这种做法让中国的所涉出口行业异口同声表示无法接受。

"我们对于巴西的这种做法非常气愤!"国内受访的几家企业代表纷纷表示。"中国自2008年起就成为巴西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市场,而且巴西近期还在一直寻求扩大对华的出口。现在,我们的产品却被挡在巴西的门外。这是典型的贸易保护!如果巴西只考虑自己的利益,不考虑我们利益的话,那么我们也会呼吁中国企业联合起来,呼吁中国政府对巴西出口产品采取限制手段或者发起反垄断和反倾销调查,以牙还牙!"

如果该情形一旦发生,那只能再次证明一个真理,即国际贸易保护手段在短期内或可迎合国内民心,但从来都是双刃剑。凡事应该两面看,也需要双方互相信任和协作。据外媒报道,在巴西访问期间,陈德铭部长率领的代表团倾听了巴西政府的关切,并承诺吉利汽车将在巴西建一座工厂。同时,陈部长也强调,巴西必须履行自己的承诺,降低在巴西开展业务的成本。巴西政府是时候听听中国行业的想法,以做出明智的决定,避免出现不必要的波折,进一步巩固中国和巴西之间的商贸关系。


南方周末:中非希望工程背后的政商灰幕

"因为中非希望工程,亿万富翁卢俊卿声名鹊 起,一跃成为"国际慈善家"。不过在北京会议产业圈内,还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的卢俊卿:一个靠买卖论文起家的会议产业大亨,一个 服务意识不错口才了得的政商掮客。"

"踏过金钱堆起的门槛,地方企业家们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国家领导人、中央台主持人和国家级媒体等的混合刺激下,会产生出 一种让他们找不到北的接近权力的幻觉。"

中非希望工程、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与全球华商未来领袖俱乐部关系 (gip/东方IC/图)

在亿万富翁卢俊卿的成功人生中,和中国青基会合作创办的中非希望工程是巅峰之作。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商人,和一个官办协会,共同导演 出一部炫目的"公益"大戏,终于引爆了舆论排山倒海的质疑。

2011年前,这位世界杰出华商协会(下文简称"世华会")的掌门人所策划数以百计的活动中,捧场者大多是一些没有实权的领导。但 这回,不光有国家领导亲自出席签约仪式,甚至连非洲多国元首都亲自接见,国家媒体的报道更是铺天盖地。他的头衔已然不仅是"社会活动 家"、"企业管理专家",还加了个让中国企业家艳羡不已的头衔:国际慈善家。

面对外界对中非希望工程和他本人的种种质疑,卢俊卿称"慈善无罪,诽谤可耻",世华会六年来没有收过一分钱,其成立"是为了中华民 族的伟大复兴"。

但在北京会议产业圈内,还流传着另外一个版本的卢俊卿:一个靠买卖论文起家的会议产业大亨,一个服务意识不错口才了得的政商掮客。 哪一个才是真实的卢俊卿?他是如何搅动中非希望工程的?卢俊卿们诞生的政商土壤又是什么?

卢俊卿的成功之路

每天早上8点30分,位于北京苏州街两侧的绿创大厦、神州数码、银科大厦、创富大厦里都会准时传来一阵阵嘹亮的歌声,唱的都是电话 营销公司的惯用曲目,《感恩的心》、《壮志凌云在我胸》,以及他们的会歌《华商之歌》、《天九之歌》。

总计有八百多名营销人员的这9家公司,表面看,它们都服务于一家叫做天九儒商的集团,它是世华会的委托服务机构。但它们却又彼此竞 争,拥有1亿以上家产的民企老板是他们的主要争夺对象。

每天,这群坐在狭小格子间里的年轻人一直在给这些老板打电话、发短信,说服他们成为世界华商协会会员以及下边难以计数的分会会员, 然后再一个个地寄去世华会的材料。

在世华会宣称的4.8万家会员企业中,所有人都必须先成为杰出华商理事会的会员。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内部资料显示,会员分为四 个等级,最普通的理事单位每年4900元,副会长单位的终身价要188万元。

老板卢俊卿所在的大恒科技大厦5楼,这个世华会和天九儒商的总部所在相当宁静。六年里,许多企业家专门踏访这里,在卢俊卿和他的部 下们的演说之下,主动掏腰包。

山东商人陈东是其中一位。年初,天九儒商投资集团CEO吕贵在这里接待了他。因为当地银行融资门槛太高,企业一直在生存线上挣扎。 吕说,世华会会员单位都是些大企业,可以帮他提供一个融资平台。陈当即决定,花80万聘请吕贵做顾问。

和他的哥哥卢俊卿一样,原名卢吕贵的吕贵,也拥有众多令人眩晕的头衔——华商500投资基金合伙人委员会主席,资深资本运营专家, 营销与品牌策划专家。

按照南方周末记者查到的北京工商局资料,比起吕贵,卢俊卿的另外一个亲兄弟、世华会常务副主席李忠和,更早就跟卢俊卿到了北京。 1999年11月,成立仅2个月的天九智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变更,当时还叫卢吕忠的李忠和,被增选为董事。三年后的2002年3月, 股东变更,吕贵和李忠和都名列其中。

三兄弟珠联璧合,对卢俊卿日后建立世华会帝国功不可没。当然也离不开他的老婆李海宁,现在天九儒商的幕后第一大股东,在5000万 的注册资本中,李海宁拥有2540万元。

卢俊卿在广元的故友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卢的第一桶金是靠他老婆挣的。李海宁的父亲在公安和检察系统都呆过,对卢的仕途也有帮助。但 卢的公开说法是,他是靠在四川做会议产业挣了几千万。

在世华会内部,老板卢俊卿的曲折成功史,已经成为许多营销业务员奋斗的榜样。卢在1995年下海之前,履历也并不光鲜。师专中文系 毕业,当了几年市委办公室秘书科的科长,负责起草一些材料。"文笔不错,像个文人",是许多朋友回忆起卢俊卿时最深的印象。

从永安里、北三环的测试大厦,再到北太平庄,天九智业办公地点一步步腾挪转移,见证了卢在北京的成功之路。

一些用于拉企业家入会的新公司不断诞生。北京工商局资料显示,2001年,卢俊卿一口气投资了以"天九"命名的7家公司。"天九" 系的经营范围也从最初的"企业形象策划,经济信息咨询服务",扩展到"光机电一体化产品,健身医疗,高新技术,互联网信息"等领域。

"国"字头大戏

在世华会的宣传中,外表儒雅的卢俊卿被塑造成一个上通中外政要、下通企业大亨的社会活动家。帮助拓展某个国家的市场、引荐某位政 要,这些民企老板眼中比登天还难的事情,卢俊卿这位美国普莱斯顿大学工商管理博士,却可以轻易搞定。

和中国青基会合作创办的中非希望工程,无疑是他的巅峰之作。事实上,卢俊卿经手的每一个美轮美奂的奖项和工程,都是这个名不见经传 的商人和某个官办协会,共同导演的一部国字头大戏。

