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1年11月6日星期日

程美信: 艾未未“抄袭”的个案分析



 

程美信

 

说明:朱苓博士对艾未未艺术作品涉嫌"抄袭"的质疑指证,这本是艺术史论学者的分内工作,如果没有弄错的话,朱苓是德国柏林艺术大学艺 术理论系博士 生,有鉴于她对艾未未的"抄袭"指证和"炒作"指责的数篇文章里,完全有失研究者的严肃态度,甚至缺乏当代艺术的起码常识。下面就朱苓 《若有雷同,纯属巧 合?――艾未未作品一览》一文里,被她认为是"雷同"塔特林《第三国际纪念塔》的艾未未作品《光线喷泉》进行个案分析。

 

朱苓博士《若有雷同,纯属巧合?――艾未未作品一览》文章如下:

 

去年段炼让我写一篇关于中国艺术家抄袭/模仿西方艺术家的文章,我在文章里区分了几种不同形式的抄袭/模仿。一种是暗中抄袭/模仿,稍 做修改,自以 为能够瞒天过海(如蔡国强的《撞墙》模仿博伊斯的《狼群》)。 另一种是公然的抄袭/模仿,抄袭/模仿者公开承认他的榜样是谁,美其名曰是用当代手法"演绎",仿佛这样就能将他挪用他人劳动果实的行为合法化(如缪晓春 "演绎"米开朗基罗)。还有第三种情况,很多朋友称之为 "撞车",也就是说是"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纯属冤枉。但我个人认为,即使当事人确实是无心,那也只能说明两个问题――1. 他对美术史了解不够,自己在炒别人的剩饭都不知道 2. 他的作品概念太简单,太容易被别人想到。这样不管是有心无心,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即当事人是位二流艺术家。

我上一篇关于艾未未的文章《艾未未――中国艺术的悲剧》,很多朋友批评我攻击艾未未本人太多,讨论作品不 够。这个批评我 接受,所以今天再开个话题,希望能和大家讨论讨论艾未未的作品。(不过话又说回来,上一篇文章批评我的朋友,没有一个回答我的问题,即艾 未未的"茶房"比 德国的圣诞美食"蜂蜜蛋糕房"高明到哪里去。)艾未未的 "艺术"作品,涵盖了我在上面所列举的三种情况,下面有图为证。至于这些"雷同"到底是有心还是无心,只能请各位朋友自己定夺。如果都是有心的,那说明艾 未未创作"取材很广",连个足球模型也不放过;如果都是无心的,那我只能说艾未未是中国艺术最冤的冤大头。
 

本人的分析如下:

首先,必须从艾未未及其具体作品出发,尽管他的作品不全是优秀出色,甚至部分作品糟糕稀烂,但不能忽视他是位爱折腾的好玩家伙,他像所 有设计师一 样,对结构与材料有一种难以抗拒的折腾兴趣,如艾未未的"家具"系列作品,它们说明了他对摆弄结构的迷恋,他进行拆解、置换,翻来覆去全 是好玩而已。此 外,不否认艾未未对艺术史内部线索的窥视,但要说他是在抄袭他人作品则不免误会。在此,本人无意为艾未未作艺术上的辩护,但对他的不实指 控也不能视而不 见,因为这本是一个艺术常识问题,并非艾未未的作品有什么了不起。

"第三国际纪念塔"是塔特林于1919年完成的设计作品,如果这座纪念塔建成,它将是400多米高的钢架玻璃建筑,比十年后建成的纽约 帝国大厦 (120层,高318米)高上百米,后者在上个世纪70时代一直保持着世界最高建筑的纪录。这些还不算,这座螺旋式建筑内规划有集会、报 告等场地,集电 报、电话、无线电为一体的信息中心,有对外发布新闻、公告和宣言的无线电通讯装置。更不可思议的是,第三国际纪念塔采用了动力机械,按年 月日、时分秒,使 整个建筑不停地转动,它代表了当时苏维埃共产帝国的政治理想,象征着压倒资本主义文明标志的埃菲尔铁塔。它和苏维埃宫均是共运史上两座 "巴别塔",因为它 们的设想过于伟大成为建筑艺术史上两个"纸上谈兵"作品。

