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1月19日星期六

王立军锦州旧事:演练打黑治警和包装



王立军锦州旧事:演练打黑治警和包装

  虽然王立军已因罪获刑15年,但时至今日,在这个王立军曾担任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东北重镇锦州,提起王立军的旧事,仍是"一抓一大把"。

  有的百姓仍怀念王曾经营造出的"喊一嗓子就来警察"的那种"安全感"。然而王立军调任重庆,却使得锦州众多警察欢喜异常;王最终获罪,令众多锦州警界"预言家"为自己的"先知先觉"而倍感欣慰;而诸多曾遭迫害的民警,仍走在申诉的路上。这种内外形象和评价的严重背离使人感到困惑。

  有媒体形容, 从辽宁到重庆的近28年从警时间里,王立军一路过关斩将建功立业的江湖秘诀是三套王氏刀法:打黑、治警和包装。而正是在锦州,王立军完成了这一秘诀的集中演练,不仅形式多样,而且"弹性"十足,为之后的重庆模式打下了成型的基础。

  极端治警

  在王立军任期内,受过处理的至少有几百人。王立军留给下任乃至下下任班子的,是一摞摞的申诉材料和一批批的警察上访。很多上访民警得到有关领导的答复是这样的:"告王立军的警察太多,解决不了!"

  毋庸置疑,从铁岭到锦州再到重庆,从严治警,均让王立军权威的树立收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作为锦州市公安局局长,上任伊始,王立军便调集700余名警察,用53个昼夜擒获变态杀人狂许贵柱。而由此案开始启动的"倒查机制",令13名警察被处分,凌河公安分局康宁派出所副所长及一名警察被"双开",该分局副局长被行政撤职。理由之一是:许贵柱家离康宁派出所仅100多米,完全符合11项对犯罪嫌疑人的推测特征,但他们没有将其排查出来。

  这是王立军治下锦州警察被"辞退"(东北称作"扒皮")的发端。自此开始,"辞退"一个警察,并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何翼原是锦州凌河区一名派出所民警,2008年他的一位多年的朋友出事被逮捕,其家属托何翼帮忙从北京找个律师提供咨询,看怎样才能办理取保候审。王立军因此将何翼辞退,理由是为犯罪嫌疑人的违法活动提供帮助。

  曾任凌河分局锦铁派出所刑警队中队长的申智勇和付克勤,在找不到任何过错的情况下,最终以"文化业务素质低下,不适合公安工作"的理由被辞退,而申系大学本科毕业,二人多次立功受奖,是凌河分局公认的优秀警察。

  但是,并不能因其治警严厉便认为王立军在管理上毫无"弹性"。

  有锦州警察反映,对于与王立军个人关系好的干警,犯了事也没有任何追究。

  "王立军找'替罪羊';为自己开脱,也体现了他在管理上绝不僵化。"一位刑警表示。王立军任期内,锦州出了几起影响恶劣的大案:市政协委员邢珍珠及保姆夫妇共3人在家中被杀;交通银行菊园储蓄所被劫,抢走现金15万元;市公用事业局局长在办公室被绑架勒索40万元等。

  而形象治警则是王立军的另一个癖好。推出"文化沙龙""与欧美警务接轨""成立女子防暴队"等多种举措,可以看出王立军对形式感的追求,这也和之后其在重庆的系列做法一脉相承。

  锦州市局一位老民警成了王追求"形式感"最早的牺牲品。他用喝水的大茶缸在文化沙龙喝咖啡,这直接导致他被发配到锦州最偏远的派出所,直到退休。

  总警力达到573人,占全局总警力16.5%的锦州交巡支队的成立,则实现了王立军"将更多的警察放到大街上"的愿望。"那是一个个摆在最显眼地方的政绩样本,他喜欢那种整齐划一、一呼百应的感觉。"一位警察说。

