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4月21日星期日

(R&R论文风波:二):重新审视RR的公共债务警戒线

华尔街见闻

相关文章:(R&R论文风波:一)债务研究经典结论来自excel数据错误?

By Gavyn Davies

从2010年开始,经济学家Reinhart和Rogoff在公共部门债务比率,还有该比率与GDP增长的关系问题上的研究成果,在学术界和政策界都具有极为重大的影响了。在本周前,他们整合了过去200年数十个国家的数据进行统计分析,看起来他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的典型事实——债务比率高于90%的国家,比债务比例低于90%的国家GDP增长率低多了。很多发达国家的负债水平达到这条警戒线附近时,经济增长水平都会突然下跌,这是给现在政府的惊醒,鼓励它们采取紧缩措施。(以下成为RR现实)

本周,Thomas Herndon、Michael Ash和Robert Pollin(以下成为HAP)发布了一份研究论文,认为RR的典型事实是基于一个简单的统计失误得到的,包括RR现在已经注意到的电子数据表错误。HAP在对RR典型事实的批评文中,承诺证明一个违反一般认知的事实——高的公共负债比率从来不会损害GDP增长。但事实可能比理论更为复杂,结论带有大量的不确定性。

以下是我对RR和HAP之间争论的一些看法:

第一,RR原来的研究工作从来没有真正证明,当公共债务比率水平冲破90%警戒线以后,GDP增长很可能会突然下跌。

(左边为RR的研究成果,右边的HAP的研究成果;注意,Mean是平均值,Median是中值)

在RR发布研究论文的很多结论中,他们的数据都倾向于证明,在公共债务水平比率突破90%警戒线以后,在该时点会出现增长的大幅下滑,但没有严重的不连续性(平均值变化比中值变化快)。在RR统计结果第二列中值上看,当公共债务比率超过90%时,GDP增长将会下降1%多一点(2.9%-1.6%=1.3%)。

然而,基于独特的计算方法,RR的确发现了突破警戒线时,GDP平均增长会发现突然大幅的下滑,正如上图中粉红色框所点出的。这是基于一个存在争议的计算1945-2009年增长平均值计算方法的结果,而这个结果明显足以吸引许多人的注意(也就是RR发现的经典事实)。HAP表示,这个关键的结论是因为简单的错误得出的,正确的结果应该是2.2%,而不是-0.1%。

第二,并不是所有RR和HAP之间的结论分歧都源于电子表格的错误,而本周,媒体的报道有点"过火"了。事实上,源于电子表格错误引起的误差只有0.3%,另外的0.1%是来源于脚本的错误。而剩下高达1.9%的差异是由RR原研究论文中数据的缺失,和应该怎么设定国家权重的方法论差异引起的。

我的解读是,HAP在该争论中拥有更好的元素,因为新西兰上世纪40年代末的一些数据对RR的方法造成了非常特殊的影响,看起来这使得RR的关键估算值被压低了超过1.5%——这肯定失去了大部分科学意义。单纯这个因素,就能解释RR和HAP之间大部分的结论分歧。

第三,虽然RR经典事实的大部分观点站不住脚,然而,HAP的研究也证明了,RR研究的跨国数据的确能证明更高的公共债务比率,通常伴随的是更低的GDP增长水平这是宏观经济学标准的结论,在很长时间很多其它的研究中都证明了这点。这个结论是难以被否定的。

第四,正如诺贝尔经济学奖教授克鲁格曼多次强调的,负债和增长水平的负相关性并不存在正向的因果关系。RR表示,他们从来都没有表示存在正向因果关系,但其它很多研究肯定在结论中暗示这点。高负债比率通过市场信心和利率影响的渠道,导致增长放慢是有可能的,但低增长降低了税收收入,因此带来了更多的债务也是有道理的逻辑。负债和增长不存在单向的关系。

第五,经济学家Arindrajit Dub在这些影响的时间顺序问题上的研究结果显示,增长水平的改变要先于负债水平的改变,而不是反着来的。表面上看,这事实看起来是由凯恩斯主义影响引起的——当经济发生衰退(比如说遭受金融危机的冲击),公共负债水平接下来马上就会上升。但这点仍然无法确定。

想象一个情况——当公共支出失去了控制,家庭因此担心市场信心崩溃或税负大增,这会导致未来的不确定性大增。家庭可能会削减当前的开支,而这将在债务水平上升以前导致GDP增长下滑;但真正引起这个情况的问题是,公共开支太高了,而不是太小了。换句话说,有时并不存在明确的因果关系。(经济增长下滑可能是由债务水平上升引起的。)

第六,在不同时期和不同的国情下,要预期公共负债和经济增长存在稳定的关系,这是不符合实事求是的科学思考方法的。在一个充分就业的经济体中(上面考虑的大部分国家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这个情况),故意增加财政赤字会导致利率上升,进而挤走私人投资。这将降低长期GDP的增长水平。

然而,如果一个经济体运行在潜在产能以下,增加财政赤字可能不会导致利率上升,相反,还可能增加社会总需求,因此也能促进GDP增长。在这些情况下,增加财政赤字在往后的时间里可能还能减低公共负债比率。

总的来说,RR经典事实的大部分观点已经不再是经典事实。RR应该改变他们的论点——在大部分普通的时期里,更高的公共负债水平会伴随这更低的真实GDP增长水平,但无法证明负债比率超过90%时,存在增长水平的中断。此外,因果关系可能是双向的,这取决于具体的经济环境。负债和增长变化的时间关系,并不是决定真正因果关系的指标,在充分就业和高失业的时期里,它们间的关系可能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预期公共负债和增长水平存在始终不变的复杂关系的设想,是不切实际的。

Sent with Reeder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