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24日星期日

周末段子荟萃 3-24 #一日段子荟萃 @lanpijin:刚说完苏共倒台竟无一人是男儿然后马上去见了一个叫做普京的女人。 @zqweb:中国著名歌唱家彭丽媛携老公访问俄罗斯,在访问期间,彭丽媛...


周末段子荟萃  3-24  #一日段子荟萃

@lanpijin:刚说完苏共倒台竟无一人是男儿然后马上去见了一个叫做普京的女人。

@zqweb:中国著名歌唱家彭丽媛携老公访问俄罗斯,在访问期间,彭丽媛将亲切会见柳德米拉·阿列克德罗付娜·普京娜。并对双方关心的问题进行会谈,衣服款式,包包定制,发型设计等这些中俄两国人民共同关心的问题会有深远的合作。此次行程习近平全程陪同。

@cctvWeb:俄罗斯为了表示对当选为国家主席的习近平出访首国的重视,特别安排了远东地区发展部长亲临机场迎接。

@hnjhj:刚上任的斧头帮帮主携压寨夫人对女儿国进行了友好访问。

@yokel007:说"鞋"不合脚提出要换"鞋"的人都被关进牢了。

@撸智深:合不合脚,你都得买俺梁山牌的鞋,否则就是颠覆宋江哥哥,洒家便要拿你治罪。

@duyanpili:这无疑是史上最完美的鞋,那些胆敢对鞋子说三道四的人都在监狱或去监狱的路上。

@mozhixu:从新闻里看到刚选出来的年度小姐后,屌丝暗暗给自己打气:加油,今年一定要好好工作,这样老板才泡得到她!——摘录段子献给为国你老母和压寨夫人欢呼的傻逼们。

@五岳散人:关于鞋与脚的问题我是这么想的:谁花钱买鞋谁说了算,老百姓纳税了,有权表达鞋是不是合脚,以及鞋子的款式。选好了鞋子还要有三包服务,也要有退换货的权利。鞋子本身没有说自己是不是合脚的资格,有这个资格的不是鞋子,往往都是脚镣。

@tufuwugan:鞋合不合脚,只有穿鞋的人才知道,而不是强迫别人穿上它们指定鞋的人,我们要穿什么鞋我们来决定,而不是你们来指定我们穿什么鞋,你经过我们授权了吗?你问过我们要穿什么鞋吗?你知道我们要穿什么鞋吗?别无耻瞎代表穿鞋的人。

@hnjhj:跟老大讨论鞋子大小的问题就已经落入黑帮圈套了。没听说过摸石头过河还要穿鞋的。

@HeQinglian:习主席3月23日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发表演讲,在谈到发展道路问题时说,"鞋子合不合脚,自己穿了才知道"。他这番讲话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俄有评论说,怎么才能知道这个国家的人民觉得鞋子是否合适呢。还有人问,"我觉得鞋子不合脚怎么办?"

@HeQinglian:荒谬马屁经典:《大西洋月刊》3月14日"China's Hip New First Lady",作者Lily Kuo(华人,北大毕业)极尽赞美:"出身平民家庭并且早就取得知名度的彭丽媛,有可能帮助共产党摆脱掉特权、腐败和脱离群众等负面形象。

@qiumazha:谁是脚,谁是鞋?如果我们是脚,那么中国土地上都是皲裂、残缺、变形的脚在蹒跚;如果我们是鞋,那么你们一直踩着我们,坏一代再换一代,你们肯定满意人皮制作的带着润血的柔弱的鞋,而鞋们是不会发声的。

@xjvisa:联合记者招待会上,记者提问:普京先生,苏共解体时,共产党员无人抗争,习先生说贵国竟无一人是男儿。您作为前苏共党员,对此有何评论? @laoyang945:普京说"共产党员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都算不上,还说什么男女呢?",他的机智回答让记者们爆发出阵阵热烈的掌声。

@curt:习:你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普:我靠,不许你这么说,我还想多活几年呢。 

@avb001:中青报驻俄罗斯首席记者关健斌:在会谈过程中,习主席在回忆了与普京的交往过程后说"我觉得,我和您的性格很相似。"这时,普京高兴的笑了。俄《共青团真理报》、《消息报》、第一频道等主流媒体都注意到了这句话,并直接引用了。——呃,不是前不久才说了"竟无一人是男儿"么?

@huangagou:一没开放报禁新闻自由,二没开放党禁推动民主,就媳妇穿件大衣提个包走两步,大家就情绪沸腾连声叫好了。这帮贱人真是好伺候啊!

@ranyunfei:两百年来伤及中国如此之深,抢去大片领土的头号祸害,却被最高当轴视为邻善之邦、国之宝也。在不可能实现世界大同的情况下,连一点民族主义的爱国理念都没有,只有稳定政权的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这实在是世界奇葩。

@pufei:她生于山东,丈夫是国家主席曾在延安生活多年。她是著名艺术家,为丈夫生下女儿。她能指导全军文字工作,平常亦多以军装示人。她就是著名艺术家——江青。

@qiumazha:我小时居住的大杂院有个流氓父亲,动不动就把他的几个儿子打得皮开肉绽。有邻居出来劝阻,他大骂:老子管教自己的儿子,管你们屌事?后来,当我读到"中国一不输出贫穷,二不输出革命,三不折腾你们。"的句式时,我的眼前就浮现出"管你们屌事!"的嘴脸。

