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1月26日星期六

刘仲敬:托克维尔的问题意识和群氓时代的异乡人

刘仲敬:托克 维尔的问题意识和群氓时代的异乡人

  托氏的立场拒绝平等的奴役
 
  从图书馆分类学的意义上说,托克维尔属于保守的自由主义者;但这种僵硬的说法没有什么价值。从问题意识和世界图景的角度看,托克维尔 跟斯宾格勒和韦伯有极大的可参照性――他们有相近的出发点;跟麦考莱和哈耶克却颇有些貌合神离――他们只是有相近的敌人而已。
 
  不同于此二人,托克维尔、韦伯、斯宾格勒的世界图景是:自由与文明的最佳状态已经结束,或是很可能行将结束;粗鄙的同质化沙漠注定要 淹没百花齐放的绿 洲。托克维尔把这种未来称为"民主",韦伯称之为"铁笼",斯宾格勒称之为"群众的无形态政治"。如果托克维尔显得比较乐观;原因主要在 于:他的参照系是 早期美国,韦伯是战时普鲁士,斯宾格勒是晚期罗马。
 
  托克维尔生在这样一个时代:各等级共治(封建主义或贵族政治)的旧欧洲经过绝对主义国家(王权削平贵族,实现初步平等化),最终步入 大众民主制(群众 消除王权,实现全面平等化)。如果我们用热力学第二定理的框架观察历史,就会看到熵增(同质化取代异质多态)过程的不可逆性。一杯热水和 一杯冷水混合成一 杯温水,是自然的趋势。两杯温水自发演变为一杯热水和一杯冷水,是不可能的。同样,身份不平等的各等级演化为身份平等的同质化群众,这是 一个不可逆的过 程。因此,抗拒平等化无异于抗拒全能上帝的意志。明智之士只会考虑一个问题:我们想要平等的自由(美国),还是平等的奴役(拿破仑)?如 果我们想要前者, 应该注意学习什么历史经验?以上这两个问题可以概括托克维尔的全部著作。
 
  托氏的问题意识自由生气和平等之福
 
  不言而喻,"托克维尔问题"跟托克维尔的生平背景关系密切。他和拉法叶特一样,都是出身贵族的"人民之友"。他比谁都清楚:在身份不 平等(封建时代) 的几百年中,是贵族和王权的斗争保护了欧洲自由的萌芽,使欧洲没有像东方专制国家一样万马齐喑。他相信:即使参差夺态的自由和创造力伴随 着不平等的残酷和 压迫,平等的幸福安逸伴随着平庸和单调;在全能上帝在眼中,后者仍然优于前者。
 
  然而,如果自由的生气和平等的幸福能够两者兼得;除了极端怯懦、毫无志气的人,谁会愿意放弃这样的大好机会?何况,这种机会并不是理 论上的空想。美国 已经证明:在审慎而贤明的宪法体制下,自由与平等同样欣欣向荣。天性骄傲的贵族可以在生而自由平等的国家自由呼吸,就像在自己的家里。如 果贵族和群氓一切 落入世界霸主平等的轭下,他的痛苦就比群氓大得多。由于平等的奴役同样具有极大的内在稳定性,生活将变成永无止境的流亡。
 
  当然,"托克维尔问题"只适用于封建将亡未亡、平等将兴未兴的时代。在中国历史上,唯一勉强接近这种形势的时代就是春秋战国时期。然 而,以后的历史路 径跟美国相反的方向:美国人为了自由而争取平等,两者兼得;秦政以后的中国人为了平等而消灭了贵族,接着就平等和自由一起丢掉了。
 
  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读到托克维尔论平等的奴役,一定不会无动于衷。他的大意是:如果平等与奴役的结合长期化,心灵的水准一定持续低 落。实用技术或许 可以繁荣,然而追求纯粹科学的理论探索肯定无以为继。全民陷于平等的愚昧,统治者只要垄断少量的知识;就可以随心所欲地统治。这样的国家 就像一座黑暗、狭 窄、令人窒息的小屋。
 
  东西历史路径特殊自由与庸俗平等
 
  东西方文明迄今为止的经验为我们描绘了以下历史路径:
 
  日耳曼蛮夷步入文明世界,将部落组织直接变形为封建体系。"国王、贵族与人民"是"酋长、长老和人民"天然的政治后身。阶级森严,尊 卑判然,但没有一 个凌驾于各阶级之上、外在于社会(society)的强大政权,社会或者说诸社团(societies)依据王国的法统 (legalconstitutedauthority)和各阶级的法权(legalrights)自我治理。国会是各阶级代表及各法人 团体代表进行利益 博弈的场所。国会就是自由,因为自由就是各阶级博弈的产物,立宪政体就是各阶级的力量平衡。
 