  2003年12月26日,锦州市公安局在全国率先成立了女子防暴警察大队,这是王立军形象治警的又一成就。队员平均年龄26岁,均为大专以上学历。身着蓝黑色防暴服,头戴钢盔或红色贝雷帽,手持微冲或狙击步枪。

  可英姿飒爽的女子防暴队,不久就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投入实战没几天,就被嫌疑人用刀捅伤了两个,一个扎在肚子上,另一个扎在大腿上。" 一位交警告诉记者。

  "再到后来,就不能说王立军在治警了,他实际上是管制,甚至已经达到变态的程度。"一警察如此评价,"一位民警因车祸眼睛受伤造成斜视,有一次碰见王立军敬礼问好,王认为刘故意斜眼看他不尊重他,一句话就从市局给撵到马家派出所。而其领导到王立军那里做解释说明,也差点被免去职务。"

  王立军动用大量的技侦手段,对警察进行监听、监控,令锦州警察至今都杯弓蛇影。"请给我打这个固定电话,"记者电话联络一位李姓民警采访,收到他的短信回复。

  "陌生电话都不接,我们的手机是登记的公安号,在哪个点、哪个基站打的电话,马上就能查出来,"这位李姓民警说,"监听、摄像跟踪、暗中调查这些手段在我们身上都用过。"李表示,这就是至今大家还保持高度警惕的原因。

  部队转业的副县级干部、刑侦支队政治处主任徐大国因一句话获罪,被贬往太和分局降格为副县级调研员。"局里那时成立了个机关事务委员会,说市长让检查卫生,每周好几次,有一次我就顺嘴说了一句,'市长也得做点正事,不能天天检查卫生';,这话传到王立军耳中,我的职业前途就画句号了。"徐大国表示。

  与此同时,王立军管制的外延不断扩大,甚至波及到了铁路。据介绍,2007年,一位副省领导途经王立军管区地界,王立军动用大量警力进行超规格"警卫"。当浩浩荡荡的车队途经一铁路路口时,被一辆行驶的火车拦住。王立军强压怒火,送走领导后又返回事发道口,破口大骂并动手殴打火车司机,司机的大盖帽被打飞,扇耳光后当即宣布刑事拘留火车司机(后因无法诉讼被取保候审),同时免除了几名警察职务。

  据了解,在王立军任期内,受过处理的至少有几百人。王立军留给下任乃至下下任班子的,是一摞摞的申诉材料和一批批的警察上访。很多上访民警得到有关领导的答复是这样的:"告王立军的警察太多,解决不了!"

  "很多人不仅政治前途被葬送,在交巡合并建立平台的时候,各警种被打乱,刑警去干交警的活,经侦去干刑警的活,浪费了人才,断送了很多人的技术前程。"有民警表示。

  "王立军在锦州的种种做法,已经是天怒人怨。"警察张一(化名)说。但奇怪的是,在王立军调走之前,重庆来人考察王立军却是一片赞扬之声。这一点,基层民警甚为不解。市局机关的有关领导透露玄机,"快说点好的让他赶紧走吧,你说不好的他走不了怎么办?"

  包装神化

  从早期持枪跃马再到中期荧屏上亲身演绎,王立军英雄形象已深入人心。或许是意识到如此描摹下的英雄虽然高大但难脱草莽,锦州便成了王立军向"学者"转型向"学术"靠拢的起点。

  打黑英雄令群众由衷敬佩、擒变态杀人狂令王立军声名鹊起、交巡平台使市民安全感倍增、倒查机制让警察作风整肃……王立军在锦州的业绩至今仍被很多锦州人所津津乐道。

  "看人总得客观,王立军有罪但也不能说一点好事没做。当年要不是他来好好治治那些警察,锦州的治安还不能好。后来成立交巡平台,喊一嗓子警察就来,才知道什么叫安全感。"锦州市一位中学退休教师表示。