山东商人陈东在他收到的世华会会刊的名誉主席和顾问名单一栏中,吃惊地发现有上百位现任和退休高官,包括联合国原省委副秘书长、国 务院原副秘书长、外交部原副部长和江苏省原省委副书记等。

新华社《半月谈》杂志记者与有关领导秘书核实,部分高级领导挂名该机构一事并非被盗用,而是确有其事。

邀请一堆实权不再的政要作为协会顾问,是会议产业通行的惯例。当然,要想让企业家们感受到国级待遇的氛围,在关键时刻,名誉主席和 顾问还得亲自出面。

2011年6月,世华会主办的"华商资本论坛"在人民大会堂举行,陈东被现场气氛震住了。

上午开幕式,央视主持人王小丫主持,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讲话,会后给"2011最具眼光的100位华商投资家"颁奖。晚上,朱 军主持晚会,演唱者中包括陈东过去只有在春节晚会才看到的阎维文。其间,陈东还看了一场前部长、将军的乒乓球联谊赛。

来自山东农村的陈东,没有见过这么大的场面。"都是国家级的主持人,国家领导人也在跟前,没什么可怀疑的,不可能骗我们。"

此前的4月,同样在人民大会堂,世华会主办的"财富领袖论坛暨第八届外交官之春"举行,驻华大使,现任和退休外交官纷纷到场。按照 世华会规定,只有世华会理事长单位的老板才能免费参加外交官之春以及"中非合作圆桌会议",副理事长五折优惠。

这类国级待遇的氛围,营造起来并不难。只要一张部级单位的介绍信,人民大会堂这个中国政治地标可以轻松租下。在这个行业浸淫十多年 的王元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如果是熟人,介绍信都不要,直接搞定。费用按半天计,大厅小厅费用不定,最大的厅可能要十几万。去另一个政 治地标钓鱼台国宾馆吃饭,要提前申请,但有钱就行。

高官是否愿意出席,关键要把秘书打点好。"价钱根据所在城市和出席时间来定。当然因为被主办方的包装所迷惑,免费出席的也不少。" 王元说。

有些领导人,有专门的文化公司负责联络。2009年4月,中国绿色长三角城市经济及知名企业高峰论坛上,请来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前副 委员长、全国政协副主席。北京迪瑞康文化传媒公司在网站上说,这些领导都由他们邀请。

按照惯例,领导们被要求提前半个小时抵达贵宾室,主办方会拉来企业家与其合影。许多企业家掏上万元参会,正是奔着合影而来。跟领导 人合影的照片往企业里一放,就是一个巨大的无形资产,既可提供保护伞,也可以忽悠地方政府,为企业融资批地作为信用保证。

不是所有企业家都有机会。王元说,在上次参加的世华会活动上,他只是嘉宾,必须再交3.8万成为大会贵宾,才能有跟领导人合影的机 会。

这样,踏过金钱堆起的门槛,地方企业家们在人民大会堂、钓鱼台国宾馆、国家领导人、中央台主持人和国家级媒体等的混合刺激下,会产 生出一种让他们找不到北的接近权力的幻觉。

对于同样农民出身的卢俊卿来说,他同样充分利用与高官合影带来的无形效应。一般的国内政要已经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世华会官方"友好 往来"一栏里张贴了82张卢俊卿与各级政要的合影,包括美国前总统老布什、印尼前总统苏西洛、泰国前总理阿披实。

许多合影的背景都指向同一个地点:海南博鳌。每年一度的博鳌亚洲论坛,是亚洲退休政治家的聚会场所,中国企业家也只需要交纳会费即 可前往。

找官办协会当靠山

操办每一个大的会议,卢俊卿从来都不会单独行动。中非希望工程中有中国青基会搭档,搞"创业天使孵化基金",卢和宋庆龄基金会合 作,后者负责收钱;颁"中国走向世界"企业成就奖,前外交家联谊会是他主要的合作伙伴。

这些社团都有个共同的特点,有官方背景、合法,由退休官员担任会长。前外交家联谊会由退休外交官组成,现任会长吉佩定是外交部原副 部长,他们合办的"外交官之春"已经成为世华会吸引会员的重要筹码。

如果要申请一个国字头的协会,不仅需要部级机构,还需要中央领导签字同意才行。像世华会这类机构,一般都选择在香港注册,于是衍生 出另一个会议产业法则——在香港注册一个"中国""世界"打头的协会,再找一个合法的内地协会一起搞活动、分成。

中国房地产50人论坛的主办方中国房地产学会和北京房地产学会可能属于同样性质。一位接近中国房地产业协会的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 者,这家住建部下的正规协会已经报案,要求公安调查中国房地产学会的情况。

事实上,中国房地产学会执行会长、祖籍辽宁的陈贵,也是北京会议产业的风云人物。他跟卢俊卿的交往长达数年。在自立门户成立世华会 之前,卢俊卿一直挂靠在北京国际交流协会下边,这是一家成立于1980年代的合法社团,当时卢是常务副会长,陈是秘书长。

在二人合作下,北京国际交流协会搞得风生水起,运作的模式和世华会一样。北京国际交流协会在雍和宫大街戏楼胡同1号,营销代表们打 电话联系客户,背后运作的公司就是卢俊卿的"天九"系公司。

卢俊卿和陈贵负责想点子,找一些专业协会合作。几年里,他们搞的大会几乎涵盖了教科文卫各个领域。比如中国主任医师学术年会,他们 找来中国医师协会合办,中国杰出交通企业管理者大会,他们跟中国交通企业管理协会合作,中国教育家大会的合作方是中国人才研究会。

为了能够顺利地操办这些大会,有的干脆买断一些协会的使用权。"每年给这些机构几万到几百万不等。"王元说。

除了是北京房地产学会的执行会长,陈贵还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秘书长,东亚管理协会国际联盟中国委员会秘书长,中国市场 学会信用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主任。

这类协会都是部委下边的二级协会,在北京多如牛毛。"一级协会不仅监管很严,而且很难申请。"王元说,二级协会只要到民政部登记一 下就可以申请。

对于没有财政拨款,又不挂靠部委的这类二级学会来说,没钱是它们普遍的尴尬。"协会的头一般都是机关退休干部,不懂运营,很多企业 也不买账。陈贵这样的人运作好了后,开会时就请这些学会负责人发言,"对于协会领导来说,也算搞出政绩。"王元说。

王元说,比如某协会,一年只要给它100万,连章都给你,什么都不管,合作公司甚至超过30家,一年有3000万的收入不在话下。

2008年,某协会曾经遭到企业家投诉,该协会搞的全国十大诚信企业,一些企业只花了几万就拿到了,但他们却花了二十多万。

企业家的政治逻辑

2011年1月,卢俊卿迎来他事业的第二次腾飞。"天九"卢俊卿新成立了以"天九儒商"打头的6家新公司。在卢俊卿身旁的所有企业 家朋友中,银赛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李建华是一个神秘的关键人物。

除了是世华会的一名副主席,他还是世华会旗下华商500强俱乐部海南会所主席、中非希望工程的共同主席。公开资料显示,银赛控股和 天九儒商都是中非希望工程的联合主办单位,其中银赛认捐了1500万美元。

