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广西北海集资传销内幕调查:成员洗脑称3800元可变380万

本报记者跟踪观察传销一年,深入传销组织内部,挖掘并分析了传销洗脑过程对心理学、组织行为学、经济学和 成功学的扭曲和运用。
  

  编者按

  最近,全国多地传出破获传销大案、要案的消息。但社会转轨时期,泛滥的传销现象,已经形成一个滚动发展的传销群体,按下葫芦起来 瓢,一直与警方大打游击战。虽然最终难逃法网,但过程十分具有欺骗性。

  他们将传销内容乔装打扮,利用地区发展不平衡,以电子商务、拉动落后地区经济、解决就业、文化产业、振兴三农等包装,堂而皇之地出 现在公众视野中,欺骗性更强。

  在洗脑的手法上,他们改变了以往暴力课堂、强制灌输的方式,以自由考察、一对一谈心等技巧,直接改变了人们以往"课堂+讲师"的传 销认知,让人难以识别真相。

 

  本报记者跟踪观察传销一年,深入传销组织内部,挖掘并分析了传销洗脑过程对心理学、组织行为学、经济学和成功学的扭曲和运用。从今 天起,本版将对此进行持续报道。本篇记录了其中一次记者的连续体验,试图解读所谓资本类传销步步为营"请君入瓮"的过程。

  "安徽打击传销行动初战告捷 捣毁窝点130个"、"大连破获传销案会员多达911万"、"云南端掉大学城片区112个传销窝点"……自今年4月6日, 国家工商总局、公安部开展打击传销违法犯罪专项行动以来,各地纷纷传出破获传销大案、要案的消息。

  虽然大力打击传销的专项行动每年都会开展,但传销组织并没有偃旗息鼓,反而不断花样翻新、巧妙包装,吸引新人源源不断地加入其中。 让人难以理解的是,警方解救传销人员时,有的人见到亲人,不仅不愿跟其回家,还劝说亲人留下一起"发财"。

  传销为何具有如此大的蛊惑性,让人闻之色变的传销洗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在持续关注传销现象一年多后,记者偶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一名男生在电话那头急促地唤道:"希望你尽快过来,我带你了解这个行业 里的事,不要再让人受骗了!"

  原来,去年大学毕业后,阿锋被骗到广西北海参与传销活动,经过大半年时间,他幡然醒悟,那个曾经让他热血沸腾的梦想,只是彻头彻尾 的一场骗局。在阿锋的建议下,中国青年报记者扮作他邀约的朋友"小贝",用几个月时间,完整体验了一次传销"洗脑"的全过程。

  这是一种典型的非法集资类传销,洗脑过程中,传销人员对心理学、组织行为学、经济学和成功学的运用和扭曲,无处不在。

  "洗脑"前的准备工作

  从北海市南珠汽车站下车,坐出租车不到20分钟,就到了阿锋居住的小区。这家小区位于北海市海城区,是一个容纳2000多户的大型 住宅社区。

  打开房门,阿锋公寓内的设施看上去都是崭新的:硕大屏幕的液晶电视机、柔软的布艺沙发、淡绿色的整体橱柜……小日子分明过得不错 嘛,哪里像是传说中煎熬人的传销"难民营"?

  "我们这个体系的成员主要来自广东。"阿锋开门见山地说,大家分散租住在不同的居民小区里。分散是为了防止被警方一锅端。而住在体 面的住宅楼里,有助于打消新人的怀疑――这怎么会是传说中打地铺、吃咸菜的传销窝点呢?

  近些日子,这套颇显档次的大房子里只住着阿锋一个人,原来为了方便他带新人,跟他合租的老业务员已经回广州去邀约朋友,专门把房子 腾出来供他使用。

  简单吃完饭,阿锋马上用电动车载着记者走访了附近几家书店。

  第一站是位于北部湾中路的一家书店,书店门口张贴的畅销书排行榜上,《世界上最伟大的推销员》、《风生水起北部湾》和《北部湾的春 天》排名前 三。跨入店内,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北部湾发展图书专台",上面摆着《民间资本富中国》、《赢在资本》、《资本游戏》等金融类书籍。据了 解,《世界上最伟大 的推销员》、《羊皮卷》、《方与圆》被称为行业中的三件宝,其励志效果受到传销人员的普遍推崇。

  在随后走访的北海大道的一家书店内,同样有一个专门摆放关于北部湾经济区、东盟自贸区等国家发展战略和虚拟经济、资本运作图书的专 柜。在传销人 员内部,这些书被称为"行业书"。记者拿起珠海出版社出版的《虚拟资本与虚拟经济概论》,薄薄不到130页的32开小书,居然要卖87 元。"行业人的钱好 赚嘛!"阿锋见怪不怪地说。

  走出这家书店,阿锋指了指旁边的北海市工商局办公大楼说:"这家书店是行业人带新人最喜欢去的地方,因为可以理直气壮地说,要是书 店里卖的书有问题的话,工商局离这么近怎么可能不查呢?"