  这种自由是阶级社会的产物。阶级社会以不平等为原则,但并非一切不平等社会都能产生自由。在东方的吏治国家中,尊卑和财富的不平等远 远超过阶级分明的 封建社会,全能国家面对散沙社会,国家和社会界限森严,但社会各阶级的分野模糊混乱,没有明显的阶级意识,尤其没有封建欧洲能自我治理的 阶级组织。可以 说,这个社会有尊卑贫富,却没有作为诸特权与诸自由(privilegesandliberties)主体的阶级。
 
  在这个社会中,君主只是游民无产者中的幸运儿,不需要法统依据,可以通过赤裸暴力取得统治地位,离开赤裸暴力就会一无所有。贵族只是 得宠官僚的荣誉称 号,没有离开政权以后仍然可以分庭抗礼的独立阶级力量。城市只是人口较多的乡镇,没有自治组织和宪章。平民群众更换身份就像更换衣服,因 为没有严密的阶级 组织可以保护并约束他。斗争不在有组织和法权的各阶级之间展开,而在原子化的个人之间进行;不为权利,而为生物学层面上的富贵或温饱。这 个社会最鲜明的特 征就是组织资源极端匮乏。
 
  东方吏治国家的困境在平等的奴役中
 
  吏治国家产生的目的本来是仲裁各阶级的冲突;但它越来越强大,超过了所有阶级力量的总和。吏治国家早已折断了各阶级的骨骼,吞食了它 们的血肉,把残骸 化为原子化的个人;因为任何组织资源都可能是它的潜在威胁。在外部观察者的眼中,这个庞然大物没有骨骼、没有组织器官的分化,由面目雷同 的阿米巴直接聚集 而成。
 
  吏治国家是最后的组织资源;一旦解体,社会就会瓦解为阿米巴状态。吏治国家是社会最大的诅咒,也是唯一的救星。吏治国家是最后一道符 咒,将无政府状态 禁锢在胆瓶中。吏治国家是社会丧失自我治理能力后,赖以延续残年的外部起搏器。有人幻想:有了先进、精密的起搏器,心脏就会强大;这是一 个严重的错误。另 一些人幻想:打倒起搏器,心脏就会强大;这是一个更加严重的错误。如果你在和平时期就离不开起搏器,尽可能维持现状就是最好的选择。
 
  这个社会却享有一种奴役的平等,平等程度往往超过享有法权的阶级社会。在没有法统的地方,命运有最大限度的不可预测性。末路王孙青衣 行酒,里巷小儿干 禄公卿,皆为司空见惯,不会受到阶级或任何组织规则的限制或保护。没有规则就是最大的规则。这种平等的代价之一,就是王侯将相无种,大位 人人可欲。因此, 帝国必须把全民视为假想敌。
 
  托氏对未来的恐惧不宜过度诠释
 
  "托克维尔问题"产生于托克维尔对未来的恐惧:平等化通常以追求"自由的平等"为开端;可是一旦走错了路,就会演变为"奴役的平 等"。怎样才能摆脱 "奴役的平等"、实现"自由的平等"?无法在托克维尔这里找到答案。在托克维尔看来,欧洲人参考美国经验、预防"奴役的平等",希望极 大。他为什么要坐在 岸上研究"怎样先落水再爬上来"呢?
 
  有人以为:托克维尔著作能提供避免大革命的妙计,这完全是郢书燕悦的产物。春秋时期和封建欧洲还有一些形态上的类似。秦政以后,任何 时代的中国政治社 会形势都不能跟欧洲封建制或绝对君主制相比。而且,即使中国革命和法国革命有共同之处;中国的历史时间表是在革命后,而非革命前。任何人 都清楚:低血压和 高血压都可以造成晕眩,但万万不能用同一种药。
 
  在后革命时期,法国人应不应该摆脱"世界霸主平等的奴役"?如果应该,怎样才能摆脱平等的奴役?托克维尔没有提供答案,甚至没有给予 多少关注。这个问 题通常跟希波利忒・泰涅《当代法国的起源》联系在一起。不过,这些想要"以史为鉴"的中国人其实也不关心"泰涅问题"。其实,他们的真实 想法类似迎娶奥地 利公主的拿破仑:如果既不能走正统派的老路,又不能走共和派的新路;那么,拿破仑的事实政权应该怎么办?然而,法统 (legalconstitutedauthority)问题是宪制问题的一部分。托克维尔的切入点是身份平等与社会演变,没有涉及这方 面的困难。
 
  实事求是地说,中国读者不应对此过度阐释;否则很容易把自己的期望当成托克维尔的洞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