  "王立军谁的面子也不给,就是市里主要领导也不行。"据一位知情人讲,"有一次,市里一位主要领导的亲属出了点事被警察抓进看守所,这位领导就找到办案的民警讲情,民警一看事不大就放了,调解处理。结果王立军知道后,将办案警察处理了,又把人重新抓了回来。"这个故事当中,王立军可谓出于公心不领私情,尽到了一个公安局长的职责。

  "锦州百姓对他,至今仍有赞美之声,多少人崇拜他呀。王立军现在都被判刑了,还有人说那是在往英雄身上泼脏水。"张一说。他认为这种内部和外部评价的严重矛盾与割裂来源于王立军格外注重的自我包装和宣传。

  王立军的自我宣传不仅蒙蔽了广大群众,连出差办案,南方的同行谈起锦州公安局长言语当中也充满敬慕。

  从早期持枪跃马再到中期荧屏上亲身演绎,王立军英雄形象已深入人心。或许是意识到如此描摹下的英雄虽然高大但难脱草莽,锦州便成了王立军向"学者"转型向"学术"靠拢的起点。

  "他刚到锦州时还没感觉,但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发现王局长言必谈'文化';。"一位锦州公安局行政处的民警表示。

  2003年,交巡支队的出警仪式会场上撒出的红红绿绿的宣传单上,王立军的头衔已经有10个之多。"不知不觉,我们的局长已经成了国际法医、研究生导师、什么协会理事,会场上的民警都捂嘴笑," 张一说,"而且他还经常出国参加学术会议。"

  "下面请锦州市人民政府副市长、锦州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王立军博士讲话!"在一次全局大会上,王立军讲话前主持人的这段铺垫,一时成为笑柄。

  在重庆有"蓝精灵"忠实地记录言行,而早在2003年的锦州,王立军就已经开始使用"网络水军"进行舆论轰炸了。

  "王立军刚到锦州的时候,我异常佩服他,因为我是做电脑技术的,网上到处都是关于他的帖子,对他的事迹耳熟能详,"当地一位技术人员表示,可突然发现,那一段时间关于王立军事迹的网帖密集得超乎寻常,"我一探测恍然大悟,敢情那帖子都是从同一台电脑里发出来的,ID再变化,硬件变不了。"该技术人员表示。

  锦州织网

  据知情人透露,王立军当时对很多领导干部用了电话监听、窃听、调查等手段,有问题的把小辫子攥在手里,没问题的也起到威胁恫吓的作用。

  辽宁省公安厅有人透露,王立军在铁岭搞的已经很不好了,到锦州属于"保护性"调动,这个全国警察的标杆、一级英模,再不走就要出麻烦了。

  在锦州,有"政府宾馆"之称的北山宾馆,有一间王立军的专用房间,不对外开放。"这种待遇不是每个市领导都有的,只有王立军敢这样做。"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知情人表示,王立军一直在锦州精心编织着一张网。"他首先是利用自己职权的便利,控制比他职位高的人。"据知情人透露,王立军当时对很多领导干部用了电话监听、窃听、调查等手段,有问题的把小辫子攥在手里,没问题的也起到威胁恫吓的作用。"这样不管王立军如何专横跋扈、张狂嚣张,没有人敢出来说话,因为他控制了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知情人表示。

  对下级更是如此,据说对当时锦州市公安局局党委班子其他成员,王立军在大会上也能公开骂娘。

  锦州经济领域的知名人士,均是王立军这张网上一个个节点。知情人表示,很多民企的老板、国企的董事长,都是王立军的座上宾。而锦州市当时为招商引资,保护大企业利益,出台的"平安卫士卡",则给王立军在更大范围内、更深入接触结交经济界人士提供了便利。