  除了逛书店,看楼盘和银行网点也是带新人必做的功课。虽然一路上,道路两旁新落成的高层住宅楼比比皆是,但第一眼见到海景大道南侧 的"北部湾一 号"大型楼盘时,依然会感到震撼,几栋高层联体板楼组成的大楼矗立在海滩边,颇有气势。从海景大道往市区走,要经过纵贯老城区的湖南路。 在这段不长的路 上,阿锋提示道:"你注意到没有,这里的银行网点挺多的吧?"

  匆匆在北海市区走马观花的这一圈行程,在行话里被称为"铺垫",也就是正式"洗脑"前的准备工作。由于记者以前去过北海银滩公园, 对北海市的几条主要交通干道有所了解,所以铺垫工作的内容也被简化了不少。

  铺垫过后,下一步就要面对行业人正式洗脑的流程。难道真有什么神奇的语言和方法,可以让人浑然不觉地沉溺其中吗?

  我只告诉你拼图的一小部分

  原以为会遇到一位高人对我进行"头脑轰炸",没想到"洗脑"的第一课,却是跟一个家庭主妇拉了近1小时的家常。

  辞去广州市郊一家幼儿园的工作后,30岁的沈姐在北海过起了相夫教子的全职太太生活。将我们迎进门后,她熟练地泡了一壶茶。

  "你是什么时候到北海的?"

  "感觉这里怎么样啊?"

  沈姐一边抛出各种问题,一边介绍起自己的经历。中专一毕业,她就开始做幼儿园教师,但民办幼儿园的工作辛苦,工资又不高。婚后她生 了两个孩子要养,"没办法,只好向外寻求更好的发展机会啦!"

  "你是做什么的?"沈姐问。

  "我做儿童英语培训,听阿锋说这边市场环境不错,就过来看看。"

  "哎呀,早点儿认识你就好了!"沈姐马上热情地聊起在北海的种种好处,"你看,这里的空气、水质、小区环境哪一样不比广州好!当 然,我跟老公选择留在北海,最主要还是看中这里的发展。"

  闲聊中,沈姐的话里"西部大开发"、"北部湾经济区"等名词出现的频率渐渐多了起来。她说,前些年我们国家领导考察了日本、新加坡 等国后,发现 他们的经济之所以能取得突飞猛进的发展,是因为使用了一套模式,我国随后引进这套模式来发展西部,广西北部湾是试验区,"我和老公现在在 这里做的就是这个 模式"。

  "你说了这么久,到底是什么模式啊?好像挺神秘的。"记者忍不住问道。

  "就是很玄啊,需要你自己去分析,不能太急啊!你做过培训的也知道,要了解清楚一个事情得有耐心。我当时花了7天时间去了解,不知 道你这次准备 花多少时间?但起码要有7天才行。"沈姐见我一脸疑惑,笑着说,"我这里只是告诉你拼图的一小部分,还有九块拼图怎么找出来呢?就得靠朋 友,因为这里还有 很多朋友比我来得早,对这个模式也了解得更清楚。让阿锋给朋友打电话,看看哪个朋友有时间,不要心急。这个很讲缘分的。"

  就这样,半遮半掩、一头雾水的时候,谈话结束了。

  去沈姐家的这番闲聊,在传销行业内被称为"会前会",其目的是为了之后的讲解做铺垫。在一本盗版的传销实战宝典中,对于这部分工作 有着详细的说 明:"对待新人提出的问题,总是点一下就可以了,不必什么都想说清楚或是继续隐瞒。让新人带着一点神秘感进入'会中会',才是'会前会' 沟通的主要目 的。"

  之后,阿锋带着记者又去了几个别的朋友家走访。每个人在闲话家常之际,都会透露一点儿行业内的信息,让你在模模糊糊中,对他们口中 的"国家项目"留下一些初步印象。

  在记者和传销人员打交道的过程里,经常听到以下这样的说法。

  "你有没有发现,这里的银行比米铺还多,如果有人在国有银行内从事非法活动,账号是不是马上会被冻结掉?"