根据对副会长的要求,李的公司资产应该在10亿以上。"企业资产在10亿元以上,或年销售收入在30亿元以上。"

事实上,李也是中非希望工程的提出者。中非希望工程官网显示,2009年8月18日,卢俊卿和李建华在钓鱼台国宾馆向联合国副秘书 长甘巴里汇报建立中非希望工程构想,得到高度评价。提出的目的,根据李建华的说法,是作为"非洲·非洲生态文化公园"的配套公益工 程。

这正是世华会的初衷。尽管卢俊卿一直对外宣称中非希望工程是一项百分之百的善事,但世华会官网却不是这样介绍的——"慈善开路,商 务跟进,为会员企业开拓非洲市场提供品牌支持与合作捷径"。

李建华与前外交家联谊会的关系密切。他和卢俊卿都是前外交家联谊会的副理事长。《人民日报》海外版报道称,2010年11月10日 的首届"中非合作圆桌会议",正是由银赛集团和前外交家联谊会发起成立的。在外交官之春十周年晚会上,银赛也是冠名赞助商。

银赛没有官网,背景相当神秘。据媒体报道,重庆出生的李建华第一桶金来自橡胶行业,之后转型投资,最成功的案例莫过于投资9亿兴建 的重庆野生动物世界和海南碧海情深海洋公园。

也有圈内人士爆料称,李和卢一样都是搞会议营销。北京工商局的资料显示,注册资本1000万元的北京银赛投资有限公司,成立于 2006年,经营范围中除了投资管理,房产开发,另外就是投资顾问公关策划。

预计投资50亿元的华商500投资基金,是卢俊卿另一个野心勃勃的计划。根据招募说明书,卢控制的天九华商投资基金管理公司发起 人,作为基金的普通合伙人,出资5000万元人民币,协会会员作为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共同出资49.5亿元。

许多企业家不惜花动辄几万,多则几百万的钱加入世华会,都是冲着投资平台而来,但最后却空载而归。

一位2010年入会的浙江企业家,生意上碰到一些难题,说要到北京找些人脉,世华会收了他几万元,但最后事没办成,钱也没退。世华 会2011年8月18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办的财富领袖,陈东就没有参加,"一般入会的都是在生存边缘挣扎的民营企业,谁会给对方投 资?"陈东说。

不过,也有世华会的会员认为,世华会这类协会的出现,跟整个经济体制有关。"中小企业渴望服务,但是得不到服务,得不到服务的时候 就会病急乱投医。"一位河南企业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应被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东、王元等均为化名)

时代专栏:日本给西方的六个教训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质疑,是否西方在进入一场无止尽的日本式经济滞涨。

汇丰银行首席经济学家Stephen King本周就在《独立报》上撰文称:

已经不断有人提出这样的观点:西方在遭遇"轻度日本式"问题:资金供应增长疲弱,债务水平高,大量去杠杆化,结构性增长疲弱,财政状况迅速恶化。考虑到最近的经济发展状况,也许"轻度"应该改为"重度"。西方看起来越来越像另一个糟糕的日本。而且,和日本一样,我们的政治领导人也给不出什么答案。

时代周刊专栏认为,现在越来越难以避免一种日本式的命运,那么应该了解日本留给了西方哪些教训,从中参考如何避免长期经济下滑,以及为何难以避免:

一、不要指望货币政策能解决所有的经济问题。

日本的经历显示出,央行和货币政策是有明显局限的。日本央行1999年到2006年始终维持近零利率,希望以此促进经济,现在日本却落在中国后面。日本的问题在于,泡沫经济破灭让公司负债太重,银行元气大伤,无论利率多低,都没有谁愿意借款、贷款。所以日本的问题不是能不能得到资金,而是资金的需求。美国现在也是类似的情况。问题没有出在资金,所以提供再多的资金都不能解决问题。

二、认识到经济问题不仅是周期问题,还是结构性问题

因为日本过于依赖货币工具,政府不愿承认经济不是周期问题,严重的结构性问题已经在妨碍增长。官僚体制、监管政策和劳动力市场的问题导致经济陷于滞涨,政府债务达到危险水平。欧美现在看来也一样存在结构性问题。如果真正的问题不能解决,财政和货币刺激就不会有效。

三、迅速解决自己的银行问题

日本的一大失败在于,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才开始重组国内银行业,那时候就无法很快解决问题了。这方面美国的表现强于当年的日本,但欧洲就出了问题。欧元区的核心问题是银行资本化太低,欧洲政界不愿真正解决问题。

四、了解过往表现不能保证未来表现

日本的一大问题是拒绝承认过去的经济模式已经失败。20世纪60、70和80年代,日本是全球经济的宠儿。20年来,日本那套政府领导、依赖出口、着重制造的模式没有体现出奏效的迹象。但时至今日,日本还在因循守旧。西方处于同样的思维瘫痪风险。美国还恪守自己那套自由市场模式,思想上抵制新的解决方法。

五、不要害怕全球化,接受它

亚洲其他国家越来越紧密团结,日本还有些置身事外。由于担忧让特定利益集团自由开放可能带来负面影响,日本经济普遍抵制国外投资和国外影响。结果是日本自己被全球化伤害。美国现在的反贸易情绪也存在与日本同样的风险。

六、今天能做的不要拖到明天

欧美目前的政治僵局危险会拖延决策,让改革成本更高,限制政府灵活推行改革。这是日本曾经的问题。日本政界错失了改变日本未来的机会。现在,日本政府债务是国内GDP的2倍,而且选择方法比以前更有限。日本的先例显示出政治意愿的重要性。

最后,时代专栏警告,如果不注重以上六方面问题,就会重蹈日本覆辙。
 


鲁比尼:QE3会在年底前到来

鲁比尼接受CNBC采访,要点:

1、现实就是我们正走向衰退,美联储已几乎没有弹药,只剩下QE3。

2、二次衰退可能性50%。

3、伯南克周五是否宣布QE3不重要,QE3今年底之前会成为现实。

4、经济数据进一步走弱会引发美联储在9月20日FOMC会议时采取行动。

5、爱尔兰、葡萄牙、意大利、西班牙已经进入衰退,或者说他们还没有从第一场衰退中走出来。德国、法国处于收缩边缘。英国过去三个季度以来没有任何增长。

6、短期内美国需要财政刺激,中期内需要紧缩。但不管奥巴马提议什么,在国会没有任何通过的可能。

7、建议客户对股票和商品采取防卫措施。今年是现金为王。会远离风险资产。现金回报是零,但他不会让你损失20%-30%。国债收益率是2%,但在衰退中可能会到1%。

 

美林模型显示 美国经济衰退几率已经高达80%

美国银行美林周三公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由于美国债务降级、欧洲危机恶化以及市场上的巨大波动性,美国经济二次衰退的几率已经高达80%

本周费城联储公布的制造业指数降至2009年三月以来最低水平,消费者信心指数也下降至19805月以来最低水平,这两项令人失望的数据使得美国银行美林上调了2012年美国经济衰退的预期几率,由本月初定下的35%上调至40%

