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2年12月1日星期六

最后的武士:白川方明

华尔街见闻

压力下的日本央行
 
白川方明感到了压力。仅仅2月份这一个月里,这位日本央行行长就5次被议会要求解释其将日本经济带出通缩的计划。
 
白川竭力为其对宽松货币政策的审慎立场做辩护,但他颤抖的声音常常被下面坐席上听众的讥笑声浪所淹没。"我们需要一个新行长,"在其中一次议会质询上一位议员高喊。一些愤怒的议员甚至质疑是否应该给予日本央行独立的地位。
 
据消息人士向路透透露,当时尽管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的大部分成员都赞成,但白川却反对实施新一轮货币宽松政策。
 
而消息人士表示,正是议员们撤销日本央行独立地位的威胁最终让白川改变了主意。因此二月份日本央行出乎市场意料的首次设定1%的通胀目标,并且宣布增加1220亿美元资产购买规模。
 
白川方明在那5天及随后的日子里所面临的压力是此前的日本央行行长所从未遭遇过的。2012年至今,白川被议会传唤了29次,创下过去十年之最。而这种压力也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激发了对日本央行政策预期的大幅改变。而这种改变的影响预计将在明年4月白川任期结束后完全爆发。
 
一位前日本央行官员说道:"央行处于极大的压力之下,官员们快不顾一切(desperate)了,感到必须做点什么。"
 
腹背受敌的白川
 
63岁的白川出身芝加哥大学,他坚持认为货币政策在应对将日本拖入20年滞胀泥潭的持续通缩方面作用有限。他认为那些批评者所宣称的无限量印钱投入到银行体系或购买政府债务的做法可能将日本拉入金融危机。
 
但日本央行9人政策委员会的内部辩论格局已经发生了变化。11月公布的10月份议息会议纪要显示,新的委员极力推动央行实施更大胆的"极度宽松"的政策,尽管至今尚未如愿,但白川方明如今无疑已腹背受敌。
 
知情人士透露,自去年末以来,日本央行的货币事务部门的委员们一直在起草更大胆的政策措施方案。
 
许多受访者提到,委员们共同的关切是,为了避免议员们毁了日本央行所享有的独立的法律地位,日本央行需要在未来几年实施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进入这片未知的领域。
 
摩根大通的日本首席经济学家菅野雅明(Masaaki Kanno)曾在日本央行任职,他说白川方明将成为历史上最后一个"通常意义上"的央行行长。
 
"白川不受欢迎,因为他说了人们不想听的残酷真相,"菅野雅明说道:"他可能不是最好的拉拉队长,但我们真的希望拥有一个拉拉队长式的央行行长吗?"
 
出气筒
 
白川方明也成了出气筒。前首相安倍晋三可能在12月16日的大选后领导自民党重夺首相一职,他把抨击日本央行作为选战的核心策略,安倍的一系列激进的言论让金融市场为之侧目。
 
安倍要求日本央行将通胀目标定在至少2%(2倍于当前的水平),并且承诺实施无限量的货币宽松。他提到,短期利率应该被定在零以下并且日本央行应该随时准备在市场为公共投资项目融资,经济学家们警告这种极端的措施非常危险,接近于"货币化"债务,或直接承销政府债务。
 
安倍还表示,如果需要,1998年通过的给予日本央行独立地位的法案应该被重新制定。
 
重订日本央行法案的建议起初来自于一些资浅的民主党议员,他们在2010年组成了"反通缩联盟"。他们的想法起初被认为是极端的做法,没人把这当真,但渐渐的,这一观点得到了其他党派议员的支持并逐渐成为一个跨党派的运动,赢得了像安倍这样的党派大佬的支持。
 
日本央行的传统
 
作为一个有着130年历史的机构,日本央行一直以其传统和在日本现代史里的正确角色而自豪。前往参观该行明治时期总部的访客会被告知日本央行是如何有先见之明的购买了日本第一台电梯,其拱顶抵御住了美军对东京的轰炸。
 
他们有事还会观摩高桥是清(Korekiyo Takahashi)的画像,高桥曾担任日本央行行长并在此后出任日本首相,为经济政策而殉职。高桥有着日本凯恩斯之称,他宣传扩张性的财政政策、放弃金本位并被赞扬将日本经济带出大萧条。因削减军费,高桥在1936年死于军官的刺杀。
 
