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1年9月17日星期六

刘瑜:诸善之间

《公正》书评,《彭博商业周刊》约稿
----------

这是一个暴躁的时代。在微博上我见过几个经济学爱好者吵架,说起来也是真名实姓、有头有脸的人物,吵起来竟然也时不时冒出"你这个 傻叉"、"XXX这个蠢货"、"你吃XXX的屎去吧"这样的用语。如果真是希特勒和犹太人那样不共戴天也就罢了,但真要仔细去推敲, 发现争论双方很可能70%甚至90%的观点是相似的,但即使是30%甚至10%的分歧,也往往导致"一言不和就掀桌子"。
这样的暴躁显然不仅仅局限于经济学家。在一个不习惯于就公共议题展开公开辩论的社会里,人人都是易燃易爆品。在一个有着悠久的"你死 我活"传统的文化里,真理永远是独家经营。
我对迈克·桑德尔的喜爱,与其说是因为他的某个具体观点,不如说是因为他对所有论敌抱有最大程度"同情性理解"的态度。作为一个当代 政治哲学家,桑德尔被划分在"社群主义"这个理论阵营里,但是在他著名的哈佛公开课里,以及根据课堂讲义整理出来的《公正》一书里, 桑德尔对社群主义的竞争对手——功利主义、右翼自由至上主义、左翼平等自由主义、康德式的普遍人权学说——都作出了最善意的阐释。当 然他的论证最终引向了对这些理论的批评,但这是在对其作出最充分的辩护之后。
正是因为桑德尔这种"厚此不薄彼"的公允,《公正》一书教给读者的与其说是真理,不如说是困惑;与其说是信念,不如说是迟疑。但困惑 和迟疑并不一定是坏事。当思想太多地被权力用来当作棍棒,困惑就成为宽容的前提。当人人争当杀气腾腾的真理代言人时,迟疑则是一种智 性的成熟。"当你知道的越多,你知道自己不知道的也就越多"。
比如,有个恐怖分子嫌疑人,可能掌握了一个会导致成千上万平民死亡的恐怖袭击秘密,只有拷打他才可能获得该信息。为了获取信息,应不 应该对他进行刑讯逼供?应该?那么好,你是哲学上的功利主义者——因为你认为为了多数人的福利,可以牺牲一个个体的权利。但是,如果 无论你如何拷打他,他都不会招——除非你对他三岁的小女儿实施酷刑——你还愿意做那个功利主义者吗?在成千上万平民的生命和一个小女 孩的权利之间,你大约感到了迟疑。
再比如,篮球巨星乔丹在运动生涯里,年收入曾高达数千万美元。政府应该对他强制征收高税收,以促进经济平等吗?你也许会说,应该,因 为他每年交出100万分给100个贫困家庭,对他自己来说,不造成什么大的损害,却可能大大改善100个家庭的生活水平,甚至可能改 变100个孩子的命运——这里促进的可不仅仅是结果平等,而且是机会平等。可是,那么,政府有没有权力——出于同样的理由——强制我 们献血甚至献骨髓呢?毕竟,在体检合格的情况下,捐点血甚至骨髓不会真正影响我们的健康,对于那些急迫需要这些医疗救助的人,这却是 雪中送炭。在平等和权利之间,我们再次感到了迟疑。
又比如,一个叫比尔的人,碰巧知道一个叫威蒂的人的下落。由于威蒂是个毒贩,正被政府通缉。比尔应该向警察供出威蒂的下落吗?当然应 该,你可能会说。可是,如果威蒂是比尔的亲哥哥、并且从小两人相亲相爱呢?事实上,这个叫做比尔·伯格的人宁可为了哥哥而辞去麻省大 学校长的职位,也不肯配合警察揭发哥哥。事实上不少人被他对哥哥的忠诚及其牺牲所感动。可是,难道一件正确的事情,仅仅因为适用于你 自己的亲人,就变成一件错误的事情吗?在康德式的绝对命令和桑德尔式的共同体忠诚之间,我们再次陷入了徘徊。
这样的例子可以无限举下去。如果"生命是最宝贵的",我们愿意为了降低高速公路上的车祸伤亡率而将最高时速降低1/4甚至1/2吗? 如果只要不伤害他人,人就可以为所欲为,女性可以将自己的子宫作为一个工厂,在淘宝上出售自己的婴儿吗?如果政府应该保持价值中立, 那么政府应该花同样多的钱资助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垃圾肥皂剧吗?……根据心理学上的"认知冲突"理论,人有追求逻辑一致性的本能,但 是这些令人困惑的情境似乎又提醒我们,没有一个正义标准可以放之四海且贯通古今,每个人实际上都在特定情境下"因地制宜"地选择正义 原则。在读《公正》之前,我们也许清楚自己的原则是什么,读完之后,可能反而变得糊涂,因为每一种观念似乎都有它的道理。
每一种观念似乎都有它的道理,未必导致相对主义。它只是提醒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构成冲突的未必仅仅是"善恶"之间,一种"善"和另一 种"善"也可能构成紧张关系。权利和福利之间,"绝对命令"和"人之常情"之间,平等和效率之间,自由和安全之间,常常存在着取舍关 系。我们尽可以根据自己的观念,论证哪种取舍更合理或更合乎时宜,但是如果有人告诉我们存在着一种没有代价的选择,那也许我们就需要 提高警惕。一百多年来的中国,从立宪派到革命派,从复古派到西化派,从民族主义到国家主义,从市场原教旨主义到民主万能论,有太多的 观念传销者试图告诉我们存在着一种"包治百病"的药方,遍体鳞伤之后,也许我们可以在下一次冲锋陷阵之前,表现出一点点的犹豫?
犹豫不是为了逃避选择,但是它令选择之后的制度设计更加审慎和包容。也许我们的观念会被四通八达的"同情性理解"所模糊,但模糊下去 的论点之下会显现出更清晰的论证。每个人最终会得出自己的结论,但这应该是通过穿过论敌的观念,而不是绕过它们。有人在形容美国的立 宪经历时指出,这不是一个伟大的胜利,而是一个伟大的妥协。的确,在诸善之间,妥协比胜利更值得庆祝。
《公正》的另一个可贵之处在于它思考哲学的方式。这本书并不讨论一个个抽象的哲学问题,而是引领我们发掘生活的哲学性。在桑德尔的带 领下,我们发现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中,几乎每一个细节里都暗藏着一个"哲学按钮",按下那个按钮,庸常事物收拢的意义就会"孔雀开 屏"。大到言论自由的边界何在,小到餐桌上的AA制是否合乎伦理,都可以进行哲学意义上的反思。亚里斯多德、康德、罗尔斯、诺齐克的 思想不再是学派派的概念游戏,而是照亮现实生活的手电筒。
在这个意义上,桑德尔可以说是受人以渔而不是受人以鱼。当然 过于频繁地掏出"手电"也可能败坏生活的兴致。有一次我和城东的两个朋友聚会,在选聚会地点时,我情不自禁地思考:难道不应该在东边聚餐吗?一个人跑胜过 两个人跑,这符合功利主义原则……但是凭什么要为两个人的利益牺牲一个人的利益,这难道不是传说中的多数暴政?……看来人人心中都有 一个沉睡的哲学家,千万不能轻易惊醒它,因为所谓理性,就是一场伟大而漫长的失眠


穆都:野田佳彦素描

八卦天下,切莫当真

前几天,野田佳彦当选日本新首相。日本政坛接着延续一年一换的走马灯格局。

这消息其实早就有,也算不上什么爆炸性新闻。但是这位野田新首相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还真是不好说。不仅各位不甚了解,就是日本人 也知之甚少。

总的感觉是这人比较蔫儿,鸠山内阁的时候只是副财相,菅内阁的时候是升任财相,平时话不多,也不喜欢出风头。不过要是认为他嘴比较 笨可能就大错特错了,据说民主党还没掌权的时候,这位爷天天站在车站外边演讲,而且一讲就是24年。24年呀!别说人啦,您就是让头 猪站那儿嘚啵这么长时间,也能当选国会议猪啊!

套用个文革词汇,野田的出身那叫"根红苗正"。他爸他妈家都是农民,他爸是六兄弟姐妹中的老幺,他妈是十一兄弟姐妹中的老幺。要说 野田家的祖上那是真有战斗力,这要搁中国全是英雄母亲级的。因为这样的家庭条件,所以野田他爸他妈结婚的时候非常寒酸,穷到连请亲戚 朋友吃顿饭的钱都没有,挺重要的一件事儿,悄无声息的就过去了。

野田佳彦1957年5月20日出生,1980年于早稻田大学政治经济系毕业,随后击败众多竞争者进入松下政经塾,是松下政经塾的第 一期学员。松下政经塾估计很多人都没听说过,这是松下幸之助出资办的一个培养政治家的学校,规模很小,每年就招10个学生,但是目标 远大,培养国家领导者。大家熟悉的前原诚司和现任外长玄叶光一郎都来自松下政经塾,其他大家不熟悉的日本国会议员还有几筐。松下政经 塾的毕业生30%以上是或者曾经是国会议员。另外还有这长那长几筐。所以这是一个真正的培养精英的地方。要按《大腕》体,大概因该这 样说:周围的同学不是议员就是知事,你要是只混了个市长,都不好意思跟人家打招呼。

从松下政经塾毕业之后,野田首先进军地方议会,并于1987年当选千叶县议员。在这之前他做过家庭教师,也干过蓝领,不折不扣,货 真价实的从底层做起,这和那些走过场的有本质不同。

1992年,野田加入细川护熙的日本新党,出马竞选国会议员,并一举胜出。不过细川护熙的短命内阁仅仅坚持了10个月就垮了,日本 新党也随之解体,之后野田加入了新成立的新进党。

在1996年的第41次国会议员选举中,野田以极微小的差距(73687:73792)败给了自民党的候选人田中昭一,落选国会议 员(这个没有安慰奖,所以就算差一票也得下去)。随后野田便离开新进党,加入了民主党。

2000年的大选,野田大获全胜,重新当选国会议员。2002年,在民主党少壮派的支持下野田出马竞选民主党党首,虽然最终败给了 民主党元老鸠山由纪夫,不过这也让野田的知名度提高了不少。对于政客来说,成功不成功固然重要,混个脸熟儿也是必不可少的。就像葛优 一样,最佳龙套跑得多,自然就会变成大拿。

2005年,也就是小泉纯一郎发飚的那段时间,大选再开。野田和自民党的候选人藤田干雄展开激烈竞争,最后又是微小差距,不过这次 笑到最后的是野田。那一年的大选民主党大败,能够像野田这样残存下来的为数不多。

野田在民主党内政治观点相对保守,他支持参拜靖国神社,公开否认甲级战犯是战争罪人,主张行使集体自卫权。这在民主党内非常罕见, 即便在相对保守的自民党中也是不多见的。民主党刚上台时,野田的原定职位是防卫大臣,但是他过于明显的保守倾向引发党内不满,所以最 后只在鸠山内阁中担任了财务副大臣。野田的父亲是自卫队的军官,他的这些观点是否是受他父亲影响呢?

总体上来说,野田是一个还没有被拿到显微镜下观察的人物,所以他的整体轮廓还比较模糊,不过从目前的资料看,这个人行事圆滑,不容 易被条条框框拘束,而且很擅长总结经验,吃一堑长一智,有坑绕着走,不会死要面子往下跳。他以前在因为大嘴吃过亏,所以现在变得出言 谨慎,对于一个很能侃的人来说这一点难能可贵。他的政治观点偏右,但上台之后立即表示不会参拜靖国神社。他的野田派和前原诚司的前原 派原本是反小泽的中坚力量,但野田上台之后立即表示不搞党争,不排斥任何人,并起用了不少小泽派人物,甚至把干事长这么重要的位子也 交给了小泽的人,这样做是需要魄力的。正像野田自己说的,他是泥鳅主义,不重形式,只重结果。这和当年老邓的黑猫白猫论有异曲同工之 妙。

野田佳彦和前原诚司是松下政经塾的师兄弟,民主党少壮派的中坚,反小泽的盟友,长年以来一直联手行动。所以人们自然而然的会把他们 拿来比较。事实上这两个人的区别还是很大的,野田偏右但是圆滑,前原不右但是强硬;野田是实用主义,前原是理想主义。所以前原受民众 喜爱,野田则更容易被高层接受。因为在政权运营上,野田的实用主义可能会更顺滑一些。

野田内阁可能不会持续太长时间,如果人气高,民主党可能会借势解散议会,进行大选。如果人气不足野田下台,换张选举脸儿上来。如果 不死不活…,那是生化危机六。



罗杰斯:做空股票 做多商品 欧洲破产对世界有好处

量子基金创始人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称自己做空全球股票,持有贵金属和农产品,伯南克最近的讲话是"又一次在骗我们",瑞士央行干预是"可怕的错误",如果"欧元让人破产,对 世界有好处"。

罗杰斯接受CNBC采访时称自己做空欧美与新兴市场股票,持有部分外汇,其中包括欧元。如果欧元让人破产,他也会赔钱,但对世界有 好处。

问到为何做多商品时,罗杰斯说,如果全球经济好转,在发展中商品、尤其是农产品和贵金属会出现短缺,做多商品就会赚钱。而如果经济 没有好转,政府会印发更多的货币,商品也会赚钱。

他预计全球不会好转,做多商品是种保护措施。

罗杰斯承认,虽然长期来看美元是个"大灾难",但他仍然做多美元,因为大家都太悲观,这时候他会选择另一面——做多。现在是他持有 美元多年来最多的时候。

谈到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的货币政策,罗杰斯说伯南克"又一次在对我们说谎"。伯南克8月初说要在2年里保持很低的利率,可这样不能只 是说说而已,要进入市场,强迫利率下降。而实际上,从伯南克说要保持低利率开始,利率就开始上涨。

至于瑞士央行干预瑞士法郎,罗杰斯认为不可能奏效。没有一家央行可以长期控制本国货币,市场最终赚得更多。瑞士可能面对两种结局: 一、让瑞士法郎贬值,瑞士不再是金融中心;二、瑞士法郎再次升值,瑞士买入的所有货币都会赔钱。

说起中国9日公布的通胀数 据,罗杰斯认为,中国和印度都在努力让经济放缓。很多国家都认识到通胀问题,在放缓经济增长,这也是他为什么对经济发展不那么乐观的 原因。


阿马蒂亚·森:什么样的平等?


闲云 译

 道德哲学中的讨论已经对"什么样的平等?"这个问题为我们提供了诸多答案。在这个讲演中,我将集中讨论三种特定的平等,即(1)功 利主义平等 (utilitarian equality),(2)总效用平等(total utility equality),以及(3)罗尔斯式平等(Rawlsian equality)。我将论证,这三种平等都有严重的局限性,当它们以截然不同并且形成对照的方式失效时,那么,即使把这三种平等的依据结合在一起,也不 可能构造出一个适当的理论。最后,我将尝试阐述另一种平等,我认为,我们对这种平等关注得不够,应当给予更多的关注,我将不断地为它作宣 传。
 先来谈一个方法论问题。当有人断言某种道德原则有缺陷时,这种主张的基础可能是什么呢?即使不考虑这种批评是否直接诉诸了道德直 觉,似乎至少也可以用两种不同的方式为这一批评提供依据。一种方式是举出一些特殊的个案(从这些个案中可以明显地看出运用这种原则的结 果),以便对这种原则的推论进行核实,然后再对违背我们直觉的这些推论加以考察。我将把这种批评称作个案推论批评。另一种方式不是从一般 到特殊,而是从一般到更一般。人们可以用另一个被公认为是更基本的原则对上述原则的一致性加以考察。这类优先原则通常是在某个相当抽象的 层次上得到阐述的,而且它们往往与某些非常普遍的程序相一致。例如,我们要考虑,在罗尔斯的"原初状态"这种仿佛无知的情况下,我们能够 合理地假定选择什么?这里所说的"原初状态"即一种假设的最初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人们将决定采取什么规则,但又不知道他们将会变成什么 样,仿佛他们可能不再是这个社会中的任何人。①或者,要考虑什么样的规则会满足R.黑尔的"普适性"要求,并且与这一点相一致:"使平等 等同于使所有角色扮演者的利益平等"?②我将把基于这种方法的批评称作优先原则批评。这两种方法都可以用来对关于每一种平等的道德主张作 出评价,在这里也的确需要应用这两种方法。



