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15日星期一

格丘山:谁为中国共产党统治买单


前几天在楼道里认识了一个中国人,林先生。

林先生,原籍山东,已经八十五岁了,可是像大部分夏威夷的老人一样,眼明耳灵,步履轻盈,看起来最少要比实际年龄年轻二十岁。

林先生退休前是美军的中文翻译官,到过朝鲜战场,越南战场。提起往事,他重复得最多的是当年美国将军当年怎么喜欢他。像所有美国退伍军人一样,林先生的福利极好,但是从林先生的嘴里并听不到他对美国和美国制度的热爱和感激,却是像大部分早年漂流过海的中国人一样,心境深处还揣着一份遥远的模糊的对乡土的依恋, 那是当年他们离开中国时的人文环境给他们留下来的。从那个时候起,中国人历经沧桑,不管当官的和不当官的,都在中国人生浮沉中大彻大悟。爱国情也罢,乡土情也罢,民族自尊也罢,而今大家都敬而远之,只剩下了满嘴的谎言和利益盘算,这是林先生不知道也不可能理解的。所以当林先生还停在中国的那个时期,不断表达着对日本人的憎恨,对侵略中国的列强的憎恨,这些我们似曾熟悉和陶醉过的"义和团"感情时,我与林先生中间已经隔着共产党统治的整整六十年的时空,这是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怎么说也说不明白的了。

我打断了林先生对中国民族自豪感的抒情,和对小日本的鄙视,直接问起朝鲜战场的事情。我想这是一个亲历朝鲜战场的人,从他那里听到的故事一定真实和有趣。没有想到林先生随口告诉我的是俘虏分队的时候,他说那个场面紧张肃穆,杀气腾腾。美国人在两边架起了机枪,俘虏的队伍从他们的营房走出来,先是朝鲜俘虏,排成了队远远走过来,踏着整齐的步履,唱着朝鲜军歌,声音雄壮高昂。但是愈临近美国人的机枪阵的时候,声音愈来愈低,唱的人愈来愈少,到了阵前,被那个肃杀的气氛摄服,最后完全没有声音了。

然后来了中国俘虏,比较起朝鲜俘虏,这些人个子矮小,其貌不扬,一看都是四川两广兵。不少中国人知道这些不起眼的侏懦比起气宇轩昂,体格魁梧的东北兵山东兵来,才是真正令敌人感到鬼见愁的杀手。他们像吉普赛的游艺人一样唱着南腔北调的歌,拉着用罐头盒子做成的二胡,和吹着用杆子制成的笛子,欢迸乱跳的过来了,歌声七上八下,不知有几个部。他们旁若无人的走过了美军的机枪阵,面无惧色,声音丝毫不减。林翻译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对我说他衷心敬佩毛泽东,将过去一盘散沙,在外国人面前唯唯诺诺的中国人训练成这样坚韧不屈的勇士,他说他从美国人的脸上也看到了敬仰的神色,这时候的林先生感到自尊和自豪。我心里说事情不是这样的,但是这时候我不愿去反驳林先生对一个虚幻巨人的崇敬,不仅仅这是无法用三言二语去说清楚的,更重要的有这个幻觉的并不是持幻觉人的错误。

现在的大部分中国人都会将这些视死如归的兵士的行为说成愚昧, 但是这种祖国终于在世界上站起来的自豪感, 确确实实曾经真正控制过五十年代初期的大部分中国人,那时候很多人愿意为民族献身,为祖国献身,为主义献身,为人类的解放献身,国内的年轻人自愿离开城市,去到边疆,海外的中国人自愿回国参加建设,国外的学者放弃高薪回国工作,难道这些真诚的对中国的热爱和无私的献身的本质是愚昧吗?

如果历史上给中国的毛泽东是真正的那个在报纸上,电影上告诉中国人的毛泽东,而不是后来暴露的那个搞女人杀战友的魔王,如果共产党是那个他们用各种办法在中国人耳朵边天天灌的真正吃苦在先为中国富强前赴后继的大公无私的共产党,那么所有我们这些感情,对国家的爱,对民族的自豪不就不愚昧了吗?看来错的不是那个爱, 那个感情本身,而是中国人很不幸,将伟大的纯洁的感情献给了一群骗子。可是现在很多中国人恨屋及鸟,由恨骗子到了恨那种感情了。

就像女人上了当要付出青春和贞节,中国和中国人上了当,就要为这个骗子的所作所为买单了,那么中国和中国人为中国共产党的行为已经付出和还要付什么代价呢?

