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4日星期四

陈功:中国服装产业的“浙江模式”必将破产


  中国体育用品行业正经历行业最严重的下调周期。李宁公司宣布2012年亏损19.79亿元,关闭门店1821家。消息在股票市场激发巨大影响,据港交所信息,港股上市的中国领先的体育品牌企业之一李宁公司3月26日发布2012年年报,公司去年收入为67.39亿元,同比减少24.5%。毛利为25.50亿,同比减少36.9%。权益持有人应占溢利减少至亏损19.79亿元,部分原因在于减少批发销售、应收账款及库存的拨备、推行变革计划及渠道复兴计划的相关成本以及其他重组性成本。

  李宁公司表示,2012年度的财务表现主要受制于不利的市场环境的影响以及集团自身业务发展的阶段性挑战。公司主动采取变革措施及渠道复兴计划,以支持减少渠道库存及对经销商的销售以缓解渠道压力,改善他们的财务状况和现金流(构成导致收入同比减少21.90亿人民币的部分原因)。除此之外,涉及包括渠道复兴计划在内的变革计划的相关费用、库存拨备(毛利降低3.997亿元,毛利率减少5.9%至37.8%),应收账款的拨备(而引致行政开支增加9.332亿元),乐途商标特许签署协议的重新修订(59.5百万元),以及其他架构重整成本等费用,均对于集团报告期内的盈利水平产生重大影响。

  根据李宁公司的公告,2012年,李宁公司继续精简及合理化销售网络,关闭店效低的门店,新开了更有增长潜力的门店。至2012年底李宁牌常规店、旗舰店、工厂店及折扣店的店铺总数为6434间,较2011年12月31日净减少1821间。集团旗下各品牌除乐途业务因处于收缩期而收入同比大幅下降外,红双喜的业务稳步推进,艾高及凯胜牌的收入录得较高增长。

  对于李宁公司的业绩大幅下滑,有关报道一般都认为,中国体育用品行业正经历行业最严重的下调周期。对此问题,安邦的首席研究员陈功则认为,问题远较"体育用品"行业严重的多,这是整个服装产业"浙江模式"的破产!

  现实表明,除了李宁公司之外,还有一大批服装产业的公司出现很大的问题。前不久美特斯邦威经历过"库存门"事件,股市上跌去6.48%。而且对这家本土"快时尚"服饰的龙头公司来说,"库存门"危机根本还未被打消。这一风波为人所关注起自美邦服饰上半年快速消减的存货,自打2010年下半年起,美邦服饰的存货就开始激增,攀上了18亿元,到了2011年一季度则达到最高峰31.62亿元,远远超过营业总收入20.75亿元。美邦服饰花了1年时间,才将存货降到今年一季度的23.16亿元,降幅为26.7%。一位业内知情人士透露,主要是2010年底和2011年初积压的。当时公司董事长周成建对经济判断比较乐观,大量扩产,结果2010年出现暖冬,2011年春季又来得晚,所以库存一下子上升了。此外,美邦推出的新品牌ME&CITY运作不太成功,也带来一定库存。高库存不但要提取准备金,吞噬着美邦服饰利润,还使得公司现金流变得紧张。自2010年三季报开始,美邦服饰经营性现金净流入转为负数,直至2011年三季度才转正,这导致美邦要花很大力气来减少成本、费用支出,以维持正常经营。

  就在美特斯邦威下大力气减少库存的同时,市场又传出40位股权激励对象离职。而且,美邦服饰的股价一跌,躺着中枪的投资者也不少,其中就还包括社保基金107组合和多只证券投资基金。实际上,高库存重压,不只是美邦一家,几乎所有采取浙江模式的服装业者都有份。意图冲刺A股上市的海澜之家,因为极高的库存,被证监会打了回票。同为A股公司的森马股份,其库存也在今年中期达到14.7亿元,且并未出现美邦库存减少的拐点。股价下跌、经营下滑还导致本土服装行业的大佬们财富缩水。美邦服饰的实际控制人周成建本来是《福布斯》富豪榜上的常客,他拥有美邦服饰80.6%股份。由于股价持续下跌,他今年损失惨重。在去年10月份,美邦服饰最高股价曾保持在30元左右,而低点的时候美邦服饰是收在了16元左右。《2011年福布斯富豪榜》显示,去年周成建以281.3亿元资产位列富豪榜第12位,而在今年的榜单上他的排名下滑到第19位,身价170.1亿元,一年之内财富缩水超过百亿元。其实周成建的财富缩水并非个例,森马服饰创办人邱光和家族的财富也大幅缩水。此外,在运动服饰领域,匹克集团控制人许景南家族、特步创始人丁水波今年更是没有进入《福布斯》400富豪的名单,而在过去他们还排列在360和377位,今年他们的个人财富都降至30亿元以下。

  服装产业学的"浙江模式"其实模仿的是香港的佐丹奴,模式上并无什么真正的创意可言。无非是利用廉价优势,去搞市场竞争,走的是"低价、低价、有毒"的路子(引自《一线之间》,可参考其意)。虽然也有一些设计元素里面,但终究只是一味的模仿,设计师也是打品牌的意味浓厚,真正优雅的设计之作乏善可陈。考虑到未来的市场时尚路线,基本是大城市白领市场-年轻人改装市场-乡村市场-低端年轻人市场,"浙江模式"必然会受到来自电商廉价品与主打设计品牌的两路夹攻,进而走向全面崩盘。就此而言,其未来的发展方向,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加入电商,融入网上平台,继续其低端服装业的路子;要么融入更多的设计元素,花更多的本钱去了解中产阶级文化和时尚,强化产品设计,成为真正的"快时尚"产业。而从"浙江模式"的发家基础来看,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他们对设计的理解以及文化和时尚的理解都有太多的欠缺,抄袭、模仿惯了的人,似乎还没有见过转型成为设计师的。所以总的来说,成功转型的例子不会没有,但总体看,"浙江模式"转型的机会不大。

来源:财经网【作者:安邦咨询首席研究员陈功 】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