一、功利主义平等



 功利主义的平等概念,可以从应用于分配问题的功利主义的善的概念派生而来。也许,最简单的实例就是"纯分配问题",即在一群人中分 配一个同质蛋糕的问题。 ③每个人分到的蛋糕越大,他获得的功利就越多,而且,他只能从他所分到的蛋糕中获益。随着他所分到的份额的增大,他所获得的功利的增加率会呈递减趋势。功 利主义的目标是不考虑分配,而只追求在总体上获得最大功利,亦即要求使每个人的边际效用平等,这里的边际效用是每个人从多得到的蛋糕份额 中所能够获得的渐增的功利。④按照一种解释,这种边际效用平等体现着对每个人的利益的平等对待。⑤
当蛋糕的总体规模与其分配相关时,情况就稍微复杂一点。不过,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考虑到调整的结果取决于蛋糕的规模和分配,总效用的 最大化也会要求,在这样一个点上买现那些调整——在这里,获得者所得到的边际效用与损失者所失去的边际效用是相等的。⑥正是在这种较为宽 泛的范围内,功利主义所坚持的特殊的平等变得非常引人注目。R.黑尔曾经断言,"使平等等同于使各方的利益平等"会"导致功利主义",从 而也就能满足普适性要求。⑦J.哈桑伊对非功利主义者进行了类似的严厉谴责(我得马上补充一句,其中也包括对这个讲演的谴责),他声称, 唯有功利主义有能力在"一个人和另一个人同样紧迫的人类需要"之间"避免不公正的歧视"。⑧
 按照这种解释,需求的道德意义完全是以功利这个概念为基础的。这种见解是令人质疑的,而且在过去已经引起了一些争论,⑨在这个讲演 中我不会避开对它的质疑。不过,我想稍后再讨论这个问题。我想首先考察一下功利主义平等的本质,但暂时不对把道德意义完全建立在功利基础 之上提出.疑问。即使在功利是道德意义的唯一基础的情况下,无论人们所享受到的总效用怎样,边际效用的大小是否是道德意义的一个适当的指 标,仍然存有疑问。当然,可以依据功利特性这样来界定衡量标准:就把同等的社会意义完全"等同于"同等的边际效用而言,一个人所获得的功 利规模与其他每个人所获得的功利规模是一样的。如果把人与人之间的功利比较看作是不包含任何描述性内容的,那么的确可以认为,这是一种很 自然的态度。这样,无论相关的社会意义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分配给每个人的边际效用都将完全反映出这些价值。可以采取明确的方式做到这一 点,即在人与人之间进行恰当的平均分配;⑩也可以采取含糊的方式做到这一点,即按照可以把"不知道"解释为" 变成任何人具有相等的概率"这一附加假设,使利益分配反映出入们在仿佛不确定的情况下的选择(这种不确定情况是与"原初状态"联系在一起的)。(11)现 在还不是讨论这种做法的具体细节的时候,不过,这种做法的本质就是运用这样一种衡量程序,它能使人们不由自主地把边际效用的测量看作是社 会意义的指标。
 这种进入功利主义的方式可能几乎遇不到什么抵制,然而,它引不起什么争议主要是因为,它所论述的东西微乎其微。一旦功利和人际比较 被看作是含有某种独立的描述性内容时,就像功利主义者在传统上所坚持的那样,就会出现问题。那时,这些描述性利益与适当分配的、本质上属 于规定性的利益就会发生冲突,因为人们是 "被迫"成为功利主义者的。关于通过适当的人际间分配进入功利主义,我在下面没有更多要说的了,我将转而考察传统的功利主义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功利包 含着可在人际间进行比较的描述性内容。这样一来,就必须明确地处理道德意义应当怎样与这些描述性特性相联系这个问题。
 对这种观点,既可以从优先原则也可以从个案推论的角度加以考察。作为提出自己不同的正义观的一种预备性措施,J.罗尔斯的批评基本 上采取的是优先原则的方式。这种批评主要是依据" 原初状态"下的合意性来论证,处在仿佛无知的情况下时,人们不会选择使功利总和最大化。不过,罗尔斯也讨论了功利主义对我们的自由和平等概念的歪曲。对罗 尔斯论点的一些答复再次断言,有必要通过前面讨论过的"分配"的方式而成为功利主义者,我认为,这样应付罗尔斯的批评是不恰当的。但是我 必须承认,我发现 "原初状态"的诱惑显然是可以抵制的,因为在这样一种情况下人们究竟会选择什么似乎很不明确。而且,在仿佛不确定的情况下,谨慎的选择是否能为原初的亦即 现实生活的状态提供适当的道德判断基础,这一点也远非是清楚的。(12)不过我相信,有关自由与平等的更多的批评,仍然是很有威力的。谈 到对利益分配的关心,马上就可以得出结论说,功利主义一般来说会使人感到有点不舒服。即使在功利总和中获得最微小的一点利益,也会被看作 是最显眼的过多分配的不平等。这个问题在某些情况下也许是可以避免的,显然,当每个人的效用函数相同时,就可以避免这一问题。在纯分配问 题中,功利主义者会借助这一假设,但他们最多也只会要求每个人的总效用的绝对平等。(13)这是因为,当边际效用平等时,如果每个人的效 用函数相同,那么总效用也将是平等的。不过,这是一种偶然的平均主义:即边际效用与总效用颠倒的偶然结果。更重要的是,实际情况往往与这 个假设不符,因为在人与人之间存在着显而易见的并且人们已经谈论得很多的变化因素。也许甲很容易满足,而乙却不然。总效用的平等分配具有 某种价值这一看法,如果被认为是一项可接受的优先原则,那么,功利主义的平等观,亦即边际效用的平等观,肯定会遭到谴责。
 事实上,对人类的根本差异的承认的确会带来一些有深刻影响的后果,它们不仅会影响社会善的观念,而且还会影响其他观念,甚至包括 (我即将论证的)罗尔斯的平等观。如果人与人是等同的,那么,可以普遍化为"使平等等同于使各方的利益平等"这种优先原则的应用,就可以 大大简化。各方的边际效用平等,带来了一种对需求的平等对待的解释,而总效用的平等,则带来了一种对他们的总体利益同等对待的解释,这两 种平等是一致的。鉴于存在着差异,人们有可能会把这两者拖向对立的方向,而"使平等等同于使各方的利益平等"是否要求我们把注意力只放在 这两个参数中的一个上,而对另一个不予考虑?这一点远非是清楚的。
 也可以从个案推论的角度阐述一种相关的批评,我已经在其他论述中尝试过作出这种批评。"例如,如果A是一个跛脚的人,B是一个快乐 的天才,A所获得的功利是B从任何给定的收入水平中获得的功利的一半,那么在处理A和B的纯分配问题时,功利主义者就会设法不再让快乐天 才B比跛脚人A的收入多。这样一来,跛脚人的处境会比原来糟一倍,因为他不仅从同样的收入水平中获得的功利减少了,而且他所得到的收入也 会减少。功利主义必然会导致这种情况,因为它一门心思只关心功利总和的最大化。快乐天才在功利生产过程中具有超凡能力,因而可能会从能力 较弱的跛脚人那里分流部分收入。
 关于这个例子已经有了相当多的讨论,(15)我也许应该解释一下;人们对什么作出了断言,对什么没有作出断言。首先,人们并未断 言,任何一个人如果在任何给定的收入水平上获得的总效用比较低(例如跛脚的人),他所获得的边际效用也必然比较低。对于某些收入水平而 言,确实有总效用较低则边际效用也较低的情况,但这并不一定对任何收入水平都是如此。的确,当收入平等分配时可能会出现相反的情况。真若 如此,那么当然,功利主义分配给跛脚人的收入甚至也会比不跛脚的人要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跛脚人就成了更有效率的功利创造者。我的观点 是,并不能保证会出现这种情况,尤其是,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即跛脚人不仅在总效用方面减少了,而且他可能无论在什么情况(甚至在乎等分配 收入的情况)下都无法十分有效地将收入转变为功利,那么,功利主义可能会这样来调和他的损失,即一方面支付他较少的收入,另一方面完全解 决不能十分有效地从收入中获得功利的问题。当然,这种观点既不是针对一般的跛脚人,也不是针对所有总效用受损的人,而是关于在相关的情况 下总效用和边际效用均受损的人的——其中也包括跛脚人。
 其次,在这个语境中,利益的描述性内容是相当重要的。显然,如果利益的分配反映出道德意义,那么,希望优先考虑跛脚人的收入,可能 也只能算作是赋予跛脚人的收入较高的"边际效用";但正如我们讨论过的那样,这是一种非常特殊意义上的功利,几乎没有什么描述性内容。从 描述性特点来看,我们的例子中所假设的是,可以通过给他收入来帮助他,但是,按照公认的描述标准,当最初跛脚人和娱乐天才的收入相同时, 作为收入的边际增加的一个结果,跛脚人功利的增加要低于娱乐天才收入的增加。
 最后,这种个案推理论证中的功利主义问题,并非是由这一假设决定的:因受损而提出的增加收入的要求必然会压倒因高边际效用而提出的 要求。(16)一种体系如果对这两种要求都给予一定的重视,那么仍无法满足功利主义的社会善的准则,因为这种准则要求只关心后一种要求。 正是由于这种偏狭使得功利主义的千等观有这样的局限性。即使当功利被公认为是道德意义的唯一基础时,功利主义也无法在平等要求方面获得总 体优势。功利主义除了在边际层次以外对分配问题毫不关心,而优先原则可以利用这一点,通过个案推论批评得到补充。



二、总效用平等



 福利主义是这样一种观点,即一种事态下的善完全可以根据这种事态下的功利的善来判断。"相对于功利主义而言,这种观点的要求要少一 些,因为它并不另外要求功利的善必须根据它们的总和来判断。从这种意义上说,功利主义是福利主义的一个特例,并且为它提供了一种说明。另 一个著名的个案是,根据一种状况下处境较差之人的功利水平,对这种状况的善进行判断的标准,人们常常认为,这种标准是J.罗尔斯提出来的 (罗尔斯并不这样认为!正如我们将要讨论的那样,他用社会的基本善而不是功利作为优势的指标)。人们也可以不考虑总和或最低因素,而采用 其他效用函数。
 功利主义平等是一种福利主义的平等。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平等,总效用平等就是其中比较著名的一种。这种看法是很诱人的:这种平等是 功利主义的类似物,它只不过是把关注的焦点从边际效用转向子总效用而已。然而,这种相似并不像它乍看上去那样接近。首先,尽管我们的经济 学家常常倾向于把边际和总体看作是属于同一讨论层次的,但是它们之间有着重要的差异。边际效用本质上是一个违反事实的观念:边际效用是当 人的收入多了一份时才会产生的效用。如果有某些其他情况不同,亦即如果出现这种情况:收入多了一份,那么,人们所观察到的结果和人们断言 将会观察到的结果就会有差异。而总效用则不是一个天生的违反事实的概念;它是否违反事实可能要取决于正在计算的总数这一变量。如果能够增 加利益或幸福的事物被看作是所观察到的事实,那么,总效用就不是违反事实的。因此,总效用平等是一个直接观察的问题,而功利主义平等则不 然,因为后者需要有一些关于在不同的假设情况下事物会是什么样的假说。这种对比很容易追溯到这一事实:功利主义平等是总和最大化的一个结 果,而这种最大化本身是一种违反事实的观念,总效用平等则是某种直接观察到的量的平等。
 其次,功利主义为所有利益分配提供了全面的安排,这种安排反映了个人功利总和的排列,但是,从迄今为止的论述来看,总效用平等其实 不过就是暗示绝对平等。在处理两类非平等分配时,必然要讨论更多的情况,因此,恐怕也要把这两类情况排列进去。这种排列可以通过多种方式 来完成。
 最大最小化法则的按字母顺序排列的观点,为这种全面排列提供了一种方法,这种观点是与罗尔斯的差别原则结合在一起的,但被解释时所 依据的却是与基本善相反的功利。在这里,事态的善是根据这种状态下处境较差之人的功利水平来判断的;但是,如果在两种状态下处境较差的人 分别有相同的功利水平,那么,对情况要根据较差状况居第二位的功利水平来排列。如果它们也相差无几,那么,就要根据较差状况居第三位的功 利水平来排列,以此类推。如果两种利益分配,在从较差到较好的全部过程中的每一处排列上都彼此相当,那么,这两种分配就是相等的善。遵循 社会选择理论中所确立的一种惯例,我将把这称之为字母排序最小化 (leximin)。
 总效用平等通过什么方式导致这种字母排序最小化呢?当它和某些其他公理结合在一起,并且事实上和与一些(最近由其他作者从差别原则 中推出的)自明的结论非常类似的分析结合在一起时,它就会导致这种结果。(18)考虑四种功利水平a、b、c、d,它们的量值依次递减。 可以证明,显然,在两端的两点(a,d) 比在中间的两点(b,c)显得更不平等。请注意,这完全是一个只以排列为基础的次序比较,a、b、c和d的具体量值究竟是多少,对这里所论及的比较不会造 成什么差别。如果只关心平等,那么可以论证说,(b,c)比 (a,d)优越,或者至少不低于(a,d)。可以把这种前提看作是一种更强烈的偏爱利益分配平等的形式,或者,可以把它称之为"功利平等偏好"。这个前提 可以与P.萨普斯的一个公理结合起来,该公理认为,一种分配中的每一单元至少与另一种分配中的相应单元是相等的,从这种意义上讲,有的利 益分配就比其他的分配占有优势。(19)在二人个案中,这种公理就要求,如果当每个人处在状态x时所获得的利益至少与他本人在状态y时相 同,或者当每个人处在状态x时所获得的利益至少与另一个人在状态y时相同,那么就必须承认,状态x至少不比状态y差。此外,如果严格来说 他们之中有一个人获得的利益更多一些,那么当然可以断言,x严格来说更好一些(而不仅仅是不比y差)。如果把萨普斯原理与"功利平等偏 好"结合起来,那么我们就会被推向字母排序最小化。的确,如果要求:无论在人际间可比较的个人利益究竟怎样的情况下,这种探索方式都能提 供完整的所有可能状态的排序(即所谓的"无约束域"),并且,任何两种状态的排序肯定只依有关这些状态的资料而定(即所谓的"独立 性"),那么,就可以充分地从这两种原则中推导出字母排序最小化。
  到目前为止,这些前提(亦即萨普斯原理、无约束域和独立性)而并非功利平等偏好被看作是可接受的,而且在有关社会选择的文献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可以认 为,如果优先考虑的是关注总效用平等的观念,那么随之就会自然而然地产生字母排序最小化原则。
 不过,有一点是很明显的,要想从优先原则或个案推论的角度评判字母排序最小化并不是很容易的。正如功利主义不注意人们因受损而提出 的要求的作用那样,字母排序最小化忽视了人们因需求强烈而提出的要求。在描述功利平等偏好原则时我们已经指出了次序特征,正是这种特征会 使这种方法对潜在的利益获得或损失的量值变得不那么敏感。在前面所提出的对功利主义的批评中,我反驳了把这些潜在的得失当作道德判断的唯 一基础的态度,当然,这并非是断言它们与道德无关。以前面讨论过的(a,d)与(b,c)的比较为例,设 (b,c)为(3,2)。功利平等偏好会断定,(3,2)比(10,1)和(4,1)都优越。的确,它根本不会对这一个案加以区分。正是由于缺乏对这类" 程度"问题的关心,使得字母排序最小化很容易受到批评,人们要么会指责它违背了"使平等等同于使各方的利益平等"这类优先原则,要么会指 出它在一些具体个案中有非常苛刻的推论。
 除了不关心"什么程度"这个问题以外,字母排序最小化对"多少"这类问题也没什么兴趣——它根本不注意,在较差的处境下追逐利益的 过程中,有多少人的利益受到了践踏。这里主要关心的是较差的处境,至于这是一个人与另一个人的比较,还是与数百万或数十亿人的比较并不重 要。有时人们主张,如果字母排序最小化可以修改,以避免这种非定量思维,并且,只相对于一种较好处境时的利益不一定是多种较好处境时的利 益,而对一种较差处境时的利益给予优先考虑,那么,字母排序最小化可能就不是这样一个极端的标准了。其实,可以界定一种要求较低的字母排 序最小化,我们可以把它称之为字母排序最小化Ⅱ,这种原则是在如果所有人而不仅仅是两个人不在乎那些变化的情况下,但不一定在相反的情况 下,应用字母排序最小化原则。字母排序最小化Ⅱ是一种妥协,它仍然不关心有关两个在乎变化之人的利益量值的"程度"问题,但不一定漠视所 涉及的人数的"多少"问题:它要优先考虑一个人比另一个人状况好的情况。(20)
 非常有趣的是,这里牵扯到了一个一致性问题。可以证明,给定的规则性条件,亦即无约束域、独立性和字母排序最小化Ⅱ在逻辑上包含了 一般的字母排序最小化。(21)也就是说,如果给定子这些规则性条件,在选择字母排序最小化Ⅱ有限的要求,但又与字母排序最小化本身不完 全一致的情况下,就无法在每一端的人数问题上保持可能的敏感性。看起来,对涉及利益的程度问题的漠视,也就暗含着对涉及不同方的人数的多 少问题的漠视。一种非定量思维导致了另一种非定量思维。
 分别了解了对功利主义平等和总效用平等的这些批评的基本特点后,人们很自然会问:把这两者结合起来是否就不会遭到这两方面的反对了 呢?如果功利主义因其不关心利益分配的不平等而受到谴责,字母排序最小化因其漠视利益得失的量值甚至漠视所涉及的人数而受到批评,那么, 选择这两者的某种结合是否是一种正确的解决办法呢?正是在这一点上,拖延了很久的功利与道德价值之间的关系问题成了一个极为重要的问题。 虽然功利主义和字母排序最小化在应用时彼此截然不同,它们采取各自的方式处理效用信息,但它们都只关心效用数据。如果说,在其中的任何一 种方法中非功利因素能发挥一定的作用,那么这种作用就产生于这些因素在确定利益时所扮演的角色,或者可能,在缺少适当的效用数据的情况 下,来自于它们所充当的效用信息的代用品的角色。功利主义和字母排序最小化的结合可能仍然会局限在福利主义的圈子中,因而仍需考察一下, 福利主义作为一种一般性的方法本身是否适当。
  J.罗尔斯对福利主义愚钝的一个方面进行了论述:
 在计算满足最大的平衡方面,除了间接相关以外,欲望是什么并不重要。我们要对制度加以调整,以便获得最大程度的满足;我们不会对这 些欲望的根源或性质提出疑问,而只问它们的满足是否会影响幸福的总体……因此,如果人们相互歧视,或者把减少别人的自由作为提高自己的自 尊的手段,并以此来获得快乐,那么,在我们的考虑中,对这些欲望的满足就必须根据它们的强烈程度来权衡,或者,无论如何要与其他欲望一起 来权衡……另一方面,为了作为公平的正义,人们会预先接受某种平等的自由原则,而他们这样做时,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更多的特定目的…… 觉得自己看到别人自由的减少是一种享受的人懂得,他无论如何都没有权利要求这种享受。他以别人的损失作为享乐本身是错误的:这种满足违背 了他处在原初状态时可能会同意的一个原则。(22)
 不难理解,这种论证不仅驳斥了功利主义,而且驳斥了效用信息对于事态的道德判断的适当性,因此,大体上它是对福利主义的一种抨击。 其次,很明显,作为对福利主义的一种批评,更不用说是对功利主义的批评,这种论证所使用的原则,未必是强原则。如果以"别人的损失"作为 享乐本身没被看作是错的,而被完全漠视了,那么拒绝福利主义也是站得住脚的。此外,即使这种享乐被认为是有价值的,只不过它不像从其他方 面得到的享乐(例如,从食品、工作或闲暇中所得到的快乐)那样更有价值,福利主义也仍然会遭到拒绝。 J.S.穆勒已经注意到了这个问题,即一种功利资源与另一种功利资源之间缺乏"平等"。(23)福利主义所要求的赞同,不仅仅是广泛持有这样一种直觉,即 任何快乐都有一定价值(不同意这一点肯定会有点令人扫兴),而且还是这样一个命题(这个命题非常令人怀疑),即对快乐只能相对地根据它们 各自的程度来判断,而不考虑快乐的根源和伴随快乐的活动的本质。最后,罗尔斯诉诸了这样一种优先原则,即把原初状态下周全的合意性看作在 道德上是适当的。即使那些不接受这个优先原则的人,参照了其他优先原则,例如,自由的不可减少的价值,也可能会拒绝福利主义者的那种只认 真考虑功利而不顾及所有其他信息的做法。
 在对福利主义的置疑中,非功利性因素与道德相关是一个关键问题。自由主义的考虑倾向于某一特定类的非功利信息,我在其他论著中业已 证明,这种态度可能要求甚至拒绝所谓的帕累托原理,后者是以功利控制为基础的。(24)不过,还有一些别的类型的非功利信息,人们认为它 们具有某种内在的重要性。T.斯坎伦近来讨论了"迫切需要"与功利(或偏好的程度)之间的对比。他也证明,"我们实际用于道德判断中的幸 福标准是客观的,"而且,一个人的幸福水平被看作是"与那个人的兴趣和利益无关的。"(25)因此,无论功利被解释为快乐,还是像近来越 来越通行的那样被解释为欲望的满足,这些道德判断都会与功利主义的道德观,或者更一般地讲(斯坎伦可能已经证明)与福利主义的道德观发生 冲突。
 然而,承认客观因素的相关性并不需要把幸福看作是与兴趣无关的,斯坎伦的范畴太抽象了。例如,关心自己之行动的效用与关心他人之行 动的效用之间的不"平衡 ",将不属于可算作是幸福的指标之一的功利范围,这对福利主义来说是致命的,但这种对比显然不是与兴趣和主观方面的一些要素无关的。可以把"客观"的因素 与个人的兴趣一起来考虑。我们要否定的是,只根据他或她的利益来判断这个人的幸福。如果这类判断既重视个人的快乐和欲望的满足,同时也重 视一些客观的因素,如挨饿、受冻或被压迫,最终推演出的结果仍然会是非福利主义的。福利主义是一种极端主义的立场,对它的否定可能有多种 形式,有的是理论上的否定,有的是混合型的否定,它们就是要避免完全忽视非功利信息。
 其次,这一点也是显而易见的,即无论设想的范围多么广,迫切需求观念也并非仅仅是通过个人幸福的决定性因素而起作用。例如,人不应 当在工作中受剥削这种要求,并不是基于把剥削作为除了收入和成就等因素之外的一种详细描述幸福的附加参数,而是基于这样一种道德观:根据 某种描述生产的方式,一个人理应得到他所创造的价值。同样,出自"同工同酬"这类原则的迫切需要,直接针对的是歧视,而不必参照那些歧视 来重新定义个人幸福概念。例如,有人会说:"她必须得到那些做这项工作的男人所得到的报酬,这主要不是因为若非如此她的幸福水平会比别人 低,而完全是因为她做的是和那些男人一样的工作,为什么要少付给她报酬呢?"这些道德主张基于的是非福利主义的平等观,它们在社会运动中 起着重要的作用,而且似乎很难坚持这样的假说,即它们纯粹是一些"工具性的"主张。最终,这些主张将间接地因它们对实现福利主义的或其他 以幸福为基础的目标所造成的冲击,而被证明是合理的。
 因此,把迫切需要与功利相分离可能是出于两种不同的原因。其一是使个人幸福概念与功利相脱离,其二是使迫切需要不再只是幸福的一个 函数。不过,与此同时,前者并不要求幸福独立于功利,后者并非一定需要一种与个人幸福无关的迫切需要概念。福利主义是一种纯洁主义的观 点,因而必然要避免来自任何一方的污染。



