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2月26日星期二

新�社�李安答�台�演�


出身台灣的華人導演李安獲得2013年第八十五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導演獎,這是李安的第二次獲獎,他在獲獎之後說了一大篇致謝辭,因為電影在台灣拍攝,因此他多謝了台灣的幫忙,也提到自己在台灣的家人。

新華社差不多原文轉載李安演辭,但當中沒有提及台灣二字。新華社和台灣媒體的報道相差甚大,不知者,還以為他們在報道兩段不同的演辭。

新華社的報道如下:

李安亲自上台领奖并发表了获奖感言:"谢谢!(深鞠躬)谢谢电影上帝(movie god)。我必须把这个分享给所有为了这个影片付出的3000人。谢谢写出这个美妙故事的小说作者扬-马特尔,谢谢所有能相信我,能跟随我的人,谢谢FOX,谢谢,我的卡司,苏拉-沙玛你在哪儿?你是个奇迹!你是我的小金人!谢谢我的妻子,我们结婚30年了。谢谢我的印度团队,加拿大团队。我的儿子们,谢谢我的律师们,我的PR,大家别笑,我必须这么做,特别是为了这个电影。谢谢大家!"

相反,台灣的新聞報道大多以李安多謝台灣為主打:

李安導演上台領獎時首先感謝「電影神」、原著作者、製片,還有提到男主角蘇瑞吉,直說:「你是個奇蹟」以及所有的演員。當然,他也不忘別感謝台灣:「沒有台灣的幫忙我無法完成這部電影,我想感謝所有在那裡幫助過我的人,特別是台中市政府,還有我的印度劇組、加拿大劇組。

除了感謝工作人員以及台灣人,李安導演更感性的提到:「還有我在台灣的家人,我的太太,我們今年夏天就結婚30年了,我愛妳。」更用中文及印度語說了「謝謝」。《少》片共拿下11座入圍中的4座小金人。

事實上,這種處理方式並非首次,據美國傳媒報道和台灣傳媒報道,06年中國當局也刪減了李安憑《斷背山》獲獎時的演辭,把涉及台灣和同性戀的部分刪去,官報China Daily更稱李安是所有中國人的驕傲:

Ang Lee is the pride of Chinese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nd he is the glory of Chinese cinematic talent.

Lee is the first Chinese to receive the honour, considered the highest in American cinema and the most influential worldwide.

中國大陸當局常常希望把政治由電影中抽離,但電影離不開政治,仍是顛撲不破。

———–

你的夢想在哪裡?

奧斯卡最佳導演—李安‏

文 / 李安

1978年,當我準備報考美國伊利諾大學的戲劇電影系時,父親十分反感,他給我列了一個資料:在美國百老匯,每年只有兩百個角色,但卻有五萬人要一起爭奪這少得可憐的角色。當時我一意孤行,決意登上了去美國的班機,父親和我的關係從此惡化,近二十年間和我說的話不超過一百句!

但是,等我幾年後從電影學院畢業,我終於明白了父親的苦心所在。在美國電影界,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華人要想混出名堂來,談何容易。從1983年起,我經過了六年的漫長而無望的等待,大多數時候都是幫劇組看看器材、做點剪輯助理、劇務之類的雜事。最痛苦的經歷是,曾經拿著一個劇本,兩個星期跑了三十多家公司,一次次面對別人的白眼和拒絕。

那時候,我已經將近三十歲了。古人說:三十而立。而我連自己的生活都還沒法自立,怎麼辦?繼續等待,還是就此放棄心中的電影夢?幸好。我的妻子給了我最及時的鼓勵。

妻子是我的大學同學,但她是學生物學的,畢⋯⋯業後在當地一家小研究室做藥物研究員,薪水少得可憐。那時候我們已經有了大兒子李涵,為了緩解內心的愧疚,我每天除了在家裡讀書、看電影、寫劇本外,還包攬了所有家務,負責買菜做飯帶孩子,將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還記得那時候,每天傍晚做完晚飯後,我就和兒子坐在門口,一邊講故事給他聽,一邊等待"英勇的獵人媽媽帶著獵物(生活費)回家"。

這樣的生活對一個男人來說,是很傷自尊心的。有段時間,岳父母讓妻子給我一筆錢,讓我拿去開個中餐館,也好養家糊口,但好強的妻子拒絕了,把錢還給了老人家。我知道了這件事後,輾轉反側想了好幾個晚上,終於下定決心:也許這輩子電影夢都離我太遠了,還是面對現實吧。

後來,我去了社區大學,看了半天,最後心酸地報了一門電腦課。在那個生活壓倒一切的年代裡,似乎只有電腦可以在最短時間內讓我有一技之長了。那幾天我一直萎靡不振,妻子很快就發現了我的反常,細心的她發現了我包裡的課程表。那晚,她一宿沒和我說話。

第二天,去上班之前,她快上車了,突然,她站在臺階下轉過身來,一字一句地告訴我:"安,要記得你心裡的夢想!"

那一刻,我心裡像突然起了一陣風,那些快要淹沒在庸碌生活裡的夢想,像那個早上的陽光,一直射進心底。妻子上車走了,我拿出包裡的課程表,慢慢地撕成碎片,丟進了門口的垃圾桶。

後來,我的劇本得到基金會的贊助,我開始自己拿起了攝像機,再到後來,一些電影開始在國際上獲獎。這個時候,妻子重提舊事,她才告訴我:"我一直就相信,人只要有一項長處就足夠了,你的長處就是拍電影。學電腦的人那麼多,又不差你李安一個,你要想拿到奧斯卡的小金人,就一定要保證心裡有夢想。"

如今,我終於拿到了小金人。我覺得自己的忍耐、妻子的付出終於得到了回報,同時也讓我更加堅定,一定要在電影這條路上一直走下去。

因為,我心裡永遠有一個關於電影的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