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为封口,官方“马三家事件调查组”抓捕酷刑受害者


胡佳:询问了现在身在辽宁的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受害者,刚恍然大悟,原来辽宁省委省政府所谓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不是调查劳教所对被劳教女性公民的人权侵害,而是调查这些残酷真相是如何泄露并被媒体"炒作"的。辽宁省公安厅已经针对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受害者,逐一传唤,逼迫写保证书。

@李文的围脖:要自由,7万, 劳教—-最黑暗的生意, 现代奴隶贩子.

@陈晴OSY-400 今天看了凤凰卫视关于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节目,被采访的当事人都是因上访而被劳教的妇女,她们哭着讲诉着在劳教所内所遭受的一切虐刑。今天我终于知道了,为什么劳教所犹如地狱?想换自由可以,劳教所明码标价7万元放人回家。不让你们生不如死,如何从受冤的穷人身上榨取7万?真是土匪啊,什么钱都敢拿!

【警察上门 马三家证人惊恐呼救】李文娟-这位曾被马三家迫害过、现自愿作证的女人,4月13日晚突遭警察上门。她向外界求救,获网友接力转发。一网友甚至手持标语,真容相见,称"如果你们敢对付马三家受害者,试图迫害灭口,我就到马三家游行示威!"

14日下午1点多,杜斌和李文娟的通话录音。这段录音透露出辽宁方面开始对揭露马三家的受害人进行新一轮迫害,甚至威胁她们的家人。李文娟说:〝不能再说马三家的事情,不想牺牲自由,再进去肯定不能活着出来了,为封我的嘴,一定会干死我。〞

———-

大陆媒体报导了辽宁沈阳马三家教养院使用酷刑虐待访民后,当局成立了事件调查组。4月14日大陆维权人士披露,调查组不是调查劳教所里警察如何使用酷刑侵犯人权,而是抓捕接受媒体采访的酷刑受害者,李文娟目前还被警察围堵在家中。

北京时间4月14日下午4点,大陆知名人权活动家胡佳在询问了马三家教养院酷刑受害者后,发出一条推特:原来辽宁省委省政府所谓对马三家事件的调查,不是调查劳教所对被劳教女性公民的人权侵害,而是调查这些真相是如何泄露并被媒体所谓炒作的。

因拍摄纪录片《小鬼头上的女人》,大陆著名摄影记者杜斌采访过多位马三家教养院的酷刑受害者。(录音):12日七八个受害者先去司法厅,找调查组,官员们说你们应该去信访办。他们到了信访办之后,是信访办接待他们的,根本就不是调查组。她们在信访办还留下了他们个人的信息,就是电话、住址。这一登记了之后,警察直接就找上她们门了。昨天(13日)晚上6点,大约有20多个警察去李文娟家了,李文娟就不给开门。今天上午,盖凤珍去给李文娟送吃的,也不让进去。

李文娟原是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因为举报国税局局长而被劳教一年,2006年在马三家教养院受到酷刑虐待。在大陆媒体报导了《走出马三家》之后,李文娟12日主动去省司法厅找马三家事件联合调查组,想登记自己的受害情况。

14日下午1点多,李文娟告诉杜斌前一天晚上警察来抓她时的情形:(录音)他反复地敲门,我问他干什么?告诉我给我带走,带哪去?他不告诉我。要先把门开开,带走再说。

本台记者近日曾致电李文娟,她非常谨慎,不愿接受电话采访。她向杜斌披露不想再谈自己在马三家教养院里受酷刑的情况,原因是:(录音)我不能拿我的自由做代价,因为我已经进过一次劳教所和看守所了,我的孩子也很小,我再进去就活不了了,我活着出不来了,公安局肯定要封我的嘴,把我办死不可!

胡佳在推特上还披露:辽宁省公安厅已经针对新闻报道中出现的受害者,逐一传唤,逼迫她们写保证书。4月9日,大陆司法部责成辽宁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调查组,对《走出马三家》一文中涉及的内容展开调查。

旅美时事评论家横河分析这种调查:(录音)就是封口,辽宁省想把这件事情掩盖起来,把它压下去。这个调查的目的和人们哪怕一点点的期望都是完全相反的。现在参加调查团的人,实际上都是利益冲突方。真正要调查的话,跟这件事情凡是有利益关系的、所有的人和部门都不能参与,这是最最最最起码的常识!这个倒恰好说明在中国统治集团并不是服务性质的——就是说当出现问题的时候,它去解决问题——它是一种统治性质的。因为它自己就是制造所有问题的主体。酷刑就是在他们的鼓励下、在他们的设计下发生的。

民众得知所谓调查组的实情后纷纷公开表达不满。网友牟山夫写道:在他们意识中,曝光出来的事天经地义,曝光本身才是无法容忍。胡佳认为:中共看起来总是以要脸为目的,但却总以不要脸为手段。

———

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揭马三家劳教真相, 遭警警察砸门威吓

华盛顿 — 原辽宁省马三家被劳教人员、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到司法信访部门准备向辽宁省马三家事件联合调查组反映自己举报鞍山市国税局领导贪赃枉法后被劳教的受害经历,之后又到官方媒体人民网辽宁分部讲述有关马三家劳教所的情况,星期六晚上当地公安到她家砸门,说要带她去"配合调查",致使李文娟不敢多谈她在马三家劳教所的情况。