根据美林的几率计算模式,费城联储的数据就将美国经济衰退的几率推升到了85.7%,消费者信心指数则将此几率推升至80%

此外,据美国银行的数据显示,在最近的7次经济衰退中,费城联储数据准确预测了其中四次;而在最近的8次经济衰退中,与消费者信心直接相关的就有3次。

而来自欧洲太平洋资本公司(Euro Pacific Capital)的CEO兼首席全球策略师Peter Schiff则表示,"经济衰退是100%的事儿,有可能现在衰退已经开始了。"

但美林的团队没有Peter Schiff那么悲观,他们指出1990年以来,也曾有过6次费城联储对衰退的预示没能真正实现的经历。

朝鲜新义州:计划经济下的市场经济暗涌

出新义州记

  欢迎来到朝鲜新义州。

  车穿过鸭绿江大桥,游客被按性别分成了两组。

  朝方边检人员揿灭了手中的中华牌香烟,熟稔地大声和中方导游打着招呼。一会儿,女边检人员也过来了,笑笑拍拍中国导游的肩膀,用利索的中文问了个好。

  携带的包被打开仔细翻过一遍,每人的身体也被上下搜查。

  这一切,都是防止你带入违禁物品。

  违禁物品的名单很多,重点是不允许带入手机、望远镜、专业摄像机和超过300MM的长焦镜头。对了,还有不许跟当地人说话。

  不然,轻则你的手机、相机被没收,重则罚款拘留写检讨。

  如果你都没有违反,那么,欢迎来到新义州。

  不需要护照的地区

  托祖国的福,中国人去朝鲜旅游并不需要太多手续。交给旅行社一寸照片和身份证复印件,就万事大吉。拿着护照也可以,但不要奢望有任何朝鲜的痕迹。回来时签证纸上只不过多了两个进出戳记,都是中国边检的。至于朝方,没有VISA,也毋需敲章。

  这个132平方公里的城市,身上标签很多:平安北道首府、朝鲜第二大城市、朝鲜轻工业中心,还有,经济特区。

  从丹东隔江眺望新义州,你只会看见"金正日将军万岁""全世界只有一个朝鲜"的巨大朝文标语牌,以及一个从不见转动的摩天轮。夜晚,丹东灯火辉煌,对岸漆黑一片。

  新义州没有高楼,建筑基本都是上世纪60年代前所造,朝鲜战争时期,整个朝鲜都成了一片焦土,战后志愿军帮助他们恢复建设建了一些楼房。这座城市本来可以靠原本就出名的皮革、纺织等轻工业重振,但上世纪60年代以后,出于朝鲜战争后遗症,轻工业被"要塞化",厂子被勒令搬进山洞或者山区,经济一直不很景气,有限国力也集中在平壤的建设上,市容因此几十年没什么改变。

  2002年,新义州曾经在朝鲜改革中,被设定为经济特区,但两个星期后,随着首任特区行政长官杨斌被逮捕,这个城市再次归于寂静。

  整洁外观的背后

  表面上看,这个城市破旧但街道干净,房屋整洁,但只要你留神搜索,就会看见他们不愿让你看见的东西。

  整洁雪白的沿街楼房背后是一大片低矮破旧的贫民窟,人很多,有的聚在一起,不知在聊些什么。儿童在胡同里做游戏,那里环境比大街上脏多了。沿着胡同慢慢走,往窗户里看,普遍老百姓家里家徒四壁,空空如也,没什么东西。街面上的楼房只是供人参观的橱窗,用来遮挡内里的贫穷与落后,楼与楼之间砌上墙,漆成白色,只留下供人出入的小口子。当地最豪华的新义州宾馆,也仅是个3层楼房,没有电梯、没有暖气。

  你站在街头上,就会发现好像时光倒退回到中国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模样。冒着浓烟突突而行的方头客车,穿着酱黄色工服来往的人们。偶尔有一家三口从身边路过,但他们看你的眼神,是躲闪和惊恐。

  朝鲜中央宣传部不否认这种现实,说是他们正经历"苦难的行军",并把"苦难"的责任归罪于"美帝国主义"的封锁和友邦支援不力。他们强调,新义州之所以没有高楼,是因为地质不适合修高楼,往下挖不到3米,水就会冒出来。他们说,政府已经在城市南面建造新城,到时,新义州会整体搬迁过去,所有的居民都可以住上高楼。

  先天的地理优势

  先天地理优势阻止了这个城市的继续衰败。

  由于跟中国只隔着一条鸭绿江,新义州现已成为承担中朝贸易过货量80%的口岸城市,中国商人开始大量涌入这个地方。他们的车,每天都在鸭绿江大桥上通过,按照规定,这些在朝鲜挂黄色牌照(外国人专用)的车,只要稍微地接受一下检查,就可以将汽车直接驶过鸭绿江大桥。而在朝鲜投资的公司,因为新义州的港口地位,基本都在这里设立了办事处,以便进出口货物方便。以前,这些外国办事处人员出门,都必须有司机和导游跟随,但这两年,随着政策的放宽,他们可以自己独自出行。

  放宽政策并不意味着社会主义兄弟国家的钱变得好赚。

  政策的多变和朝鲜人信用的缺失是阻碍边贸的两大绊脚石。"和对面谈好了价格,一批货发过去后,经常见不到钱,有时说好了给你,却又变卦了。"老张说,在这边做生意的企业,没几家没有朝鲜方面的坏账,有些公司,甚至被一次性骗得只能宣告破产。

  每次做对岸人生意时,老张都特别的小心,他请了4个翻译,帮忙考察生意对象的性格和信誉。老张跟一家商社合作了1年多,一直钱货两清,因此他也渐渐地放心。但有一天,对方却让他发了一批货后,就借口没钱,再也不肯给了。老张说,大家被骗着骗着,就学精了。一位做着中朝贸易的商人说,现在新义州的中国商人,一般都是坚持现金交易,用美元或者欧元结算。防止朝方恶意拖欠货款,或者汇率变动。这位商人说,这样属于迫不得已,因为民间边贸不属于国家贸易,中国的几大银行并没有在新义州设立办事处,但中国也不接受朝鲜的信用证,朝鲜并没有外币兑换机制,也没有加入任何国际仲裁机构,大家只能靠以货易货或者现金结算。如果朝方到中方考察,他们必须负担对方所有的费用,在回去时,还得塞上数千元甚至上万的回扣和礼品。而除开商人这边的潜规则,他们还得打点海关的人员。这样钱赚得越发的艰难。

  但朝鲜这片尚未开发的处女地,还是吸引着更多的商人前来逐利。

  高升(化名)两年前在新义州投资办了一个厂做加工业。高升说,谈判时,他狠心了半天,开出一个在他看来极低的人工价格,朝方官员回去商量了一个下午,答应了。几天后,他知道自己开给的价格,差不多相当于平均工资的10倍。

