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6日星期三

与沙特富豪王子共进午餐

FT中文网 聚合全文

阿尔瓦利德(Alwaleed)王子想何时用午餐?

下午6点半。在哪儿用餐呢?在他的乔治五世

(George V.)酒店。他在巴黎时总住那儿吗?

其实,那家酒店就是他的。

这位全球排名第五的富豪,身价估计为215

亿美元,拥有各种资产。他持有花旗集团

(Citigroup)和新闻集团(News Corp)大量股

份,欧洲迪斯尼(EuroDisney)、金丝雀码头

(Canary Wharf)、惠普(HP)、时代华纳(Time

Warner)等就更别提了。尽管他有一位祖父缔

造了沙特阿拉伯,另一位则是黎巴嫩独立后的

第一位总理,但阿尔瓦利德•本•塔

拉尔(Alwaleed bin Talal)王子实际上还是被

看作白手起家的人。他甚至曾被称为沙特的沃

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主要原因

是,他将从花旗集团收购的8亿美元股票,变

成了价值100亿美元的股权。但这位王子不满

足于拥有财富,他还深信,自己肩负着让

"东西方"融合的神圣使命。

我在乔治五世的大堂里等候时,王子正和

他的好友——时代华纳董事长兼首

席执行官理查德•帕森斯(Richard

Parsons)和花旗集团董事长桑迪•威尔

(Sandy Weill)呆在一块。然后他就去做祷告

了。

当最终被带到他在大堂常去的一隅时,我

才发现,与他共进午餐并非真正的两人私谈。

我颇花了点时间才把他从一群助手中认出来,

他留着八字胡,长着浓密的头发,身材极瘦。

一个摄影师在我的领子上别了麦克风,我们的

"午餐"将被录像。为了使这次多

媒体经历完美,还有台电视在快速播放BBC世

界新闻的录像带。

见我对人群感到吃惊的样子,王子的私人

银行家麦克•詹森(Mike Jensen)开玩笑

说:"别担心,不用你买单!

"

"只帮三个人买单,"王子纠

正道。我说过《金融时报》要请王子一顿午

餐,而王子准备将他的一位助手也算上。

"给我来我的沙拉,"他告诉服务

生。那是一种菜单上没有的芝麻菜加番茄沙

拉。

王子今年50岁,他正在进行斋月后自愿斋

戒,为期6天。这对他来说轻而易举,因为他

白天基本上很少进食。他曾在加州曼隆学院

(Menlo College)呆过一段时间,因此他用多

少掌握了一点的、语速很快的英语解释道:

"过去我很胖,体重最高时,你想听磅

还是公斤?有89公斤,后来减到了60公斤。不

吃意大利面条,不吃面包,也没有黄油,没有

肉,完全戒掉这些东西。我每天只吃一顿。

"

这一饮食方式他已坚持15年,但"一

天一餐"并不意味着,除了这一餐他就

不吃了,他说,"就在一小时前

",他还破了斋戒,而今天的晚餐则安

排在凌晨2点。

财富与使命

但阿尔瓦利德王子不仅想让你觉得他很

瘦,他还想让你觉得他是个政治家。在向我解

释自己联合全世界人民的使命时,他完全没有

理会端上桌的沙拉。"上帝保佑,让我

拥有那么多财富。'9/11'以后,

沙特阿拉伯和美国,西方和东方,基督教和伊

斯兰教之间产生了巨大的分歧。我相信,是上

帝保佑我拥有财富,因此我的使命就是努力弥

合这些分歧。"

第二天,他将与哈佛大学和乔治敦大学签

署协议,资助他们的某些伊斯兰研究。这是弥

合分歧之努力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

关注美国东海岸的原因,因为无论是西海岸、

北海岸和南海岸,只有东海岸才是产生决策的

地方。"

王子为弥合分歧的最著名的尝试并没有成

功。"9/11"后,他向纽约市捐赠

1000万美元,但同时要求美国政府在巴勒斯坦

事务上采取更平衡的立场。当时的纽约市长鲁

道夫•朱利安尼(Rudolph Giuliani)退回

了支票,并指责他试图为恐怖袭击辩护。一份

沙特报纸后来引述王子的话,王子谴责朱利安

尼是迫于"犹太人的压力"而拒绝

捐赠。

王子殿下是否为自己的巴勒斯坦声明感到

后悔呢?"作为一个民族的朋友,任何

时候都必须说真话。尽管如此,如果你问我

'如果巴勒斯坦问题在

'9/11'前得到了解决,

'9/11'是否还会发生?'

很可能还会发生,是的,我毫不怀疑。当着在

座朋友的面:帕森斯先生,一位基督徒;桑迪

•威尔,犹太人,来自以色列,来

——来——来自美国。

不管是穆斯林,基督徒,还是犹太教徒,我都

不在乎。"

事实上,用沙特的标准看,王子是个自由

主义者。他希望他的叔叔——阿卜

杜拉国王(King Abdullah)走向民主吗?

