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3月23日星期六

Google给自己制造了一个问题

Google总是不断地试验各种新奇创意,很多伟大的产品均源于此,但是也有不少最终进了Google墓地,这给Google自己制造了一个问题。以下是自称技术尝鲜者的美国著名记者、作家James Fallows对此事的解释。

一直以来我都是自动化系统的粉丝,对最新推出的可以"简化"并让生活"井然有序"的工具总是如饥似渴。作为此类的系统的尝鲜者,我很早就给自己的DOS计算机安装了Lotus Agenda,给早期的Palm装上了Actioneer。最近几年Evernote成为我的新宠。但我的目光永远紧盯着下一个。

所以不消说我已经下载了Google最新Android版的app,可收集笔记、照片、信息的Google Keep。这个早期版完全不能跟Evernote的能力和优雅比拟,但是从中你可以看出Google要走向何处去。

可是问题来了:对于"有趣"的新软件,Google先试后弃的历史记录已经足够清晰,我不知道这次Keep又能维持多久。Google 5年前推出Google Health服务的时候,也拥有跟Keep一样的诱惑力:个人处方、检验报告、免疫记录等的集中存放地。我一直都用它,直到去年取消了这一"实验"。Google Reader同样如此,还有Google墓地那长长几排接受缅怀的名字。

Reader之死让许多人意识到一直依赖于某家公司免费服务的危险。如果一家公司的产品要收钱,如Evernote、Dropbox和SugarSync,你就能理解其继续把产品做下去的诱因。公司本身也许会失败,但是只要生意还在,它就不大可能像Google对如此众多的实验那样,觉得烦了就一走了之。这其中就包括有Google Notebook,这款产品跟Keep有几分相似,也是我喜欢的工具之一,最近也被Google抛弃。

我信任Google的搜索,这是它业务的核心。类似地,拥有巨大公益效应、同时也对Google业务不可或缺的Maps和Earth也是如此。再加上Gmail和Drive,这些构成了Google的生态体系。但是我可以信任Google Keep吗?不行。想法看起来似乎有前景,你也能看得出它何以最终能成为Google Drive战略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2、3年后这个东西成为Google感到厌倦的又一项"有趣"试验也是不难想象的。

除非我知道Google的长期利益里面有让Keep维系下去的理由,否则我并不打算对此投入时间或寄存信息。那些信息当然可以导出来—帮助大家从毙掉的产品拯救数据,Google一贯精于此。可是如果系统有可能会消失的话,又何必去用呢?对于"怎么才能知道你不会毙掉这个产品?",如果Google给不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答案的话,说实话,我真不知道Google怎么才能让大家信赖它的实验性产品。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