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5月16日星期四

沙梨熊:浪花金融道--近代日本的强国之路

适逢周末,万年不动的种子居然有速度了,细看更是感动,是个来自西亚的种源。赞美安拉。那头冒着石刑的危险,这 里顶着劳教的压力,默默携手同行,不离不弃,不知是男是女,若是兄弟,愿义结金兰,若是妹子,愿为她开蒙。言归正传,既然今天心情这么明朗, 那就破例来个大帖更新。讲讲近代日本政治经济史



  从明治维新开局讲解,诸位文盲注意跟上节奏。首先是土地问题,以前讲解中韩时好像提到过,那这次就提纲携领 一次过了。简单说主要的三次。明治初第一次,目的是告别封建制度,完成近代化转型。技术很明确,过去是封建领主制,土地产权在领主手里,农民 相当于佃农,土地不能自由买卖,收获粮食五成要做为地租上交,其余部分市场议价权也大体在领主手里,此外还有人身依附关系等等。土改方法是, 政府出钱从领主手里赎买土地,再分给农民,农民获得完整产权与经营权,成为自耕农。此后每年除上交固定的地税,土地与农产品都是自己做主了。



  这套方法的好处,产权,市场各种关系全都厘清,诞生了农村稳定发展的基础小农阶层,焕发出了活力等等。但也 有两大问题,眼前的问题,领主以及士族获得补偿是原来地租的十分之一,领主比较满意,原先收进地租要支应领地行政开支,进出之间,干不好就要 入不敷出。现在坐收补偿,自己一家人花,虽然权力没了,可名利还在,变身华族,解套进城。可藩士不同,他们失业了,补偿又只有原薪水的零头, 自然要闹,闹到最后就是开打,最终西南战争解决了这个问题。还有一个长期的问题,同一起点出发的小农们,经历时间变迁,市场环境影响,或是好 逸恶劳与聪明勤奋,或是时运不济与鸿运当头,总之慢慢又出现了贫富分化,到几十年后,重新出现了地主与佃农两元格局,社会再次动荡。


  怎么办,要到二战以后,二次土改。这次目的是为了防左。有差别就会给别有用心的左翼民粹分子以挑拨族群,撕 裂社会的机会。如何规避风险,只能土改,方法还是那套,国家从地主手中赎回土地再分给佃农。这次伤害到了地主利益,因为时间点是在战后恶性通 胀期间,地价是定死的,纸币是加印的,赎买等同于白拿。地主被坑爹了,幸幸苦几十年,一觉回到明治前。没办法,只好靠时间抚平。这个问题时间 解决。还有一个问题却要面对。当局为了防止同一起点出发之后重新出现贫富分化,后续还有手段,政府财政长期补贴粮价,实际就是政府对农产品市 场实行指导性干预,同时对土地买卖设下种种限制,目的就是同一起点出发,手拉手匀速漫步,不许出头,永保小农阶层。


  这个方法也是有问题,除了妨碍市场规律自由运转之外,还被两大阶层所诟病。一是城镇纳税人群体,到60年 代,大米和国铁,健保成为3K赤字,纳税人和农业半毛钱关系没有,却要为农业补贴埋单,当然不高兴,还有就是真有心经营农业的专业户。他们有 得想搞规模化经营的商品农业,有的想搞环保有机精品农业。不论哪种都需要自由市场环境和一定规模的土地基数,才能扩大机耕或是休耕轮种。他们 也要求改革。



  怎么办,三次土改,这次方案来自于一份尘封已久的调研报告。41年满铁在上海分支调查过当时汪伪治下松常五 县县政,专题研究了江南永佃制。这次土改以此为蓝本,照猫画虎。小农产权不动,鼓励经营权寻租。往小地主,大佃农的方向引导。产权保留,意味 着至少有份铁板租保底,小农脱农之后,无负担进城打工等等。专业户获得土地经营权可以搞他们想干的市场商品农业,而且租约可以继承转让买卖, 实际上等于田皮地主。城镇市民摆脱了税收负担,政府也减轻了赤字压力,大家都解套了,而且还安全,没给左派挑拨翻天的机会,很好很强大,大家 集体给汪主席跪一个。



  回到明治时代,土改问题不过是过渡阶段,之后是经济发展的方向,首先出场尝试的是大偎重信。大偎财政的核心 思路是二元经济。自由市场部分是减税,保障新兴乡村自耕农与城镇小商贩们的利益,另一面是建立大型国企等等,简单说就是以小私有制为核心的国 家主义。日本大偎三次主政,日后北一辉皇道派预想,20年代意大利墨索里尼,德国斯特拉塞尔,冲锋队罗姆,北伐后南京政府等等,其实都是这个 思路,小资产阶级政权的基本盘很清楚,一是捍卫小私有制,二是打击财阀垄断资本。欧亚哥几个,各种原因半途而废。真正走的深远在拉美。以下扩 展介绍。