关于艾未未的《光线喷泉》装置作品与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设计模型,它们在造型构成上几乎是百分之百 的雷同,但以 此就简单地判定艾未未抄袭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作品,可能面临一个巨大的认知误会。首先,稍有艺术史知识的人一定清楚艾未未《光线 喷泉》的出处,没 有人能够把塔特林的"第三国际纪念塔"据为己有,或者说对其进行抄袭剽窃完全是徒劳的。为此,艾未未也没有避讳《光线喷泉》借鉴了塔特林 的"第三国际纪念 塔",但只是把它当作创作的材料语言。当代装置艺术有别传统艺术,它的开放性就是将一切现成品进行解构与重置,使它们在相应语境中生效, 不再是传统意义的 演绎和修改。最鲜明的例子如杜尚的《L.H.O.O.Q.》在《蒙娜丽萨》复制品上涂鸦一样,算是对古典主义艺术的一个戏弄式回应。同 样,艾未未的《光线 喷泉》利用"第三国际纪念塔"这一蕴涵的材料信息,对共产国际、社会主义、斯大林、塔特林开了历史性玩笑,使象征着"第三国际纪念塔"这 一充满宏伟理想的 建筑,成为一个日常休闲的景观装置。

可以说:怀疑艾未未《光线喷泉》抄袭塔特林的作品,简直是疯狂的联想。同样,朱苓对艾未未一系列作品的抄袭 质疑,全然建 立在作品与作品的表面形态上,如《一吨茶》、《永久》、《球》,完全忽视作品的材料语言与外部语境。如她指证艾未未《永久》是抄袭 Rauschenberg的自行车装置,不考虑到自行车只不过是一种艺术材料,任何人都可以使用,别说Rauschenberg 1998年的作品,早在达达主义艺术那里,日常现成品作为艺术材料就已司空见惯。如果不尊重它们在相应语境下产生的特殊意义,仅仅甄别它们是否"抄袭"或 "撞车"便变得毫无意义。

很显然,朱苓对《光线喷泉》的甄别,完全忽视了作品相应的外部语境关系,而这正是《光线喷泉》生效的根本基础。也就是说,按朱苓的判 断,杜尚的 《泉》是抄袭那个陶制便池的设计者,因为抹去美术馆特殊场景和艺术史线索,《泉》的意义几乎根本不存在,仍然是一个男人的小便池,在朱苓 看来是一起抄袭他 人的产品设计事件。

对照朱苓的两种可能结论,所谓"1、他对美术史了解不够,自己在炒别人的剩饭都不知道。2、他的作品概念太简单,太容易被别人想到"。 实际情况却完 全相反,一是艾未未对现代美术史太了解,至少对"第三国际纪念塔"及其背景历史极为了解;二是《光线喷泉》不是什么简单概念,它需要观众 在对塔特林"第三 国际纪念塔"有所了解的基础上,才能明白其中的艺术意义,根本不存在"撞车""不撞车"一说。

那么,依照朱苓女士提出的"抄袭"、"演绎"、"撞车"三个指标,艾未未的《光线喷泉》跟抄袭无关,更不存在为掩饰抄袭而美其名曰的 "演绎"。仅仅把"第三国际纪念塔"当作一种装置艺术的语素材料而已,关键在于它传达出另一种历史意识和观念立场。

最后,希望对当代艺术有兴趣,特别打算研究和批评它的中国专家学者,你们能不能开动脑筋去对待艺术?总不能老是"看舍是舍"的甄别方 法,那样艺术作 品只剩下美与不美、像与不像、真与不真的表象了。可以说,没有开放的心态和探索的精神,涉足当代艺术是一种视觉损害,对自身的健康和别人 的艺术均无好处。

 

明镜网:在18大布局,曾庆红已经开始跟温家宝合作

在18大布局,曾庆红已经开始跟温家宝合作


2011年8月06日

(明镜网) 2007年十七大以后,温家宝开始著手对能源行业的调整,为此,国家审计署一直将中海油、中石油列为重点审计对象。按理,蒋洁敏、傅成玉应当有所警惕,但 由于二人自恃是曾的亲信,不把审计署放在眼里。2010年的审计中,发现了一些资金问题,与此相对应,对蒋、傅二人的匿名控 告信也突然多了起来,于是,在 温家宝授意下,马�派亲信暗中对二人进行调查。
       
