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13日星期三

花�:�值最高的“表哥”是一位在任部�

明鏡新聞網

《中國密報》特約記者江燕

網絡鑑錶是舍本逐末

  《中國密報》:您目前還在做鑑錶嗎?
  花總:我還在業餘鑑錶,確切說是通過網絡照片識別手錶型號。但基本不對外發佈。原因有二:內地的制度反腐與網絡監督尚未有效對接,發佈之後很少引起廉政機關的重視;官員財產申報與公示制度未建立,網絡鑑錶是舍本逐末。

  《中國密報》:目前您已經鑑定了多少位官員的名錶?
  花總:近年我陸續看過一萬餘張照片,其中半數官員未戴錶或戴普通錶,四成官員戴較有名氣的瑞士、德國產名錶,5%的官員戴貴價的豪華名錶。前年我曾陸續公佈過90餘位戴名錶官員資料,後來結集了30餘位有代錶性的官員,出了一個《花果山名錶指南》。

  《中國密報》:這個《花果山名錶指南》中提到了哪些官員•
  花總:不同省份部門,不同層級的官員都有。裡面有個別是政治局委員與政治新星,多數是廳局與處級幹部。

  《中國密報》:我發現,這其中提到了俞正聲、劉延東、胡春華、栗戰書等人,為什麼要提到他們?提到他們這些最高官員,您不感到害怕嗎?
       花總:近年我陸續看過一萬餘張官員名錶照片。



花總:近年我陸續看過一萬餘張官員名錶照片。


用事實來觀察官場生態

  花總:我希望呈現的是官場生態的一個觀察視角,用事實來說話,並非進行抹黑或潑糞。所以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另一方面,這些官員都比較低調,戴的錶也大多沒有問題。真正有問題的往往是那些地方實權部門的官員。

  《中國密報》:您是怎麼選擇鑑表官員的?
  花總:沒有刻意選擇,但我會根據地域與職能條線進行排查梳理。比如我今天想瞭解A係統的官員戴錶情況,我就會從中央到各地,通過職務進行檢索。

  《中國密報》:我在網上看到了這個《花果山名錶指南》,但它標注的是"2011年第二輯",請問還有第一輯嗎?第一輯又包括那些官員呢?
  花總:在被禁言之前總共出過兩輯,第一輯裡大約有十來二十位官員,具體記不清了。我很少再去看以前的東西。

  《中國密報》:您鑑定的"表哥"中,單獨一塊最貴的是誰?
  花總:在公佈過的手錶中單枚價值最高的,應該是科技部萬部長戴的一塊江詩丹頓,當然他是留過學,在外企擔任過高管的科學家,也買得起。沒有公佈的裡面有幾個戴的是百達翡麗的複雜功能款。

  《中國密報》:所有名錶加在一起,那個"表哥"的價值最高?
  花總:也是一位在任的部長,很遺憾我不能公開提他的名字。

  《中國密報》:您覺得哪個"表哥"最有趣?
  花總:我想應該是楊達才先生,其實他戴那麼多錶,總價值可能還不如別人的一塊錶。我聽說他的面部動過手術,所以經常是那個表情,結果就中槍了。我並不後悔揭露楊先生的錶,因為他當眾撒謊了。但我有時會想,我是不是在進行有選擇性的打擊。因為比他過分的官員還有很多,可是現在你得沉住氣。

  《中國密報》:聽說您見過官員戴百達翡麗,當時是什麼情況?為什麼不願意透露這位官員的名字?
  花總:飯局上看到一位廳級幹部戴的。我通常會在現實生活與網絡之間建立一道防火牆。


還有更猛的錶哥

  《中國密報》:目前您進行私下鑑錶,發現有比以前更猛的錶哥嗎?
  花總:偶爾有。

  《中國密報》:為什麼中國官員都喜歡帶名錶?
  花總:應該說有條件大家都喜歡戴名錶,官員也不例外。但我們更想關注的是官員戴的名錶的來源是否正當,是否經受得起監督。

  《中國密報》:聽說還有官員私下要您不要曝光他們?您如何處理呢?
  花總:其實是身邊朋友開的玩笑。我有一些官員朋友,有幾個可能偶然知道我是"花總",所以會說你千萬不要把我們也寫到微博裡雲雲。我說過我是一個普通人,需要在現實生活與網絡之間做到平衡,不去越位。因此反腐英雄的名號,我不想戴,也戴不起。

  《中國密報》:聽說您是1978年出生的?在開始鑑錶之前,您是做什麼呢?
  花總:對,我屬馬。在鑑錶風波之前,我在經營公司,做金融信息化方面的產品。

  《中國密報》:您是怎麼開始鑑錶的?
  花總:動車事件,偶然發現一位領帶戴了不錯的錶,就想看看是什麼型號。
  《中國密報》:2008年天價煙局長也被發現帶有價值10萬元的江詩丹頓,是您鑑定的嗎?
  花總:不是我。


"反腐英雄的名號,我不想戴,也戴不起。"