然而日本央行的法律上的独立地位直到1998年才姗姗来迟,央行的官员们为此呼吁了数十年。日本央行此前的授权仿照纳粹德国的Reichsbank,是日本二战时期动员政策的一部分。
 
日本央行能够获得独立地位部分是由于一系列金融丑闻的爆发以及1991年资产泡沫崩溃的影响。日本央行的授权申明该行的目标是追求"价格稳定"。但自1998年中期开始的长期通缩重创了经济,也使得日本央行无法占据理论上的高地。如果德国央行家们的思想受到一个多世纪前的恶性通胀影响,日本央行的官员们也受到过去长期的资产泡沫和价格上升的影响。
 
货币事务部
 
在2011年12月,一些来自于央行货币事务部门的最资深的官员组成的团体认为是时候采取大胆的行动来强有力的对抗通缩,这种行动将取悦议员和市场。他们担心此前的老套路已经不再奏效,日本央行此前的模式是:在市场压力高涨的时期推出适度的货币刺激措施,通常出现在日元上涨的期间。
 
尽管最终的政策决定由央行的9人委员会作出,但货币事务部负责制定政策选项。货币事务部接近50人的团队几乎都来自于东京大选的法律或经济学专业。在加入这个制定政策的小圈子之前,他们几乎都有在央行其他部门的工作经验。
 
一位成员表示:"这是个非常小的圈子。我们中的大多数彼此都已认识多年。"
 
目前的部门中的许多官员都在1990年代末加入日本央行,当时日本正陷入银行危机,日本央行被迫下调利率至零。
 
据一位接近央行官员的人士,年轻一代的日本央行官员并不认为通胀是真正的问题,他们似乎怀疑日本是否还有可能出现经济增长所推动的通胀。
 
这个圈子里的一些人宣称应对经济实施"大爆炸"式的刺激,一次性购买100万亿日元(约合1.22万亿美元)的政府债券,取代如今备受批评的分批小幅增加的策略。
 
另一个想法是让日本央行购买外国债券,这一措施旨在拉低日元汇率,缓解出口企业的压力。熟悉情况的人士称,执行后一个步骤要求组建一个日本央行有权管理的基金。
 
日本央行策略的这种变化存在风险:日本央行将要扩张资产负债表的时期,正逢日本公共债务因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医保和养老支出而处于大幅增加的阶段。
 
一些人担心,如果日本央行的政策过于极端,将可能引发市场信心的损失和债务危机。
 
但日本有着数道通胀防火线,包括持续将资金投入政府债券而非贷款的银行体系,以及持续储蓄而非挥霍的个人。同样的因素可以给日本央行更多的空间来大量购买政府债券而不用担心引发通胀。
 
最后的武士
 
白川方明的手下形容这位说话轻声细语的行长为工作狂和完美主义者。他在工作以外为数不多的爱好包括听甲壳虫的音乐和看电影。最近喜爱的片子是"永远的三丁目夕阳",这部片子讲述的是1958年日本经济起飞时期的东京故事。
 
白川1972年加入日本央行,数月之后通胀率大幅升至接近25%的水平。那几个月围绕油价冲击带来的混乱给白川留下了深刻的印记,就如同1980年代末的"资产泡沫"。
 
白川参与主导了日本央行前一段时期的量化宽松,包括将大量资金输入金融体系。这段时期持续了5年直到2006年,帮助日本经济走出国内银行危机。但他仍然对这一政策的风险非常警惕。
 
白川和其他人用以支持其对宽松政策的警惕的迹象是近期日本央行注入经济的货币中许多只是停留在银行账户上,而非通过贷款进入实体经济。这带来了推高金融资产的风险,一旦账户所有人将这部分资金投入股市。
 
直到1990年代中期,日本企业和家庭部门持有的现金和存款大约是日本GDP的1.1倍。如今这一数字已增至GDP的1.7倍,是主要经济体中最高的。
 
真正的问题是,据日本央行研究团队7月份公布的论文,日本经济增速已经多年低于潜在增长率。他们认为这种"产出缺口"正是导致日本长期温和通缩的关键因素。
 
这份研究总结称,市场和消费者的心理是导致疲软经济产出和价格下跌的原因之一。日本企业和消费者预计价格将下跌,并据此行动。事实上,通胀预期自1990年以来就一直下滑,并在2008年大幅下跌。日本央行的研究员们相信下跌的资产价格预期是能够自我实现的。
 
极度宽松的货币政策的支持者认为将大量资金注入体系能够打破这种循环,克鲁格曼就敦促日本央行这么做。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