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官正:最容易被人忽略的元老干政大赢家


《调查》特刊 徐長發 方延鴻

後十八大時代,除了江澤民、曾慶紅、胡錦濤這些人之外,還有誰會真正影響中共的權力板塊的伸縮消長?有知情人提醒說:有一個人是大家最容易忽略的,就是吳官正。

面容冷峻,手腕熱絡

此人給出的理由說:吳官正曾經工作過的單位,有武漢市、江西省、山東省,最後到了中紀委。在這些地方,吳都扶植提携了一大批幹部,像中紀委副書記馬馼,即 是由他推薦給溫家寶的,雖然馬馼沒有進入十八屆中委,但是馬馼的實力仍然可觀,而且吳官正與溫家寶結成的關係也依然存在:他主掌中紀委時,就幫溫家寶處理 掉很多負面材料;十七大退位之後,通過中紀委老部下,暗中保護,設法對溫家寶家屬和黨羽的許多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少吳官正信任的人馬,已經身居省部級要職,已成蓄勢待發之勢,隨時可伺機而動。

知情人舉例說,例如吳官正的小兒子吳漢華,改名"江波",當上了河北省省長助理。據悉,中共十八大後,將由河北省委書記張慶黎安排提拔為副省長。

17061_b
吳官正

尤其值得重視的是,吳官正擔任江西省委書記時期的秘書劉偉平,現在已經是中共中央委員,2010年就當上了甘肅省副書記、省長。

相比之下,江澤民的兒子,還僅僅是副部級呢,李鵬的兒子,李小鵬棄商從政,到山西四年半了,還是常務副省長,在省裏排在省委書記、省長、專職省委副書記之 後的第四位,只是到了2013年年初,才剛當上省長。比吳官正資格更老的李瑞環,前秘書李軍迄今仍是貴州省委常委、貴陽市委書記。

知情人還指出,吳家班早就插足金融領域。吳官正的兒子吳少華,由江西一個審計師一路高陞,成為中國光大銀行副行長、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執行董事——光大一把手唐雙寧,成了家臣。

吳官正何以不聲不響地竟攻城掠地,有了偌多斬獲?知情人披露:一個重要原因是,吳官正與中共各派瓜葛都錯綜複雜。例如,他與周永康的關係就很好,兩家孩子 也常來常往,相互支持做生意。2008年黃光裕案發,周永康的兒子周斌牽涉其中,周不好親自出面解脫,就由吳官正出面,擺平了有關各方,讓周斌有驚無險地 過了關。

吳官正與薄家的關係也非同一般。薄一波2007年1月15日以百歲高齡去世時,吳官正還在位,擔任治喪委員會負責人,親自前往重慶與薄熙來商量具體事宜。據稱他壓住了一大批趁機倒薄一波的告狀信,幫薄熙來出主意度過危機。

吳官正與共青團派的聯繫也千絲萬縷。比如團派大將胡春華、張慶黎,在擔任河北省長和書記期間,都與吳官正有密切來往,據說彼此達成許多政治交易。而吳官正與原共青團派一度炙手可熱的前中辦主任令計劃的關係也相當好,在提拔或壓制相關官員時頗有默契,聯手呼應。

盤根錯節的人脈資源,決定了吳官正能够"東方不亮西方亮",在在官場的惡鬥混戰中找到合適之人、妥帖之路、取勝之方。知情人說,吳官最讓人感到眼紅的是其名利雙收:既讓家族和親信獲得了巨额實際利益,而自己又依然享有巨大名望。

知情人說,吳官正為十七大前夕被江澤民淘汰不得不退位,很不痛快,五年之後的今天,十八大前連出驚天大事,吳官正冷眼看去,頗有"早知今日,何不當初"的心情。據稱,他不動聲色地暗中拉這人一把或者推那人一把,推波助瀾。

交班的出人意料之舉

吳官正退得確實很不甘心。
當中共十七大開過,老一屆政治局常委中三人退下,民間馬上流傳起"曾慶紅不紅了,吳官正沒官了,羅幹不幹了"的順口溜。隨後傳出的中紀委交接儀式上吳官正的行動,不僅讓後任賀國強愕然,也讓民衆議論紛紛,猜測不已。

中共十七大結束之後,馬上召開十七屆一中全會和新一屆中紀委全會,新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賀國強取代退休的吳官正,出任中紀委書記,這是中共高層早已經內定的人事安排,但交接儀式上吳官正的離去,大出所有人意外。

按照有關的程序,中紀委全會在選舉賀國強擔任新一屆中紀委書記之後,正式宣告前任中紀委書記任期結束,新任中紀委書記走馬上任。吳官正發表了一番講話,說 自己的使命已經完成了。在吳講完話之後,按理應該是由新任中紀委書記賀國強發表演講,除了要說一番感謝大家的信任,希望今後更好合作搞好工作之類的話,也 要對其前任進行一番高度評價和肯定。這是禮節,也是程序,也可以說,已成了中共各級班子交接班的一個固定慣例,以突顯黨的團結、和諧的氛圍。

人們沒想到,就在賀國強接過麥克風準備開口之際,收拾完皮包的吳官正卻突然起身。是退席離開還是上衛生間?賀國強無從判斷。面對台下一百多中紀委委員和工 作人員,不能讓會議出現冷場,賀國強送也不是,不送也不是。猶豫之際,下意識起身朝門口走去相送,但這時吳官正已經大步走出門外。無奈,走了一半的賀國強 只得趕緊回身,繼續他的就職演說。台下,所有人都眼睜睜看到了這一幕;門外,吳官正已經上車離開了會場。沒有握手,沒有擁抱,更沒有祝福,甚至沒有說聲再 見——算不算"拂袖而去"?至少是"不辭而別"吧。

隨後,網上又出現一篇"觸目驚心的《吳官正離職報告》",稱2007年9月下旬,吳官正總結十六屆中紀委工作時說:如果人民能對我的工作給予60分,我會 很感動。面對嚴峻腐敗、消極情況、積重難返的問題,我給自己僅能打59分,不及格,這樣,我才能減輕些包袱。(《調查》第4輯)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