  "你有没有发现,阿锋给我打电话用的是长号集群网,用这种电话卡打长途比打本地市话还便宜,电信部门涉及国家的信息安全,你说它为 什么会专门为我们制定出一个套餐呢?"

  "你有没有发现,这里街道两旁大都是住宅楼,是不是没什么写字楼,也没有什么商场和工厂,而且最著名的旅游景点银滩是不收门票的, 那北海的发展靠的是什么呢?"

  从表面上看,这些现象似乎都在印证着这座城市的与众不同,但事实上,这是传销人员在利用新人对北海的片面了解,一步一步地将其引入 认识误区。他 们会告诉你,国家正是通过这个项目,给北海带来大量的外来人口和外来资金,拉动当地内需,带动当地各行各业的发展,还解决了毕业大学生、 退伍军人、下岗职 工、农民和社会闲散人员等五类人群的就业问题。"行业"在帮助大家赚取第一笔财富,步入中产阶级的同时,还能让人掌握先进的营销模式,将 来可以在更大的平 台上从事国家项目的投资和运作。

  资本运作的疯狂逻辑

  真正接触到这个"行业"的实质性内容,是第二天下午去四川路某小区一名业务员家的时候。

  接待我们的阿辉是个土生土长的广州人,看上去刚从学校毕业不久。一番寒暄后,他拿出了纸笔,对视着记者问道:"还记得这个项目叫什 么名字吗?"

  "他们都没跟我说啊,就说是个什么国家项目。"记者回答。

  "这个项目的名字叫做资本运作,是一个金融性的投资项目。"阿辉说。

  "资本运作"这个在新闻里经常被提及的传销新变种,终于从他的口中说出了,之前的人都小心翼翼地回避这几个字。

  接下来的1小时,阿辉一边在纸上比画计算,一边详细介绍着"资本运作"的原理和分配制度。

  "资本很简单,就是钱的意思。资本运作,用我们广州人的话说就是钱滚钱。"阿辉首先介绍了这个项目的游戏规则:每人投资3800 元,算一个份 额;还要拉动3条闲散资金链,简单说,就是找3个合作伙伴,利用几何倍增原理和五级三阶制的分配制度,就能获得1000倍的利润―― 380万元。

  所谓几何倍增原理,用阿辉的话说就是在银行里存1分钱,虽然数目很小,但如果第二天翻倍变成2分,第三天变成4分,以2的倍数递 增,一个月后这 笔存款就会变成536.8万元。这是他们解释为何财富能疯狂增长的数学逻辑基础。"国家正是拿着我们的钱,去垄断性行业和国际金融市场进 行投资,获得几何 倍增式的增值,回头再分配给我们高额利润。"

  "国家有本事赚这么多钱,还稀罕你这3800元投资?"记者问,如果世界上真有一种投资项目有这样神奇的回报率的话,那地球人岂不 是可以天天坐等着吃饭了?

"这你就错了,国家在北部湾经济区引进和试点这个项目,就是为了培育一大批有眼光、高素质的新兴中产阶级,通过他们在当地的消费和再投 资,带动西部地区经济高速发展,从而实现共同富裕。"阿辉马上搬出一套说辞自圆其说。

 

  接下来,阿辉详细介绍了他们行业内五级三阶制的分配制度。从理论上看,这套制度对于每一个参与者都有着完善的分配和保障方案,怎么 看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这也是导致很多人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重要原因。

  所谓"五级"是指行业内的人,按投资份额的多少,分为实习业务员(1~2份)、组长(3~9份)、主任(10~64份)、经理 (65~599 份)、老总(600份以上)五个级别。每人名下的份额采取累计制的方法计算。比如A投资了一个份额,又找3个合作伙伴每人投资一个份额, 那么A名下现在就 有4个份额,当A下面的3个朋友又各自找来一个伙伴投资,那么A就有了7个份额。

  所谓"三阶"是指当A的累积份额达到10份以上,他就实现了从实习业务员到主任第一阶段的晋升。第二阶段从主任晋升到经理,除了名 下要有65份 以上的份额,下面还必须有两个朋友要做到主任,这些条件都达到后,第二个月便可晋升。第三阶段要从经理升到老总,除了份额要达到600份 以上,还要确保他 直接发展的3个朋友都成为经理,才能在第二个月升为老总。"这种方式的好处就是层层负责,比如A要想升老总,他必须保证他找来的朋友变成 经理,相应的经理 必须保证下面的朋友变成主任,上级跟下级是层层制约、相互推进的关系。在这种模式的作用下,会达到一个'上拉下推、左扶右帮'的效果。"