三、罗尔斯式平等



 罗尔斯的"正义的两个原则",根据他所谓的"社会的基本善",描述了人们对平等的需要。(26)这些善是"每个有理性的人都想要的 东西,"其中包括"权利、自由和机会,收入和财富,以及自尊的社会基础。"那些基本自由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它们具有比其他基本善优先的 地位,这样,自由原则也就具有了优先地位,该原则要求,"在获得最广泛的、与其他人类似的自由相容的基本自由方面,每个人都必须享有同等 的权利。"第二原则对此加了补充,它要求效率和平等,并要根据基本善的指标来判断优势。不平等会受到谴责,除非它们能对每个人有益。这个 原则体现了"差别原则",根据后者,应该优先考虑增加处境较差的人的利益。因而,这就导致了不是以个人利益而是以基本善的指标为基础来定 义的最大最小化,或字母排序最小化。不过,在优先考虑自由原则时,并不允许拿基本自由与经济收益和社会收益进行交换。
  H.哈特令人信服地对罗尔斯关于自由的优先地位的论证提出了质疑,(27)不过在这个讲演中,我将不讨论这个问题。对所讨论的问题来说,关键是注意各种社 会的基本善。我尝试着讨论的福利主义的某些困难,对于寻求罗尔斯式的平等而言并不适用。幸福的客观标准可以直接应用于基本善的指标之中。 穆勒对不同根源的快乐之间的平等的否定也可以如此,因为可以基于善的本质来区分这些根源。此外,虽然差别原则属于平等主义,这有点类似字 母排序最小化,但是它避免了字母排序最小化受到了许多批评的特征,如给那些难得欢乐并且不得不沉溺于香槟和鱼子酱的人增加收入,以便使他 们的利益达到正常的水平,亦即你我从三明治和啤酒中所获得的利益的水平。既然优势不是完全根据利益而是通过基本善的指标来判断的,奢侈的 享受也就不再是获得更多收入的一个理由。罗尔斯根据个人对其目的应负的责任证明了这一点。
 那么,对我们前面讨论过的跛脚人的功利劣势怎样处理呢?字母排序最小化在纯分配问题中会增加他的收入,而功利主义(我已经对它表示 了不满)则会减少他的收入。差别原则既不会因为他是跛脚而增加他的收入,也不会减少他的收入。他的功利劣势将与差别原则无关。这一个案可 能看起来很棘手,而我认为它确实如此。罗尔斯也证明了这一点,他指出,那些"棘手的个案"有可能"致使我们以为那些其命运引入同情和忧虑 的人不同于我们,从而迷惑我们的道德感知。"(28)情况可能是这样,棘手的个案确实存在,但把残疾、特别的健康需要、身体或精神的缺陷 看作是与道德无关的,或者因为害怕犯错误而不考虑它们,都可能导致犯相反的错误。
 问题并没有在那些棘手的个案那里就终止了。基本善的探讨似乎不怎么注意人类的差异。在评价功利主义平等的范围内,有人论证说,如果 根据效用函数人基本上是相似的,那么功利主义对功利总和的关注同时也会促使我们朝着功利水平平等的方向迈进。如果人们真的是相似的,那么 提出功利主义可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对罗尔斯的差别原则可以作出相应的评论。如果人们基本上是非常相似的,那么基本善的指标也许就是一个 非常恰当的判断优势的方法。但事实上,在健康、长寿、气候条件、地理位置、工作条件甚至身体的高矮和胖瘦(影响着食物和着装的需求)方 面,人们似乎有着截然不同的需要。因此,这里所牵扯的问题并非仅仅是忽视少数棘手的个案,而且还包括忽略了极为广泛而实际的困难。纯粹根 据基本善来判断优势,会导致一定程度上的视而不见的道德。
 的确,在这里事实上可以证明,在罗尔斯的框架中存在着某种"拜物教"的因素。罗尔斯把基本善看作是优势的具体体现,而不把它看作是 人与善之间的一种关系。功利主义、字母排序最小化,或者,更一般地说福利主义,没有这种拜物教倾向,因为在这里,利益是人与善之间关系的 一种反映。例如,按照功利主义,不是把收入和财富作为有形物来估价的,而要根据它们创造人类幸福或者满足人们欲望的能力来估价。即使不认 为功利就是人-善关系的中心,具备一种完全以善为取向的框架,也可以提供一种独特的判断优势的方法。
 可以证明,以幸福或欲望的满足的形式出现的功利,作为迫切需要的参照标准可能是不恰当的,而罗尔斯的框架则断言它与迫切需要是无关 的,当然,这是一种较为强硬的主张。对于这种区别,以前对福利主义的评价已经讨论过了,以前的评价还指出,对福利主义的拒绝,不一定会使 我们达到可以不让功利发挥任何作用的地步。似乎难以证明,个人的兴趣本应与他的幸福或愿望的满足无直接关系。即使根据"原初状态"下周全 的合意性的优先原则,也根本不清楚:为什么应该认为,人们在那种原初状态下处于特定的位置时就不在乎欢乐和痛苦,或者,如果他们并非如 此,为什么应该认为他们对欢乐和痛苦的关心是与道德无关的。



四、基本能力平等



 这样就导致了进一步的问题:我们是否无法把罗尔斯式平等和以两种福利主义观念为指导的平等的理由相结合,并在此基础上借助它们的某 种平衡来构造一种恰当的平等理论?现在我想简要地论证一下,为什么我认为也许能证明这种方式能提供简明的信息。如果出于报酬而非幸福的考 虑提出的要求被公认是合理的,那么当然,就可以很容易地断定这一点。非剥削和非歧视都要求,信息的使用不应完全受功利或基本善的制约。其 他的权利观念也可以发挥作用,而不是仅仅关心个人的幸福。不过,我并不想在下面介绍这些概念。我的论点是,甚至连需求这个概念也无法通过 基本善和功利方面的知识得到适当的广泛论述。
 我将运用一个个案推论论证。我们还是以处于边际效用劣势的跛脚人为例。我们已经看到,功利主义不会为他做什么;事实上,功利主义所 给他的收入将低于与他的身体相适应的收入。差别原则对他也不会有什么帮助,只会加剧他的劣势。可是,在字母排序最小化原则下,更一般地在 促进总体平等标准下,他就会得到优惠的待遇。他的总效用水平较低是他提出要求的基础。不过,现在设想一下,由于还存在着其他一些使人获得 满足的要素,因而除了身体障碍以外,他在获益方面并不比其他人处境差。这可能是因为,他生性是个快乐的人;也许是因为,他的欲望水平较 低,一看到天空中的彩虹心就扑通地跳;或者是因为,他是个教徒,觉得他来世会得到回报,或者他心甘情愿地承认,他所得到的正是因他前世作 孽应得的惩罚。重要的是,尽管他在边际效用方面处于劣势,但他的总效用不会再被剥夺。这样,甚至字母排序最小化或任何其他注重总效用平等 的观念,对他也不会有太多的帮助了。如果我们仍然认为,作为跛脚人他的有些需求应当得到满足,那么这种主张的基础显然既不是边际效用较高 或总效用较低,当然也不是基本善被剥夺。
 可以论证,在整个这一框架中所缺少的是某种"基本能力"概念:一个人有能力做一些基本的事。在这里,到处活动就是一种与我们的问题 相关的能力,但是,人们还可以考虑其他能力,例如,满足一个人的营养要求的能力,购买衣物和住宅的财力,参与共同体的生活的体能。与此相 关的迫切需要概念既不完全受功利或基本善的制约,也不受这两者的任何组合的制约。基本善由于关心有益的事物而遭遇了拜物教的障碍,尽管有 益的事物的清单所划定的范围非常广泛,包括各种权利、自由、机会以及收入、财富和自尊的社会基础,但是基本善关心的仍然是有益的事物,而 不是这些有益的事物对人类会有什么影响。另一方面,功利所关心的是这些事物对人类会有什么影响,但它所使用的衡量标准只关注个人的精神反 应而不注重他的能力。基本善与功利的结合仍然缺少某种东西。如果证明,即使找不到边际效用的论据(因为开销昂贵),即使找不到总效用的论 据(因为跛脚人很有争议),即使不存在基本善被剥夺的情况(因为别人有的东西他也有),也应当把财力用于消除或实质性地减少跛脚人的障 碍,那么,出现这种情况肯定是基于其他理由。我认为,应当讨论的是,对作为基本能力的需求的解释。这种对需求和利益的解释常常隐含在对平 等的要求之中。我将把这种平等称之为"基本能力平等(basic capabilities equality)"。
 可以这样理解,基本能力的关注点,乃是罗尔斯对基本善之关心的自然扩展,即把注意力从有益事物转向了有益的事物对人类会有什么影 响。罗尔斯本人还是参照能力来对基本善方面的优势进行判断的,尽管他最终对有益事物的关注是这样的:关注收入而不是收入对人的影响,关注 "自尊的社会基础"而不是自尊本身,等等。如果人类彼此的状况非常相近,这不会造成多大问题,但是有证据表明,在人与人之间,从善到能力 的变化是实质性的,前者的平等与后者的平等之间有着很大的差距。
 当然,"基本能力千等"这个概念也有许多困难。尤其是,编排诸多基本能力的索引就是一个需要认真对待的问题。在许多方面,它很像是 在罗尔斯式平等范围内编排诸多基本善的索引的问题。现在不是讨论这种编排所涉及的技术问题的时候,但是显然,无论在广泛一致的个人偏好基 础上所能进行的不全面的排序结果怎样,这种排序都需要一些业已确立并具有相应重要性的惯例来加以补充。
 当然,具有相应重要性的观念是依社会的本质而定的。基本能力平等这个概念是一个非常普遍的概念,但对它的任何应用都必须依赖文化, 尤其是在权衡不同的能力时。罗尔斯式平等既具有依赖文化的特点,也具有拜物教的特点,而基本能力平等则要避免拜物教但保留依赖文化的特 点。的确,可以认为,基本能力平等本质上是罗尔斯方法在非拜物教方向上的扩展。



五、结 论



 最后,我将作三点评论。第一,我的论点并非是,基本能力可以成为德行的唯一参照标准。这一方面是因为,道德并非只关心平等。另一方 面是因为,我认为,基本能力平等比其他类型的平等具有明显的优势,我并没有论证说,其他平等是与道德无关的。基本能力平等是德行方面的一 部分参照标准,它与平等观念是结合在一起的。我已经尝试着论证了,作为部分参照标准,基本能力平等具有一些其他平等不具备的优点。
 第二,基本能力的指标,像功利一样,可以多种不同的方式来运用。基本能力平等与总效用平等是对应的,它可以在不同的方向上扩展,例 如,扩展为基本能力的字母排序最小化。另一方面,这个指标也可以一种非常类似于功利主义的方式来使用,从而对根据渐增的贡献提出的提高指 数值之要求的强度作出判断。它们的主要差异在于所关注的功利和基本善的量值不同。可以以不同的方式运用这个新的尺度,基本能力平等只是这 些方式中的一种。
  第三,这个讲演主要关注的是拒绝功利主义平等、总效用平等和罗尔斯式平等的主张,以便为道德中涉及平等的方面,甚至为关注需求而不是奖惩的部分,提供一个 充分的基础。我已经论证了,这三种主张没有一种是充分的,它们的任何一种组合也是不充分的。
这就是我的主要论点。我还提出了这样一个建设性的主张,即可以通过运用基本能力平等这个概念,并且更一般地,通过把基本能力平等当作 一种既与道德相关又能使我们超越功利和基本善的尺度,来缩小这种分歧。我最后要指出,是否接受这个建设性主张对这个主要论点的正确性并无 影响。
 