  "平安卫士卡"在锦州民间被称为"锦州绿卡"和"护身符",总共发了173张。发放的对象是国企和大型私企的董事长、总经理,有名有姓。

  而时任凌河分局锦铁派出所刑警队中队长的申智勇和付克勤,却因为这张卡,触碰到了王立军的那张网而被辞退回家。

  "'平安卫士卡';明确规定,持卡人发生交通事故或者是违章,不能扣车不能扣人,一般违章不予追究。但是实际操作当中,很多违法行为咱们都追究不了。人家出示这张卡,咱就不能再行审查。"付克勤表示。

  2008年1月4日,锦铁派出所接到举报有人吸毒,请示领导之后,刑警队5人出警,将当事人刘文海带到派出所询问。经核实,1小时后刘文海离开派出所。

  "在这起吸毒案件中,我们没有违反法律规定8小时留置时间,严格按照规定执法,没有任何过错。没想到,此事却触怒了王立军。"申智勇表示。

  申表示,后来了解到这个刘文海是王立军的朋友,此人系做钼矿发家的大老板,非常有钱,"对我们的'辞退决定';里说,刘出示了'平安卫士卡';之后,我们仍继续扣留审查没有放人,但在审查过程中刘确实没有出示那张卡。"申智勇表示。

  王立军对申、付二人下此重手的另一个原因是,刘文海系锦州市人大代表,而当时该市两会在即,王立军能否继续当选副市长,还有赖代表的投票。2009年6月,申、付曾经核查的当事人刘文海在锦州市一洗浴中心吸毒时死亡。

  申智勇和付克勤二人为此8次进京上访,但时至今日,王立军对他们极端的处理仍没得到纠正。公安部有关专家表示,所谓的"平安卫士卡"本身即是违法的。

  挥金如土

  有分析者认为,王立军如此挥霍,没有庞大的资金支持他很难维持,如此看来,王立军把"打黑"变成"黑打",变相攫取民营企业资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钱是什么?王立军没有钱的概念。"行政处一民警表示,从王立军身上才知道"花钱如流水"的真正含义。

  当地民警称,王立军在锦州时,每天消费两三万元是一种常态。"更要命的是,他从来不签字,谁找他签字就下岗。这烂账怎么处理,那是你下边人的事,要你干吗的?"行政处负责后勤保障的人员每天都忐忑不安如履薄冰,担心"哪天出事,说不清楚"。

  2007年,交巡大队一民警在巡逻中丢了一支手枪,被卖菜的农民捡到。王立军当时从他的车上拿出5万元给了农民。"这钱不知道算是公安局奖励的,还是他个人给的,搞不清楚。"民警们私下议论但没人敢问。

  而关于"王立军穿的衣服从头到脚平均五六十万元";"2004年10月,锦州市公安局在大连举办的第11届国际颅面鉴定学术会议上,王立军拿着200多万现金去参会";"王立军的悍马防弹车十年前价值170万元,把中央警卫局的官员都惊着了";"小民警跑官要官进贡的十万八万,王立军根本看不上眼";"王调来不到一年就把年收入几百万元的车辆检测中心,以50万元承包给一个沈阳人"等等类似传闻,用当地警察的话说"一抓一大把"。

  据一位曾经在经侦支队工作的民警反映,王立军不光花钱,还定时定量跟下边要钱。"他每年都给下边派罚款任务,逼得没办法,只好把手头的案子全放下,先到处去抓钱。"一位曾经在经侦支队工作过的民警说,当年7月份,王立军找各支队领导谈话,要求到11月份交460万元,不能干马上换人。

  据该民警讲,更离谱的是税侦支队,因为到期实在完不成任务,最终没办法到银行贷款凑够450万元上缴。这一事件成了当时锦州警界的笑话。

  据太和分局的一位民警称,一次搞大型活动,因市局资金紧张,局长把各分局局长召集到市局开会,跟各分局借钱,有的借五万元、有的借十万元。

  有分析者认为,王立军如此挥霍,没有庞大的资金支持他很难维持,如此看来,王立军把"打黑"变成"黑打",变相攫取民营企业资产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原标题:王立军锦州旧事)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