最初鑑表是為了八卦

  《中國密報》:為什麼要鑑錶,當時出於什麼目的?是不是為了出名呢?
  花總:首先是很八卦,其次確實也很享受粉絲快速增長的虛榮感。至於出名,說實話我少年就成名過,"花總"隻不過是我扮演的又一個角色而已。

  《中國密報》:您的第一個微博名叫"花果山總書記",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花總:我喜歡孫悟空,他是猴王,用現在的話語來解讀就是花果山的總書記。

  《中國密報》:實際上,在您發佈第一篇鑑錶微博之前,您的這個微博就有2000個粉絲了,說明您這個微博建立的時候並不是為了鑑錶的?
  花總:不是,那時主要是用來看新聞和八卦,同時與親友互動。

  《中國密報》:隨著您的鑑錶微博的不斷發表,您的粉絲不斷增多,您當時是什麼心態?是不是很有成就感?
  花總:會有一些,這事當然很刺激,但是另一方面我會警醒自己不要入戲太深。我知道這樣的揭露會帶來禁言,同時很快就會被新的熱點掩蓋。

  《中國密報》:這個微博粉絲最多時是多少?後來又是怎麼被封的?與發佈胡春華的名錶有關係嗎?
  花總:2萬多,很少,因為在被禁言之前就搜索不到了。禁言據說是有主管部門下發了一級指令,和胡先生沒有關係。

  《中國密報》:之後您轉世為"花總-錶哥太多了"?後來又是被封殺了?
  花總:這個ID不是我,是別人假托我。

  《中國密報》:最後您注冊了"花總丟了金箍棒"的微博,並注明不再鑑錶?這個微博目前是個什麼狀況?
  花總:這個微博主要談談裝腔和八卦,偶爾會打架。


我的網絡言論受到一定審查與限制

  《中國密報》:因為鑑錶,您受到哪些方面的影響?
  花總:鑑錶這個標簽容易讓人與反腐聯繫在一起,貼上去就不容易撕下來。你會因此成為公眾人物。我目前還算安全,除了曾經被禁言,以及接到過幾個匿名威脅電話,沒有大的壓力。警方也曾經找我問話,但主要是瞭解我的動機,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是不是受了國外敵對勢力的煽動等等。沒有人正式要求我停止鑑錶。但和其他人一樣,我的網絡言論還是會受到一定的審查與限制。

  《中國密報》:請談談您被喝茶的情況?喝過多少次?主要涉及哪些方面?
  花總:因為鑑錶被請喝茶隻有一次。

  《中國密報》:喝茶時,面對國保警察,您有恐懼嗎?
  花總:沒什麼恐懼的,他們反而覺得我很鎮定,感到驚訝。

  《中國密報》:如何與國保警察打交道,您有什麼經驗?
  花總:我覺得實事求是就好,他們也是要完成任務。我會講我的目的不是顛覆國家,而是希望促進官員財產申報公示制度的建立,促進廉潔的風氣,這應該是跨越政治立場的共識。總之是多展現理性的一面。

  《中國密報》:您的金融軟件公司運轉怎麼樣?聽說您目前失業了?
  花總:我已經從公司運營中退出,現在應該快要和其他公司合並了。我會有新的工作和事業。

  《中國密報》:對您未來的安全,您有擔心嗎?
  花總:我不是很擔心來自於政府的壓力,更擔心那些暗處的威脅。說不怕是自欺欺人,但是怕也得繼續向前走。
  


花總因為鑑錶被請喝茶隻有一次。



我不是反腐鬥士

      《中國密報》:有許多網友把您看作"反腐鬥士",您怎麼看待這一榮譽?
  花總:我不是反腐鬥士,但是每個人都應該行使自己的監督權利,去促進這個國家和社會的進步。

  《中國密報》:您覺得鑑錶對反腐敗真有作用嗎?您覺得如何才能徹底解決腐敗問題?
  花總:目前網絡鑑錶作用被高估了,第一網絡無法鑑定真偽,容易誤判,目前內地網絡上的鑑錶很多存在上述問題。第二迄今為止,隻有極少數官員被問責,且沒有任何一位官員的後續調查報告獲得公佈。第三網絡鑑錶更近於道德審判,取代不了司法調查,我也不贊成用輿論戰的方式綁架司法。徹底解決腐敗問題必須靠建立官員財產申報公示制度,同時保障司法的獨立性。儘管網絡監督有很多弊端,但必須滿足人民監督官員的要求,促進信息的公開透明與自由流動。

  《中國密報》:您覺得習近平會真正反腐嗎?以及習近平會進行政改嗎?
  花總:我不知道,現在是自上而下的改良與自下而上的革命賽跑。要避免最壞的情況發生,反腐與政改都是當務之急。現在的問題不是要不要改,而是怎麼去改。

  《中國密報》:如果不會,您覺得中國的希望在哪兒?
  花總:如果不反腐,不改變現狀,那麼希望只能寄托於人民了。

  《中國密報》:您還有什麼需要補充的?
  花總:在網絡監督過程中,要實事求是,不要搞謠言倒逼真相,這樣會授人以柄,把路走死。(《中國密報》第六期))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