  这种二元经济,短期看上去国民两便,抑制了财阀扩张。但长远观察是有问题的。国企体制有核心弊病,官营事业 且不说经手官僚从中贪腐,最要命的一是控不住成本,吃国家财政饭的,谁不尽量多争取预算,二是不善经营,靠报表忽悠上司度日,三是国企膨胀, 工会坐大,左翼民粹乘机要求加工薪,减工时云云。简而言之,官僚与工会成为国家财政的寄生虫,国库的钱从何而来,纳税人的税金,谁是纳税主 体,勤奋工作的自耕农和小商贩,拉美最终形成社会彻底撕裂的二元格局,左右对峙,右翼就是自由职业的小资产阶级,左翼就是就是吃国企大锅饭 的。长期对抗结果不是皮诺切特就是查韦斯,爱他们的人和恨他们的国民永远对半开。


  想解决,怎么办,一种就是国企民营化,分的公平,如捷克一般,凤毛麟角。多数就是俄国化,包袱是甩掉了,可 财阀寡头诞生了。还有一种是波匈路线,能分得分掉,难分的部分,矿藏之类的企业,产权留下,打包寻租。和土地永佃思路是一样的。招标,洋企大 财团投标获得经营权,此后租金转入国家福利基金,国民泡温泉疗养建保教育医疗等等钱从这来,也不用再缴税养活国企那些吃货官僚与工会闲人,一 举两得,搞掂了。


  再次回到明治日本,大偎财政时间不长,党争一起就凉快去了,他本人三起三落,就不多说了。关键是他的后继, 才是影响日本经济深远的人。这就是松方正义。松方接手的是大偎留下的麻烦。大偎搞国企是标准学院派,摊子铺太大,财政赤字来,没准备金,还敢 搞金本位,于是所有开支都要印钞填,面临通胀。怎么办,二师兄那套,开源节流,重税,回笼货币,卖国企,甩掉包袱,回归银本位,搞汇率把戏增 加出口等等,好处就是解决赤字通胀,政府减负,问题在哪,你懂得,国企卖给谁了,财阀正式登上历史舞台。


  接下去如何富国,很多文盲都以为日本崛起是走普鲁士路线。其实主要不靠这个。先把普鲁士模式说掉,待会就不 用说了。国家向企业下订单,军工复合体在政府财政支撑下拉起来,然后向海外倾销,争夺市场与原料,免不得要打上几仗等等。相当于硬开外挂,日 本有没有干过这个,有,甲午花了2亿5,赚了3亿6,赚头拿来搞了金本位和八幡制铁,庚子又捞一票,净赚了4千万两,赚头搞了义务教育,之后 日露,勒紧裤腰带重税加国债花了17亿,其中内债5亿,外债8亿,打赢了,可对方没赔钱,从此背上战费负担,每年还本付息要上千万,自此而 后,辛亥的满洲出兵案,扩编双师团案,一战的西伯利亚出兵案,20年代三次田中出兵山东案统统都被官僚与国会联手挡掉,不和军部这帮FQ玩, 因为统制经济,相当于政府直接参与市场投资,若是战败或打赢对方没钱赔,就等于做买卖不能还本,后续国内经济就会受波及,麻烦大了。所以说这 不是技术官僚喜欢的模式,而且多数财阀也不喜欢,因为接受订单,就走出丧失企业自身独立性第一步,最后难免被国有化命运。


  所以代表技术官僚与财阀合作利益的松方设定的路线不是德国模式,而是另有奥妙。表面上财阀企业自己去市场上 打滚,但在幕后,有一招绝活。正常市场环境,企业融资向银行贷款,要以自身实际资产为抵押,例如企业有25元资产就最多能向银行借到25元贷 款。盈利还本付息,破产抵押资产银行拿走。银行的钱是储户的钱,放贷自然稳妥,这套就是市场法则。但到日本这儿,政府搭桥,政策允许与鼓励企 业有25元却能贷款到100元,担保是25元资产以及75所谓的企业债券,说的好听企业未来上市原始股云云。银行受高利诱惑或政府压力,也就 放贷了。企业获得超额融资,在市场竞争中,对内打压中小企业,对外与洋商竞争都有资本优势,做生意最狠的一招,就是以本伤人,多数情况无往而 不利,政府在汇率与利率上再照顾财阀一把,企业盈利,缴纳税金,技术官僚政府于公富国,于私发财都是意料之中。这招是否违反市场公平原则也不 多说。关键是凡作弊必有BUG。


  漏洞何在,巨轮最怕的是搁浅。市场总有消费低迷不振的时期,这时股市的反馈就是股票下跌,银行就慌了,他放 出去的贷款是储户的钱,万一此时储户来挤兑,银行就得倒,怎么办,催还贷款,企业资金链抽紧,股东信心也就要动摇,股指猛跌,最终结果银行企 业股市三位一体变成定时炸弹。这时就需要政府走上台前来救市。由公家银行,也就是央行拿出钱来托市。有两种救法,一种是向企业直接注资,靠下 订单的方式把企业拉起来,也就是统治经济那套,前文说过有经验的技术官僚与财阀都不喜欢这套,因为这套手法最终结局是走向巨型国企与财政赤字 不归路,有脑子的人是不走这一步的。于是主要是另一套,向银行注资,也就是票据贴现,把企业在银行抵押的债券买断,这样储户对银行储蓄放心, 挤兑潮可以挨过去,股民对企业背景有信心,股市也恢复,危机基本渡过,企业有时间慢慢期待消费市场转暖,然后再去以本伤人等等。