@sdjkx:请问你的中国梦是什么?一位出租车司机回答说:我的一生做过"共产梦"、"四化梦"、"小康梦"、"和谐梦"....最后,我的墓志铭是:这是一个有着丰富做梦经验的人。

@ssfy:看多了新闻,终于发现,中国现在有两股势力,一正一邪。正义的一方叫做"有关部门",他们无处不在,无所不管;邪恶的一方叫做"临时工",几乎所有的事故、丑闻和人为灾难,都是这个组织的人干的。这次开豪车套用假军牌的事又临时工干的。

@remonwangxt:皇帝招来宫廷画师,严厉地对画师交代:这次画皇后娘娘,一定要把她母仪天下的神韵画足,不可怠慢!画师吓得都快尿了,哪里敢怠慢,指点皇后摆pose:国母,请您微抬您的国手。过一会:国母,麻烦您的国足右边去一点。画师:"国母,您可以稍微笑一下,这样就露出国齿了...画师卒。

@六间房刘磊:【神医扁鹊】魏王问扁鹊:你家兄弟三人,谁医术最厉害?扁鹊答:长兄最好,中兄次之,我最差。王再问:那为何你最出名?扁鹊答:长兄治病于病痛发作前,人们不知他事先能铲除病因;中兄治病于病痛初起时,人们以为他只能治小病;我治病于病痛严重期,所以人们以为我医术高明啊。

@陈杰人:前日我透露内部消息称铁路警察重归铁路,今天再次得到内部确认,中国铁路总公司确已成立铁路公安局,统管全国10万铁路警察。此事已在内部宣布。——一家公司统管10万警察,这还叫企业吗?

@刘植荣:【那些自称是公务员的人,我先问你支持不支持公务员财产公示。支持,我承认你是公务员;不支持,我只能说你是贼!】公务员,你自己给自己定工资标准,那就是匪;你的工资高于普通百姓的工资,那就是贪;你不交养老保险反而退休后的养老金比百姓还高,那就是盗;你不公示财产,那就是贼。

@笑林书纪:一朋友开了个小店,街上的地痞过来找他要钱,朋友忍了给钱;地痞吃香喝辣,发现钱不够,又找朋友要钱,朋友再忍给钱;地痞买房买车,入不敷出,又向朋友开口,说要再加钱;朋友只好关店,提两把菜刀把地痞砍翻。后来,朋友就成了这条街的地痞。

@导演高晓舰:听说北大南门某店门口挂了只鹦鹉,见客路过就唱:"化学是你,化学是我",有路人回应"脑残",鹦鹉马上反击"五毛,傻逼!"。近有一群童鞋路过,鹦鹉刚开口"化学是…",不想童鞋们冷嘲热讽道"省省吧,你的笑长走了",鹦鹉扑着翅膀大喊:"三妈的!三妈的!"

@laojiang2010:认识一个从北京来美国近20年的人,在美国上的大学,也在这边工作了很多年。但是她绝不允许任何人讲中国政府不好,支持六四时对学生的镇压,只要新闻中出现中国的负面报道,她立刻把电视关掉。我一直不明白她为什么不回国生活。

@ranyunfei:民国家庭教育是从传统到现代的开始,但在四九后却向另一路数。兄弟阎墙、夫妻告讦、父子反目,组织成了交心对象,莫洛佐夫成了英雄,家庭教育成了国家主义教育的延伸。很多家长以为送进学校便万事大吉,一切以出人头地(势利)、过度保护(焦虑转嫁)为要,而不顾及孩子成就一个怎样的自己。

@zuzhou:【这个玩笑开不得】局长在五个副手中选接班人举棋不定。老婆出主意:考验一下看谁忠诚。给五人分别发了短信:"东窗事发,有危险,速来救我。"短信发出后久不见回音。忽有人敲门,急开门。门口站着纪检人员:"你的四个副手已投案自首,还有一人自杀,你已被双规。"

@荀夜羽:看了城管和煎饼果子梗,就想起来贫道当年的义举——早上去摊个煎饼果子吃,摊到一半城管来了,小贩当时就慌了,骑上三轮就要跑,但是他煤气罐还撂在地上!贫道说别停!拎上几十斤的煤气罐就跟着跑了起来……后面城管暴怒,大吼:"舍命不舍财啊!再扭了腰!跑到下个路口就可以了!我们不查那!"

@sdelayang:好像不管搬到哪里,邻居的标配就有一个喜欢在清晨剁肉的,一个喜欢在半夜拖家具的,一个喜欢在周末一大早打冲击钻的。

@徐卫华:昨晚黄浦江齐点蜡烛,原来是为了灭灯一小时,我还以为是为了猪呢,切!

@QiubaiBot:刚刚听到电台主持人深情地说:接下来我朗诵一首诗《北京的土》......哦,对不起,错了,是《北京的士》......

@forzagang:儿子考试没考好被老婆臭骂一顿,我于是去安慰儿子,还鼓励他要好好学习,将来长大了各方面要超过爸爸。儿子气呼呼地向我保证:别的不好说,找老婆比你的好还是有把握的......

@屌絲打分蜻蜓隊長:放学回家,同学的爸爸顺路车我,于是我叫叔叔发一条短信给我妈妈报平安。回家后发现妈妈抱着手机哭的梨花带雨,我问怎么啦?妈妈一把抱住我,给我看手机上那条破短信,写着:是xxx(我的名字)的妈妈吗?不用担心,你儿子在我手上...在我手上......

+中国数字时代   +阳光时务周刊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