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5日星期五

朝鲜逼近“核威慑底线”强硬宣传背后的深意


"相互确保摧毁"(mutually assured destruction)的前提是双方需要保持理智。人类进入核时代以来,"相互确保摧毁"的理念维护了和平。按照这种理念,最终而言,任何理性的政治领导人都不会拿本国数以百万计的生灵冒险,这使得世界度过了某些危险时刻——从古巴导弹危机到柏林墙的倒塌。

当前与拥有核武的朝鲜发生的危机最令人震惊的一点是,朝鲜政权或许属于那些罕见的反常现象——正常的核威慑逻辑对其不适用。

冷战期间不时有迹象表明,某些政治领导人可能准备考虑一些不堪设想的事情。上世纪50年代后期,毛泽东在访问莫斯科时表示,核战争或许不是一件太大的坏事。他向瞠目结舌的苏联东道主说道:"极而言之,死掉一半人,还有一半人,帝国主义打平了,全世界社会主义化了。"在苏联方面,就连死硬的前斯大林主义者对此也感到震惊。

朝鲜在许多方面复制了毛泽东时代的中国的某些最恶劣的特征:与外部世界隔绝、劳改营制度、狂热的个人崇拜以及不顾国内的大饥荒。后者尤其令人不寒而栗——别忘了,核威慑是建立在不愿让数以百万计的国民丧生的基础之上的。

不幸的是,西方仍倾向于把朝鲜当做笑料看待。网上有很多矮胖的朝鲜年轻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eun)的经过图像处理的"滑稽"图片。在现实中,平壤政权一点儿也不好笑。它是一个糟蹋数以百万计人民的生活的极权主义噩梦,如今又公然用核武器威胁外部世界。

努力猜测朝鲜的真实想法是一个艰难而至关重要的任务。不时有迹象表明,朝鲜领导人对外部世界的理解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浅薄。我曾经询问一位经常与金正日(Kim Jong-il)打交道的中国高级外交官,朝鲜独裁者是否真正了解西方。回答是:"当然,他整夜都在上网。"金正日是现任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父亲。此前曾有人预计,他的儿子将会向外部世界更加开放。他在瑞士留学的经历肯定会有一些影响吧?

然而,目前金正恩正将朝鲜的核武姿态提升至一个新的、甚至更危险的水平。近日朝鲜政府宣布,朝韩双方现在处于战争状态,还扬言要对美国发动核打击。

美国和韩国迄今根据经典的MAD剧本进行回应。美国出动可携带核弹头的轰炸机飞临韩国执行投弹演练,这是核威慑理论家会建议的回应方式:"别眨眼,别示弱。对方将会退却,而不敢承担被核打击彻底毁灭的风险。"首尔方面也表示,韩国军队将对任何挑衅做出立即回应,而不用考虑任何政治后果。

风险在于,此类政策假定对手是理性的。的确,美国研究朝鲜问题的一流专家——比如前驻韩大使克里斯托弗•希尔(Chris Hill)等人——继续辩称,朝鲜并非真的想要与美国发生冲突。他们表示,真正的危险在于,经验不足的朝鲜领导层意外挑起冲突。按照这种假设,即便爆发冲突,任何交火也很可能是短暂的,远远达不到爆发核战争的地步。

或许如此。但令人不安的现实是,我们无法肯定。如果说有哪个政权有可能偏偏违反核威慑的正常逻辑,那就是朝鲜。

这似乎表明,美国和韩国可能需要缓和建立在坚定立场和拒绝屈服于"核胁迫"基础上的当前政策。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致力于缓和当前局势。这可能需要减少(而不是增加)美韩联合军演。

长期而言,实现朝鲜半岛永久和平的最佳希望必定是朝鲜内部发生变革。

因为朝鲜已经在悄然改变。目前朝鲜与外部世界的贸易额远远大于10年前。自2005年以来,朝韩双方在朝鲜境内创办了联合工业园区,入驻其中的韩国公司雇佣了逾5万名朝鲜人。中朝边境的小型跨境贸易蓬勃发展,随着外部世界的商品和信息进入朝鲜,个人财富和自由的空间略有扩大。