"你用'民主'这个词,我

会说是'人民参与政治程序',因

为民主有多种形式。例如,我相信人民参政。

我相信地方自治选举已经举行。有迹象表明,

总有一天,阿卜杜拉国王会想到在沙里亚

(Shoura),也就是我们的议会中引入选举制。

"

我斗胆说了句,沙特阿拉伯内部似乎存在

不同政见。"对什么?"王子追

问。我说,对君主政体。"你从哪里知

道的?"报纸上。"坦率地说,我

完全没发现有这样的事。事实上,沙特阿拉伯

人民多数都支持政府。坦白说,要是看看沙特

阿拉伯之外所谓的异议人士,则只有萨阿德

•阿勒-法吉(Saad al-Fagih,在伦敦的

不同政见者)。这好极了。沙特有1600万本地

居民,还有600万人移居海外,却只有一个人

公开反对。"如果要提沙特另一个不同

政见者似乎不明智,这就是著名的奥萨马

•本•拉登(Osama bin Laden)。

在美国投资

然而,王子也知道,并非每个人都对沙特

阿拉伯有好印象。"9/11"事件中

的19名劫机犯,有15名是沙特人,美国因此特

别气愤。王子购入西方媒体公司的股权,部分

原因是他可以借此帮助消除东西方的误解吧?

他以一个标准的否定句开始回答:"

我在美国的投资,其实不是为了影响公共政

策。"但他接着补充说:"当我会

见新闻集团的默多克(Murdoch)先生,或者会

见帕森斯先生时,我不会介入这些公司的管

理。新闻集团旗下有福克斯新闻频道(Fox

News)和英国天空广播公司(BSkyB),而帕森斯

先生控制着美国有线新闻网(CNN)、《财富》

(Fortune)、《人物》(People)、《时代》

(Time)和美国在线(America Online)。但我的

确会告诉他们,我认为他们哪里做错了。他们

会做出判断,并决定该做什么。我的任务是,

让他们看到可能没看到的事情。"

殿下能否举个例子?"有一次,CNN

报道了巴勒斯坦人对以色列人的所谓恐怖行

动。我对他们说,'你们必须报道另一

边的情况,看看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做了些

什么。'他们这样做了,却遭到了以色

列人的批评和指责。我并不要求有权介入,但

我必须尽量影响一些事件。

"

工作最努力的亿万富翁

在新闻集团,王子正帮助默多克先生抵制

投资者约翰•马龙(John Malone)的攻

击。默多克的哈珀•柯林斯

(HarperCollins)出版社,刚刚出版了前CNN主

持人康锐思(Riz Khan)撰写的圣徒传

——《阿尔瓦利德:商人、亿万富

翁和王子》(Alwaleed: Businessman,

Billionaire, Prince),这无疑仅仅出于文学

原因。王子手边有这本书。"卡特

(Carter)总统写的序,"他说。接着他

又说:"是的,是卡特总统写的序,卡

特总统,卡特总统写的。"

"哇,"我终于回答道。

"卡特总统,"他说。

康锐思如是描述王子:"他不仅雷厉

风行,而且有条不紊,是中东和西方的独特混

合体……可以说,他是地球上工

作最努力的亿万富翁。"书中写道,王

子的母亲和康锐思一同观看一段录像:蹒跚学

步的王子追赶一只山羊,直到抓住为止。她告

诉康锐思:"甚至在那个时候,我就看

出我儿子的意志有多坚定。"王子对该

书看法如何?"我认为,这反映了

……事实。"这时,希拉

克(Chirac)总统出现在了电视上,王子一边嘟

哝着"哦,希拉克!",一边调高

了音量。我们倾听了希拉克对"尊重

"、"正义"和"平等

"的歌颂。王子认识希拉克。"我

可以会见任何总统、任何国王、任何苏丹、任

何公司总裁。这是个十分独特的位置。

"

拥有大量财富是否使您感到快乐?只在当

你将财富赠与别人时才是这样,王子表示。

"当海啸发生时,我是全世界捐赠最多

的个人。当巴基斯坦发生灾难时,我是

……全球捐赠最多的个人。我亲

自去了巴基斯坦。巴基斯坦总理对我说:

'王子,您的来访比您给我们的捐赠更

为重要。'"

我们点了咖啡。他的先上了,但他坚持先

给我,尽管我点了双倍份量,而他要的是单

份。他继续说道:"还有些其它事鼓励

了我:当我涉足一些不成功的企业时,突然之

间它们就会变好了。"他说,例如当他

首次投资花旗集团时,它正处于"危急

关头"。"猜猜现在怎么样了,它

目前是头号全球性银行,是企业头牌。乔治五

世酒店当初几乎就是垃圾。我收购的时候,如

果你点意大利面,他们会说,'我们没

有意大利面,给您米饭吧。'看看发生

了什么:收购、关闭,然后整顿。猜猜怎么样

了:连续5年全球最佳酒店。"简而言

之,阿尔瓦利德似乎是为利润以外的动机而投

资,著名的投资者很少会这样做。

尽管如此,他对一切还是了然于心。当我

起身感谢他抽空与我共进午餐时,他回答说:

"我们现在该买单了。"然后他无

论如何要买单。我拒绝了。幸好账单没有贵得

离谱,这是节食的另一个好处。我动身去赶夜

班火车,是二等车厢下铺。而阿尔瓦利德仍将

继续联合东西方的努力,一直工作到黎明时分

——他计划中的就寝时间。

地点:巴黎乔治五世酒店

一份芝蔴菜番茄沙拉

一份蟹肉酸橘汁腌鱼

一份鸡肉意大利宽面条

一杯Pepsi One

一杯西柚汁

一杯矿泉水

两杯咖啡

合计:136欧元

译者/诸彦青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