  注释
  我尤其要感谢D.帕菲特(Derek Parfit)、J.格里芬(Jim Griffin)和J.佩里(John Perry),他们的一些评论对我有很大的帮助。
  ① J.罗尔斯:《正义论》(A Theory of Justice,Harvard University Press,1971),第17—22页。也可参见W.维克里 (Vickerey):《从对危机的反应衡量边际效用》["Measuring Marginal Utility by Reactions to Risk",见Econometrica 13 (1945)],以及J.c.哈桑伊(Harsanyi):《基本福利、个人伦理与人际功利比较》["Cardinal Welfare,Individual Ethics,and Interpersonal Comparisons of Utility",见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63(1955)]。
  ② R.M.黑尔:《道德语言》(The Language of Morals,Clarendon Press,1952);《伦理学理论与普适主义》["Ethical Theory and Utilitarianism",见H.D.刘易斯主编:《当代英国哲学》(Contemporary British Philosophy,Allcn and Un- win,1976)],第116—117页。
  ③ 我已经在《罗尔斯与边沁:对纯分配问题的自明的考察》["Rawls and Bentham:An Axiomatic Examination of the Pure Distribution Problem",见Theory and Decision 4(1974)]中借助这种情况对罗尔斯的标准和功利主义的标准作了自明的比较。也可参见L.克思(Kern):《比较分配伦理学:对森关于纯分配问题考 察的扩展》["Comparative Distributive
  Ethics;An Extension of Sen's Examination of the Pure Distribution Problem",见H.W.戈廷格(Gotringer)和W.莱因菲尔纳(Lcinfellner)主编:《决策论与社会伦理》(Decision Theory and Social Ethics,Reidel,1978)],以及J.P.格里芬:《平等:论森的平等公理》("Equality:On Sen's Equality Axiom",Keble College,Oxfofd,1978),油印本。
  ④ 当适当的"连续"性不复存在时,平等性条件就会被相应的结合在一起的不平等要求所取代。"非凸性状态"(如逐渐增加的边际效用)将导致更深层的困难。
  ⑤ 哈桑伊:《最大最小原则能否作为道德的基础?——对罗尔斯理论的批评》["Can the Maximin Principle Serve as a Basis for Morality? A Critlque of John Rawls'Theory",见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64(1975)]。
  ⑥ 如注④所提到的那样,在缺乏适当的连续性时,人们就会要求修改平等性条件。调整必须在这样一个点上实现——在这一点上,获得者从任何进一步的调整中所获得 的边际效用与损失者所失去的边际效用是相当的。
  ⑦ 同注②,第116—117页。
  ⑧ 哈桑伊:《非线性社会福利的功能:答森教授》["Non-linear Social Welfare Functions:A Rejoinder to Professor Sen",见R.E.巴特和J.辛提卡主编:《社会科学的基本问题》(Foundational Problems in Social Sciences,Reidel,1977)],第294—295页。
  ⑨ 《集体选择与社会福利》(collective Choice and Social Welfare,H01den—Day,1970),第4章和第11.4节;《论权衡利弊:社会福利分析中的信息限制因素》["On Weights and Measures:Informatlonal Constraints in Sooial Welfare Abaly- sis",见Econometrica 45(1977)]。也可参见T.M.斯坎伦(Scanlon)在他的《偏好与迫切需要》["Preference and Urgency",见Journal of Philosophy 72(1975)]中对把功利等同于迫切需要的反驳。
  ⑩ 有关这种做法的两个巧妙的例子,请参见P.哈蒙德(Hammond):《人际功利的双重比较与收入分配的福利经济学》 ["Duol Interpersonal Comparisons of Utility and the Welfare Economics of lncome Distribution",见Journal of Public Eco- nomics 6(1977)]第51—57页;以及M.亚里(Yaari):《罗尔斯、埃奇沃斯、沙普利和纳什:对分配公正理论的再考察》 ("Rawls,Edgeworth,Shapley and Nash:Theories of Distributive Justice Re-examined" 见Research Memorandum NO.33,Center for Research in Mathematical Economics and Game Theory,Hebrew University,1978)。
  (11) 参见哈桑伊(1955,1975,1977)。
  (12) 关于这一点,请参见T.内格尔:《罗尔斯论正义》["Rawls on Justice",见Philosophical Review 83(1973)],以及他的《道德问题》(Moral Qwestions,Cambridge University,1979)中的《平等》("Equality")。
  (13) 当蛋糕的总体规模不固定时,问题就更复杂一些,在这种情况下,功利总和的最大化不一定会导致总效用的平等,除非提出一些附加的假定,例如,不存在对不平等 的鼓励。
  (14) 参见《论经济上的不平等》(On Economic lnequality,Clarendon Press,1973),第16—20页。
  (15) 参见J.哈桑伊:《非线性社会福利的功能;答森教授》[见Theory and Decision 6(1976)],第311—312页;哈桑伊 (1977);克恩(1978);格里芬(1978);R.B.布兰特(Brandt):《善与权利之理论》(A Theory of Good and Right, Clarendon Press,1979),第16章。
  (16) 在森的著作(1973)中,我提出了弱平等公理,井在该公理中作了这样的假设,但是没有必要要求拒绝功利主义。对弱平等公理有一种引入注目的批评,关于这 种有趣的批评,请参见格里芬(1978)。
  (17) 参见森(1977)以及我的《福利主义与功利主义》["Welfarism and Utilitarianism",见Journal of Philosophy 76 (1979)]。
  (18) 参见P.J.哈蒙德:《平等、阿罗条件与罗尔斯的差别原则》["Equality,Arrow's Conditions and Rawls'Difference Principle",见Econometrica 44(1976)];S.斯特拉斯尼克(Strasnick):《社会选择理论与罗尔斯差别原则的推论》 ["Social Choice Theory and the Derivation of Rawls'Difference Principle",见Journal of Philosophy 73(1976)];C.达斯普里蒙(d'Aspremond)和L.盖维尔斯(Gevers):《平等与集体选择的信息基础》["Equality and Informational Ba- sis of Collective Choice",见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44(1977)];K.J.阿罗:《广泛同情与社会选择的可能性》 ["Extended Sympathy and the Possibility of Social Choice",见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67(1977)];A.K.森:《论权衡利弊:社会福利分析中的信息限制因素》,见Econometrica 45(1977);R.戴斯查普斯(Deschamps)和L.盖维尔斯《字母排序最小化和功利主义规则:一种混合的表征》["Leximin and Utilitarian Rules:A Joint Characterization",见Journal of Ecozmmic Theory 17(1978)];K.w.S.罗伯茨(Roberts):《与人际间可比较的福利水平相对应的可能性定理》["Possibility Theorems with Internationally Comparable Welfare Levels",见Review of Economic Studies 47 (1980)];P.J.哈蒙德:《两个人平等》["Two Person Equality",见Econonmtrica 47(1979)]。
  (19) P.萨普斯:《分级原理的某些形式模型》["Some Formal Models of Grading Principles",见Synthesis 6(1966)]。
  (20) 字母排序最小化和最大最小化所关心的是状态的优先次序之间亦即排列(如"最差状态","次最差状态",等等)之间的冲突,而不关心人际间的优先次序。当状 态与人相一致时(例如,同一个人在每一种情况下的处境都是最差的),那么,状态冲突就直接转化成了人的冲突。
  (21) 森(1977),定理8。也可参见哈蒙德(1979)对这个结论的拓展。
  (22) 罗尔斯(1977),第30一31页。
  (23) J.S.穆勒:《论自由》(1895),第140页。
  (24) 森(1970),尤其是第6章。也可参见森(1979)。
  (25) T.M.斯坎伦(1975),第658—659页。
  (26) 罗尔斯(1971),第60一65页。
  (27) H.L.哈特(Hart):《罗尔斯论自由及其优先地位》["Rawls on Liberty and it's Priority",见University of Chicago Law Review 40(1973);重印本见N.丹尼尔斯主编:《解读罗尔斯》(Reading Rawls,Blackwell,1975)]。
  (28) J.罗尔斯:《康德的平等概念》["A Kantian Concept of Equality",见Cambridge Review(Fehruaryl975)],第96页。
  (Amartya Sen,"Equality of What?",原载S.Mcmurrin ed.,Tanner Lectures on Human Values,Vol.1, Cambridge Unlverslty Press,1980。


《抉择时刻》:我写此书有两个目的:小布什自述

我打算参照格兰特回忆录的写作手法,不对我的人生或总统生涯 做详尽无遗的记述,而以总统工作中最重要的部分作为切入点,讲述我在白宫的日子。作为一名总统,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决策。本书的 每一章节都围绕一个重大决定或者一系列相关决定展开阐述,因此本书的行文结构是按主题划分,而非时间顺序。

我写此书的目的有两个。第一,我希望绘制一幅历史画卷,展现 八年的总统之路。无论是对于我自己,还是对于近几十年来的任何一任总统,给我们的是非功过做出定性结论,我认为都为时尚早。随着 时间的流逝,激情将归于平淡,结果将自有分晓,学者们也将进行多重比较。但愿此书能够供研究这段美国历史的人做参考之用。第二, 我希望利用此书,读者能够用一个不一样的视角了解在复杂的环境下决策是如何做出的。送到总统办公桌前的许多待定问题都异常棘手, 难以取舍。在这本书中,我描述了自己是如何在各种选择之间权衡,遵循了哪些原则。我希望这能帮助读者们更好地了解我为何会在当时 的环境下做出那样的决策。或许这也对大家做出自己的人生选择有些许帮助。

《抉择时刻》一书以我自己的回忆为主。在研究人员的帮助下, 我把自己的记述与政府文件、同期记录、个人采访、新闻报道以及其他来源的资料进行核对,这些资料中有部分仍属机密信息。鉴于有些 事情只能依靠自己的记忆,因此书中若有失实之处,责任在我。

在随后的文章中,我尽我所能描述了我做出的那些正确决定和错 误决定,并反思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将如何重新选择。当然,身为总统,我没有回头路可走。面对复杂的时局,我必须做出自己的抉 择,并接受最终的结果。八年来,在白宫的日日夜夜,我都遵循着这项做事原则。担任美国总统是我毕生的荣耀,感谢读者们给予我此次 机会,与大家分享我的人生故事。

 

《抉择时刻》:普京机智,喜欢权力

普京和我都喜欢健身。普京很用功,定期游泳,还练习柔道。我们都是喜欢竞争的人。有一次普京来访戴维营,我给他看了我的苏格兰犬小巴尼(Barney),不过他对巴尼感觉一般。后来我访问俄罗斯时,普京问我想不想看看他的狗,库尼(Koni)。我说当然想。普京的别墅外面种着白桦树,我们正在树下的草坪上面走着,突然一只大大的黑色拉布拉多犬沿着草坪冲了过来。普京闪露出自豪的眼神,他说:"比巴尼更大、更壮、更快。"我后来把这件事告诉我的朋友,加拿大首相史蒂芬·哈珀。"你很幸运,普京只给你看了他的狗而已。"他回答说。

巴尼的故事对我很有启发。普京是个热爱祖国、骄傲自豪的人,他希望俄罗斯能再次拥有大国的姿态,并以此为目标,扩展俄罗斯的影响范围。他恫吓周边的民主国家,并切断东欧部分地区天然气供应,将能源作为经济武器。

普京也是个机智的人。普京支持希拉克和施罗德制衡美国的影响力,普京则说服他们保护他在俄罗斯的权力稳定以当做回报。在一次圣彼得堡8国集团峰会的宴会上,大多数领导都就民主纪录质疑普京,但希拉克没有这样做。他表示,普京把俄罗斯管得很好,但他怎么做到的,不关我们的事。不过比起施罗德的做法,希拉克的言论根本算不上什么。施罗德这位德国总理刚卸任不久,就成为了俄罗斯国有能源巨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集团旗下一家公司的主席。

普京喜欢权力,俄罗斯人民也喜欢他。依赖原油的巨大预算出现超支,没有对俄罗斯产生影响。他利用自己的声望和地位,亲自挑选接班人,然后又使自己获得任命,担任总理。

 

qhdmanda:探究美国主权信用评级下调

如果给评级事件定个性的话,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导火索。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国际 金融大势演化都会和美国评级事件有关。

首先,我们看看理论上评级下调能闯多大祸。主权信用评级是每个国家最核心的东西,他直接影响到本国国债的运用范围。换句话说,调整 评级将影响到国债的需求量。无论欧元区还是美国,都在上演同样的一幕:极度依赖国债发行。一方面,到期国债要还本付息,钱从哪里来? 发行新国债。另一方面,每年财政赚的钱比花的钱少,缺口怎么办?还是发行新国债。希腊好端端的怎么混着混着就住进ICU病房了呢?很 简单,评级下调后,市场需求极度萎缩。如果想借到足够的钱,希腊政府需要支付的利息远超10%。希腊政府不是中国地产开发商,五行不 属小强:用这么高的市场价发行新国债是财务自杀。没办法,只能找欧洲稳定机制和IMF借钱,因为他们利息低啊。经过这段分析,想必大 家都看明白了一件事:所有问题的核心,最后都在国债利率上。所谓评级调整,如果不能影响国债总需求,就不会影响国债利率,就不会造成 任何难以承受的影响。如果影响到国债总需求,进而影响到国债利率,每下调一次主权评级,就是把该国往资金链断裂陷坑推近一点。

那么,我们要回答的第二个问题是:美国信用评级下调是否会影响美国国债总需求呢?这个世界,很多东西属于正和博弈,合作是有好处 的。比如说贸易,比较优势理论告诉我们,通过贸易往来,每个国家都能提升自己的福利水平。但是呢,很不幸的是,国际债务融资不在此 列。全球每年的盈余资金就那么多,不是借给你,就是借给他。所谓的储备货币,说到底,就是借钱最多的货币。美元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全 球货币,所以地球村村民们攒了钱都会做同样的事情:购买美国国债。欧元是当值无愧的第二大全球货币,欧元区国家发行的国债是村民攒钱 的第二去处。从这个角度看问题,美元和欧元毫无疑问处于竞争态势。美国主权评级下调,按道理说,大家会不会增加欧元公债的配置呢?显 然会。但是呢,以上都属于静态分析。就是说只考虑了美国方面的变化,没有考虑欧元方面可能出现的变化。假如,在比较短的时间内,欧债 危机升级,欧元区大国们评级纷纷下调,美国国债总需求还会因为评级下调而萎缩么?很可能,答案是不会。

自然而然的,我们牵扯出第三个问题:标普为何要下调美国主权债务评级?一般来说,可以有两种理解:第一种,这个可以联想前段时间的 美国债务上限之争,可以清晰看到美国国内存在两派:紧缩派和宽松派。前者希望通过大幅削减赤字老老实实过日子,后者希望通过继续过宽 松日子,债务融资怎么办?好办,找美联储呗。从道理上讲,既然美债上限危机已过,为啥还要下调美国主权评级?道理上讲不通,那就只能 从动机上推理。会不会是紧缩派的倒逼呢?下调评级后,你只能老老实实去走紧缩路线。第二种,这个需要联想最近迅速升温的欧债危机。短 短一个月事件,在无名抛售团的猛烈卖出下,西班牙和意大利存量国债利率突破6%,这是一个异常危险的水位线。如果评级机构适时下调两 国债务评级,欧债危机将迅速从欧元区外围国家比如希腊、爱尔兰等小国,蔓延至核心国家。要知道,意大利和西班牙是整个欧元区第三和第 四大国。一旦他们失去市场融资能力,几乎可以确定:欧元区无法通过类似欧洲稳定机制这类借钱措施来解决问题,因为他们体积过于庞大。 但是,大家都知道,前期连续下调希腊、葡萄牙、爱尔兰评级,欧洲早已怨声载道,甚至传出新闻明年3季度前,欧盟将启用自己的评级机 构。在美元和欧元比烂的游戏里,评级公司有足够的动机去救助欧债危机时落井下石。只不过,目前,他们需要一个充分的理由。毫无疑问, 美国评级下调将是绝佳的借口。至少到现在为止,没听说美国闹债务危机吧?人家活蹦乱跳的,面对潜在债务问题都会被下调评级。一碗水要 端平,欧元区重症监护,意大利和西班牙评级下调是不是水到渠成?有趣的是,美国主权评级虽然下调,人家国债市场依然活得很滋润。截至 今天下午2:45,俺上bloomberg翻数据,惊奇地发现:相比上周五收盘,美国十年期国债居然在上涨!美国国债是一个存量14 万亿美元的庞大市场,在主权评级调整后的第一个交易日,面对汹涌的市场力量,居然看多美债的力量压过了空方。任何一个学院派教授看到 此情此景,估计都要抓狂发疯。我们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为何市场大鳄们会看多美债?发扬雷锋精神么?很显然,背后一定有着我们所没有意 识到的利好。很可能,这个利好就是意大利和西班牙评级下调。须知,一旦欧债危机升级,全球资金只剩下一个足够大的避风港:美元区。美 债将在疯狂涌入的资本推动下连续上涨。只有当你意识后后面会有人接盘时,才敢于在利空面前逆流而上,对吧?

这是截然不同的两条思路,如果第一条成立,那么未来一段时间内,美元指数将维持熊样儿。如果第二条成立,美元指数将出现中期反弹, 意大利和西班牙或将毫无悬念的把欧元区推进前所未有的风暴眼。

有人估计要发问:这两条思路有啥好猜的,猜对又能如何?俺可以负责任的说:猜对了,下半年的资产配置就不会错。猜错了,大方向就很 难看对。如果评级下调意味着紧缩路线将占上风,那么年底前1.5万亿新增赤字削减计划将顺利通过,整个大宗商品牛市的结束指日可待, 中国将和滞涨擦肩而过,我们有望顺利启动新一轮景气周期。如果评级下调是为欧债危机升级做铺垫,那么年底前,美元指数将出现中期上 涨,大宗商品或许会持续调整一段时间,但是整个牛市不会结束。欧盟将被迫启动量化宽松来解决债务危机,美联储顺理成章开始新一轮放水 行为,中国经济就落入滞涨泥潭将只是时间问题。
-
9日-11日演绎

9日—–【标普下调房地美和房利美信用评级至AA+】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如何把纷繁的信息综合起来,梳理出背后的真相,或许是值得我们一辈子孜孜以求的游戏。

今天,咱们试着玩一把解谜游戏,先看事实:

1,美国评级下调,风险资产暴跌,美元和美债不跌反涨;

2,欧洲评级下调,风险资产下跌,欧元和欧债暴跌;

3,美国评级下调,欧洲央行立即停止争论,拍板动手购买西班牙和意大利国债。

事实2很容易理解,主权信用评级下调属于定向爆破,债券和货币这种基于主权信用的咚咚暴跌才正常,至于风险资产,那是路过围观被波 及的,也很正常。

事实3很费解,美国信用评级下调,对意大利和西班牙来说是好事啊。你想,美元越烂,欧元显得的越好。在这场烂苹果大赛里,只有两个 选手,美元和欧元。现在美元评级下调,意大利和西班牙发行的国债是不是应该吸引力上升呢?从理论上看,明明有问题向好的方向发展,欧 洲央行为啥火烧了屁股一样蹦起来入市买债券?