震惊国际社会的辽宁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使用酷刑的丑闻被多家中国大陆媒体报道后, 2004年曾被送进马三家劳教所关押将近一年的李文娟日前到辽宁省司法当局信访室,联系新成立的马三家劳教所问题联合调查组,并以该劳教所受害者的身份登记,表示愿意提供亲身经历的情况。当天晚上10点左右,她家位于沈阳市内一居民楼五层的住所门外来了沈阳市十六纬路派出所的十多个警察,还有和平区公安分局警官李志刚,要带她去配合调查。

Liwenjuan-1

知名举报人、原鞍山市国税局公务员李文娟

李文娟星期日晚上在接受美国之音电话专访时表示,一天前,她所居住的楼房楼道里有许多警察,还能听到狗叫,而附近住户并没有养狗,当时她认为调查马三家劳教所的问题与当地民警没有关系,而且警察没有开传唤证,也没有出示搜查证。李文娟担心这可能是有关当局对她打击报复的继续,所以没有开门。

她说:"因为我已经饱受牢狱之灾,被他们冤假错案一回了,我不能再次被他们抓进去。一宿都在这。昨天他敲门的声音是很猛烈的,一直到下半夜的两三点。然后今天早晨六点敲门的声音柔和一些了。没开,后来他搞来一个开锁的,要强制开。开锁的一听我们屋里有人,就说里面有人他不能给开。我说,我没有犯法,你们抓我是执法犯法。他说,他们没有执法犯法,他们是上指下派的。他们有一个警察说,刚才从网上看了一下,觉得我是正确的,我没有犯法,他们也同情我,但是上面指令他们没有办法。"

李文娟表示,她在得知辽宁省设联合调查组的消息后,就主动出面联系协助调查,但是她和其他一些进过马三家劳教所的女性维权人士发现那里的气氛不对头。

她是:"我说,我自己去,到那讲述一下在马三家的亲身经历。我就自己主动地到辽宁省司法厅那个信访室去了。当时我看那里有很多人。信访室就给我登记了。然后我要把材料给他们,他们说不收。在门口,我发现有个女的,她好像是司法厅的,拿着摄像机,把我们这些人都给摄下来了。"

李文娟原是鞍山钢铁公司所在城市鞍山市的国税局公务员,2002年实名向中共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和国家税务总局举报鞍山市国税局局长刘光明(女)等人违法违规为企业减免巨额增值税、涉嫌账目造假等问题。后来这些举报材料被转回李文娟的工作单位鞍山市国税局,她被单位两次辞退,还受到劳动教养一年的处罚。在媒体报道相关消息后,地方当局撤销了2004年对李文娟劳教一年的决定,并在2006年恢复她的工作,把她异地安置到沈阳市国税局。2007年,对李文娟实行非法刑拘和劳动教养的鞍山市公安局给予她国家赔偿。

星期日,美国之音记者问李文娟当年在马三家劳教所的经历时,这位再度受到警察骚扰的知名举报人表示不敢再谈论这些情况。

她说:"每个人受的不一样。各人状况,她们的情形不是一样的。但是我不想反映这方面的问题。因为我最怕的还是司法机关。就是司法机关想迫害我,就是通过司法强制限制我人身自由的话,我太恐惧了,我不想再那个,再(谈)这方面。你看现在,就是因为我到(调查组反映)。因为我相信党,相信辽宁省要调查这些情况,我就去了。我寻思还有资格揭露去反映反映吧。结果就把我家包围了。现在我就不敢出去了。什么都不敢动了。这样的话,我不想再失去自由了。不想谈论那方面的事。"

记者再次询问李文娟在劳教所受到的伤害时,李文娟仍不肯谈及有关细节,仅简略地说:"心脑全受到伤害了。我可以跟你说吧,我在那里干了一年,这些活儿,我一辈子都干不了那么多的活儿。一天就睡两三个小时的觉。有的时候还通宵(干活儿)。可以这么说吧,就是劳作呀,连直个腰的都不行,就挨打受骂的。"

中国总理李克强上个月在中国人大会议结束时回答媒体提问时表示,针对备受诟病的劳教制度的改革方案可望年内出台。李文娟表示,她从马三家劳教所活着出来算是幸运的,因此一直关注废除劳教的问题。

她说:"我特别关心这个事。有一个阶段还说要废止了,结果又往后拖了。我特别不高兴。我愿意让它越早越好。不能让这个制度再残害上访人了,也不能再作为官员打击举报人的手段了。"

李文娟2006年曾被中国媒体《南风窗》评为"为了公共利益年度榜人物"。她表示,有关部门对她举报的问题作了所谓结论,但这些问题多半只是被掩盖起来,远远未得到真正解决,当年违法决定对她实施司法迫害的鞍山市领导以及为袒护刘光明等鞍山市国税局领导而不惜弄虚作假的国家国税总局有关领导,不仅没被追责反而升官。她表示,她不久前到北京递交举报材料,被信访办人员拒收仍出来,希望承诺老虎苍蝇一起打的习近平主席和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能看到她反映的问题,但投诉无门。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