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26日星期二

刑满释放人员当柳州市委副书记 被胡锦涛撞破


  刑满释放人员刘和平,打通关节,伪造档案,以挂职干部身份,成为中共柳州市委副书记,任职数年间,据称居然大刀阔斧政声颇佳。该案由于涉及军队以及中共核心的中央组织部门,因此并未公开审判,外界所知甚少。1996年胡锦涛经过柳州视察,当地市委领导为为刘和平留任的事请示分管组织人事的胡,称刘和平在柳州工作期间,政绩突出,希望中央能够同意刘留任。这一请示后"查无此人"。推荐刘和平的,时任中组部部务委员、组织局局长的付思和此后更是官运亨通,出任中组部副部长。

  最近,一位自称是国务院研究室"副部级"调研员赵锡永的江湖骗子被曝光,网友们发现,他以汽车、能源战略行业专家,中央政府高级官员身份,几年来,行走于云南数地,湖南娄底,甚至还在上海的行业论坛和大型国企演讲、调研。

  赵锡永所以行骗数年,未被揭穿,很大原因是他所到之处,都有当地的市长、书记陪同,他出席的活动,甚至有副省长一级的同台演讲,地方官员对来自北京气势夺人,挥洒自如的高官,难以生出怀疑的勇气。

  事实上,类似的案件在中国官场中并非首例,果戈里的名剧《钦差大臣》的故事,曾活生生地发生在中国当代官场。

  1998年1月11日,因"涉及国家秘密",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不公开开庭宣判了一起招摇撞骗、诈骗案,被告刘和平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20年。

  此案中,刑满释放人员刘和平,打通关节,伪造档案,以挂职干部身份,成为中共柳州市委副书记,任职数年间,据称居然大刀阔斧政声颇佳。

  该案由于涉及军队以及中共核心的中央组织部门,因此并未公开审判,外界所知甚少,在再加之发生在前网络时代,普通公众更是一无所知。事后涉及该案的几位高官,有的退休,有的被处分,但有的甚至仍然继续长期任职要害部门,甚至继续升迁。

  该案的梗概,可以从知情人贴出的该案判决书大致厘清,但更有意思的是,柳州民间和官场流传的刘和平的种种轶事。

  刘和平,男,当年年仅三十四岁,甘肃省清水县人,无业,有前科,八十年代,刘曾因犯诈骗罪被判刑二年。

  据北京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刘和平于1990来京,结识了总参管理局局长刘世伦少将。

  当时,刘和平冒充中国人民解放军沈阳军区干部、中共中央办公厅工作人员、副局长等身份,骗取了刘的信任。一九九四年,被告人刘和平谎称个人档案在部队期间丢失,通过刘的授意,伪造了军队驻京某部副局级干部的全套个人档案。

  此后,刘和平通过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府副主席雷宇,将伪造的个人档案转到电子工业部,定为副局级干部,后经中组部调配局局长薛德堂、中组部部务委员、组织局局长付思和推荐,于1995年5月,被派往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由中共广西壮族自治区委任命为柳州市委副书记。

  除了官方的说法,柳州当地的传言对刘和平有另一番描述。传闻称,刘和平"入仕"前纯粹是烂仔,早期在黑龙江的一个军马场做过。到北京后认识些在京的老乡,那帮老乡是北方人,讲义气几杯酒下肚,什么都敢做,这样就帮他弄了这个位置。

  刘和平年轻气盛,大刀阔斧,对官场做派风俗并不熟悉,常年手持党章,动辄要求干部"背党章"。

  据说,一次参加选举投票,按规定第一个投票的是市里的第一把手,然后是第二把手第三把手排队依次投票。但刘和平不管这一套,第一个抢到投票箱前投票。并摆好姿势让新闻记者拍照摄像。台下参会人员无不惊讶。当时柳州的第一把手也无可奈何。

  当时,刘和平是分管政法、宣传、教育、卫生的副书记。一次他看到刘知炳的车子不按规定仃放,就叫自己的司机拿起子将刘知炳的车牌取下来。

  当地传言说,刘知炳的司机看到有人取自己的车牌,就气垫汹汹的说,这是刘知炳的车子,谁敢动?想找死。刘和平的司机忙悄悄对刘知炳的司机附耳低言,说是刘和平叫取的,刘和平拿着刘知炳的车牌对刘知炳的司机说:"叫刘知炳写好检讨,到我的办公室来拿车牌!"

  此外,刘和平在柳州时,身上带着的北京高官友人给他的中央领导电话号码本。他常拿出来亮相,给人感到随便打电话通天。因此柳州当地官员都以为此人"在中央有背景,是下来镀金的,所以在工作中作点秀也正常",对其颇为敬畏。

  根据检察院的认定,他以官员身份,骗得柳州市驻京办事处人民币六十万元、北京一家公司人民币三十万元;并以"与他人合作出书、办服装厂急需资金及开办公司需验资用钱"等名义,先后骗得几家公司和政府的二百三十万元(未被认定)。

  最后,北京市法院以诈骗罪和招摇撞骗罪判处刘和平有期徒刑20年,由于和刘和平交好的一些高官目前仍在位上,很难想象刘和平获得提前释放,他现在很可能仍在监狱中。

  当地传闻则说,刘和平把柳州驻京办"害惨了",当时他从驻京办拿走了60万,导致市里面对驻京办的帐务进行审计,结果把时任驻京办主任在别个地方挪用公款的事翻了出来,坐好几年牢。

  刘和平的暴露也属偶然,挂职期满后,刘和平不想离开,希望能继续在柳州任职。

  1996年5月,时任政治局常委、中央党校校长的胡锦涛经过柳州视察,是据称因李佩瑶命案前往梧州李家慰问。当地市委领导为为刘和平留任的事请示分管组织人事的胡,称刘和平在柳州工作期间,政绩突出,希望中央能够同意刘和平留任柳州。

  结果,这一请示后"查无此人",反而让刘和平东窗事发。

  此案案发后,刘世伦因为年龄到站,已经正常退休,开除党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处分;雷宇在此前的1996年2月,已辞去副主席职务;时任中组部部务委员、组织局局长的付思和此后更是官运亨通,出任中组部副部长。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