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20日星期六

红二代聚会 习近平每月参加几次太子党小组学习


文章来源: 明镜网 于 2013-04-19 


  未来的政治对决不可避免

  那么,红二代们有什么政治本钱,有什么政治实力来支持习近平?他们这样做是不是虚张声势,甚至是自乱阵脚呢?

   梁京指出,红二代自改革以来的经历,很容易让人想到他们在文革中的经历。文革初,红二代带头造反,带头贴大字报,带头组织红卫兵,带头抄家、打人,搞红 色恐怖,但是后来他们成为自己发明的这些游戏的靶子,他们以施害施暴于人起家,结果是很多人被人施暴,被人加害。这个经历使得他们中间的许多人转向,成为 支持邓否定文革,启动改革的支持者。于是,许多红二代又成为权力市场化的先锋,他们带头"官倒",带头办公司,带头给外国公司打工,带头搞股票市场。但 是,等到权力换钱的游戏成了中国唯一的游戏,许多红二代们再度地失落了。绝大多数红二代根本玩不过温云松、刘志军之流。其中奥秘,就是红二代逐渐在权钱交 易中失去了"比较优势"。他们直接掌握的权力越来越少,而他们的家世背景则容易招风,增加风险。更有一重文化障碍:红二代们像一切没落贵族一样,放不下架 子。
  

  千名"太子党"春节聚会。

  眼看着权钱交易的游戏蛀空了中共政权的全部基础,红二代如同文革梦醒那样,开始反思改革,他们要唱红打黑,救党救国。问题是,红二代普遍走向暮年,他们还有足够的"正能量",再折腾一回吗?

   "从这次红二代的大聚会来看,不管有没有足够的能量,红二代还是想要折腾一回,这是他们的性格使然。至于他们折腾的后果,则难以预料。我相信红二代有足 够的能量打破现在中国的僵局,但打破僵局之后的形势如何发展,将不是红二代们所能控制的。"梁京说:"一种可能,就是僵局被红二代们打破之后,习近平成功 地调动中国社会各种积极的因素,建立起一种比较公平的权力游戏,把大局稳住,逐渐向法治和宪政民主过渡。另一种可能,就是红二代们像前两次那样,再次把各 种魔鬼召唤出来,天下大乱。"

  不管哪一种可能更可能,"红二代集体发声让我们更加明确的是,关于中国未来的政治对决不仅不可避免,而且将比许多人预料的来的更快"。

   政治学者荣剑此前也指出,因为中共面临新一轮权力更替,中国社会发展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局,各方势力都出来发表政见,这是一个很好 的现象。不过,"红后"的普遍心声和真诚愿望,是不希望看到父辈浴血奋战打下的江山在他们手中丢掉,这不仅涉及理想、政治信念、阶级感情和血缘联系,而且 更涉及到利益共同体,涉及到"红后"的未来命运。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朱景文毕业于红色贵族中学北京四中,也因此认识了很多这类太子党和"红后"。他说,一些"太子党"在文革中的经历是,从人上人跌到了人下人。"但我不认为,他们放弃了特权思想,放弃权力。他们对自己的行为从未反省,而对自己的遭遇则念念不忘。"

  "学习小组"成员的习近平

  不管这群太子党内心真实的想法如何,无庸置疑的是,他们如今是一群有影响力和势力的人。党政军群等关键岗位上,遍是他们的身影,加之彼此间多年的相识、交往和攀亲,他们人脉广布,关系盘根交错,是一群能和习近平这种最高层的领导人接上头,说心里话的人。

  《悉尼先驱晨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驻北京记者约翰•加诺特(John Garnaut)就举了这样一个例子——

  在毛泽东逝世后中国改革开放的初期,当时尚年轻的习近平曾经参加过中共高级领导人子女组成的一个学习小组。每两周举行一次的学习小组旨在让这群太子们更好地了解时局变化。

  加诺特说,现在已经成为中共最高领导人的习近平在其仕途发展过程中一直同那个学习小组的太子党们保持联系。

   这个学习小组的举办时间在1979年到1980年期间,学生的父母包括了当时中国政治中的所有重要人物——习仲勋,薄一波、陈云和彭真等。中共总书记习 近平,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解放军海军政委刘晓江、解放军总后勤部政委刘源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党委书记陈元都曾是学习小组的成员。

  当时学习小组的召集人是胡乔木之子胡石英。胡乔木曾经担任毛泽东秘书长达25年,他文笔很好,有"党内一枝笔"的美誉。

  2012年12月26日,在北京纪念毛泽东诞辰聚会上,胡石英回忆说,学习小组的成员有习近平、刘源、王岐山,"他们每个月就聚会几次。"

  这个纪念毛泽东诞辰119周年的活动由左派网站"乌有之乡"负责人主办。因为坚定地支持薄熙来并且试图恢复毛泽东思想的影响该网站当年被关闭。

  薄熙来的弟弟薄熙成也是胡石英召集的学习小组的成员,他仍然同这些同学们保持联系。

  胡石英同他姐姐胡木英一起参加了这场纪念毛泽东的活动。

  根据"乌有之乡"提供的胡石英在纪念活动上的讲稿,胡石英说,"我出生在主席身边,我的青少年时期,都是在他身边度过的。他在我心目中,是比我父亲更像我父亲的人。"

  胡石英说,"今天在这个环境下,我也很激动,就是刚才唱《东方红》的时候,我都有几次唱不下去,想掉眼泪。为什么?是今天我感觉到一种很多年没有遇到过的这种感情,在坐的都是我的家人,都是毛主席的家人。"(《明镜月刊》38期)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