  阿辉表示,在五级三阶制中,处于不同级别的人会有不同比例的奖金分成,级别越高的人得到的提成就越多。做到老总以后,每个月拿的钱 不会低于6位 数,当拿满380万元分红后,老总就必须出局离开这个行业了,这个行业一个人一生只能从事一次。"因为这个行业要打造的是中产阶级,不能 让你无限制地赚 钱。我们的口号就是"人人出局,人人赚钱"。

  "要做到经理、老总,下面得发展那么多人,难度也太大了吧!"记者问道。

  "按照一份一份的投资,要做到600份,确实要花很长时间。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也不做了。"阿辉话锋一转,"我之前跟你说的,是 1998年玉林 起步阶段的模式,当时每人投资3800元一个份额,回报是1000倍380万元,但升总(晋级到老总)需要发展600人,大概需要花3年 半时间。2004 年,这个项目做了第一次提速,每人投资36800元,相当于11个份额,回报是199倍700万元,升总需要55人,时间大概需要两年半 左右。2006年 这个项目分流到南北钦防(指位于北部湾经济区的南宁、北海、钦州、防城港4个城市)这些地方,每人投资21份69800元,回报是149 倍1040万元, 升总需要29个人,时间大概是8个月到一年半时间。这样的好处就是,投资少回报大、时间短周期快、人数少好管理等。"

  "你说的这些,有白纸黑字的文件、合同吗?"

  "这个没有。因为我们的钱都是在银行里运作的。你想想,北海这么多人在做这个项目,要是拿不到钱会发生什么事?"

  "连合同也没有,那我投六七万块钱怎么说也不是个小数目吧?"

  "六七万元,对于生意人来说,一点也不多。你想想,最终的回报是1040万元,这点儿投资多吗?"阿辉一脸坚定地说,他已经在这里 做了半年了, 跟他一起进来的人有好几个都升总了。"我亲戚现在已经升总去南宁做国家项目了,在这里不仅能得到财富,更重要的是还能获得人脉和能力。"

  看着这张自信满满的脸,记者察觉不出他说的这些话是内心真实的想法,还是在演戏。

  "对啊,这就是高级传销!"

  从阿辉家出来,已是下午4点多了。从早上9点开始,在阿锋的带领下,记者已经去了3个不同的小区听了3个业务员的洗脑灌输――一大 堆胡编乱造的 行业现象分析加上怎么分钱的数据让人头晕脑涨。想到等会儿还要去另一个女业务员家听课,记者郁闷地说:"累死了,明天再去吧。"

  "不行,已经安排好了,不带你过去,'伞尖'会骂死我的。"阿锋口中的'伞尖',是资本运作体系中对高级头目的一种称呼,因为介绍 人和下线之间的关系就像雨伞的形状一样,所以介绍人被称作伞尖,下线被称为伞下。按照级别的不同,还分为大伞尖和小伞尖。

  阿锋说,从来北海的那一刻起,我的行动都在伞尖的关注之中。比如,每去一个业务员家听完课,业务员都会马上跟伞尖联系,交流汇报我 听课的状态和提出的疑问。经过分析讨论,伞尖会有针对性地安排沟通内容。

  "昨天晚上那个电话,也是伞尖打给你的?"我突然想起昨晚快睡觉时,阿锋接到一个电话后,用广东话跟对方聊了老半天。

  "是啊,伞尖说你听课时互动好、有希望,让我抓紧点儿。"

  阿锋近半年带过来的八九个新人,听课时什么表现的都有,有发现上当受骗怒语相斥的,有意见不合跟业务员激烈争辩的,但最让他们害怕 的,是那种一声不吭,不知道心里面在想什么的人。记者的表现,无疑让他们看到了希望。

  带了一堆同学朋友,却没有发展成功一个,伞尖在表扬肯定阿锋执著精神的同时,也很担心他会灰心丧气脱离团队。这回阿锋好不容易又带 来了记者这么个新人,伞尖格外重视,据说明天还特意请出了退休的银行行长、远洋货船船长等行业内的重量级人物给记者讲工作。

  想着将要遇到几个"大人物",记者又兴奋起来,在跟接下来的女业务员聊天时,已经开始想象明天会有怎样奇特的经历了。

  "你来这里两天了,会不会觉得你朋友很奇怪?"跟我讲工作的女业务员小芳问。她才26岁,大学毕业在医药公司工作了两年后,被同学 邀来北海。面对眼前这个稚气未脱的年轻人,记者随口答道:"是啊,你们这个行业的人都很奇怪,一人讲一段,都不把话讲完。"

  "那你喜欢一个人把你的大脑全部洗掉,不怕消化不良啊?"

