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2月27日星期三

晋绥土改中的酷刑-智效民 | 历史频道-中评网



晋绥土改中的酷刑-智效民 | 历史频道-中评网

 

1.两份土改材料

 

第一份材料来自著名民国史专家李新的回忆录。

 

他说:1946年夏,他从北平回到邯郸,那时晋冀鲁豫中央局的工作由薄一波主持。薄一波让他到永年县当县委书记,他一上任就遇上斗争汉奸宋品忍的大会。当时与会者数以万计,会场内外贴满了标语。他看到前台柱子上绑着宋品忍,群众高喊口号,气氛异常激烈。李新认为大会开始后秩序还能掌控,但是后来,一个老太太突然上了主席台,一边哭喊一边从怀里拿出一把锋利的刀,只见她先敲了一下宋品忍的脑袋,然后嚓的一下割掉了宋品忍的耳朵,顿时鲜血飞溅。这时全场沸腾,人们一致高呼:"把宋品忍千刀万剐,碎尸万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局面,李新立即召开临时会议,对与会的其他领导人说:群众的愤怒可以理解,但这样做影响不好,应该出告示将该犯枪决。后来,他电话请示上级后,才贴出告示,把宋品忍拉出去枪毙。

 

当宋品忍已被枪毙,人群基本散去的时候,李新看到现场宋品忍的尸体只剩下几根骨头。这时候,一个汉子气冲冲跑来,抓起那几根骨头,对李新说:"怎么把肉都刮光了,也不给我留一点,太不公平了!"最后,他捡起那几根骨头,一边走一边说:"吃不了你的肉,拿你的骨头回家让狗啃,也算解恨了"。

 

如果说李新讲的是一个斗争汉奸的故事,那么,曾经担任晋绥行署副主任、党组书记的牛荫冠在上世纪80年代"晋绥党史座谈会"上的发言《我们应从晋绥土改的"左"顷错误教训中总结历史经验》,其中一段话让我深感震惊。

 

第二份材料,牛荫冠说:

 

我记得晋绥党校搬家时,从(山西)兴县搬到(山西)宁武,沿途发现被打死的区乡干部不少,其中有一个区长被绑在树上,用树皮刮他的肉,满身流血,刮到骨头,最后刮死。听说,这个区长过去的工作是非常好的,抗日工作很积极,对人民很热爱,对上级党的指示积极执行,可是,这次运动中,他被活活刮死了。

 

这段话说的是1947年底或1948年初的事。当时已是晋绥土改运动的后期了。在著名的革命老区发生这种惨无人道的事,实在是出乎人们的想象,这也是我进一步研究晋绥土改的一个原因。

 

2004年夏,在同事的引荐下,我拜访了原中共忻州市委宣传部长白建华。

 

白是兴县黑峪口人,土改时十七八岁。他说,他小时候,黑峪口是水陆码头,可谓商贾云集,经济发达,另外,因刘少白、牛友兰在当地兴办学校,所以,人们的文化水平和文明程度很高。那时,真是邻里和睦,安居乐业。

 

白先生还说,刘家兄弟为人和善,是远近闻名的老好人。刘少白的弟弟刘象坤在家务农,本人非常开明,他的儿子刘武雄1932年就参加了革命。

 

然而,到了1947年,刘象坤却成了被斗对象。

 

那天,会场上聚集了八个自然村的几千人,会议没到一半,刘象坤就被你一拳我一脚,你一棒子我一石头地打死了。

 

刘先生说:打人的骨干力量都是贫农团的年轻后生,他们力气大,下手狠,打人的声音听得清清楚楚。他当时在场,周围人山人海,等明白过来,刘已经没气了。刘象坤被打死时,正好他儿子刘武雄被开除公职从晋绥行政公署所在地蔡家崖回来,听说父亲被斗,他没回家,直接到了会场,上台讲了一番话,大意是过去他受父亲连累,对革命不够忠诚,现在他要与父亲划清界限。随后,他跳下台来,从一位民兵手里夺过一把刺刀,冲他父亲尸体的胸口又连捅两刀。大会结束后,刘象坤的尸体被扔进了黄河。

 

刘象坤惨死后,黑峪口又连续清算了斗争了七个地主恶霸。

 

据白建华说,黑峪口村党支部书记刘玉明是红军东渡时就入党的老共产党员,但是,在土改中也成了被斗对象。

 

那些贫农团的人对刘玉明打耳光,扎锥子,打棒子,最后,有个后生找来一块石头冲他的脑袋砸了下去,没想到,刘玉明反射性的蹦了起来,当他稍微清醒之后,他给那些人跪下并央求说:群众对我有怨恨,我没意见,咋处理我我也没意见。我今年36岁,家里还有一个快70岁的老母亲,给我留条命行吗?他的话音刚落,一个后生又拿起棒子向他的头部打去,他应声倒下。人们以为他死了,也像对刘象坤似的,把他用一根绳子拖着,往黄河里扔。谁知他在河滩上又活过来并挣扎着想站起来,于是,几个后生又下到河滩,用刺刀在他胸脯上扎了两刀------

 

刘玉明死的时候,现场有个姓任的汉子,他听说吃人的心脏能治病,便跑下河滩,用刺刀掏出刘的心脏,包好,回家在炉子边上焙干,给家里的病人吃了。

 