  工人拿到的工资,并不会进入自己的口袋,他们必须二次上缴上级,重新分配,以防止城市里出现贫富分化。

  朝鲜最开放的城市

  同样由于地理位置,两岸的地下贸易一样活跃。

  对于中国来说,新义州重要的是口岸作用,丹东市的对外贸易,有1/3是通过新义州进入了朝鲜,而丹东对朝鲜的出口额,占中朝贸易的60%还多。

  丹东地方志记载,1951年,中朝边贸因朝鲜战争而停止。1958年,中朝边境贸易再次开通。到70年代,双边贸易因为中国"文革"再度搁浅。

  直到1981年9月,国务院批准辽宁省恢复同朝鲜平安北道之间的边境易货贸易。1982年,搁浅12年的中朝边贸会谈重启。第一单生意是中国用150吨食用油换取210吨明太鱼。此后的大部分生意都是中方用油交换朝方的海产品。

  在朝鲜"苦难的行军"之前,朝鲜由于有大量的国外支援,物质生活一度比中国人富裕。那时,中国人偷偷摸过鸭绿江,跟朝鲜人交换大米,朝鲜则向中国走私香烟、彩电等一系列轻工业品。但在1995年朝鲜宣布"苦难的行军"后,一切调转过来。

  "一斤铜一斤米。"在鸭绿江边长大的老张说,十多年前,他父亲经常去鸭绿江边跟人用米换铜。后来,他开了一家专门做中朝贸易的小公司,交换的物品变成了一船船废钢材。

  老张说,每到凌晨二三点,两岸的草丛里,总是手电筒光摇曳。被当地人称作"船辽子"地船,总是一"船辽子"一"船辽子"地将中国这边过去的碟片、粮食以及各种轻工业品运过去。

  摇曳的灯光一直持续到2010年7月,沙子河面上的一声枪响,一名丹东往朝鲜走私物品的中国人被朝鲜军人打死,两岸的手电筒光顿时黯淡下去。

  "最近好歹恢复了一些。"老张点了一支烟。

  重振新义州特区

  目前,关于这个城市的最新动态是,《朝鲜日报》报道,朝鲜推行包括重建新义州经济特区的"具有朝鲜特色的经济改革措施"。

  这意味着,新义州特区也许将被重振。

  2001年,那一年,金正日访问了作为中国经济中心的上海市,参观了当地的股票交易所和合资企业。中国官员透露他曾说中国关于市场经济改革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金正日没有直接对他在上海的所见所闻做任何评论。这本身已经包含着一种恭维,因为在1983年访问上海时,他参观完深圳后,将刚刚开始的中国经济改革称作"修正主义"。

  1月20日,朝鲜首脑金正日展开中国南方之行。尽管官方媒体对他此次之行闭口不提,但是他还是被海外媒体注意到在深圳等中国经济改革前沿阵地出现。随后,在北京,金正日这次"南巡"开始显现出其效用。他表示,他将首肯朝鲜走上资本主义经济发展的道路。当然,他的先行者是中国的邓小平。

  他将改革试验点,放在了新义州。因为那里交通方便,特别是日伪时期就在鸭绿江口的大鸡岛旁设计过深水大港,现在正好利用起来搞成自由港。

  2002年5月开始,朝鲜的经济改革打出了一整套组合拳,"破冰"动作频繁:放开物价、取消配给制、全面上调公民工资,连接中国、朝鲜和日本的铁路也已经破土动工。在与中国接壤的新义州建立经济特区,特区内除外交和国防之外的事务完全自主。

  关于特区的建立,必须提到一个人名—杨斌。

  2002年9月23日,他在平壤被朝鲜宣布为新义州经济特区的首任长官。任命不到两星期后,很快在沈阳被中方监视居住,逮捕。最终,他被以"涉嫌虚假出资"、"涉嫌非法占用农业用地"、"涉嫌合同诈骗"、"涉嫌伪造金融票证"、"涉嫌对单位行贿"、"涉嫌单位行贿"等6项罪名起诉,被判处18年有期徒刑。

  杨斌应该是当年颇有传奇色彩的一个富豪。5岁就是孤儿的他发迹史充斥着"空手套白狼"一类的故事,他再次出现在大家视线中时,已是一个荷兰籍富商,并在辽宁省政府支持下,在沈阳进行大规模现代化农场投资,建立了以"旅游、种植、房产"等为一体的"荷兰村"。

  其传记作者关山的回忆录《盗火者》中提到,2001年金正日到中国进行非正式访问时,有人跟他提到了"赫赫有名"的杨斌,引起了金正日的兴趣。

  毫无疑问,杨斌抓住了这个机会。

  2002年,他便以自己创建的荷兰欧亚集团的名义与朝鲜平壤园艺总社达成一项合作协议,共同投资成立"平壤——欧亚合营会社"。会社的主要项目是在平壤金日成纪念堂不远处的一块农业示范基地,一期是1公顷的玻璃温室,由朝鲜动员上万官兵参与施工。平壤园艺总社是朝鲜内阁为配合杨斌农业项目而专门成立的,对内名称为平壤园艺总局,对外以企业名称为平壤园艺总社,总局长兼社长金东奎。

  此后,杨斌以此为借口,频繁与朝鲜接触,当年的6月底,他亲自陪同从澳大利亚、荷兰等国邀请的农业专家、农场主、葡萄庄园主等同赴平壤实地考察,商谈投资建立葡萄园、酒厂、奶牛厂等事宜。在关山的笔下,新义州成立经济特区,并让杨斌负责,是朝方主动提出来的。随后,金正日同志亲自指示,特区的面积从原先讨论的27平方公里扩大到82平方公里,并亲手划定了边界,开发模式也从原先讨论的经济开发区改变为类似中国深圳、珠海那样的经济特区。

  9月23日后,杨斌在平壤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宣布自己变成了"金正日"将军的义子,并成为新义州首任行政长官。在那天的新闻稿里,写着"任命荷兰籍华人杨斌先生为特别行政区长官,授权其组建新义州特别行政区筹备委员会,并在此基础上组建特别行政区政府"。

  杨斌最终是如何获得这个任命的,至今都是一个谜,杨斌当年解释说,金正日之所以最终选择他,是因为"我是持荷兰护照,同时我又是一个中国人,所以在这么一个特殊的时期出现了那一个特殊的事情"。而关山始终坚持,这是谈判得来的结果。但外界的消息传言则是,是杨斌献上了2000万美元的政治献金。但有一点是双方都不能否认的,最大吸引朝鲜的是,当时杨斌承诺,如果他开发新义州,将不用朝鲜一分钱。

  在杨斌的设想里,新义州将对全世界免签证、进出口也完全免税。企业只上交14%所得税,比香港的15%还要少,新义州成为世界最优惠政策区域。所有国家的货币在新义州可以自由流通。

  但仅仅两周后,他因涉及诈骗等系列问题,被中国公安逮捕。

  思想最开放的城市

  如此频繁互动,使这里被认为是全朝鲜思想最开放的地方。

  "那是因为跟你们中国人经常打交道的影响。"导游姓金,是一位毕业于平壤外国语大学的女人。她对中国的了解程度,远远超出了大家想象,她甚至能说出,中国重庆最近正在欢天喜地地唱着红歌。