  "不是搞传销的才洗脑吗?"

  "对啊,这就是高级传销啊!"听到这话,记者吃了一惊,难道她看穿记者的身份,要摊牌了。

  谁知小芳接着说,"你现在有这种感觉,非常正确,而且完全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如果你觉得不像传销,那说明你的思维不太正常。我当 时也觉得这帮 人都傻了,天底下哪里会有这么大的馅饼掉下来?但如果真正深入了解了,你就会看清这是不是合法,是否是真正的国家行为,还是这帮人串通起 来演一场戏。"

  她紧接着分析说,记者之所以有疑虑担心,是因为来的时间太短了,很多东西都不了解。只要耐心一点,就会发现不一样的答案。"其实我 告诉你吧,前 三天都是放烟雾弹,把很多很多吓人的东西给你看,就是看看你有没有胆量和耐心。没有胆量和耐心的人,不好意思,这个国家项目不适合你干, 这笔钱不适合你 拿。"

  原来只是卖了个关子,绕来绕去又绕回这些东西。记者舒了口气,耐着性子听她继续海侃。

  "你来这里都半年了,会后悔当初的选择吗?"谈话快结束时,记者问道。

  "既然选择了这个行业,我就不会后悔。"小芳说,"选择这条道路,慢慢就会看到行业前途。你明天可能看到一片曙光,再往后就会看到 一片白云,然后是一片天空。我现在看到的是整片的天空和辽阔的海洋。"

  小芳的踌躇满志和豪言壮语让人印象深刻,而她虚虚实实犹如"杀人游戏"般的心理攻防战,更是让人大开眼界。记者后来了解到,小芳也 是被同学骗过来的,在北海的半年多时间,她除了以谈恋爱的名义把一个小学同学成功拉过来以外,"业务"发展得并不顺利。

  林姐的愿望

  从小芳开始, "跟进"成为业务员们的工作重心。在一本盗版行业书上,有着这样的描述:新人在了解这个行业的过程中,思想变化是很复杂的,在情绪上也会忽高忽低。虽然经 过一两次沟通,新人的情绪可能平静了不少,但心里肯定还有很多问题。在新人没有进入这个行业之前,不管他的态度和反应是好是坏,跟进工作 都不能有丝毫的马 虎松懈。

  果然,在第三天,中国青年报记者不仅见到了传说中的退休银行行长、远洋货船船长,还有话剧团团长夫人。为了跟身份相称,他们租住的 公寓,无论是 小区环境还是屋内设施,都要高档豪华一些。在话剧团团长夫人居住的云南路某小区内,记者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象,小区内停的车,车牌号有苏 A、鲁E、粤S、渝 G等等,来自全国各地,远的甚至有黑龙江、内蒙古、青海等地的车牌。

  "行业的吸引力真大啊!你看那么远的人都把车开来了!"记者跟阿锋开起了玩笑。

  "是啊,他们把车开来,一是行动方便些,二是带新人时可以更好地彰显他们成功人士的身份。"阿锋答道。

  一天下来,其实行长、船长等人所说的内容跟前面的也都大同小异,但他们的价值就在于其身份的权威性。据了解,很多人在洗脑过程中虽 然一直心存怀 疑,但最终导致他们义无反顾投入传销事业的,就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这些权威人士或是在行业内做到一定级别的至亲好友,他们的现身说法,往 往是压垮新人心理 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由于之前已经对这一洗脑杀手锏有所了解,所以任凭他们花言巧语,哪怕是听到他上总的儿子现在开着劳斯莱斯、隔三差五会飞去迪拜买奢 侈品的成功幻象,记者也毫不心动,倒是后来遇见的一位中年妇女林姐的遭遇让人有些感叹。

  40多岁的林姐是去年辞职来北海的,虽然是地道的广州人,但这些年来,她生活得一直很压抑。她原来在铁路系统工作,后来到街道做零 工十几年,"过来了解这个项目后,我就辞职来北海了。我想专注地干这个事情,想快点上平台。"

  让林姐如此急切的原因,是她迫切地想要改变家庭的命运。她的儿子小时候发高烧导致脑炎,现在十几岁了生活都不能完全自理。前些年, 她自己又患上 了肾病,做肾移植手术的近30万元手术费借款,到现在还没有还清。手术后要长期服用抗排异的药,每月几千元的医药费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来。

  "林姐把治病的钱都投进来了,拉她进来的人真是心太黑了!"阿锋悄悄地告诉记者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但林姐却对那个把她带到北海的 介绍人充满了 感激。她说,这个行业让她看到了生活的希望和前景。"以前人家都是用可怜、同情的眼光去看我和帮我,将来等我经济宽裕,我就可以去帮别 人。我也可以改变家 里的生活。有一天人家用羡慕的眼光来看我,那是一件多么光彩的事情。"

  "您有没有想过上平台后,将来的计划是什么呢?"