鉴于朝鲜的这些经济转变,中国当前强调有必要与朝鲜开展贸易和对话,可能比西方所称的那种苍白回避更具实质意义。如果能够说服朝鲜领导人走出核武掩体,并鼓励朝鲜与外部世界开展经贸往来,那会极大地增强和平改变的前景。

———-

我的同事崔相焄(Choe Sang-Hun)报道,上周五,朝鲜官方媒体朝中社公布了一系列系列挑衅照片中最新的一张。照片上,朝鲜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un)正在研究朝中社所称的"打击美国本土的计划"。

对朝鲜以金正恩为主题的宣传活动进行嘲讽,在西方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动作。照片上,年轻的领导人身后有一张军事地图,那幅图疑似朝鲜导弹打击美国主要城市的轨迹。人们在网上的注意力,迅速投向了这幅图来挖掘笑点。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视察军队工作。该国官方新闻社称金正恩在看打击美国本土的"战略军事计划"。

《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马克斯·费舍尔(Max Fisher)说,一个博客作者撰文详细分析该照片称,德克萨斯州奥斯丁这个出乎意料的地点竟然也在打击目标之列,此文一出,Twitter上涌起了"为什么是奥斯丁"的笑话狂潮。

当人们思考这些都意味着什么时,就很容易、或许太容易关注其中碰巧出现的笑点,无论是在毫无威仪的朝鲜年轻领导人的这张照片里,还是这张照片发布前,朝鲜公布的一系列怪诞宣传视频里,抑或经过拙劣编辑的军事演习照片中。

为了解研究朝鲜宣传的专家如何看待它当前的宣传活动,我们联系了韩国港口城市釜山的东西大学(Dongseo University)的朝鲜问题分析人士B·R·迈尔斯(B.R. Myers)。迈尔斯为了撰写《最干净的民族:朝鲜人如何看待自身以及这个问题为什么重要》(The Cleanest Race: How North Koreans See Themselves and Why It Matters),花费了八年时间研究朝鲜的宣传活动。周五,迈尔斯通过Gchat回答了我们的问题。以下是全部对话的记录,为了清楚起见,做过一些编辑。

问:我们想问的主要是,你怎么看待最近朝鲜放出的这些视频。这是威胁言论的某种升级,还是说网络上对这种现象做出了更大的反应?

答:去年一年,言论本身并没有显著升级。距朝鲜第一次说要让首尔变成一片火海,已经快20年了。我的感觉是,朝鲜的远程导弹发射和核试验,都让它的老旧论调更加有力了。

问:我们通过这些网络视频得到的感受,和他们在电视上播放的,以及你通过其他渠道看到的内容相似吗,或者说你认为我们新闻从业者,应当为渲染煽动性最强的内容而感到愧疚吗?

答:这是个好问题。我们必须记住,朝鲜和韩国并不是互相发出赤裸裸的威胁,更多的是言辞激烈地宣称,自己在受到攻击后会怎样报复。朝鲜说,"如果美国或者韩国胆敢侵犯我们的领土,我们就会让他们的领土化为灰烬。"而首尔方面则回应,将轰炸金日成塑像。这两个国家就这样争锋相对。我觉得,国际媒体只是简单地刊登这些条件句的后半句,在一定程度上是歪曲了事实。而且,我不得不说,通过在过去一周左右的时间里观看朝鲜的晚间新闻节目,我发现朝鲜媒体并不像人们可能想象的那样,完全沉浸在这种战争情绪中。播音员会用头10分钟左右的时间,报道和平的事件,之后才会开始痛骂敌人。

朝鲜政权正在利用紧张情绪,动员民众在各种大型的第一产业工程上更加努力的工作,特别是东部沿海地区正在进行的开荒大潮。画面里显示,工人们紧握拳头,激愤地控诉美国和韩国,并誓言要更加努力地工作,以此发泄愤怒。

这和去年持续辱骂韩国时任总统李明博(Lee Myung-bak)的做法非常相似。当时,你能听到朝鲜的矿工说,他们想象李明博的脸就在要砸碎的石头上,还有其他言论。朝鲜政府已经无法再通过任何连贯或可信的社会主义愿景,来激励民众了,所以政府试图把整个劳动大军塑造为军队的附庸,就像其他国家在真正开战期间一样。于是,工作场所成为了"战场",所有的劳动都能让国家更加强大,以迎接最后的胜利统一,等等。