事实2很费解,美国信用评级下调,基于美国主权信用的美元和美国国债不跌反涨,路过打酱油的风险资产却跌得连他妈都不认识?

只有一种解释,可以把1、2、3号事实串起来,并且得出逻辑上讲得通的推演。这个推演很简单:之所以风险资产暴跌,是因为预期欧债 危机会升级,危机会蔓延至意大利、西班牙这欧元区第三和第四大国。之所以美国避险资产上涨,是因为资金认为下调评级后的美元依然比欧 元安全,为何会有这种认识?很简单,因为预期欧债危机会升级。

【欧央行拟购买意大利西班牙国债或达1.2万亿美元】

看到这则新闻,俺会心一笑:

第一,如同俺们第一时间指出的那样,意大利和西班牙一旦出问题,就超出欧洲稳定机制和IMF能力范围,需要欧洲央行出马。

第二,如同俺们第一时间估摸的那样,意大利和西班牙出问题,所需救助资金将高达5000-10000亿欧元。

但是,更有趣的是,欧洲央行决定购买意大利、西班牙国债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呢?恰好和标普调降美国AAA主权评级重合。是巧合么? 这世界哪有那么多巧合!

10日—【温家宝:采取综合措施维护经济和金融安全】

俺提一个问题,供大家思考:仅仅因为各国股市暴跌,温总就会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讨论国际金融稳定?

俺跟踪国际国内要闻两年多了吧,期间无数次遇见全球股市齐暴跌。但,这是第一次,国务院层面召开常务会议郑重其事应对。

接下来,我们把视野从国内拉至国际:

8月4日,针对全球金融市场当天出现的剧烈动荡,阿根廷总统克里斯蒂娜4日呼吁拉美国家做好充分准备,防止发达国家将金融危机的严 重后果转嫁给包括拉美地区在内的新兴市场国家。

8月8日,二十国集团和七国集团财长和央行行长8日分别发表联合公报称,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金融稳定和经济增长。

8月8日,巴西总统罗塞夫8日在首都巴西利亚表示,巴西经济是强大的,拥有稳固的银行系统、庞大的国内市场和充沛的银行储备,因此 巴西不惧怕可能出现的新的国际金融危机。

8月9日,中国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研究国际金融稳定问题。

8月9日,俄罗斯政府总理普京表示,俄罗斯财政部和央行准备在必要时为国内市场注入额外流动性。

原来,早在美国主权评级下调引发全球股市暴跌之前,就有发展中国家发出"金融危机"的警报。评级调整后,更是在全球范围内掀起一轮 警报潮。

到底是什么令全球各大经济体惶惶如惊弓之鸟?

表演重于实质的债限之争?导致美债吃了药似暴涨的主权评级下调?还是引而不发的欧债危机?

毫无疑问,能引爆全球性金融动荡,只有两个源头。要么是美国,要么在欧洲。更重要的是,迄今为止,我们没有看到警报解除的迹象!

最后,提示一句:黄金是动荡和混乱最灵敏的温度计。

——【美韩两国或出台政策以稳定金融市场】

周一早间,为确保美国股市顺利开盘,纽约证券交易所启动了"第48条规定"(Rule 48)。 据悉,该规定将禁止指定做市商在盘前散布价格信号。此举为使股市在出现极大波动的交易日中,开盘能够更为顺利、迅速。

  韩国监管当局8月9日称,周三(8月10)起三个月内,将禁止股票卖空,并且放宽对每日股票回购限额的规定。裸卖空交易禁令在 韩国此前仅适用于金融类股票。韩国监管机构于2009年6月份解除了对其他股票的卖空禁令。

点评:新一轮全球性的注水行动,逐渐显露雏形:

8月4日,日本央行宣布将进一步采取宽松政策;

8月8日,特里谢证明,欧洲央行已经启动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购买计划,虽然规模尚无定论,毫无疑问,欧洲新一轮的量化宽松已经启 动;

8月9日,美联储宣布至少延长超低利率至2013年。经济调查显示,最快8月底美联储可能宣布新一轮量化宽松。

8月9日,俄罗斯政府总理普京表示,俄罗斯财政部和央行准备在必要时为国内市场注入额外流动性。

毫无疑问,大宗商品目前处于调整期,而且这个调整期可能会持续数月。但是,如果我们把眼光放得更远一点,比如说明年。您有没有感受 到新一轮通胀上行的脚步?

如果有人跟我说"xx股票不错",我一定会问:"多久?"。金融市场瞬息万变,任何判断都需要加一个期限。关于通胀的判断,至此逐 渐清晰:年内,下行。明年,快速上行。

11日—-【穆迪标普重申法国AAA评级稳定】

三A俱乐部的成员们,日子不好过呢。

仅仅是因为传闻要下调法国评级,萨科奇总统紧急结束休假,要求内阁周一前制定新的减赤计划,同时法国财政部出面辟谣。套用一句台 词,不管旁人信不信,反正法国人是真相信。为什么?

很简单,自从美国评级下调后,全欧洲就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谁都不知道自己是否会成为下一个受害者。

为啥他们这么紧张?一种可能呢,是大家杞人忧天。但是更大的一种可能,是评级公司真的可能动手。

—-【仓国家队出手:社保基金已投至少百亿进场护盘】

社保基金入市不是新闻,社保基金前脚入市,后脚新浪头条开始播报,这才是新闻。

请大家注意这句话"据接近社保基金权威人士证实,社保基金已经进场抄底"。俺不排除这是记者在故弄玄虚,但正常来说,这篇文章能公 开,至少要过编辑那关吧。瞎编的概率并不大,俺不是啥权威人士,俺和媒体记者打交道的时候,都很清楚有的东西说出来是要捅娄子的。 "权威人士"心里会不知道么?

所以,我猜,有可能,此文属于官泄。如果推论成立,说明管理层不希望继续下跌,这才是最值得你我关注的地方。
-
宝推这个分析思路

如果是第二条思路,那就有意思了。

不过,眼下看来,欧洲那边的扫荡多半是那些对冲基金对欧洲银行的压力测试。之前欧洲央行对欧元区内的银行的压力测试,很多人不太相 信,估计现在的举动,从希腊到意大利/西班牙,到现在到法国,都是那些找机会到资金在敲打。很难说会不会敲出一些缝来。

第一条思路来看,在美国国内,继美国国债调低级别后,是顺理成章调低了两房的债券。能不能对国会那些人产生推动作用,恐怕难说。就 他们之前的表现来看,相互妥协很难。



Google两步验证安装使用方法

由于Google的Gmail账户经常遭到恶意攻击, 甚至出现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帐号被攻击的情况,Google在早先推出过一个更安全的登录Google账户的方式:两步验证,目前该功 能已经向全球用户开放。
两步验证和动态密码
两步验证,指的是用户登录Google账户的时候,除了要输入用户名和密码,还要求用户输入自己手机的一个动态密码,为 Google帐户额外添加了一层保护。也就是说,即使入侵者窃取了用户的Google密码,也会因不能使用用户的手机而无法登录帐 户。
Gmail的"两步验证"支持iPhone和Android手机,实际上属于动态密码的一种类型。动态密码(Dynamic Password)也称一次性密码,它指用户的密码按照时间或使用次数不断动态变化,每个密码只使用一次。由于每次使用的密码必须由 动态令牌来产生,而用户每次使用的密码都不相同,因此黑客很难计算出下一次出现的动态密码。不过动态密码对手机要求较高,需要 iPhone或Android这样的智能手机。
安装两步验证
对于经常受到攻击的Gmail用户,强烈推荐使用Gmail的"两步验证"功能,设置方法是,先登录Google帐号,然后访 问这个地址, 之后系统会让用户选择获取验证码的方式:短信 (SMS)、语音电话或智能手机应用程序。如果用户的手机是iPhone、Android或黑莓手机,强烈建议选择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方式,更为稳定和快 速。
之后去iTunes或者Android市场下载一个名为Google Authenticator的应用,将其安装。
之后在Google Authenticator(谷歌身份验证器)中,点击"+"。选择基于时间类型的密钥。在"帐户"中键入用户的完整电子邮件地址。在"密钥"中键入 Google网页上生成的密钥,空格可有可无,点击"完成"即可。
谷歌验证:Google             Authenticator
之后就可以使用动态口令了,这种动态口令极大增强了Gmail的安全性。
使用两步验证
两步验证启用之后,用户具体的使用流程是,在Web端,用户登录Google账户,先输入原有的用户名和密码。
Google两步验证使用方法
之后,系统会提示用户输入通过手机上的动态验证码。为了减少输入次数,用户可以选择每30天输入一次动态验证码。
Google两步验证使用方法
对于手机或桌面上的独立应用,例如Gmail移动版、桌面Picasa等,就无法使用动态密码,需要在"两步验证"设置里生成 一个随机密码,供应用程序使用,用户在这些独立应用里,登录Google需要使用"两步验证"生成的随机密码。
关闭两步验证
用户启用"两步验证"之后,如果感觉太麻烦不好用,可以选择关闭两步验证,关闭的方法是:
访问 Google 帐户设置下的使用两步验证页面。 使用用户名、密码和验证码登录,点击关闭两步验证。系统会显示一个弹出式窗口,以确定用户要关闭两步验证,点击确定即可关闭"两步验 证"。
总结
邮箱是密码管理中的核心和关键,通过邮件重置密码功能,可以获得用户大部分网站的密码,因此一旦邮箱密码被黑,会导致用户全部 密码体系失控,Gmail动态密码虽然看起来麻烦一些,其实也并非每次都输入,在单台电脑可以三十天再输入一次。方便性固然是好的, 安全性是更重要的,用户必须要重视自己的密码管理,虽然增加了一点点不便,但是你可能将会因此避免极大损失的可能性。
评论 《Google两步验证安装使用方法》的内容...

36氪:一个国内的项目和创意交易平台

此前,我们曾报导过国外的一个名叫 Kickstarter的项目和创意交易平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在该平台上有许多不错的创意和项目包括社 会化自行车iPod Nano手表带电 影制片Tembo Trunks扩音器等获得了来自大众的资金支持。而今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MBA 何峰等则将该模式引入了中国,创建了点名时间。

产 品上线时间

7月初,两周前 demohour.com 网站上线。

产 品主要功能特点

点名时间是一个以 crowdfunding (集资模式)来支持创意的网站。

项目发起者在点名时间网站以视频,图片,文字介绍自己 的创意项目。公众可以浏览并选择以资金支持。

每个人支持金额有限,但如果足够多人支持,项目就可以 实现。创意项目可以包括拍电影,产品设计,软件,音乐,现场演出等等。

用 户情况

网站刚刚上线,目前约有200-300注册用户。

盈 利模式

对于成功得到支持的项目,按百分比收取手续费。

融 资数据

已获得台湾一位天使投资人50万美元的投资

产 品更新计划计划

采用 rapid prototyping的设计方法,即快速发布, 聆听反馈,立刻改进。

创 始人团队

何峰: 希望和在尝试结合商业和创意的 Stanford MBA

张佑:    像很多有才华的设计师一样,张佑在美国读大学到一半辍学,原新浪设计师。(对于这点,何峰表示:一个有特色的创业团队总要有个辍学者 )

蔡啸: 独立软件工程师

史林林:主攻电脑美术专业

创 业背景

何峰表示:一切起源于2007年Stanford的北 京校友会。会上即将赴stanford读书的我,认识了新浪原创始人蒋显斌。通过蒋显斌认识了他手下团队 张佑 , 蔡啸和史林林。大家由于同对创业和创意都有热情,成为好友。快进到2010年初,我毕业回北京又见到 蒋显斌,张佑 等。大家不约而同都关注美国crowdfunding(如Kickstarter)在创意上的应用和成功。

点名时间才刚刚上线不久,就已经看到了中国草根民众的 创意才能,比如这个高三的孩子:http://www.demohour.com/projects/297157。 何峰表示:我们支持每一个创意,每一个有创意的人,都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除 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36 氪


推到柏林墙:40余名失踪儿童家长北京上访历险记

我个人能为这些家长做的最大的帮助就是转一下帖

原贴地址(内含图片):

http://wenyc1230.blog.163.com/blog/static/1506980200882965856523/

25日,我在北京的酒店里。一大早,彭先生来找我,早前我推荐过他的寻人博客因此而认识。他来北京上访,屡屡碰壁,很无助,但我帮 不了他什么。八点半我们在大堂聊事情的时候,有人在旁监视。

我把刘晓原律师的电话给了他,我想他或许用得着。一个小时后,他被抓走了。

以下是他写的经历。我对各位网友的请求是,尽可能转贴吧。

引用

寻儿彭文乐 的 40余名失踪儿童家长北京上访历险记(组图 视频)(亲身经历 真实记录)

40余名失踪儿童家长北京上访历险记

(组图 视频)(亲身经历 真实记录)

家长们寻子无果,无奈进京上访

近年来,全国各地的儿童接连被偷甚至被抢,不计其数。犯罪份子的作案手段已向暴力化、集团化、职业化、国际化发展。我们为了找到孩 子差不多走遍全国,我们每个人都债台高筑、倾家荡产,我们每个家中的亲人都有因为思念孩子死的、疯的、病的,其余的人也都是个个心力 交瘁。当然很多的案件是可以很及时的破获的。但是由于。。。。。种种的人为因素,(在这里,我也不想在说关于我攻击我们的公安部门的 过激言论)失去了解救孩子的宝贵时间。孩子失踪24小时才可以立案,我却认为是我们的法律提供了人贩子做案的时间。提醒人贩子必须在 24小时转移我们的孩子。我们无奈,逐步向上反应,没有线索的案子一拖在拖。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家长们每天都生活在 极度的痛苦中,心里时刻在滴血,有的家长由于家庭的实际种种因素,不得已,只有选择放弃。在我寻找孩子的过程中,通过到处张贴的寻人 启示,电视,报纸,网络结识了很多和我有着共同命运的人,大家一谈到找孩子,都有一段很辛酸的故事。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在网络上看到 了一篇关于河南孩子被解救的报道。这个案子也是久久不能破。不知道他们是通过什么渠道让我们的总理知道了。经温总理批示,8个月没有 破的案子。8天全部告破。这篇报道让我们看到了希望。重新点燃了我们寻找孩子的激情。我们坚信,只要我们的仁慈的总理知道了我们的事 情。一定会帮我们找到孩子的。带着这唯一的希望,我们决定集体进京向我们的总理请愿。为了不影响国家的形象,我们把时间定在了奥运 会,残奥会结束后的9月22号。

鸟巢展示寻人启事

9月22号,全国各地的失踪儿童家长陆续来到了北京。我们找到了一家廉价的旅馆(地下室)住下。还有一些特别困难的家庭,他们舍不 得住旅馆只有在北京火车站露宿。后来经过我们平摊。让他们也住近了旅馆。记过大家商量,决定等二天在鸟巢展示我们的寻人启事。经过统 计全国失踪家长来自10个省40余人。33号一早我们40余家长很早就赶到了所有中国人都引以为豪的宏伟建筑——鸟巢。但是我们确没 有看鸟巢的心情。我们来到了鸟巢的东大门,找了个人多的地方,依次排队站开,展示我们的寻子海报。想让更多的人知道我们的遭遇,也提 醒更多的人注意自己身边的孩子,保护好自己的孩子,不要让人贩子有作案的机会。很多的人对我们投来了同情的目光,由于太阳很大,还有 好心的人给我们买来了矿泉水。有些家长的情绪很不稳定,大家都拿着自己孩子的寻子海报哭诉着向行人介绍孩子是怎么被偷,被抢的。有一 个很有正义的大学生看到了我们的遭遇,非常的同情,也对拐卖儿童的现象非常的愤怒。愿意帮助我们做些宣传活动。后来来了一家美国的记 者要采访我们。我们拒绝了,因为中国的事情还是要我们的中国政府解决的。我们也不想把事情弄到国际上去。于是我们收起了寻子海报。准 备去找我们中国的权威媒体。中央电视台,能够得到他们的帮助,我们寻找孩子就有希望了。

求助央视 遭到拒绝

好心的大学生义务当了我们的向导,北京我们不熟悉,40位苦命的家长在大学生的带领下展转好运来到了中央电视台,在来的路上,我们 觉察到了有3个人在交替的跟踪我们。我估计是国安局的。防止我们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在央室的门口。有一个很小的窗口,上面写着一个小 小的几个字。"焦点访谈 今日说法 群众接待处"大概是下午4点半种,我们来反映情况,但是窗门紧闭,门口出来了一个武警,问我们是做什么的,可能看到我们40人,他也很紧张,我们和他说明 了我们的来意。讲述了我们都是全国各地丢失孩子的家长。他说要向领导汇报,过了一会,央视大楼里出来了一个人,不知道是不是领导。我 详细的给他讲述了我们寻子的事情。他说他也做不了主,这个事情有点大,需要国家广电批准才可以做的,这个节目要是做会影响国家现在 "和谐社会"的口号,我听明白了意思,就是婉言谢绝了我们的请求。家长们的情绪当时就失控了。大家纷纷拿出来孩子的大幅寻子海报,把 央视大门堵住了。还有人说,央视只报好的,不报社会阴暗面,这样社会怎么会进步,这样的社会怎么能够和谐,怎么多的儿童被拐,这么严 重的社会现象,央视不报,那还报什么呀。局面混乱了,央视的保安拨打了110报警。不到2分种就来了3辆警车。为了方便我们下面要做 的事情,不想和警察正面发生冲突,警察对我们经过问讯,最后大学生说叫我们都先回去,他来和警察交涉。于是我们大家就回到了旅馆。最 后他们把大学生带走了。记过电话我和大学生取得了联系。他们问了些我们的情况,要求他们学校的领导来把他接回去。到晚上10点多才把 他放出来。对于大学生为哦了我们的事情被关到现在。所有的家长都很感激他。同时对公安的行为更加的气愤。公安不帮助我们。一个正义的 大学生为了帮我们受到了这样的待遇。我们明显的感觉多北京也是个是非之地。