作为受骗的直接代价,是在中国不管真话假话再没有人相信了,只有华国锋这样的傻瓜当年还不明白对一个已经不相信你的人再骗就是自取其辱。邓小平当机立断,干脆撕下骗子的面具,从骗子变成了强盗。此后任人骂,任人抗议,老子不跟你们罗嗦, 老子发财享乐就行,要老子下台,拿百万人头来换。因此受骗的第一个代价就是使中国变成了一个个持强盗逻辑的共产党肆无忌惮穷奢极欲作威作福的乐园。

作为受骗的第二代价是在一个强盗横行的土地上,百姓要生存下去,也只能非骗就抢了。这就像一个家庭,父母是强盗,不管孩子的死活,孩子要生活,不仿效父母,又怎么办呢。父母大抢, 大孩子中抢,幼小的孩子就在地上爬着检他们掉下的碎片。这个图景更像一群狼围着凶猛的狮虎,在官员吃完的猎物的尸骸上去撕啃骨架,而那些什么也啃不到的最无能的动物,只能作为被啃的鹿羊和猎物去殉牲,然后在心里积蓄仇恨,去等待。等到苍天变色,风云变幻的时候,那时候每一个备受屈辱和伤痛的鹿羊都会朴向垂死的狮虎狼,将他们撕得粉碎,中国的土地将再一次人烟断绝,兽游鬼哭。因此受骗的第二个代价就是使中国又一次成为一个播种仇恨的土地,而在大掠夺中敛财红了眼的共产党最终会将被掠夺红了眼的潜在强盗逼上拼命的不归路。中国又要面临一次狮虎和鹿羊较量,来决定是否交替位置的血光之灾。

不过上面说的两个代价在中国历史上毫无新意,中国历史过上百把年总要来上一次。中国不像世界上的大部分民族那样能够自我调整,而是王八吃称砣一样待在这个杀戮大治杀戮的怪圈里此起彼落,不肯自拔。说起来这两个代 价都还不应算是真正受骗的代价,应该是强权,野蛮,民族智力低下所遭的报应。

这两个代价就像共产党在中国土地上乱伐乱采烂用造成的代价,这些代价再巨大,尚是可以计算的。而最彻底的破坏并不来自乱伐乱采,而是由乱伐乱采过量造的自然破坏,河流酱化干枯,甚至消失,土壤沙化碱化,甚至干裂,气候酸化雾霾化,甚至见不到太阳月亮和蓝天,这种破坏毁坏了中国人自来生存的生态和环境,它比中国人前面付出的二个代价要更为沉重,以后中国人要化百倍的力气才能恢复。而这个破坏是中国的列祖列宗都没有做到的,这是中国人要为它付出的第三个代价。是中国共产党特有的代价。

可是这个代价仍然不是中国人要为共产党统治付出的最沉重和最本质的代价,而且就字意的本意来说它也不是受骗的代价, 而是这代统治者中国共产党的无知和妄自菲薄所造成的代价。

什么是真正受骗的代价呢?

真正受骗的代价是共产党说谎的代价,是他们打着救人民,救世界,甚至救人类,否定上帝的招牌来的代价,打着他们是真正唯一的大公无私,伟大光荣和正确的特殊材料做成的人的招牌来的,是他们将自己打扮成救世主的代价。问题出在中国人那时候确实诚心诚意地相信了他们,共产党说杀富人,中国人就杀富人,共产党说抓反革命,中国人就举报朋友,伴侣,甚至父母,共产党说反封建迷信,中国人就烧古籍,砸古迹,共产党说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他们就无怨无悔的饿肚子,饿死人了还在唱社会主义好……。想想吧,除了共产党自己是伟光正以外,还有什么东西共产党没有反对过的,等到共产党将自己贪得无厌荒淫无耻的面目裸露出来时,中国人发现这个伟光正是个骗子不能相信的时候,中国人岂止是不相信共产党,而是: 共产党不能相信了,而过去相信过的东西又被共产党糟蹋和反对光了,所以中国人没有东西可以信仰了;吃苦是可以忍耐的,不公平是可以等待的, 没有信仰,没有希望,没有理想,没有对明天的期待,对一切美好东西的看透, 才是中国人最彻心透骨的悲哀,他们像被砍了头的苍蝇,密密麻麻地在天空乱转,不知向哪里去了,只能跟着共产党大偷去当小偷。

什么都不相信的,没有信仰, 没有理想,没有道德的中国人失去了灵魂。沦落为动物,这才是中国人为共产党所骗的, 旷古未有的最大代价。

在今天中国土地上人们再看不到鲁迅笔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当年的一个个阿Q,孔乙己,闰土,祥林嫂,而是一个个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没有头脑没有道德没有希望没有理想没有信仰的动物。

鸣呼,中国共产党啊,中国共产党,如果你们一定要到中国来走这么一遭,何不像张献忠黄巢那样来大抢大烧大杀大享受一趟就完,你们为什么要骗呢?须知, 你们像过去历朝历代的强盗百把年来一次,来了后, 后面还会大治百把年,可是你们当骗子,将中国人弄成没有灵魂了,就像你们砍树乱伐乱采也罢,非弄得看不到太阳,看不到月亮河干地裂,这种伤表及里的劫掠,将人骗成了动物,偌大的一个破烂不堪的中国叫动物将来去回复,又怎样回复呢?

只有林先生这样没有亲身经历后来的共产党历史的人,仍然沉醉在当年的感情中,毛泽东在他们心中仍是让他们崇敬的巨人。我实在不想对他说上面的话,就让他沉浸在那个梦里吧,那个中国人不运气,没有得到的梦。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