蒋洁敏和傅成玉二人感觉风头不对,立即去找曾庆红。曾找到中纪委书记贺国强,希望由贺出面叫停调查。但实际上贺国强根本掌握 不了中纪委的局面。马�除了有 温家宝�腰,在中纪委内部,二把手何勇年事已高,也想将后事托付给马�,所以对马�的工作多有支持。贺叫停不了,曾庆红一时 陷入被动。曾明白这是有人逼迫 他在十八大问题上进行交换。
       
蒋、傅二人见对方逼迫越来越紧,知道曾庆红已人走茶凉,有可能保不住他们。县官不如现管,他们可不想作陈同海第二,就向温表 示效忠。马�见有成效了,就向 温交差,她也不愿意为了这点事,就得罪了其他老同志,那样对她也不利。温的本意也是收编队伍,如果蒋、傅二人不投诚,就用腐 败问题让二人下台换成自己人。 现在对方诚恳地表示归顺,他也没有必要跟曾庆红闹翻,因为在十八大�局中,他也希望借助曾庆红在人事安排上的深厚资源。于是 一场权斗在即将撕破脸的一刻停 止了。

中石油一位高管私下透露,此前,中石化陈同海出事后,温趁机提拔自己的亲信苏树林任中石化董事长,那时已经暗中拿下石油行业 的三分之一天下。苏树林原本也 是曾庆红的人马。1999年被曾从大庆调出担任蒋洁敏的副手。无奈1962年出生的苏太年轻,虽然也得到曾的赏识,要想在人 才济济的石油行业出人头地,难 度很大。苏做了6年的副总经理后,2006年,曾才安排他到地方,任辽宁省委常委、组织部部长,也算是委以重任了。但苏树林 年轻头脑活,知道不能老在一棵 树上吊死,于是暗地里向温靠近,得到正在寻找能源行业合适的代理人的温家宝的赏识。
      
陈同海案发后,温调苏担任中石化掌门人。当时忙于十七大权力�局的曾庆红,还以为是自己人掌控中石化,也就欣然同意。岂不 知,人还是那个人,但心已不是那颗心了。
      
前述石油行业人士认为,其实蒋、傅二人背叛曾是迟早的事,因为有陈同海的前车之鉴。中石化原董事长陈同海,不仅是曾庆红的亲 信,而且还是"太子党"成员,那麽厚实的高层荫庇和家族影响力,都难逃落身败名裂的命运,何况背景、资历都不如陈的蒋、傅二 人。
      
一位对中国能源行业十分熟悉的人士分析认为,表面上中国石油三大公司仍是曾庆红的旧部主掌,但曾庆红实际上失去了对石油行业 的掌控,曾经的"帝师"曾庆 红,一旦退休就就落得如此地步,正印了中国那句俗语:人走茶凉。有人认为,当初陈同海出事,曾庆红没有使出全力保全,才导致 今天的失败。这话只说对了一 半,可能的真相是曾庆红想保也保不了。陈同海2007年6月出事,正是十七大之前。时间之玄妙,不能不让人生疑,这很可能是 对手迫使曾庆红让步的一招棋。 十七大曾庆红光荣退休,与此有没有关系不得而知。但为了更为重要的十七大权力�局,曾庆红不得不丢掉陈同海,倒是有几分内在 的联系。
      
现在,随著蒋、傅的投诚,温家宝已经于十七大届中基本完成了对能源行业的掌控,而且掌握了一些中共高层家属在能源行业的活 动。不动声色之间,已将三分天下 归于温氏一统,不仅将温氏家族的经济利益延扩到中国经济命脉的深层,而且强化了自己对十八大,乃至十九大的话语权。坊间传 闻,在十八大的权力�局问题上, 曾庆红已经开始跟温家宝合作。这一动向与上述事情是否有内在的联系,引人遐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