  "我会捐献一些钱到慈善机构,因为我做手术时,很多朋友、机构都为我捐钱,我觉得做人要感恩;第二我要给儿子更好的教育和医疗,争 取治愈他的脑 炎,让他能够自立;再有就是买一套好房子,让我的父母过上好一点的生活。我父母退休后,两人加起来月收入也有差不多5000元,但由于担 心我没钱再做手 术,或是没钱吃药,他们哪里都不敢去,都把钱省下来留着我以后用。作为女儿,我非常内疚和惭愧。"聊起将来的计划,林姐的眼里放出异样的 光芒,让人感到她 是发自内心地相信这个项目是真的、是好的。

  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之中,林姐获得了短暂的幸福。现在她还在不停地用"善意的谎言"去邀约亲友,"那些借过我钱的亲戚朋友,我要 把他们也叫过来一起做这个项目,我想利用这个平台来报答他们。"林姐说。

  为什么这时候泼冷水

  在阿锋的伞尖看来,只要留我在北海待上7天,让我认可这个行业并加入其中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按照一般的流程,在"跟进"之后, 业务员往往要 对新人进行"结案",即促成新人加入这个行业。可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在随后业务员小黄跟记者的沟通中,迎接我的不是鼓励,而是迎头一盆冷 水。

  "电视台发出来的声音是最权威的,那你看看这个片子。"循着小黄的指引,记者在他的电脑上看到一段视频,是2008年11月易居网 电视台的一期节目《警惕传销新变种》,讲的正是北海打击传销。

  "电视里说要交六万九千八,我们也要交这么多钱,那我们是不是所谓的传销新变种呢?"小黄一脸严肃让记者继续看下去,一边看视频, 他一边会适时 地定格某个画面,并配以讲解,"你听,警察读搜查证日期时,怎么会读掉月份?这个经侦大队教导员介绍参与传销人员年龄时怎么这么语无伦 次,一会儿说四五十 岁,一会儿又说三四十岁……"

  "警察会犯这么简单、基本的错误吗?"小黄解释说,国家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把来北海参与资本运作的人控制在一个合理的数量,因为 北海现在很多地方的房子还没有盖好,不能一下子容纳太多的人。

  "那国家不怕放出这种片子,把传销人都吓跑了吗?"

  "中国这么多人,你不做有大把人做。我们这里需要的是有胆识、有魄力的人,那种看个新闻节目就怕得要死的人,你认为他在传统行业能 混得好吗?"

  原来,小黄的这堂课是为了培养记者具备一定抗"负面调控"风险的能力。在行业内部,为了解释媒体揭批传销和执法部门打击传销的行 动,他们将之统称为针对行业的"负面调控"。对于新人来说,这一课算得上是未雨绸缪。

  此后碰到的几名业务员,在强化、鼓励我的同时,也在继续从不同角度对我泼冷水。阿锋说,这是因为新人在考察行业几天后,如果表现得 比较认同的 话,往往会出现激动亢奋的心理状态,这时候推荐人和业务员一定要想办法让新人保持冷静,特别是要告诫新人在跟家人、朋友联络时,只打报平 安的电话,不要谈 行业里的半点儿事,以免破坏市场。

  "要记住啊,你跟家里借钱时一定要保密啊。你也知道,不带人亲自来这里体验,他是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阿锋的伞尖是我此次北海之 旅的最后一站,临告别时,她除了问我准备什么时候开卡,存款有多少,传授如何借钱的技巧外,还反复地叮嘱我要做好保密工作。

  从伞尖居住的海甸度假村出来,走在海风吹拂的马路上,我忍不住问一旁的阿锋,"假如我之前不知道这是一场骗局,假如我待的时间再久 些,你说我会不会真的被洗脑?"

  "每个人都有弱点,心理防线一旦被打开一个小缺口,欲望就会难以抑制。"阿锋答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