迫于无奈 接受境外媒体采访

23号,今天北京下起了小雨,气温急距下降,这次来北京的家长大部分都是南方来的。没有办法室外活动。早早的我还是抱着一线微妙的 希望,希望我们的真诚能感动央视,能帮我们做一期节目,我们3个代表再一次的来到了央视,接待我们的是个老大爷。听说了我们的遭遇, 只能给予同情。说尽力帮我们反映上去。老大爷实话告诉我们。央视是国家的窗口。像这样的事情,报道的希望很渺小的。你们还是想想其他 的办法吧。隐约的暗示我们。央视报道都是舆论到了压不住的时候,才会报道。如:瓮安事件。扬佳时间。三鹿事件。我想我们还要加大力度 的宣传,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我们这样的一个特殊群体。后来我们准备去王俯井去展示。公安不知道是通过什么渠道知道了我们住的旅馆。也就 拦截了我们。我们被控制在旅馆了。说想办法帮助我们反映情况。这个时候美国广播电视台,和加泰罗尼亚国际广播电视台给我们来电话,希 望采访我们。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的电话的,也许是我们在鸟巢他们看到了我们寻人启事上的电话。征求了所有家长的意思,最后我 们决定接受采访。国内的最权威的中央电视台给我们报道,难道我们还有拒绝境外媒体采访的理由吗?不过采访也不是很顺利。北京的警察百 般阻止。但是我们有被采访的权利,外国记者也有采访的权利。警察又给旅馆老板施加压力。目的还是组织我们采访。这个时候的家长情绪都 激动了。拿着寻子海报就往旅馆外面冲。旅馆不能采访,我们可以在我们接受采访吧。最后北京警察妥协了。让我们在旅馆采访。我们依次排 开。拿着自己孩子的寻子照片,各自和记者讲述着自己的寻子路。所有的人哭了。记者也哭了。我们都在承受着人世间最痛苦的煎熬。记者告 诉我们,尽量把我们的事情向中方高层反映。

北京西单商场暴力被截

24号因为我们怕在次被控制,大家很早就离开了旅馆,我们准备去国家最高信访单位去正常上访。我们一出旅馆,就发现了有一辆警车跟 着我们,一路上警车不停的在增加。最后发展到我们在前面走,后面有8辆警车跟在我们的后面。我们发觉不对,他们可能要对我们动手了。 在我们走到长安街北路西单商场的门口的时候,下来了4个警察拦住了我们,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查看我们的身份证,很明显要对我们动手 了。他们准备就绪了。我往后看了下,没个警车上有10个警察,8个车就是有80个警察。孙卓的爸爸情绪失控了。说我们是来找孩子的, 刚准备把寻子海报上的人贩子照片从包里拿出来给他们看,一切来的太突然了。迅速来了10多名警察,暴力的卡住了他的脖子,2个手被警 察反扭着。还有的人抓着他的头发。无数双手抓住了他的衣服,所有的家长看到了这样的情况都围上来。80个警察全部下车围过来。将所有 的家长拉开。就这样孙卓的爸爸被8个警察像制服杀人犯(只有在电视上看过,太可怕了,所有的家长都吓傻了)连拉带拖的关进了一个囚 车。看到这样的情景,我上去和他们理论,我们又没有犯什么法。也没有闹事,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的人,我就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也受到了 和孙卓的爸爸同样的待遇。我只听到有一个像狗一样的警察抓我的头发,拼命的把我拉上车嘴里不停的说:"你敢质问政府,你敢要挟政 府。"我们绝望了,这是什么社会呀。我们只怨我们不该生活在怎么一个"和谐的社会"和谐的太可怕了。人民的警察,对失踪儿童的家长动 用了如此残酷的暴行。而我们还无处说理。家长们看到了我们两的待遇。都陆续上了囚车,最后把我们拉到了西长安街派出所设立一个"上访 人员临时安置点"通俗点就是囚室。用铁门把我们关起来的。收了我们身份证,室内到处张贴者非正当上访的处理决定,意思就是要我们学 习。我看到一个上访专业户,高达429次上访,劝说无果,拘留15天。里面没有水喝,没有饭吃。不过到是有个小买部。方便面和矿泉水 和火车上的一样贵,我也真真的佩服那些人民警察,赚钱想到了赚上饭人的钱(题外话)我们想在这个特殊的囚室合个影做为纪念,原来囚室 里四面都装有监视器。马上来了4个耀武扬威的警察。强行夺走了我们的相机,把相机里记录的警察打人,和我们活动资料的照片全部删除 了。总之,借用他们的一句话:"到了这个,我们说了算"黑暗!黑暗!黑暗!

强制扭送公安部信访处

下午,西长安街派出所派了2辆囚车把我们40个家长送到了公安部信访处。公安部信访领导一看,怎么多的人呀。让我们下车排对站好。 派几个代表进去和他们谈。家长们寻子心切。都抢着要进去说自己的情况。还有一些家长原来来北京公安部上过访的,就不愿意进去。知道你 们的一些程序。具说这里接访只会向下通报。不会向上通报的。进去了10个家长,还有30个家长不愿意进去。我们都走开了。决定去国家 信访局,还有国务院信访。后来里面的10个家长给我打电话。说必须让我们都进去写材料。不让他们10个人出不来。我们说好了的不能丢 下一个人。没有办法我回去看看。我进去了也出不来了。警察答应我,说给我们做了材料,你们才可以走。去那里都可以。我轻信了。叫他们 都回来了。所有的家长都写了材料。几个信访干部随便问了问我们的情况。后来陆续来了好多的警察。写完材料,把我们统一送上了一辆大巴 车。大巴车在4个警察护送下向北京的郊区驶去。大家心里都没有底。到底会送我们到那里。

强制扭送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大巴车大概行驶了半小时,我们进了一个大院。大院的门口写着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我们不知道这是个干什么的地方,我们被带到一个用 铁皮做的个超级大的房子。有很多的保安。我们陆续接受安检。我的照相机也不许带进去。安检通过以后我们被分隔开来。根据身份证户籍所 在地分开,我们按照保安的指路方向,进入里面的大房子。你们分布很详细,有各个省的牌子。保安吆喝着,走找到自己省的房间进去,我 问,把我们带来这里做什么。保安说,所有进京上访的人最后都会来这里。不管你是正当上访还是非正当上访的。来到了这里就等你们户口所 在地的政府来接你们出去。这里里面的人真多呀。估计上万人,那里有这么多的冤呀。真的希望我们的国家领导人不要去下面体察民情了,来 这里是最好的地方。年长的有70多岁的老人,也有很年轻的小伙子。我们40个家长就这样按照地域分开了。我的老家是湖北的。但是我的 孩子是在深圳被抢的。我就呆在了广东省的房间里。四面都是铁壁。有一个小窗户透气。墙上写着上访信访条例。我问了一个老者,他说他上 访40年了,为的还是文化大革命平反的事情。还有好多的上访者都是这里的熟客了。我们在这里完全失去了自由。这里也是个惨不忍睹的地 方。陆续就有尖叫声,哭喊声。原来很多的上访者,问题没有解决,不愿意出去。那些当地政府的人来了就强制性的连拉带拖的拽出去。派专 人强制遣返。我亲眼看到了一个70岁的老大娘,就这样在地下被硬拖走了。据说"前不久,奥运会期间杀了一个美国人后跳楼自杀了的那个 人,也是一个上访者,但是久久问题得不到解决,而且每次都会到这里来。他绝望了,他走上了极端。"这个事情我只是在这里面听说。也不 知道是不是谣传。我们40余失踪孩子的家长陆续被各地的政府人员带回去了。4个小时我们家里的政府找到了我。说带我出去,我说我的事 情和我们家乡的政府没有关系,我的事情是在深圳发生的,要接也该他们来接。家乡的政府给我做工作,什么事情我们出去了在说。原来这里 不管这些的,只要是来到这里的人,必须是户口所在地的政府来接人。我被带到了家乡政府住京办事处。软禁在招待所。没收了我的身份 证,24小时派人跟着我。等待家乡来人接我回去。在办事处禁闭了3天,家乡的居委会主任来接我。并且写好保证书。后来主任给我买了一 张回深圳的火车票送我上了火车。

北京之行,令我震撼

北京过去就是皇帝住的地方,天子脚下。这次的北京之行无疑给我们上了很重要的一课。北京警察可以说是全国最辛苦的警察,到处都可以 看到警察,到处是警车。所有的警察都是高度戒备的。北京对进京上访群众可是有一套很严密,很完善的截访机制。这个是我们没有想到的。 我没有想到的天天电视上宣传的北京警察是多么的文明执法。我更没有想到的是,像我们这样的失踪儿童的家长,一个生活在人世间最心碎的 特殊的群体,手不寸铁的百姓,没有得到北京警察的任何同情更不要说帮助,反而得到了北京警察大打出手。我不知道北京警察于心何忍呀。 你们有没有想到你们的孩子丢了会是这样的心情。在次引用北京警察的一句话"你敢质问政府,你敢要挟政府。"我们什么时候质问政府了, 更不要说是要挟政府了,我们是来寻求政府帮助的.我们是来恳请政府帮住我们寻找孩子的.我想说这个话的狗警察,不是父母生的,真的希 望扬佳当时杀的警察就是他这样的警察.我看他也带表不了政府.打着政府的名誉,做些伤害政府的事情.所有的家长绝望了,满怀信心的来 到北京,原来北京也是个没有地方讲理的地方。那里才是个真真可以讲理的地方。难道是天堂。。。。。。


推到柏林墙:XX了就一定能YY?

前几天看到个巨傻B的帖子,内容是这么写的:

民主了经济就一定会发展吗?譬如印度。
民主了社会就一定会稳定吗?譬如索马里。
民主了腐败就一定会消失吗?譬如陈水扁。

后面省略若干条。

现在有些人一讲起民主,言必称印度,当然我很理解他们,大概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例子了,只好整天拿印度说事。讲起专制的时候,他们 一张口又新加坡了,没办法,谁叫新加坡是民主-腐败曲线上唯一一个没有民主却很廉洁的国家呢?假如你作图的时候发现有一个点明显在曲 线外,这样的点都可以当成错误数据直接淘汰掉了。这种人就很搞笑了,假如A在99%的情况下能得出结论B,1%的情况下能得出结论 C,他非要坚信那1%的结果,接着找出种种理由。讲民主他不讲欧洲美国非要讲印度,讲专制他不讲古巴朝鲜非要讲新加坡,这种人不是由 逻辑得出结论,而是由结论逆推逻辑,典型的立场决定观点。

既然如此就肯定是诡辩,所以你会发现他的句式特别好用:

XX了就一定能YY?譬如ZZ。

XX、YY和ZZ怎么代都可以吗:

遵纪守法了就一定不被抓?譬如孙志刚。
努力工作了就一定有钱赚?譬如中国的农民工。
好好学习了就一定能提高智商?譬如写那帖子的傻B。
……

于是结论都出来了。不要遵纪守法,不用努力工作,不必好好学习,不用……

最可怕的是这种预设立场的人你根本没法和他交流。他的脸皮连贫铀弹都打不穿,摆出一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的架势,最后你只能投降认 输,拔腿跑路。


郭凯:(赎回)债务和(打击)毒品

下午,瞟了一眼Discovery频道,10分钟吧,看的是一个德克萨斯打击毒品片子的结尾部分。我看到的情节是:德州的警察从美 墨边境的一条河里打捞起了几辆毒贩故意沉到河底的车辆,从这些车辆里发现了几千磅的大麻。然后,字幕就出来了,片子里的解说收尾道: 这些毒品如果流到市面上,将会值两百多万美元,德州警察获得了一个胜利,让毒贩遭受重大损失,这阻止了关键的资源流向毒贩,不然他们 将会利用这些资源继续扩张……

无意抬杠,我不得不说:缴获毒品导致毒贩遭受重大损失,未必总是一定成立的。

有这种奇怪念头源自上周五我跟人的一番关于债务赎回的讨论。这里有一个事实:希腊长期国债的市面价目前大约只有面值的 50%-60%。因此,有些人想了一个不算新的主意:如果用市面价格把希腊的债务赎回,那只要花50-60%的钱就能把希腊欠下的债 还清,这样就不用什么债务重组了。我跟人讨论的问题就是:这是不是一个好主意?我们讨论的细节就不说了,熟悉债务文献的人应该都知 道,在理论上,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馊主意,原因很简单:你一旦开始赎回债务,市面的价格就不会停留在50-60%,这个价格会上涨,因 此债务会越买越贵。最后你可能花的不是面值50-60%,而是基本上用面值赎回。觉得赎回债务能够降低债务负担的想法,忽略了价格对 数量的反应。在实践中,债务赎回有很失败的,也有相对成功的(比如说前两年冰岛做的)。

觉得缴获毒品一定对毒贩造成收入上重创的想法,在一定程度也有和上面赎回债务能够减轻债务负担的想法一样的问题。这里面的一个关键 假设是,市面上的毒品减少了,毒品的价格不会相应的上升。因此,缴获了毒品,就会减少毒贩的收入。缺少对毒品贸易的任何知识,我实在 不知道毒品的价格是怎么形成的。但如果从瘾君子的角度说,瘾来了,那恐怕是再贵也要去买毒品的(当然,片子里缴获的是大麻。据说,大 麻是不太会上瘾的)。如果市面上的毒品少了,完全存在毒贩在短期收入上升的可能性。因此,缴获了毒品和毒贩收入下降,至少在理论上, 未必总是成立的。

好了,纯粹是一些胡思乱想。不过,市场确实是个挺神奇的东西。只要它存在,你希望人为的逆转市场,恐怕都会遭受市场的反抗,无论这 个市场合法还是不合法。赎回债务如此,打击毒品说不定也是如此。


谈谈美国的低收入租房补贴政策

最近联邦政府的财政赤字再次成为舆论的关注焦点。许多批评人士及政客指责联邦政府过度开支,造成入不敷出的结果。其实,在联邦政府 的支出中,对老人以及低收入者的照顾占很大的比例,租房补贴便是其中之一。

美国对低收入者的房屋补贴有许多不同的方式,比如老年低收入者可以入住老年公寓;希望买房子的低收入者可以申请购买限价屋(关于老 年公寓以及限价屋将另文介绍);对于负担不起房租的低收入家庭,则有房租补贴项目,俗称为"第八款"(Section 8),因为这个补贴项目是根据《住房法》第八款的规定以及后来的补充规定来运作的。

住房和城市发展部负责低收入者租房补贴项目

美国住房和城市发展部(The US Department of Housing and Urban Development)是具体负责低收入租房补贴运作的主要联邦机构。所谓的低收入者,根据住房和城市发展部的定义,是收入低于当地家庭中间收入 (household median income )的百分之三十。以大华盛顿地区来说,我所居住的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2009年的家庭中间收入是十万两千五百美元,而紧邻的华盛顿特区则为五万八千九 百零六美元。假如某人的家庭收入是五万美元一年,如果他们住在华盛顿特区的话,就不算低收入家庭,没有资格享受政府补贴,但如果住在 费尔法克斯郡的话,就有资格享受住房补贴。

费尔法克斯郡政府管理的一处低收入出租小区:每个单元三房两浴(照片:费尔法克斯郡政府)

 

获得政府租房补贴的家庭,主要通过两个途径寻找出租屋:一个是在租房市场上自由寻找,按市场价格向房东租房,自己付不超过收入百分 之三十的租金,不足的部分由政府支付,当然,所租房屋租金是有上限的,一般来说是根据当地平均水平设定的;另外还有一种方法是政府预 先与房东商量好,将房东的房子作为住房补贴屋,固定出租给得到住房补贴的家庭,同样,租房者需要付不超过百分之三十的收入作为租金的 一部分,不足部分由政府支付。

由于租房补贴项目使得低收入家庭比较容易找到合适的房子,所以大受欢迎,目前全美享受到这项政策好处的约有三百万户居民,但毕竟人 多粥少,许多地方符合条件的申请者等待三、五年是常有的事,有些地方申请者与获得资助者的比例高达十比一。

低收入租房补贴项目虽然对"居者有其屋"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但也受到不少批评。其中之一是著名专栏作家、记者罗申(Hanna Rosin)2008年发表在《大西洋月刊》上的文章,罗申在文章中分析了田纳西州孟菲斯地区犯罪率居高不下的原因,指出许多低收入家庭由于获得租房补 助,可以在中产社区居住,造成这些社区罪犯率上升。不过,这篇文章发表后受到许多读者批评,引起争论。

此外,批评租房补贴项目的人也指出政府将大笔的钱补贴给低收入家庭,让他们能够在中产社区居住是没有将钱用到点子上,如果能够将补 助费用降低,就可以使更多有需要的家庭得到帮助。

马里兰州一住宅小区:房东将房屋租给低收入者,政府保证按时交房租 (照片:Xiao)

对于房东来说,租房补贴项目可以说有利有弊。有利的是房租大部分由政府支付,不必担心房客拖欠房租。美国的房屋租赁市场可以说是房 客为主,房东最担心的是房客拖欠房租甚至找借口拒付房租,而各地的法律大多又是以维护房客利益为主的,一旦房客与房东发生争执,打起 官司来房客往往占便宜,所以,找到一个能够按时交房租的房客就很重要。由于有租房补贴的房客的钱大部分是政府出的,所以租给这样的房 客比较放心。但弊端是租给这样的房客必须事先接受政府的房屋检查,还要遵守政府的额外规定,规矩多多,对房东来说十分不便。同时有些 房客的素质比较差也是事实,租给这样的房客,往往引起邻居的不满与投诉,使得房东穷于应付。

从目前的市场情况看,愿意将房子租给有租房补贴者的房东远远不能满足需要,所以找到更多这样的房东对于住房和城市发展部来说是一项 不容易的任务。当然,法律是禁止房东无端拒绝将房子租给得到政府补助的低收入房客的,但房东可以以房客信用不好、有犯罪记录等作为拒 绝的理由,以这样的理由拒绝将房子租给房客是合法的。

除了联邦政府的租房补贴项目外,各地还有自己的租房补贴项目,例如弗吉尼亚州费尔法克斯郡政府管理着一千五百一十六个住房单位可以 出租给低收入家庭。


美国对华出口知多少?