问:最后几个问题。第一,自朝鲜高层发生变动以来,你是否觉得朝鲜的宣传内容出现了一些可以观察到的变化?第二,你怎样看待美国电视节目组把丹尼斯·罗德曼(Dennis Rodman)带到朝鲜的这件怪事?这是否标志着朝鲜有可能开放,还是说这是多年来一直都有的事,只是访问朝鲜者在美国知名度不高?最后,你是否会担心西方媒体把朝鲜的宣传描述成怪诞、或有一点滑稽的样子并不可取,因为这会把人们的注意力从朝鲜的严峻现实转移到别处?

答:先回答第一个问题,我想国际媒体夸大了金正恩偏离其父领导方式的程度。他还留着金日成的发型,而且朝鲜的宣传机器很乐意强调他们两人的相似之处,但从2008年和2009年的造势之初起,是以大将(taejang)的头衔把他介绍给民众的。顺便说一下,他正式晋升该军衔是几年之后的事了。介绍他生平的第一个纪录片突出了他"先军"的成绩,把他刻画为一个比他父亲还要崇高的军事领袖。毕竟,金正日在其公共生活头10年左右时间里,是以电影和意识形态专家的身份亮相的。

当金正恩带着夫人出席活动时,西方迅速地认为这标志着朝鲜在向戈尔巴乔夫式的倾向转变,但实际上,金正日就曾携第二任妻子(现任领导人的母亲)进行过公开访问;尽管她的亮相没有播出,但从后来公开的关于那些访问的录像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朝鲜人民知道她是谁,也接受了她类似第一夫人的地位。无论如何,主要宣传口号之一是"金正恩就是金正日"。他经常被用来和父亲做对比,而不是祖父。他也确实是在沿着同样的"先军"路线进军。

问:太棒了——我们之前就引述过你对朝鲜"先军"本质的解释。

答:第二,丹尼斯·罗德曼一事和2008年纽约爱乐乐团(New York Philharmonic)的事件非常相似。在这两起事件中,朝鲜都给想当然的西方留下了开放的印象,同时还向自己的国民展现了其领导人的国际魅力。朝鲜媒体把所有的来访者都描绘成朝圣者或忏悔者。

对于你的第三个问题,我认为西方媒体低估了朝鲜人阅读西方新闻报道的程度。这就是为什么会有美国人在社论版呼吁对平壤进行"颠覆性接触",好像朝鲜人真的想不到要读我们的报纸一样。这些嘲弄自然会给朝鲜政权造成问题,因为后者的执政合法性和民众支持,几乎都来自于朝鲜民众所感受的强大实力和国际声望。这并不是说我们需要像韩国媒体在"阳光政策"(Sunshine Policy)时期那样进行自我审查,但我们需要认识到局面的严重性。

在朝鲜去年出版的一本"历史"小说《五圣山》(Oseongsan)中,一名将军看着20岁的金正恩说,"这就是将来要领导统一圣战的人。"类似这样的事,很难让我一笑了之。

我能再多说一点吗?

问:当然可以。

答:几十年来约束朝鲜的少数几个因素之一,是平壤不愿疏远韩国左翼。在韩国连续两次选出立场较为强硬的总统候选人后(现任总统以绝对优势当选),我猜想朝鲜可能已经完全放弃了韩国的公共舆论。

韩国选民的快速老龄化,当然预示着在不久将来再次出现"阳光政策"的可能性不大,这可能就是朝鲜的宣传机器,把韩国总统朴槿惠贬低为"裙裾之风"的一个原因。顺便提一下,这种贬低清楚地表明,我们在朝鲜对付的不是一个极左政权,而是一个极右政权。我从朝鲜的电视节目中发现,接受街头采访的很多人都表示,他们愿意对首尔和华盛顿发动"火海"攻势,好像这两个地方都属于同一片敌国领土一样。如果朝鲜政权放弃赢得韩国选民的好感,事态会比现在危险得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