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1月7日星期一

RFI:传中宣部下令全国媒体转发《环球时报》社评力挺庹震


《南方周末》新年献词被"篡改"引发的《南方周末》采编员工与广东省宣传官僚的对抗继续发展。1月7日上午,《南方周末》编辑部发文说明新年特刊被删改过程的同一天,许多网友自发来到广州大道中289号的南方日报大院,表达对《南方周末》的支持,而此前保持沉默的中共中宣部则发出通知,力挺宣传官员庹震。

1月7日凌晨,《南方周末》编辑部发出长文,说明了新年特刊签版定样后的被删改过程,上午开始,许多网友自发来到广州大道中289号的南方日报大院,表达对《南方周末》的支持,警方到场戒备摄影,并带走了一些展示标语的网友。

此前保持沉默的中共中宣部则发出通知,力挺宣传官员庹震。

据本台了解,中宣部就此事定性严厉,传达了三点,首先,党管媒体是不可动摇的基本原则;南方周末此次出版事故与庹震无关;最后,此事有境外敌对势力介入。

中宣部除禁止媒体人在网上发言支持抗争,还要求各地媒体、网站明天起转载国家主义小报《环球时报》批评南方周末的社评《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似乎将掀起一波揭批《南方周末》的小运动。

南方周末新闻职业伦理委员会发布的"2013年南方周末新年特刊签版定样后被删改过程"。

1月1日,总编辑黄灿和常务副总编辑伍小峰被要求到位于广东省委大院的宣传部晤谈,宣传部副部长(兼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和宣传部新闻处处长在场。

杨健提出对"中国梦"部分的内容要修改。南方周末总编辑黄灿提出版面均已排妥签样,记者均已放假。伍小峰提醒,由于半年多来的事前审查,采编已有怨气,如不敏感题材都要审改,恐引反弹。

黄灿要求被拒绝,宣传部仍提出修改,应上述官员要求,1日傍晚由南方周末照排人员从已经发排完毕的版样上拷贝后,发到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邮箱,审毕发回,审后稿被删除几十字、加入一百余字。此稿即为见报稿。

1月1日当夜收到广东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长用手机发回的改定稿,此稿对梦想的阐述有增加,改变了结尾部分的提法,此即为见报封面导言。

该特刊遭遇的干涉,早从策划之初便已开始。

特刊的具体操作文案需要报送省委宣传部审批,并被多处修改,并被明确要求,不得做传媒致敬和年度人物等该报长期享有盛誉的栏目。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许多略有敏感的报道都被撤下,最终,新年特刊"中国梦"部分计划中的16个版,至此只能缩减到12个版。为此,编辑部不得不对花近两个小时已经重新调好的版面,再次重新调版。

在编辑做版期间,总编辑黄灿甚至还用手机拍摄头版版样,发给广东省委宣传部请示。

就南方周末这一说明,网友认为,没有证据表明庹震直接修改了版面,主要干涉者是省宣这么一个单位,但他是积怨的原因与核心;其次选题、出稿的整个细节都是上头在操作,在该专题中,整个编辑部已经完全边缘化。变成了看指令写稿的笔杆子。

最后,涉此事的主要人物,从党委书记到总编,都是空降的新闻官僚,南方周末的管理层已经成为宣传部门派驻的第一审查员,与采编团队存在严重矛盾。

中宣部对此事件的定性,表明了即便庹震引起了再大的民怨和批评,但官方并无意在涉及舆论管制的有任何松动。

—-

@王星WX 某部要求全国报纸都转载环球时报那篇评论,几个报纸的同行私下说会顶住压力,拒绝转载。南方蒙难,不求各位援手,不转载也是一种态度。感谢。

@idzhang3 就事论事是完全错的。对本质邪恶的,只能对人不对事。纳粹做对再多,也完全不能予以任何肯定。在任何时空表示任何支持,都可能其实为邪恶添了砖、加了瓦。一些在个别事上赞扬过胡锡进和环球时报的,糊涂啊。

南方日报机动记者部主任项仙君:传出三点意见:党管媒体,与坨无关,境外势力!操!

@闾丘露薇 "境外势力"这个词真的好老土,就是找不到任何实际的证据,但又想把人往死里整的万能膏药而已。不过,到底"境外势力"的定义是啥?啥范围?

@邓飞 境外势力?是该查查,谁的老婆孩子在外国,谁的存款在外国?