美国企业致力开发生物柴油 (照片:美联社)

许多人都知道中国向美国出口大量产品,是美国的第一大进口国,但很少有人知道中国同时又从美国进口大量产品,是美国的第三大出口 国。说到美国的对华出口,我身边的绝大部分朋友不知道美国究竟有些什么东西可以出口到中国,也不大相信美国居然还是世界第三大出口 国,如果不是统计数据白纸黑字让人不得不信的话,大家都以为美国只是一个金融大国、科技大国,早已忘掉美国依然是制造业大国以及农业 大国(参见"美 国制造"雄风依旧 出口大国力争出口翻番)。

美国副总统拜登访华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要促进以及加强美中之间的经济贸易交往。拜登在北京与美中企业家座谈时,除了对美国的经济实 力、活力和增长表示绝对的信心外,同时表示美中两国在商业和经济上的互动对全世界都有益处,他说:"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是恢复世 界经济的支柱。"与此同时,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也将"深化全面互利的中美经济伙伴关系"作为进一步发展中美合作伙伴关系的重要一 环。

据中央情报局的统计,如果不算欧盟的话,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出口国,出口量达1.5万亿美元;其次是德国,出口量为1.33万亿美 元;占据第三位的是美国,出口量为1.27万亿美元;日本排名第四,出口量为7652亿美元;排名第五的是法国,出口量为5087亿 美元。

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统计,2010年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额为919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对加拿大以及墨西哥的出口,对中国的出口占美国 出口总量的7%。

根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BC)的统计,从2000年至2010年,美国对华出口急遽增加,增长了468%,而同一时期美国 对其它国家的出口只增长了55%。2010年1月奥巴马总统宣布将推动出口增加,力争2014年时出口翻番。按此计算,平均每年的出 口将增加15%,而美国的对华出口,早已超过这个百分比。从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分类统计上看,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最多的是电脑、 电子器械、农产品、化工、交通以及非电子类器械。

尽管美国对华出口额快速增长,但从中国的全球进口额看,美国所占份额不仅没有增加,却有所下跌,2000年美国对华出口占中国进口 额的10%,但到2010年时,这一百分比下降到7%,这说明美国对中国的出口速度明显赶不上中国的全球进口速度,美国需要加快速度 赶上潮流。

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在美中企业家座谈上讲话时表示,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超过8万亿美元的商品。按此计算的话,美国的企业如果 能够将出口中国的份额保持目前占总额7%的水平,那么将有5600亿美元的货物出口到中国,平均每年1120亿美元,比2010年的 919亿美元增加201亿美元,增幅达22%;如果能够将出口所占份额提高到10%,将达到8000亿美元的水平,平均每年1600 亿,比2010年的919亿美元增加681美元,增幅 将达到74%,这将为美国企业提供更大商机。



郭凯:月饼税

我觉得,辩论中国的税率是不是太高,税负是不是太重,是很必要的。但是,月饼税的问题,不属于这个范畴。 

一个合理的税收体系,你希望实现的是在收税的同时,尽量的避免因为税收产生的扭曲。

 假设有两个公司,一个公司给自己的员工全部发现金,而另一个公司只发一点点现金,剩下的都发实物-购物券,汽油票,替你交房租, 逢年过节发烟,发酒,发月饼。或者想得再极端一点,这个公司的工资干脆这么发,员工所有生活的用品都由公司来发实物(操作上可以,比 如说,保留所有发票然后报销),剩余超出的部分才发现金。

 一个公平合理的税收体系,应该保证,不管公司怎么发工资,应该交得所得税是一样多的。这就要求,发实物和发现金应该交得税也是一 样的。不能因为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过节费就要交税,另一个公司发了500块钱月饼就不要交税。月饼当然是相对小的一件东西,回到 我上面的例子,如果实物工资(福利)不用交税的话,那就会造成很大的扭曲和不公平。从这个意义上,发月饼应该交税,发馒头要交,发什 么都应该交。

 请注意,你可以认为中国的税太重了,这是没有问题的。但这不是反对月饼税的理由,这应该针对的是现有的个人收入所得税体系。

 这个话题可以很长,我只想在最后说一点:对实物福利不收税,最后很可能造成的是一个非常累退的税收体系。一个普通挣工资的人一年 能有多少实物福利?没有多少,交不交税的差别其实不会特别大,心理的因素要大大超过交的税。真正拿实物福利高的人群是什么人群?我想 一定级别的官员和企业高管是比较容易想到的。他们享受配车,有司机,大办公室,出门头等舱五星级酒店,各种非现金的福利很多。更重要 的是,这个人群有很大的灵活度来选择或者决定自己的收入和福利是以现金还是实物的方式发生。如果可以实现,应该做的是让这部分人群对 非现金收入也交税,而不是反过来,取消工薪阶层那不算多的一点实物福利的税收。


郭凯:外汇储备三问

稍作修改的版本以"外汇储备的前世今生"为题发于最近的《中国新闻周刊》。

最近,标准普尔将美国主权评级降级和欧洲仍然尚在发展的债务危机,开始再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外汇储备安全性的关注。外汇储备,看起 来是外汇,其实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宏观变量。如果不对外汇储备的"前世今生"有所了解,就很有可能会产生一些错误的认识。

外汇储备是怎么来的?

最为流行的说法是,中国有所谓的"双顺差",也就是经常项和资本项外汇的流入都要超过外汇的流出,从而导致了中国外汇储备连年的增 加。这个说法在会计意义上当然是没错的。你去看中国的国际收支平衡表,经常项和资本项的顺差之和基本上就是中国外汇储备的变动,不完 全相同的原因是还存在一些误差和遗漏以及估值调整。

但是,这样一个解读忘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事实:积累外汇储备是一个政策行为。换句话说,如果中国政府决定从明天起不再积累外汇储 备,这件事情是完全可以发生的,只要人民银行停止在市场上购买外汇就可以。只是,人民银行在用人民币购买外汇的过程中,实际上成为了 市场上最大的外汇需求方和最大的人民币供给方,一旦人民银行停止用人民币购买外汇,市场上外汇就会供大于求,而人民币则会供不应求。 这一供需不平衡的必然结果就是人民币相对于外汇的大幅升值,而这似乎是中国还不愿意看到的。

因此,说到底,中国外汇储备的积累其实是中国汇率政策的副产品。中国的汇率政策合不合理完全是另外一个问题,但需要明白的是,只要 中国维持当前的汇率政策,中国高速的外汇储备积累就不可能停止。因此,看外汇储备的问题必须和汇率政策一起看。如果我们认为当前的汇 率政策是合理的,那就必须得接受外汇储备还要高速增长下去的现实。

外汇储备能不能用于国内?

有一些人提出,应该把外汇储备拿回来用在国内,投资教育也好,医疗卫生也好,或者干脆分给老百姓也行,不都比放在国外强吗?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让我先问一个问题吧。假设你有100美元,你拿到银行,把这100美元换成了640块人民币,请问你有没有变 得更富或者更穷?答案是:没有。现在的汇率就是1美元兑6.4元人民币,等价交换,既没有变得更富也没有变得更穷。

外汇储备的积累和这个例子是很类似的。外汇储备是人民银行从市场上买回来的。如果你在把100美元换成640块人民币的过程中没有 发生财富的变化,那人民银行用640块人民币购买100美元也没有导致人民银行的资源增加。但这件事情的结果却是,人民银行的外汇储 备会增加100美元。所以,外汇储备的增长并没有伴随着政府资源的增加。如果用术语讲就是,在积累外汇储备的过程中,政府的资产和负 债是在同时增加的。增加的资产是外汇储备,而增加的负债则是人民币现金,债券或者是央行票据。这一点和政府收税是完全不同的。收税是 老百姓把自己掌握的资源交给了政府,在这个过程中,政府的资源是增加了的。

如果政府的资源没有因为外汇储备的增加而增加,那花(分)外汇储备的做法其实就是在实质上增加政府的支出和负债。至于增加政府的支 出和负债是不是好主意,那估计就见仁见智了。但这里的关键是,花(分)外汇储备和增加支出和负债是没有本质区别的。

怎样投资外汇储备才更安全?

有很多人觉得中国把这么多外汇储备投资于美元国债,既不安全,回报率又低,是很笨的投资。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我这里想要说两点:

一是回报率和风险是成正比的。当代金融理论和实践的一个共识是,追求更高的回报几乎必然意味着需要承担更多的风险。风险小回报高的 投资,在投资领域就像是路边躺着的100块钱,不是说不会发生,但是轮到你捡到的几率非常低。因此,当我们要求外汇储备能有更高回报 率的时候,我们其实也同时在要求承担更大的风险。不是说这个方向不应该走,只是应该清楚,高回报率不是从天而降的。

二是安全性是相对的。绝对安全的资产是不存在的,买金条还有被偷被抢的可能。因此,说一个资产安全不安全,必须有比较才行。很多人 觉得美元不安全,这句话没有说完,美元相对于什么更不安全,黄金,欧元,日元还是其它货币?说美元相对于黄金更不安全也许是对的,但 说美元相对于欧元和日元更不安全则是值得商量的。论债务水平,美国和欧洲差不多,比日本强不少;论增长前景,美国比欧洲和日本都好很 多。因此,很难说美元比欧元日元更不安全。这场危机提醒我们的是这个世界挺不安全的,美元也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安全,但这并不等同于 美元比其它主要货币更不安全。

最后我想说,中国在外汇储备问题上最大的矛盾还是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安全和我们的储备仍将继续增长。前者是我们必须接受的,而后者 则是我们可以改变的。


共识网:一篇文章,两种译法

一篇文章,两种译法       

共识网http://www.21ccom.net/articles/zgyj/gqmq/2011/0917/45475.html

发布时间:2011-09-16 23:54 

 

   中国在引进外国的文艺作品时,时常会以"意识形态"为由对原作做一些删节,而中国官媒在刊发一些外国媒体的文章时,也少不 了做一些"编译"处理。编译二 字来头不小,文章中的一些关键信息就在这"编译"的过程中悄没声息了。美国副总统拜登为纽约时报撰写的评论文章就在环球时报 的"编译"后成了被阉割的删节 版。


  纽约时报9月7日刊发了美国副总统拜登的评论文章"中国的崛起不是我们的终结"。拜登回顾了他上个月的中国之行,谈到了 他亲眼目睹的中国过去32年来发生的巨大变化,并反驳了一些人对于中国的兴起会使美国走向末路的观点。


  中国官方媒体环球时报第二天发表了这篇评论文章的译文,不过译文明显经过精心处理。拜登的原文有16段,环球时报编译后 的文章只有12段。除去合并了两个自然段外,有三个完整的段落被删除,另外还有一些句子也被选择性地遗漏。


  *被删节部分原文*


  被中国媒体删除的这三个段落分别是:


  "和我会面的中国领导人清楚,中国必须从一个以出口、投资和重工业为依托的经济转变为一个靠消费和服务带动的经济,这包 括重估人民币币值、提供公平进入中国市场的持续步骤。随着美国人的储蓄增加,而中国人的消费增加,这一转变将会加速,将为我 们提供机遇。"


   "美国的优势正是中国目前的劣势。我在中国时曾说过,为了能向创新经济转型,中国必须开放它的体制,这不仅限于人权方面。 基本权利是普世价值,中国人民 渴望这样的权利。自由可以释放人们的全部潜能,没有自由就会引发动荡。开放而自由的社会最能促进长期增长、稳定、繁荣和创 新。"


   "我们也有自己的工作要做。我们需要确保任何想工作的美国人都能找到好工作;我们需要继续吸引全世界的顶尖人才;我们必须 继续对我们实力的最根本的来源 进行投资。这些来源是教育、基础设施和创新。但是我们的未来掌握在自己手中,如果我们采取大胆措施,美国没有理由不会比以往 更加强大。"


  此外,拜登的评论文章中还有一些语句或许也因触及了当局的敏感神经而没能逃脱被删除的命运。


  例如,拜登写道,中国引人瞩目的兴起还在持续引发辩论。他还提到,美国的优势之一是法治保护私有财产,为投资提供可预见 性、确保问责制度。拜登还明确表示,美国欢迎那些有技术、有雄心、有过更好生活愿望的移民。


  美国参考发布的译文:


  中国崛起不代表我们衰落(China's Rise Isn't Our Demise,2011.09.08)


  本文由美国副总统约瑟夫・R・拜登(Joseph R.BidenJr.)撰写,发表在2011年9月8日的《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上。以下是文章的中译文。


  我首次访问中国是在1979年两国关系正常化几个月后。当时,中国刚刚开始重建经济,我作为第一个参议院访华代表团的成 员见证了这个演变的阶段。上个月我再次访问中国,发现中国在32年中发生了多大的变化.中国的崛起令人瞩目,然而由此引发的 争论依然似曾相识。


  那时,如同现在一样,有人担心国力日增的中国对美国和全世界意味着什么。美国和该地区的某些人视中国的崛起为一种威胁, 津津乐道地谈论冷战式的对峙或大国间的对抗。有一些中国人担心,我们在亚太地区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崛起。


   对这些观点我无法苟同。我们很了解,人们对中国日益增强的军力及其意图等问题忧心忡忡。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正与中国军方接 触,希望能了解和影响他们的看 法。正是因为如此,总统指示美国与我们的盟国一道在该地区保持强大的存在。我对中国领导人和民众说,美国是一个太平洋大国, 并将继续是太平洋大国。


  但我仍然坚信,中国的成功可促进我国的繁荣,不会削弱我国的繁荣。


   随着贸易和投资将我们两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各自的成功对彼此都息息相关。从全球安全到全球经济增长等各种问题,美中两国 面临共同的挑战,肩负共同的责 任。因此,两国有合作的动力。这就是我国政府努力使两国关系建立在稳定基础上的原因。我曾与习近平副主席在一起度过了十几个 小时,所以我相信中国领导人也 认同这一点。


  我们常常十分注意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但去年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了价值1,000多亿美元的产品和服务,支持了美国数十万 个就业岗位。事实上,美国对中国出口的增长速度远远超过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


  我见到的中国领导人都知道,中国必须从出口、投资和重工业推动的经济转向更多地由消费与服务推动的经济。这包括继续采取 步骤重估人民币的币值,提供对他们市场的公平准入。随着美国人增加储蓄,中国人扩大消费,这一转型将加速进行,从而为我们创 造机会。


  美中两国在合作的同时,也在相互竞争。我坚信,美国可以而且必将通过这场竞争兴旺发达。


   首先,我们需要恰当地看待中国经济力量的增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 (InternationalMonetaryFund)提供的数据,美国的国内生产 总值(grossdomesticproduct,GDP)接近15万亿美元,仍为中国GDP的两倍多;我国的人均GDP是 47,000多美元,是中国人 均GDP的11倍。


   人们常常对中国"持有"美国债权一事议论纷纷,但实际情况是,是美国人本身持有美国的债权。中国仅持有8%未偿还的财政部 债券,而美国人持有将近 70%。我们承诺毫不动摇地履行我们的金融责任,不仅为了海外持有人的利益,也是为了美国人民的利益。这就是美国从未发生债 务违约且永远不会违约的原因。


  也许更重要的是,21世纪的竞争本质上有利于美国。20世纪,我们主要通过自然资源、陆地面积、人口和军队衡量一个国家 的财富。21世纪,一个国家真正的财富在于人民的创造性思维和创新能力。


  我在成都告诉学生们,美国在创新方面得天独厚。竞争是我国社会结构的有机组成部分。竞争使世世代代的美国人将改变世界的 构想变为现实――从轧棉机到飞机、微型芯片、国际互联网等等。


   我们的实力来源于我们的政治和经济制度,来源于我们教育子女的方式――对已经确立的正统观念,不是简单地接受,也敢于挑战 和加以改进。我们不仅接纳,而 且鼓励自由表达和激烈的辩论。法治保护私人财产,提供投资的可预见性,责有攸归,无论贫富。我们的大学仍然是全世界学生和学 者最向往的目的地。我们欢迎有 技能、有雄心和渴望改善自己生活的移民。


   美国的优势目前来看是中国的弱点。我在中国提出的主张是,中国向创新经济过渡,需要开放其体制,特别是人权方面。人人皆应 享有基本的权利,中国人民也渴 望行使这些权利。自由可释放一个人的全部潜力,而缺乏自由则会酿成祸乱。开放和自由的社会最有助于促进长期增长、稳定、繁荣 和创新。


   我们本身也有工作要做。我们必须保证任何愿意工作的美国人都能找到一份好工作。我们需要继续吸引全世界的顶尖人才。我们必 须继续为我国实力的来源投资: 教育、基础设施和创新。但我们的未来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如果我们采取大胆的措施,美国没有任何理由不比以往更繁荣昌盛。