  金导游说,新义州不少人都在从事边境贸易,尤其是在新义州的朝鲜华侨。另外,两岸的地下交易也非常活跃。"这里的黑市,你可以买到任何东西。"她压低了声音。

  朝鲜的地下交易市场,基本已经遍布了全国。从城市到乡村。

  但新义州,在里面扮演了"大动脉"的角色。

  随着朝鲜国家配给的紧缺,西北角的新义州和东北角的罗先特区,作为两个可以获得境外物资的地区,成为最重要的发货地点。新义州到平壤的铁路和公路,以及从罗先特区开往内地的铁路和公路运输,成为朝鲜大地上的两条粗壮的商品输血管道:一些商品在这两个特区交易后,被内地贩子运往朝鲜内地;一些商品只是路过那里,直接由中国运往朝鲜内地。

  在新义州,严密计划经济下,市场经济的暗涌,已经不可避免。

  在新义州车站,上千的朝鲜老妇,无一例外都像虾米一样弯腰90度,背负着比她们自身大得多的货物包裹,拼命挤上开往平壤的列车。她们,是为了去平壤进行买卖。而她们身上的包裹,基本都是从丹东或者新义州打货而来。

  几乎每一个新义州人,都扮演着从外面寻找生机的机会。

  金导游说,受中国影响还有一个体现,新义州男女结婚的岁数越来越大。虽然婚姻法规定男女18岁就可结婚,但现在一般的男女都是25岁,甚至30岁才走入婚姻殿堂。

  不过,有些传统视角依然存在—"我们自由恋爱,但离婚,大家会觉得你作风不好。"


资深国企给我们的几点建议

"2007—2017年这10年间的毕业生是生不逢时的一代!你们最需要等待!"

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进行和教育体制的完善,从普及9年义务教育到大学扩招再到解决大学生就业问题,现在的毕业生面临着刚毕业就失业的风险,也怀揣着先就业再择业的幻想。追根究底,现在的大学生所学习到的东西和所具备的潜质比起二三十年前的学生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为何在单位里面迟迟升不上去?

其实这也算得上是历史遗留问题,从国家1977年恢复高考至1987年这十年间的毕业生属于幸运的一代,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作出了实行改革开放的重大决策,百废待兴,到处都是机会,1977—1987年毕业的大学生,很快就把所学投入到工作当中去,同时在工作中边学边用现学现用,理论与实践结合的十分紧密,最重要的是当时的领导岗位空缺较多,这批学生占据位置后便又在工作过程中学习管理知识,1977—1987年这10年间毕业的学生如今40岁—50 岁,在历史的冲击和锤炼中已经步履稳健,大都占据重要核心职位,还有10几年的义务没有履行完。举个简单例子,1977—1987年毕业的学生到达处长的职位只需要5年,当处长时也就20多岁,而1987—1997年毕业的学生则需要10年到达处长这个位置,以此类推,2007—2017年毕业的学生要爬到处长这个位置可能需要20年,那时的你们都40出头,想再有一番作为,却已经没有了年龄上的优势,心有余而力不足。

当然,你们这些年轻人也有一些人能够在而立之年就身兼要职,除了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之外,多是在工作中能藏得住锋芒耐得住寂寞的角色,利用别人显摆抱怨眼高手低的时间,去储备自己的知识,锻炼自己的能力,培养自己的格局,等着早毕业二三十年的老领导能够看到自己,给自己一个肩挑重担的机会。

而现实的社会变革把近几年毕业的年轻人搞得很浮躁,总盼着一夜暴富,总想着一步十跃,表现的锋芒毕露,好高骛远,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就是等待,而现实的机会只会留给蓄势待发的等待者,而不会青睐一位莽撞无知的激进者!

"做事先做人讲的不只是让你做个好人!而是要学会了解人性!"

现在的教育机会给了年轻人狼吞虎咽的机会,所看到的东西来不及仔细琢磨,没有消化过程,直接装进脑袋里,形成了明显的拿来主义,习惯了伸手拿来就用。而早前的有志之人想学习东西,没有网络,没有讲座,甚至没有专业老师,只有几本书,于是这批有志之人对待知识是细嚼慢咽,认真消化吸收,掌握了庖丁解牛、触类旁通的能力。

就像现在都在宣传的"做事先做人"的原则,很多年轻人以为只要做好分内事,不得罪别人,本本分分的做个好人就可以了,这其实就是误解了这句话的本意,误解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这些人在误解的路上得到了部分肯定,却天真的认为自己掌握了真理!

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学说,现在的社会本身就存在着弱肉强食适者生存的规律,社会的尔虞我诈比你们想象中还要复杂,当然你可以把自己装在套子里与世隔绝,但凡你想在这个社会上取得一点成绩的话,必须学会了解人性,且不说一将功成万骨枯吧,但也要遵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的原则学会保护自己。

年轻人刚毕业的时候血气方刚,锐气十足,棱角鲜明,习惯只考虑自己,但在你的人生道路上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你必须下大力气了解他们,并且学会妥协与让步,把自己的棱角用圆通包起来,努力把自己变得外圆内方,前半夜想想自己,后半夜想想别人,这样你才有可能走的更远!

"做事情也要学会求人,但绝对不要强求!"

现在的独生子女越来越多,而且个性也越来越鲜明,天天吵着闹着要学会独立,要活的有尊严。也就是这种自己动手丰衣足食的独立性格,监督着自己万事不求人,认为求人办事是一件特别跌份的事情。其实从长远来看,年轻人的时间并不多,因为以前的年轻人是事情追着人跑,而现在的年轻人是人追着事情跑,如果你不提高效率的话,这件事情就会被别人捷足先登。求人办事从本质上分析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在别人帮助你的同时,对方也赢得了一次你帮助他的机会。

当然,求人办事也有规律可循,多求顺水人情之事,少求强人所难之事,求人办事必须选择合适时机。譬如说,你让领导把你提拔到一个空缺位置的前提就是自己确实具备了挑重担的能力,你占据了这个岗位便会把工作做得很出色,这是为领导脸上贴金的事,选拔你在那个位置上就是领导慧眼识珠,但是如果你不具备这个能力却通过各种手段求领导把你放到那个位置上,工作只要稍有闪失,便是领导为虎作伥,有眼无珠,与这位领导的关系成了一锤子买卖!

三个多小时的谈话,让我想起了那句名言"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不知年轻的朋友,你开悟了?

