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1月3日星期四

罗奇:为什么安倍晋三的激进宽松不会救日本

华尔街见闻

央行政治化大潮未显颓势,最新的实证就是安倍晋三领导的自民党时隔七年再度成为日本执政党。安倍还未正式获得首相任命就已发出干预日本央行独立性的强烈威胁信号
 
虽然安倍表现了鲜明的倾向,认为日本央行应该学习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激进宽松,但前摩根士丹利亚洲区非执行董事长罗奇(Stephen Roach)仍质疑这种政策对拯救"失去二十年"的日本经济有多少效力。
 
罗奇指出,全球经济经历金融危机冲击触底已过去近四年,这期间一些央行推行的"量化宽松"(QE)影响显然并不对称
 
央行起初注入大量流动性的确有效地解冻了信用市场,也帮助渡过了危机最恶劣的时期。但此后的QE都没有激发任何正常的周期性复苏。
 
个中原由不难理解。因为私人部门与公共部门的资产负债表遭到严重破坏,而政策利率又接近于零,这些实行宽松的经济体陷入了典型的"流动性陷阱"。
 
美国消费者的悲剧就是受这种陷阱所害的典型例子。危机以前的美国房产与信用泡沫将个人消费推升到历史最高水平,但泡沫破裂后,美国家庭宁可还债和节约也不愿重拾过度开支的旧习。
 
所以,虽然危机以后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扩大到了3万亿美元,美国消费者紧缩开支的幅度却前所未有地大。2008年初以来,19个季度内通胀调整后的消费支出年均增长仅有0.7%,而2006年以前的11年里这类支出年均增长3.6%。
 
欧洲央行也不值得为QE沾沾自喜。欧洲央行的资产负债表已经翻倍,略高于4万亿美元,但欧洲四年里第二次陷入了衰退
 
QE不仅启动饱受危机折磨的经济体能力有限,还存在模糊货币与财政政策的重大风险。央行购买财政机构发行的国债,这削弱了市场对借款成本的控制力,助长了公共部门的挥霍行为。
 
日本没有吸取自己过去的许多教训,尤其是21世纪初推行QE和零利率政策效果不尽人意的教训。
 
而且,日本也忘记了上世纪90年代那"失去的十年"里本国政府怎样竭尽所能为僵尸企业续命。当时一些无力偿债的银行和许多非金融类公司依赖政府的支持苟延残喘,如同行尸走肉,政府却指望时间久了他们自然会康复。这种异常现象一直持续到最近这十年,银行业组织结构重组,政府也鼓励企业重组,日本才在结构转型与修复资产负债表方面取得进展。
 
何况美国与欧洲如今已经是坏榜样。
 
美国创造了自己的僵尸——僵尸消费者。今年第三季度美国家庭债务相当于收入的112%,尽管已经比2006年的创纪录水平低,依然远高于75%这一1970-1999年的平均水平。今年8-11月,美国个人消费者储蓄率仅3.5%,还不及1970-1999年平均储蓄率的一半。
 
欧洲的结构改革也几乎原地踏步,没有因为欧洲央行大刀阔斧的宽松而进步。欧元区边缘国家还存在债务不可持续和生产力及竞争力的问题。欧洲的银行系统仍是欧洲最薄弱的环节。
 
总之,罗奇认为,央行大规模注入流动性既不能推动本国实体经济,也无助于修复资产负债表和结构改革。如任由全球资产市场流动性严重过剩,下一场危机就将不可避免地到来。
 
新上任的安倍首相应该不希望日本也步欧美的后尘。日本经济最不需要的就是结构改革倒退,强迫日本央行追随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恰恰是今后日本的风险。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