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存疑】林彪专机坠毁前五分钟的谈话录音 -佚名 | 历史频道-中评网

【存疑】林彪专机坠毁前五分钟的谈话录音 -佚名 | 历史频道-中评网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东亚图书馆的一个大会议厅里,讲台上有一个桌子。桌子后面坐著何仁义和一个头发花白的男人。会议厅坐满了听众。其中有记者,学者,中国留学生,和海外华人。 
    

     何仁义:"9.13事件有三个重大的疑问。第一,林立衡在9月7号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有带林彪去香港躲避的计划。林立衡在9月7号就把这个计划告诉了林彪的警卫刘吉纯和李文普,并要求他们阻止这个计划。所以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在飞机出事的5天前就知道了叶群和林立果会采取激烈的行动。问题是当时的中央领导人对此做了什麼应对计划?采取了什麼措施?" 

 

    
     何仁义:"第二,专机机长潘景寅在起飞前为什麼没有叫醒两位副驾驶,领航员,和通讯员这四个人?为什麼潘景寅要一个人飞?" 何仁义:"第三,专机升空之后往南飞了一阵子。然后专机转了一个非常大的弯才把方向转成往北飞。为什麼专机起飞之后不马上转弯?为什麼专机要转一个那麼大的弯?是不是因为潘景寅不想让飞机上的其他人觉察到他在转弯?" 
    

     何仁义:"等会儿我会放飞机上谈话的录音。飞机上有机长潘景寅,三个机械师李平,邰起良,和张延奎。乘客有林彪,叶群,林立果,小舰队成员刘沛丰,和林彪的司机杨振刚。刘沛丰把小舰队的电台带上了专机。录音的话筒在刘沛丰的衣服口袋里。在北京的黄永奎把电台里传过来的声音都录在录音带上了。由於在12号晚已经服了安眠药,林彪在飞机上一直都在他自己的舱里睡觉。这段录音记录了飞机坠毁前最后5分钟的事情。由於年代久远,录音带里的录音已经消失了很多了。幸运的是,经过专业处理,我们仍然能够听到当年的对话。大家请听吧。" 
    

     何仁义在桌子上的一个电脑上点了一下,当年的录音就从讲台上的两个音箱里播出来了。
    
 

   256号林彪专机,夜晚
    
     林立果:"几点了?" 
     刘沛丰:"两点27分。" 
     林立果:"我们到哪儿了?" 
     刘沛丰:"我去问问。" 
     刘沛丰走进驾驶舱。 
     刘沛丰:"老潘,我们到哪儿了?" 
     潘景寅:"我们在湖南。" 
     刘沛丰:"还要飞多久才能到广州?" 
     潘景寅:"再飞半个小时就可以到了。" 
     刘沛丰回到普通客舱。
     刘沛丰:"老潘说在湖南。再过半个小时就到广州了。" 
     林立果起身进林彪的贵宾舱,向叶群汇报。 
     突然一声爆炸声,飞机剧烈地晃动了一下。刘沛丰被摔倒在地。林立果从贵宾舱冲出来。
     林立果:"怎麼回事?" 
     刘沛丰拉开左边窗口的挡板,没看到什麼。拉开右边窗口的挡板,看到右机翼上有火苗。
     林立果和刘沛丰赶紧推开驾驶舱门。
     林立果:"右机翼起火了,老潘!" 
     潘景寅:"是吗?会不会是敌人导弹打过来了?" 
     林立果:"你说什麼?什麼敌人?" 
     潘景寅没有回答。这时叶群,杨振刚,李平也跑过来了。潘景寅开始让飞机转弯。刘沛丰,林立果,叶群三个人走进了驾驶舱。
     叶群:"怎麼回事?" 
     林立果:"老潘,你怎麼转弯了?为什麼要转弯?"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叶群:"我们现在在哪里?" 
     潘景寅还是没有回答。 
     林立果:"你说话呀,老潘!" 
     这时飞机又剧烈地晃动了一下。
     潘景寅拿起一个话筒带著哭腔喊话:"王主任!王主任!请回答!" 
     杨振刚在驾驶舱门口急了,大嗓门的吼起来:"机长,你在跟谁讲话?" 
     潘景寅还是不说话。
     林立果突然说:"刚才的响声是定时炸弹爆炸。有人要谋害首长。"
     这时飞机开始往下冲。 
     潘景寅:"糟糕!糟糕!" 
     刘沛丰拿出手枪顶著潘景寅:"到底是怎麼回事?" 
     潘景寅:"我们在蒙古。现在在往国内飞。" 
     刘沛丰:"蒙古?" 
     林立果:"蒙古?" 
     潘景寅:"起飞前,王主任给我打了电话。要我把专机飞进蒙古。然后等他命令。可是他已经不和我联络了。" 
     刘沛丰:"你为什麼不叫上两个副驾驶?" 
     潘景寅:"王主任说这是特殊任务,不需要他们参加。" 
     林立果:"我们进蒙古多久了?" 
     潘景寅:"我不知道。大概有10分钟了。" 
     叶群:"进了蒙古,我们就都成叛徒了。" 
     林立果:"我们死在这里,叛徒的帽子就永远地戴上了。" 
     潘景寅:"我真傻啊!叶主任,我对不起首长。" 
     这时飞机还在继续往下冲。
     潘景寅对著话筒说:"机务舱,把三个引擎全关了。" 
     潘景寅:"速度还是减不下来。减速板已经失灵。说不定已经脱落了。襟翼控制也失灵了。" 
     林立果:"赶紧迫降。" 
     潘景寅:"已经失控了。有人对飞机做了手脚。" 
     杨振刚:"机长,我不能死。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潘景寅尽量压制著心里的悲痛。但是眼泪还是不停的往下掉。 
     过了几秒钟,潘景寅对著全飞机广播:"飞机马上要著陆了。大家赶紧回座位坐好。扣上安全带。把鞋子脱掉。是死是活就看老天的了!" 
     景寅泣不成声地对著全飞机广播:"林副主席,小潘对不起您哪!" 

    
    东亚图书馆,下午 

    
     音箱里传出一声巨响。然后就没声音了。听众里有许多人在哭泣。

 

文章来源:读者推荐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