华盛顿邮报:不是衰退 是家庭债务危机

华盛顿邮报专栏认为,目前并非典型的衰退,主要区别在于家庭债务。

2008年金融市场崩溃时,家庭债务与GDP之比接近1:1,而现在的家庭债务为GDP的90%。而1982年大衰退时期,家庭债务约为GDP的45%。

这意味着,现在负债的家庭不会去支出,企业也就不会开支,除非政府大范围干预,或者等待家庭解决了债务负担,否则不会复苏。而1982年衰退时,家庭会去支出,所以美联储调低利率后就加快了摆脱衰退的速度。

把现在的下滑称之为"家庭债务危机"是要提醒关注:要么提高消费者偿债的能力,可以采用减税等常规刺激政策;要么减轻消费者的债务负担,比如用推高通胀的方式让消费者的债务贬值。

所有这些解决方法都有缺陷:如果为了帮助家庭而加重了政府负债,公共债务危机随后爆发的风险就会增加。

因此,明智的做法是,在进一步推出短期刺激的同时大量削减长期赤字。如果强迫银行现在接受损失,或者面对通胀,就要担心银行的贷款速度能否支持今后几年经济复苏。可现在我们发现,政府没有背负足够的债务也不是安全的策略。

下图可见家庭债务在GDP中的比重,红色部分为抵押债务,蓝色部分为消费者贷款和其他债务。


2011年8月25日星期四

刘瑜:语言的贫困



"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新词包括大海、高速公路、远足旅行……大海是一种皮质沙发,当你累了,你可以说,我要坐在大海上休息。高速公路是一阵强烈的风。远足旅行则是一种坚硬的材料……"这是电影《狗牙》的开场白,《狗牙》是2009年的一部希腊电影。这个电影说的可不是现代诗歌的创作,它讲的是一个奇特的封闭家庭,但这个家庭有着极权主义的全部秘密。
父母用高墙把房子给围了起来。他们反复告诉三个已近成年的孩子,高墙外面的世界凶险残暴,只有高墙里才安全幸福。他们还告诉孩子,只有开车才能出门,而要学习开车,必须等到他们的"狗牙"掉落。他们家没有网络报纸,没有电视广播,没有任何关于外界的信息。孩子们在安静的房子里日复一日地玩着单调的游戏,当一只野猫闯入庭院,儿子毫不犹豫地杀死了这个不速之客,父亲夸他干得漂亮:"猫,是一种及其残忍的动物,专门以吃人为生。"
在这个父亲的治理术中,有暴力——孩子们经常挨打挨骂;有洗脑——录音机播放的永远是"爱家主义"宣传;有贿赂——父亲给孩子们买好吃好玩的,甚至定期给儿子送来性伙伴预防他逃跑……总之,父亲实施的是"教科书式"的极权统治。在这个统治模式里,一个核心要素就是对语言的改造。
大海是多么危险的事物。它蔚蓝,辽阔,深不可测,唤起孩子们的憧憬,简直是亚当夏娃面前的那只苹果。而沙发多么安全舒适,它上面只能坐着昏昏沉沉的屁股。于是大海被定义成皮质沙发。当所有深不可测的都被定义成安全舒适的,神奇的都被定义成平淡的,飞驰的被定义成呆滞的,孩子们眼中的世界就成了一个"脱敏"的世界。儿子从妓女那听说一个新词"鬼",他问"什么是鬼",妈妈面无表情地说,鬼是一种很小的黄色的花。
一切专制者都试图控制人的思想,但警察无法进驻人的大脑,于是只能控制思想的表达。语言因此必须被消毒,被驯化。一些词被妖魔化,另一些词被扎上蝴蝶结,一些词被灌入硫酸,另一些词则被喷上了香水。多年的教育之后,一提起"农民起义",我就想起了"可歌可泣",一说到"地主",我就想到了"剥削",一说到"国民党",就想起"三座大山"……成年以后我知道历史并非如此非黑即白,但这些被"加工"过的词汇在意识深处留下的情绪反射却经久不去。以条件反射代替思考,使每一个词语在展开其内容之前散发出某种"气味",正是此类教育的成功之处。
重新定义词语只是阉割语言的一种方式,另一种方式则直接取消某些词汇的存在。《1984》里,大洋国发明了一种新的语言,叫做"新话"。赛麦是大洋国的字典编辑,他兴奋地告诉主角温斯顿,新话是世界上唯一词汇量在逐年缩小的语言。"你难道不明白,新话的全部目的就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我们要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不可能有任何语言来表达这些思想。"
让反动思想不可能找到词语来表达,这可真是一个控制思想的绝招,几乎相当于想吃椰子就是找不到砍刀,想烧水就是找不到容器。你想说"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锁链"?对不起,世上并没有"锁链"这个字眼。"失去的只有枷锁"?对不起,世上也没有"枷锁"这个词。镣铐?查无此词。绳索?查无此词。紧箍咒?这是什么东西?……好吧,让你闹革命,无产阶级失去的全都是面包。
当然,不断增加敏感词的代价就是语言变得越来越贫乏。极端的例子就是文革大字报体,全都是"打倒"、"万岁"、"毒草"、"怒火"这样干瘪的词汇,汉语从从一个水美草丰的田野变成不毛之地。郭沫若给江青写道:"你善于活学活用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你奋不顾身地在文化战线上陷阵冲锋……",甚至老舍也写过"万岁万岁万万岁"。即使是极权的反抗者,也找不到自己的语言——他只能借用当权者的语言。遇罗克的《出身论》说的是人人平等的道理,字里行间却充满"捍卫毛主席路线"这样的字眼。杨曦光的《中国向何处去》主张直接民主,但文中处处是"夺取无产阶级革命胜利"之类的八股。他们想端出一碗热气腾腾的米饭,但是他们能找到的"米"只是最狰狞的词句。
思想的钳制造就语言的饥荒,但语言的饥荒也恶化思想的贫困。一个政权的专制程度,总是和它的词语丰富程度成反比。《狗牙》里,驯狗师说:"狗可以象泥土一样被塑造"。这样的隐喻真叫人惊恐,但果真如此吗?秋菊不懂得"人权"这个概念,但是她知道要个"说法"。普通人鲜有使用"民主"这个字眼,但是懂得"商量"之精神。真实的情感总要找到它的语言出口,就象有翅膀的东西总想张开它的翅膀。《狗牙》的结尾,大女儿砸掉自己的牙齿,藏在车的后备箱里逃了出来。有一天,她将穿过高速公路去远足旅行,看到一望无际的大海。那时候,父亲再也不能向她隐瞒这个世界有多么神奇。






guardian:WikiLeaks cables reveal fears over China's nuclear safety

WikiLeaks cables reveal fears over China's nuclear safety

Cables highlight US lobbying and say that cheap, out-of-date technology is 'vastly increasing' risk of nuclear accident


    Jonathan               Watts blog : Ling Ao secondary phase of the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China
    The newly built Ling Ao secondary phase of the Daya Bay Nuclear Power station in China. Photograph: Adrian Bradshaw/EPA

    China has "vastly increased" the risk of a nuclear accident by opting for cheap technology that will be 100 years old by the time dozens of its reactors reach the end of their lifespans, according to diplomatic cables from the US embassy in Beijing.

    The warning comes weeks after the government in Beijing resumed its ambitious nuclear expansion programme, that was temporarily halted for safety inspections in the wake of the meltdown of three reactors in Fukushima, Japan.

    Cables released this week by WikiLeaks highlight the secrecy of the bidding process for power plant contracts, the influence of government lobbying, and potential weaknesses in the management and regulatory oversight of China's fast-expanding nuclear sector.

