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17日星期三

债务研究经典结论来自excel数据错误?

华尔街见闻

Business Insider:

2010年经济学家Carmen Reinhart和Kenneth Rogoff发表了一篇论文《债务时代的增长》;他们的主要结论是"公共债务与GDP比例超过90%的国家的增长率中位数比其他国家低1%;平均数低数个百分比。"

这是金融危机期间公共讨论中引用最多的数据之一。Paul Ryan的预算案计划《繁荣之路:美国复兴蓝图》表示,他们的研究"发现实证证据表明,债务超过经济90%的话会对经济增长产生显著的负面影响。"《华盛顿邮报》将其引用为经济领域共识,并表示"债务与GDP比例持续上升,并已经逼近90%这条被经济学家认为对可持续经济增长产生威胁的防线。"

然而,从一开始就有声音指出Reinhart和Rogoff没有发布研究数据。若干人曾试图重做这篇论文的结构,但是都没能完成。

在新的论文《公共债务高企会持续扼杀经济增长吗?对Reinhart和Rogoff研究的批评》中,马萨诸塞大学安默斯特校区Thomas Herndon, Michael Ash和Robert Pollin等人成功复制了该文的运算。在自己复制计算失败后,他们联系Reinhart和Rogoff,后者同意提供其数据表。于是Herndon等人得以看到Reinhart和Rogoff是如何进行计算的。

但是他们发现了三个问题。第一,Reinhart和Rogoff有选择性地排除了债务高且增长率一般的年份。第二,他们给予国家加权值的方法有待商榷。第三,似乎存在编程计算上的错误使得债务高且增长率不低的国家被排除了。正是这三个疑点对Reinhart和Rogoff的结论有利,使得他们得出了已经成为共识的结论。

选择性排除

在Reinhart和Rogoff的数据中,对于债务/GDP比例高的国家是有110年数据存在的,但是他们只用了96年。论文中并未解释是排除了哪些年以及排除的原因。

Herndon-Ash-Pollin发现他们排除了澳大利亚(1946-1950)、新西兰(1946-1949)、加拿大(1946-1950)。这样做的结果是,他们排除了这些国家同时具备高债务和可观的经济增长的年份。加拿大债务/GDP比例大于90%,且增长率为3%。新西兰债务/GDP比例大于90%。如果用这几年平均数据,那么GDP增长率为2.58%;而如果你只用最后一年,那么GDP增长率是-7.6%。这里的差异是巨大的,尤其在考虑到加权方法的时候。

非常规加权

在对债务/GDP比较中,Reinhart和Rogoff计算出每个国家在各年的实际GDP增长率计算出一个平均数,然后将各个国家放在一起、对所有平均值以相同的权重、从而平均出一个平均GDP增长率。比如,英国在1946-1964这19年平均增长率为2.4%,新西兰在债务/GDP大于90%的那一年增长率为-7.6%。他们在计算中将2.4和-7.6给予相同权重,完全不顾数据跨越年份的差异。

这样的算法显著地降低了平均经济增长率:如果能够按照年份去加权,经济增长率比原结论显著要高。遗憾的是,Reinhart和Rogoff没有进行这一方法上的讨论。

计算误差

正如Herndon-Ash-Pollin所说,"在Reinhart和Rogoff的数据包中完全剔除了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和丹麦这五个国家。Reinhart和Rogoff将下图中的30-44行取平均,而不是30-49行。这将Reinhart和Rogoff论文结果里面最高债务/GDP比例水平中的经济增长率降低了0.3%。"

image

 

正是因为这些误差问题才有了流传甚广的债务比例遏制经济增长的结论。如果他们是无心之为,希望以后的历史学家校注:在21世纪前期一个影响了全球紧缩政策的关键性实证结果是来自于Excel中的计算错误。

那么Herndon-Ash-Pollin对数据重新进行计算的结果如何呢?他们发现"债务/GDP比例大于90%的国家世纪平均GDP增长率是2.2%,而不是原结论中的-0.1%。"

以上给我们的教训,一是,研究数据要公开发表。二是,债务水平对于经济的影响可能并不存在一个明显的分水岭。债务水平是与经济总体水平(包括失业、联储货币政策、产值等)互为一体的,目前尚不能证明债务水平存在导致经济增长差异的分界线。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