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5日星期二

中国控制污染的代价(下)

华尔街见闻

相关文章:中国控制污染的代价(上)

德银的研究报告是极其详细的,他们并没有忽略估算控制污染的成本。德银经济学家总结到,他们的控制污染政策,能保持年均经济增长维持在6.8%:

虽然我们提出的一篮子政策将在2013-2030年每年平均降低煤炭消费0.8%,但并不要求降低同期的能源消费总量。实际上,我们的政策能容许能源消费总量每年平均增长3.4%,基于能源消费与GDP之间0.5的弹性系数,预期年均GDP增长为6.8%。通过经济的结构性转变(向服务业发展)和能源储蓄技术的广泛利用,0.5的弹性系数是可以实现的。中国经济的能耗密度是OECD国家的两倍。如果能在未来18年把中国的弹性系数降到0.5,这也只需要中国的能耗密度降低53%,这个水平只是略微高于现在OECD国家的平均水平。

换句话说,中国每单位产出的能耗需要下降约一半,同时经济能保持接近近期趋势的速度增长,这样就能降低空气污染水平。

德银的模型很可能是对的,但可能有点过分依赖一个前提假设——中国将转变现在的资本密集型和制造业增长模式,成为更高端的以服务业为基础的经济体。比如说,德银比较了英国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的经济增长和煤炭消费量,结论是,煤炭消费大降也能维持经济增长。

德银的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是成立的,因为中国能源消费与经济产出之间的关系出现变化是不可避免的,中国现在的能源密度是高得难以置信的。但中国能否在保持现在增长趋势的前提下,把能源密度降低如此高的幅度还是个不确定性。虽然别的国家已经成功实现了这样的转变,但这并不能证明中国也能实现相似的转变。质疑中国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说中国的能源结构,中国城镇化可能陷入"中等收入陷阱",还有全球经济的再平衡问题等。

另一方面,如果这些质疑在某种程度上是正确的,那么按照德银的模型,中国要控制污染是无法保持6.8%的经济增长速度的。尽管中国的能源密度不能象德银预期一样下降,但更低的经济增速也有助于降低能源消费增长。所以,德银报告中保持6.8%的环境可持续经济增速是具有相当大挑战性的。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