    In August, 2008, the embassy noted that China was in the process of building 50 to 60 new nuclear plants by 2020. This target � which has since increased � was a huge business opportunity. To keep up with the French and Russians, the cable urged continuous high-level advocacy on behalf of the US company Westinghouse to push its AP-1000 reactor.

    This is crucial, according to the cable dated 29 August 2008 from the American Embassy in Beijing, because "all reactor purchases to date have been largely the result of internal high level political decisions absent any open process."

    For the US embassy, a bigger concern was that China seemed more interested in building its own reactors � the CPR-1000 � based on old Westinghouse technology, at Daya Bay and Ling Ao.

    "As the CPR-1000 increases market share, China is assuring that rather than building a fleet of state-of-the-art reactors, they will be burdened with technology that by the end of its lifetime will be 100 years old," reads another cable dated 7 August 2008.

    For the past 10 years the CPR-1000 has been the most popular design in China. In 2009, the state news agency Xinhua reported that all but two of the 22 nuclear reactors under construction applied CPR-1000 technology.

    The cable suggests this was a dangerous choice: "By bypassing the passive safety technology of the AP1000, which, according to Westinghouse, is 100 times safer than the CPR-1000, China is vastly increasing the aggregate risk of its nuclear power fleet. "

    "Passive safety technology" ensures that a reactor will automatically shut down in the event of a disaster without human intervention. Plants without this feature are considered less safe as they rely on human intervention which can be difficult to provide in a crisis situation.

    China says it has updated and improved the technology on which the CPR-1000 is based, but the government recognises that it is less safe than newer models. China's national nuclear safety administration and national energy administration are currently drafting new safety plans, which are thought likely to include a stipulation that all future plants have to meet the higher standards of third-generation reactors like the AP-1000 or thorium technology.

    But it will still have to manage dozens of second-generation reactors for decades to come. Four CPR-1000s were approved by the state council just days before the Fukushima explosions. That accident � which was ranked on the same level as Chernobyl � has prompted a dramatic rethink of nuclear policy in Japan, Germany and Italy.

    There is no sign of a change of heart in China, which plans to build more reactors than the rest of the world put together between now and 2020. The latest to be completed was the CPR-1000 at Ling Ao earlier this month.

    The US embassy and Westinghouse may have wanted to play up the risks to improve the strength of their own bids, but safety concerns are also expressed within China. This year, Prof He Zuoxiu, who helped to develop China's first atomic bomb, claimed plans to ramp up production of nuclear energy twentyfold by 2030 could be as disastrous as the "Great Leap Forward" � Mao Zedong's disastrous attempt to jump-start industrial development in the late 1950s.

    Writing in the Science Times, He asked: "Are we really ready for this kind of giddy speed [of nuclear power development]? I think not � we're seriously underprepared, especially on the safety front."

    The rush to build new plants may also create problems for effective management, operation and regulatory oversight. Westinghouse representative Gavin Liu was quoted in a cable as saying: "The biggest potential bottleneck is human resources � coming up with enough trained personnel to build and operate all of these new plants, as well as regulate the industry."

    Such worries increased in July when another of China's new industrial projects � a high-speed railway � led to a collision that killed 39 people. It too was built domestically, based on foreign designs and rolled out faster than its operators appear to have been capable of dealing with.

回归到金本位并非不可能

原作者:
来源A Gold Standard Is Unthinkable No More - NYTimescom
译者redapplewu

回 归到金本位也是可能的

By MARTIN HUTCHINSON and JOHN FOLEY

 

自从40年前尼克松结束了美元与黄金挂钩的体系后,脱钓后的纸币美元还是很稳定的,但最新的经济衰退会让支持纸币美元的人 们丧失信心。如果过多的纸币会导致严重的通货膨胀或者使纸币丧失其效力,那不管稳定与否,金本位的兑换体系都可能重出江湖。

用了近30年 的布雷顿森林协议并不能被称为是一个真正的黄金标准(黄金作为货币),因为它只在政府间有效,而私人持有黄金在美国却是不合 法的。这个体系不能脱离政府的干预,也不能获得对抗通胀的收益,所以当美国不再主宰世界经济它也就随之解体了。

真正的黄金标准金币 作为法定货币可以自由流通---诞生于1717年 并且持续了200余年直到拿破仑发起战争才终止。

同相对完美的、稳定的、或 可避免政治影响的非通胀的货币体系相比,黄金作为货币有两个缺陷。首先就是黄金的供给不稳定。当有新的发现时它的供给会大 增,这样就会引起货币涨落。相反,当黄金供给量很小时且人口增长很快时,会出现通货紧缩的局面。这就是在1900后 金币退出历史舞台的原因。

世界人口的增长率同60年 代早期的顶峰相比(年度增长2.2%)已经下降了。在2030年, 预计人口增长率将下降到1900年的水平(年度增长0.72%)。这样就会使金币标准可操作了因为不 会引起通货紧缩。

可操作性大也不意味着央行 的人也会喜欢这个政策,即使连批评量化宽松政策的批评家和部分联储的人都赞成黄金标准。很明显,黄金体系将削弱央行的影响 力。

美元的信用危机和美元的信 用评级被下调是美国长期保持低利率的恶性结果。这个结果会使很多人幻想着一个新的法定储备货币的出现。回归到金本位仍旧不太 现实,但至少现在敢往这方面想想了。

中国速度的噩梦

中国的高铁可能会引发债务 危机。政府计划在接下来的5年间花费2.8万 亿人民币投资铁路,这部分资金中一半都是借款。事实上,现在已经花了2.1万 亿人民币了,但很难看出回报在哪里。

2020年 计划修建16000公里的铁路线,这几乎超过 了世界现存的铁路线总和。中国正在全力铺设高铁。高铁每公里的成本至少是3500万 美元,但在中国成本仅是1500万美元。

道路到目前为止融资还算容 易。铁道部发行债券,用货物附加费和车票收入进行股权融资。地方政府也在铁路上占有很大股份,然而铁路在银行的贷款确实值得 我们注意。权益债务比是55,而且债务的比重不在增加。

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中国的老 百姓并不打算为了省时间而去花钱做高铁。根据世界银行统计,中国高铁的票价每公路是6分 钱,这只是其它亚洲国家的一半。在铁路撞车事件发生后,建设的推迟和更严格的检查设施将把成本继续推高,可能需求会进一步下 降。

这就可能会让债务问题进一 步突显。即使在发达国家,高铁也是以其超高的杠杆和负债率而让人近而远之---虽 然烧钱,可能还会带来利润。

高铁将作为航线的一个补 充,可以促进不发达地区的经济发展并且减少飞机所带来的空气污染。所以中国政府将很可能将继续支持铁路的发展(已经拿出了2.1万 亿人民币了)。

但这会使银行的机构投资者 感到不爽。比如,中国建设银行已经用掉了约自身资本的2.8%去 借贷给铁路。而在近两年内,国有4大行为支持"交通运输"的发展,对"交通"的借 贷已经增加了近60%with collateral backing as little as 30 percent.。所以当到期日来临的时候,银行的股东可能是第一个催促铁路还钱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