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2年12月31日星期一

齐奥塞斯库“打字机执照”与中共“实名制”


现在中国大陆特别流行实名制,不过,这在共产党国家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上个世纪80年代初,罗马尼亚共产党总书记齐奥塞斯库颁布的《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大概就是典型一例。

根据该法,每一个罗马尼亚的公民、企业、事业、机关、学校等单位,凡拥有打字机必须要得到警方的许可,领取使用执照;要成为打字员也必须照此办理,并且要将所打字的样品同时上报。如果打字机需要修理,其使用者及其打字机都需要更新执照。任何继承打字机的罗马尼亚人,都必须将此上交政府当局,或寻求取得使用它的资格;如果不把打字机的键盘上交警方,即使损坏的打字机也不得私自处理,否则严加处罚。

在那个尚不知电脑为何物的时代,齐奥塞斯库这样做的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控制舆论,钳制思想,让所有企图危及其安全的因素消弭于无形之中。究其根本原因,是其恐惧人民对政权的不满。

三十年后的中国,打字机早已为电脑所取代,而3.4亿的网民、210个网站和超过一亿个博客更是让谎言满天飞的中共欲"钳"之而后快。于是中共颁布了一项新的措施:网络实名制。即要求任何人上网都不能匿名。据称"实名制"是为了防止网民在网上"散布谣言"、"制造恐慌"和"恶意侵害他人名誉"等,但其目的与当年的齐奥塞斯库并无两样。

而除了实行网络实名制,中共政府还推行手机实名制,甚至在某些敏感时期连购买菜刀都要实行实名制。尤为可笑的是,今年5月,西藏拉萨市政府不仅对打字复印业营业资格进行严格审查,而且还推出了打字复印业主实名制度。也就是说,在复印业主接受印件时,对单位委托复印的,应依据托印单位出示的凭证,登记单位名称、地址、经手人姓名、印件名称及数量;个人托印的,应登记托印人的姓名、住址、身份证件编号及印件名称。如果出现问题,公安机关除对打字复印店依法予以停业整顿或查封外,还将依法严肃追究复印业主的法律责任。

看来,中国人的自由是越来越少了,网络发言要实名,购买手机要实名,连复印个东西都要登记,难道不是滑天下之大稽?这不正说明中共的恐惧心理日益加深吗?

中共在怕什么呢?也是,做了那么多的坏事,能不害怕吗?当然是害怕曾经的谎言被揭穿,害怕越来越多的人了解真相。而网络、手机、复印机正是传播真相的媒介。在中共看来,无论机器还是人,都只能成为替极权者歌功颂德的工具,绝不可作为民众揭露事实真相的武器。因此只要将这样的媒介封锁住,就能够达到阻止真相的目的。老百姓不知道真相,中共就可以继续保有权力;而保有权力的中共就可以再继续欺骗百姓。

只是中共也只是一厢情愿。随着海外破网软件的推出,越来越多的人们还是透过"翻墙"了解了什么是谎言,什么是真相。可以说,网络业已成为中共的一块心病。

而且,共产极权者无法了解的是,人们向往自由的思想是永远无法被钳制的。即便在没有网络、实行《大罗马尼亚打字机法》等严密封锁措施下的罗马尼亚也曾不乏勇敢的反抗者,如2009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来自罗马尼亚的穆勒就拒绝与其秘密警察合作;在今天的中国,虽然中共的封锁力度更甚于以往,但一个个勇者如高智晟、胡佳、郭泉、陈光诚、谭作人、力虹等,秉持着良知并身体力行地以自己的精神魅力感召着世人。

二十年前,齐奥塞斯库领导下的罗马尼亚极权统治在人民的怒吼声中被埋葬,那么,同样迫害民众的中共政权难道不会有这一天吗?或早或迟罢了。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