@王克勤 【我曾多次遭遇"镜外势力"】2005年底河北邢台艾滋病真相报道后,有司找到我说,我被镜外势力所利用,我一头雾水;2010年山西疫苗报道后,正在组织一个研讨会,被叫停并称我被镜外势力所利用;2011年我筹备#大爱清尘#之际,对我进行了严厉谈话,救助中国600万尘肺农民涉嫌被镜外势力所利用,我无语。

环球时报的特长就是看完都不知道他要说什么

男友的好友是南方周末的记者,这两天遭遇禁言,我们为他出声的微博也被屏蔽殆尽。以前他跟我们说过这么个又无奈又好笑的事情:亲戚问他在哪儿工作,他答南周,亲戚说"你挺优秀的,干嘛不去环球时报?" 现在他说,我不怕丢掉饭碗,有手艺哪都能活,但看到南周牌子被毁实在于心不忍

围观环球时报极品社论: 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在中国这样做,一定更是输家。一直以来有一些外围人士试图推动中国个别媒体搞对抗,他们是在坑这些媒体。

环球时报延续它一惯用精致的谎言来将现实易容化妆的办法,剔除《南方南末》事件里对新闻自由的伤害,为新闻审查制度辩护。不管你是否赞赏《南方周末》,当它的反抗产生正外部效应,拓宽我们的自由边界时,支持是必须的
——

环球时报:南方周末"致读者"实在令人深思

  《南方周末》官方微博昨晚发表"致读者",全文如下:"本报1月3日新年特刊所刊发的新年献词,系本报编辑配合专题'追梦'撰写,特刊封面导言系本报一负责人草拟,网上有关传言不实。由于时间仓促,工作疏忽,文中存在差错,我们就此向广大读者致歉。"

  南周新年献词"被改动"事件近日在互联网上扩散,有南周编辑称见报稿出自广东省委宣传部。昨晚南周的这条官方微博,把事情起因做了澄清,真相与前些天互联网流传的版本完全不同。另据环球时报通过自己的独立管道了解,所谓"改稿"确实不是广东省委宣传部所写。

  但在昨晚,微博上又有人贴出与南周官方微博对抗的南周部分人员签名信,看来事情尚未完全平息,南周内部似出现分裂。

  南周风波近日发酵,但仔细看,最积极在网上扩散的人除了有一些目前在南周工作,很多是早就离开《南方周末》、与该报系如今已没什么关系的人,还有一些微博活跃人士。他们在现实中很分散,通过互联网联系在一起。他们的最新支持者是远在美国的陈光诚。

  这些人提出的要求很激烈,表面上是针对具体的人和事,实际上谁都看得出,他们的矛头指向了与媒体有关的整个体制。

  不管这些人愿不愿意,有一个常识是:在中国今天的社会政治现实下,不可能存在这些人心中向往的那种"自由媒体"。中国所有媒体的发展只能是同中国大现实相对应的,媒体改革必须是中国整体改革的一部分,媒体决不会成为中国的"政治特区"。

  中国所有媒体都有自己的一些独特细节,但像《南方周末》这样出了风波时,它的大走向最终一定不会是一个"意外"。它的结果一定会展示十八大之后中国政治的确定性,而非不确定性。

  即使在西方,主流媒体也不会选择同政府公开对抗。在中国这样做,一定更是输家。一直以来有一些外围人士试图推动中国个别媒体搞对抗,他们是在坑这些媒体。

  近日微博上流传过一些落款"南方周末编辑部"的抗议信,但它们都不是通过《南方周末》官方微博发出来的。以《南方周末》昨晚官微的声明做参照,整个事件看来在最初阶段就被扩散者造了假。这实在不应该。

  外部的一些人愿意看热闹,如果有媒体公开对抗现行体制,这可比什邡或启东的环保性群体事件"好看"多了。如果有一家媒体真这样做,而且做成功了,那可真是太有趣了,能给一些人带来太多政治遐想。

  但这只能是虚幻的。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今天的中国根本没有支持这样做的社会基础,全社会的真正注意力是搞经济,发展民生,社会不希望国家前途有变数,毁了平静生活。

  在一个真正动荡的社会,某个人自焚,某个小群体抗议,甚至在网上编个谣言,都说不准成为一个惊人的开始。但现实的中国是蓬勃发展、不断改革的,那个"要出大事"的中国是一些人凑到微博上编出来想出来的。

  新闻需要不断改革,但有一样改不了:中国是"打包的",中国新闻和中国政治在宏观上必然是协调的,互动的,这些年中国新闻的弹性空间不断扩大,微博也加入进来。与此同时中国政治的弹性空间在同步扩大。但中国新闻决做不了同时期政治不能承受的单独突进。

  我们应积极、大胆地实践自身改革,我们同时必须有足够的智慧和定力驾驭自身的改革,使新闻既是中国整体改革的最活跃的部分,又不与它脱节和割裂。否则我们就是瞎闯,事倍功半,甚至损害中国前进的大局。

  希望所有喜欢《南方周末》的人配合风波的平息,别逼一份中国报纸扮演它无论如何也承担不了的对抗角色。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