  我作为副总统前往全世界各地,已经走了50万英里的路。每次回国,我都感到对我们的未来同样充满信心。有些人可能会发出 美国衰落的警告,但我不认为如此。我可以向你们保证:根据我在中国的经历,中国人也不认为如此。


  (约瑟夫・R.拜登是美国副总统。)
 

         附删节版译文:

  我第一次访问中国是在1979年,当时距离我们两国实现关系正常化只有几个月时间。当时中国刚开始实行经济改革,我正 是见证这一演变过程的首个美国参议院代表团的成员。通过上个月去中国访问,我能发现32年间中国发生了多么大的改变。


  现在,一些人担忧一个不断发展的中国对美国和世界将意味着什么。美国及该地区的一些人将中国的经济增长视为一种威胁,并 喜欢那种"冷战"对峙或大国对抗的论调。中国的一些人也担心,我们在亚太地区存在的目的是遏制中国的崛起。


  我反对这些观点。我们很清楚人们对中国日益增长的军事能力和意图的担忧,这也是我们为什么与中国军方接触并了解他们的想 法的原因,同时也是为什么美国总统指示我们应与盟友在该地区保持存在的原因。就如同我已经告诉中国的那样,美国现在是个太平 洋大国,未来也将仍然是。


   不过,我仍然坚信,一个成功的中国可以使我们的国家更加繁荣。当贸易与投资把我们联系到一起,各自的成功也对彼此休戚相 关。从全球安全到全球经济增长这 种种问题上,中美面临着共同的挑战与责任,我们也有动机共同合作。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政府在一直努力稳固中美关系的基础。


  我们往往关注中国对美国的出口,但去年美国公司向中国出口了价值超过1000亿美元的商品和服务,给美国数以千计的工作 岗位形成支持。事实上,我们对中国的出口增长速度远远超过我们对世界其它地区的出口。


  即使在美国和中国在进行合作,我们也正参与竞争。我坚信美国能够,并且将会从这场竞争中获得蓬勃发展。


  首先,我们需要正确看待中国的经济力量增长。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数字,美国国内生产总值近15万亿美元,这是中国的两 倍以上;我们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超过4.7万美元,是中国的11倍。


   虽然有很多人在讨论中国"持有"美国的债务,但其实,美国的债务在美国人自己手中。中国仅持有8%的优秀美国国债。相比之 下,美国人持有近70%。我们 坚持承诺要履行我们的财政义务是其实是为了美国人,以及那些海外持有者的利益。这正是为什么美国从不拖欠的义务并且未来也不 会拖欠的原因。


  也许更重要的是,21世纪竞争的性质有利于美国。在20世纪,我们衡量一个国家的财富主要是通过它的自然资源、陆地面 积、人口和军队。在21世纪,一个国家真正的财富将在于其国民的创造性意志,和创造能力。


  正如我在中国成都给大学生演讲中说的那样,美国到处都有创新。竞争存在于我们社会的任何一个组织。它令每一代美国人都能 创造出随世界变化而变化的新想法――从轧棉机到飞机、芯片,再到互联网。


  我们的实力来源于我们的社会制度和教育孩子的方式――不仅仅是接受既定的正统做法,还要挑战和提高它。我们可以接受自由 的表达和激烈的辩论。我们的大学一直是全世界学生和学者的最终目的地。


  作为副总统,我已经走遍了全球80万公里的路程。每当我回国后,我都对我们的未来充满信心。有些人可能会警告美国正在灭 亡,但我不是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且让我向你们保证:根据我在中国的访问经历,中国人也不这么认为。


  (译者:谭利娅)


       附英文原文:

  September 7, 2011

  China's Rise Isn't Our Demise

  By JOSEPH R. BIDEN Jr.
  WASHINGTON

   I FIRST visited China in 1979, a few months after our countries normalized relations. China was just beginning to remake its economy, and I was in the first Senate delegation to witness this evolution. Traveling through the country last month, I could see how much China had changed in 32 years ― and yet the debate about its remarkable rise remains familiar.

  Then, as now, there were concerns about what a growing China meant to America and the world. Some here and in the region see China's growth as a threat, entertaining visions of a cold-war-style rivalry or great-power confrontation. Some Chinese worry that our aim in the Asia-Pacific is to contain China's rise.

  I reject these views. We are clear-eyed about concerns like China's growing military abilities and intentions; that is why we are engaging with the Chinese military to understand and shape their thinking. It is why the president has directed the United States, with our allies, to keep a strong presence in the region. As I told China's leaders and people, America is a Pacific power and will remain one.

  But, I remain convinced that a successful China can make our country more prosperous, not less.

   As trade and investment bind us together, we have a stake in each other's success. On issues from global security to global economic growth, we share common challenges and responsibilities ― and we have incentives to work together. That is why our administration has worked to put our relationship on a stable footing. I am convinced, from nearly a dozen hours spent with Vice President Xi Jinping, that China's leadership agrees.

  We often focus on Chinese exports to America, but last year American companies exported more than $100 billion worth of goods and services to China, supporting hundreds of thousands of jobs here. In fact, our exports to China have been growing much faster than our exports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The Chinese leaders I met with know their country must shift from an economy driven by exports, investment and heavy industry to one driven more by consumption and services. This includes continued steps to revalue their currency and to provide fair access to their markets. As Americans save more and Chinese buy more, this transition will accelerate, opening opportunities for us.

   Even as the United States and China cooperate, we also compete. I strongly believe that the United States can and will flourish from this competition.

  First, we need to keep China's rising economic power in perspective. According to the 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 America's gross domestic product, almost $15 trillion, is still more than twice as large as China's; our per-capita G.D.P., above $47,000, is 11 times China's.

   And while there is a lot of talk about China's "owning" America's debt, the truth is that Americans own America's debt. China holds just 8 percent of outstanding Treasury securities. By comparison, Americans hold nearly 70 percent. Our unshakable commitment to honoring our financial obligations is for the sake of Americans, as well as for those overseas. It is why the United States has never defaulted on its obligations and never will.

  Maybe more important, the nature of 21st-century competition favors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20th century, we measured a nation's wealth primarily by its natural resources, its land mass, its population and its army. In the 21st century, the true wealth of a nation is found in the creative minds of its people and their ability to innovate.

   As I told students in Chengdu, the United States is hard-wired for innovation. Competition is in the very fabric of our society. It has enabled each generation of Americans to give life to world-changing ideas ― from the cotton gin to the airplane, the microchip, the Internet.

  We owe our strength to our political and economic system and to the way we educate our children ― not merely to accept established orthodoxy but to challenge and improve it. We not only tolerate but celebrate free expression and vigorous debate. The rule of law protects private property, lends predictability to investments, and ensures accountability for poor and wealthy alike. Our universities remain the ultimate destination for the world's students and scholars. And we welcome immigrants with skill, ambition and the desire to better their lives.

   America's strengths are, for now, China's weaknesses. In China, I argued that for it to make the transition to an innovation economy, it will have to open its system, not least to human rights. Fundamental rights are universal, and China's people aspire to them. Liberty unlocks a people's full potential, while its absence breeds unrest. Open and free societies are best at promoting long-term growth, stability, prosperity and innovation.

  We have our own work to do. We need to ensure that any American willing to work can find a good job. We need to keep attracting the world's top talent. We must continue to invest in the fundamental sources of our strength: education, infrastructure and innovation. But our future is in our own hands. If we take bold steps, there is no reason America won't emerge stronger than ever.

  As vice president, I've traveled half a million miles around the world. I always come home feeling the same confidence in our future. Some may warn of America's demise, but I'm not among them. And let me reassure you: based on my time in China, neither are the Chinese.

  Joseph R. Biden Jr. is the vice presid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来源: 中国选举与治理网 | 来源日期:2011年9月16日 | 责任编辑:黄南

2011年9月16日星期五

索罗斯:欧元还有未来么?

全文翻译如下:

欧元危机是2008年那场冲击的直接后果。当时雷曼兄弟破产,整个金融体系开始崩溃,必须接受人工的保命急救。使用的形式是用 政府主权信用代替银行和其他破产的信用。在2008年11月具有纪念意义的欧洲财长会议上,他们保证不会再允许其他对金融系统意 义重大的金融机构倒闭,美国随后也效仿了欧洲。

默克尔当时宣布这个承诺应该由欧洲各个独立的国家履行,而不是由欧盟或者欧元区来整体执行。 这播下了欧元危机的种子,因为这表明并激活了欧元结构的一个隐藏的弱点:缺失一个统一的财政。危机在一年多之后的2010年爆发。

不幸的是目前这场欧元区危机更为棘手。2008年美国有一个应对危机必须要有的财政当局;目前在欧元区,类似的政府机构,一个 统一的财政尚未诞生。而它的诞生需要涉及大量主权国家的政治进程。而这就是令问题变得如此严重的原因。从一开始就缺少创造统一欧 洲财政需要的政治共识;从欧元创立的那个时刻开始,欧盟的政治凝聚力已经大幅削弱。这导致目前没有一个可见的欧元危机解决方案。 在方案缺失的背景下,欧洲当局一直在做的只是争取时间。

在一场普通的金融危机下,争取时间这个策略奏效:随时间推移,恐惧消退,信心回归。但是这一次时间在和管理当局作对。由于政治 意愿缺失,问题持续严重,与此同时政治变得越来越有毒害。

危机能让不可能的政治变成可能。在一场金融危机的压力下,当局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稳定系统,但他们只能做到最小的程度,而金 融市场很快意识到这还不够。这就是一个危机如何导致另一场危机的机制。 有一些措施如果及早推出能够起到作用。但如果等到这些政 策在政治上变得可行时再推出已经不够了。这就是理解欧元危机的关键。

当前我们处在这个进程的什么地方? 答案是我们正处在对粘合物的概述即将浮现的阶段, 这个粘合物从名字上讲就是一个统一的欧洲财政。这些概述能在欧洲金融稳定工具(EFSF)——欧盟27国在2010年通过——,以及它在2013年之后的 接替物,欧洲稳定机制(ESM)中找到。但是EFSF资本不够,其功能没有完备定义。理想的方式是为欧元区整体提供一个安全网, 但在实践中EFSF被设计成向那些小国(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救助计划的融资工具;它不够大到能支持像西班牙或者意大利这样的 国家。它也没能从一开始就设计成能脱困银行系统,尽管它的范围随后被扩展到银行和主权国家。EFSF最大的短板是它纯粹是一个融 资机制;花钱的权力部门被留在了各个成员国之内。这使得EFSF应对危机毫无用处;它必须等待成员国的指令。

德国宪法法庭最近的决定进一步恶化了情况。尽管法庭认为EFSF符合宪法,但它禁止没有经过德国联邦议院预算委员会批准的任何 帮助其他国家的担保。这会大大限制德国政府应对未来危机的自主决定权。

权力机构应对上一次危机的方法早已经播下了下一场危机的种子。他们接受的原则是,接受支持的国家可以不必支付惩罚性的利息,并 且他们建立了EFSF作为实现这一目标的融资机制。假如这个原则没有在一开始就被接受,那么希腊危机不会演变到如此严重。而事实 上, 腐化——以更加无力偿付主权或其它债务的形式——传染到了西班牙和意大利, 但这些国家无法按照希腊享受的那种妥协的低利率借款。这已经为上述国家制定了一条轨道,它们最终将落入与希腊相同的困境。在希腊的例子中,债务压力已经变 得无法承担,债券持有人已经在"自愿"重组,他们将获得最低的利率,或者接受延迟或者缩减的还款;但是欧元区至今尚未形成一个对 可能的违约或者其它"脱离"行为的应对。

这两个弊端——没有对意大利或者西班牙的优惠利率,没有对一个希腊可能的违约和脱离欧元区的准备——已经对其他赤字国家的政府 债券,和欧元区银行业系统投下了一个巨大的阴影,这个系统承载着这些主权债。作为权宜之计,欧洲央行介入市场购入西班牙和意大利 债券。但这不是一个长久的解决。ECB在希腊上做过相同的事情,但是这无法阻止希腊债务问题变得不可持续。如果意大利,这个债务 GDP比达到108%,增长小于1%的国家,必须支付3%或者以上的风险溢价从市场借款,那么它的债务也将变得不可持续。

欧洲央行早期决定购买希腊债券充满争议。欧洲央行德国委员Axel Weber以抗议的形式辞职。这种干预让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界限变模糊,但是央行应该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金融系统。在缺少财政官方机构时,更应该如此。争 议最后让欧洲央行强力反对希腊债务重组,重组意味着偿还债务的时间延长。欧洲央行的反对让它从一个系统的拯救者变成了阻力。欧洲 央行胜利了,EFSF从欧洲央行手肘接手了可能会破产的希腊债券。

这一争端解决后,欧洲央行开始执行目前的任务就变得更加容易了,即购买意大利和西班牙国债。意大利和西班牙和希腊不同,这两个 国家不会违约。但欧洲央行这一次的决定再次遭到相同的内部反对。之前德国曾反对购买希腊债券。这一次,欧洲央行的首席经济学家 Jürgen Stark在9月9日辞职。在任何情况下,目前的干预必须受到限制,因为在救助希腊、葡萄牙、爱尔兰之后,EFSF的救助能力本质上已经耗尽。

在此期间希腊政府正面临越来越大困难来满足支持计划要求的条件。 负责监督计划的三套车——欧盟、IMF和ECB——也不满意;希腊银行无法全面认购最近一轮的国债拍卖;希腊政府正在耗尽资金。

在这些背景下一个有序违约,和从欧元区的暂时撤离可能比一个旷日持久的痛苦更可取。但是准备工作至今没有完成。一个无序违约可 能导致类似雷曼兄弟破产后出现的崩溃,但是这次那个必须存在能控制局势的权力机构缺失。

毫无疑问金融市场已经在恐惧。购买政府债券的风险溢价高涨,股市暴跌,银行股领跌,最近欧元甚至打破了其交易下界。市场波动令 人联想起2008年的那场冲击。

而不幸的是,德国宪法法庭最近的裁决已经严重限制了财政当局采取必要措施遏制危机的能力。似乎当局的政策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 他们只能"把破罐子沿着街朝远处踢踢"。即便能避免一场大危机,有一点是肯定的:削减赤字的压力将迫使欧元区进入长时期的衰退。 这将造成无法估量的政治后果。欧元危机可能威胁到欧盟的政治凝聚力。

只要政治当局坚持目前的路线,这个阴暗的场景就没有退路。尽管他们能够改变道路。他们能够意识到已经走到了路的尽头,并且改换 一条根本不同的途径。与缺乏解决方案,和拖延时间不同,他们可以先寻找一个解决方案,然后找到一条能通向这个方案的路径。那条通 向解决方案的路径必然是在德国,这个欧盟最大,同时拥有最高评级的债权人国家,已经被推到了决定欧洲未来命运的位置上。这就是我 建议去探索的路径。

要解决一个危机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就需要去想象不可想象的事。要开始这么做,就必须准备欧元区出现违约和脱钩的可能,那些国家 可能是希腊、葡萄牙,或者是爱尔兰。要防止金融崩溃,必须有四套措施。第一,银行存款必须得到保护。如果储户损失了存在希腊银行 里的一欧元,那么存在意大利银行里的一欧元价值将小于德国或者荷兰银行里的一欧元,这将会导致其他赤字国家出现挤兑。第二,必须 保证违约国家中某些银行的运转,这将防止银行拖垮相应国家的经济。第三,欧洲银行系统将必须接受资产重组,并置于欧洲(尽量远离 本国)的监管。第四,必须保护其他赤字国家的政府债券受到危机传染。 即便没有国家违约,后两个必要条件也要得到满足。

这一切都要花钱。在现存的安排下找不到更多的钱,没有德国联邦议院的授权德国宪法法庭不会作出新的安排。现在别无他法,只有催 生一个之前缺失的黏合剂:一个有权征税和借款的欧洲财政部。这将需要一个新的协定,把EFSF改造成一个具有全面功能的财政部。

而这需要预先假定一个激进的思想转变,尤其是对德国而言。德国公众仍然认为是在面对一个支持欧元或者放弃的选择。那是一个错 误。在同一种货币的基础上,欧元的存在,与金融体系中的资产和负债有着紧密的联系,欧元崩溃将导致超出当局控制能力的后果。德国 公众需要理解这点的时间越长,他们以及世界其他地方要支付的价格将越高。

问题是德国公众能否被这个观点说服。默克尔也许无法说服她的联盟,但是她能依靠反对党。一旦解决了欧元危机,她在下一次选举中 害怕的东西就将少很多。

事实上为三个小国可能的违约和脱离所做的安排,不意味着将放弃这些国家。相反,一个有序破产的可能——欧元区其他国家和IMF 买单——将为希腊和葡萄牙提供政策选择。此外,这将结束目前威胁所有欧元区赤字国家的恶性循环,那里的紧缩政策正在削弱增长前 景,导致投资者要求过分高昂的利率,这又迫使政府进一步削减支出。

离开欧元将让他们更容易恢复竞争力; 但如果他们愿意作出必要的牺牲他们就能继续呆在区内。在两种情况下,EFSF将保护银行储蓄,IMF将帮助银行系统资本重组。这将帮助那些国家逃离目前身 陷的陷阱。而放纵这些国家崩溃,并把全球银行系统拖下水,不符合欧盟的最高利益。

新协议的细节不应该由我来拼写;它必须由各成员国决定。但是讨论应该马上开始,因为即便在极端的压力下,他们也需要相当长一段 时间来总结。一旦就设立欧洲财政部的原则达成同意,那么欧洲议会就能授权ECB介入临时填补缺口,并事先为ECB偿付风险进行补 偿。这是防止一场可能的金融崩溃和另一场大萧条的唯一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