刘玉明死后,他母亲精神失常,妻子哭瞎了双眼,并且被分配给失去一条腿的老红军。这位老红军姓任,是白建华的入党介绍人。我采访白先生的时候此人已经90多岁了,当时健在。

 

后来,《山西文学》鲁顺民也采访过白建华先生,并写了《左倾风暴下的黑峪口》一文,发表在2005年第10期《山西文学》上。在此之前,他还采访了一位74岁的张老汉,以《关于土改,我对你说》的采访手记为题,发表于2004年第4期《山西文学》。

 

张老汉是河曲县城关人,土改时十六七岁。他母亲是被日本人炸死的。他父亲没有再娶,依靠给死人剃头、做纸扎、油漆棺材为生。

 

张老汉说,土改时他三叔参加了贫农团,要他也去闹土改。起初,他爹不同意,三叔就数落他爹:"你说你半路打光棍,娶不起老婆,这是为什么?是封建地主剥削的呀!你说你每天辛辛苦苦做纸扎,和死人打交道,这是为什么?是地主封建剥削的呀!"三叔还说:"这次土改,轮到咱们出头出气了,穷人要翻身了!"

 

在三叔的鼓动下,张老汉先参加了少先队。

 

张老汉说:"那时给公家干事没报酬。三叔说了,革命成功后一并给。我爹问'如果革命不成功咋办?'三叔说'休说这些不吉利的话'。"

 

张老汉说,当时,除了民兵组织外,还有农会和村委会。土改一开始,过去的全部推倒重来。于是,村里成立了农会临时委员会。

 

然后,划分阶级成分。划好成分后,就开始斗争了。

 

斗争的目的是"起浮财,挖地财"。

 

"起浮财"就是没收地主富农的一切家产,包括粮食、家具、衣服和房子。

 

"挖底财"就是将地主富农藏起来的财产全部挖出来。

 

于是,整个县城每天都能听见打人、斗人呼号连天的声音。

 

至于斗争的方法,主要有几种:

 

1.磨地。

 

先在会场地面撒上炉渣,把被斗的人推倒,然后用两人提住被斗人的脚,来回拉。后来发展到脱掉被斗人的衣服,光着上身,正面拉反面拉。

 

张老汉说,有个药铺周掌柜,贫农团知道他有钱,但是他拒不交代,被脱光了上衣开始磨地,正当两个贫农团成员拉着他来回磨地的时候,不知谁往场里扔了两块青石蛋蛋,只听见周掌柜的脑袋被碰得崩崩4乱响。一两个回合后,他只好交代了藏钱地方。按照他的交代,贫农团找到两三百块大洋。但他们认为不够 就继续"磨地",后来,一个叫张毛女的女人在周掌柜的肚子上放了一块小石磨并坐上去,说:拉上走,看他说不说。几个后生看到这,也不示弱,他们把周掌柜拉出城门,绕城一周,后来,他们发现,周早已断气,后脑勺被磨塌,脑浆流了一路,后脊背的白骨一根一根的,就像打场的链枷一样。

 

2.坐圪针柜

 

先把大木柜里撒上剁碎的酸枣树圪针,再把被斗的人脱光衣服扔进去,盖上盖子,外面的人往柜子下面放一根木棍,从两头上下晃动,就像幼儿园孩子玩跷跷板。

 

有一个叫余务本的七旬老人,因为生意做得大,孩子们都出去了,只留他在家看门。他耳朵背,听不见柜子外面人的问话,因此不吭气,于是大家以为他很顽固,后来才发现,他早就死了。

 

3.扔四方墩

 

当地人把长城的烽火台叫做"四方墩",贫农团把那些死不交代的人押到四方墩上,往下一推,必死无疑。但是,为了保险,他们往城墙下铺了好多石头,还要往被扔下去的人身上扔石头,只要石头砸到脑袋,万无一失。

 

有个姓韩的教书先生,被打成地主,他老婆每天提个篮子捡料碳(煤核),被认为是装穷,就把她捆起来,经历了磨地,坐圪针柜,火钳子烫等酷刑,可是,这女人性情刚烈,就是不配合,最后,被剥光上衣从四方墩上往下推的时候,又被一个姓田的少先队员抽掉了腰带,推了下去。第二天,那人把她的裤子拿到估衣铺卖了。

 

死的最惨的是张老汉的外祖母,这老人虽然是个寡妇,却经营着  磨房、当铺、粮库和两只渡船等家业,张老汉说:"土改时,她被捆起来打过,火柱烫过,磨过地,最后还在耳朵里钻上捻子点灯------,最后,还是被人民法庭枪毙了。"

 

晋绥土改进入高潮时,已是冬季。张老汉清楚地记得,被斗死的人,都不许收尸谁敢收尸就是狗腿子,一旦被认定为狗腿子,斗起来比真地主还厉害。那些被斗死的、枪毙的都扔在雪地里,被野狗抢吃。

 

张老汉说,"外祖母被毙的后两天,又说是毙错了,许多人也都是毙错了,要"纠正",球!人都死了,怎么纠?

 

这种混乱局面大概持续了三个月,很快就结束了。打死了多少地主?不知道。但是,仅我知道的就十来个。反正很乱,有好几次,说着说着就把县委书记县长揪上 台去斗开了,要不是土改工作团压阵,他们也玄乎。"

 

2013-2-13

本文原载:凯迪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