  但以上这套的基点在何处,央行的资金来源。央行的钱是从国库而来,不外乎三个来源,税收,国债,印钞。央行 注资需要大笔资金,国库资金储备不足怎么办?加税,国民要闹,印钞,通胀要来。技术官僚一般是其采用发行国债方法,借钱周转。于是债务负担成 为阿喀琉斯之踵。日本松方财政这套模式最终留下的BUG就是利息奴役制,从1890开始,1900,1910,1920,1930每十年就是 要发作一次,为何这么有周期性,因为和国债偿还结算周期相一致。特殊的年份,例如关东地震债务增发期还会井喷。何其壮观。这套那里学来的,美 国为何能在19世纪后半期快速赶上欧洲列强,崛起的奥秘文盲们应该懂了。



  说回日本,从松方开始,直到30年代初,大体都是这套募款拆息运作流程(除了期间大偎和军方长阀的桂太郎与 田中几次短期执政,搞二元或统治之外)。日本政经拐点何时出现,30年代初。这好似一个连续的悲催事件。首先是日俄战争公债又到还本付息之 时,日本从关东地震之后,经济大盘一直比较低迷,处处要用钱,井上准之助调拨头寸困难,想借新债还旧债,向美英融资。美英说行,但是有条件, 你回到金本位家族中来(一战前,都是金本位,守规则,战时都加印钞,金本位信用崩溃,退出,改浮动汇率,战后,美英主导又相继回归,但日本迟 迟不回,因为浮动汇率有利于无赖贸易战田忌赛马)。


  想借钱,顺便与国际接轨,彻底解决财政难题,井上财政出笼,同意。原则是没有问题,可操作有问题,以何种汇 率接轨回归?实际应该是100日元兑46美元,可井上决定100日元兑49美元,为什么要高位对接?政府的面子,社会的观感,个人的政治利益 (背后金主持有大量本币,不能贬值,他还要参选,贬值会影响民调)。高位接轨意味着带伤上阵,而且美英此刻正在金融危机,市场消费疲软,日本 回归后出口搞不大,而日元在高位,进口倒是符合美英对外倾销的利益,洋货冲击,本土商业受创,这些也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有人惦记。带着问题进 入自由市场,等于维世上了专列,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你们懂得。


  三条大鳄在水下有了判断,日元此刻正在最虚弱的时候,此刻不吃肥肉更待何时。本土是三井财阀,外来是美国的 摩根财团和中国垦业银行。他们暗中吸纳大量日本在外本位币(当年日元和如今RMB类似,有两种概念,对内是不可兑换货币,想印多少印多少,可 对外因为国际政经,贸易结算,是可兑换的。当时对内是日本银行,对外是横滨正金银行,划拨在正金帐上的日元资本就是在外本位币,以外汇,黄金 为硬通货储备,也就是所谓真日元。所以说手中RMB是否有实际价值取决于你有无外卡)。



  三奸商备足弹药,然后开始出击,套购横滨正金的外汇与黄金,多空争霸开始。井上财政本来就没底气,被强势围 攻等等,于割肉斩仓,少输当嬴,与金本位脱钩,转进就算。可他和宋国舅一样,要算个人政治账,承认自己的政策失败,声名剧裂,就会断送仕途。 技术官僚怎么肯。于是硬着头皮死顶,多撑了三个月,从21年九月撑到12月初,日元崩盘了。等到接替他的犬养上来,一清点,仅这多撑这几个月 亏掉了3亿在外本位币,1日元等于750毫克黄金,数学好的可以算有多少日本黄金被船运走。此后上海成为排名世界前五(纽约,伦敦上海,巴 黎,孟买)的黄金交易市场。而回脱离金本位到浮动汇率,日元与美元的比价是100比21,比接轨时跌掉了一半。





  井上财政后果不光是亏掉了明智以来攒的那点家底,而且更严重的是造成高桥世清的上台。高桥财政解决问题方法 是什么,井上瞎搞一通,洋货涌入,国内市场萧条等等,高桥反着来,加大财政投入,也就是凯恩斯那套,日本人先承受极地寒冰,再感受三味真火。 冰火两重天后果,以农村为例,井上搞得谷贱伤农,高桥搞米谷统制,凯恩斯的核心是保两头压中间,农业订购大单给农场,地主守住了,手下雇农也 保住了,可自耕农怎么办,只能破产沦为佃农,城里也一样,工厂接订单,老板和工人都保住了,可零售小商贩,小作坊怎么办。最终财阀扩张,左翼 崛起,而国会民权派泡沫化,因为民权派的主力支持者,小农与小贩沦落到最底层。


  随便对比一下的那时中日各阶层状况,币值方面法币与日元1比1.2,信用方面法币可兑换,日元不可换,法币 是钱,日元是纸。收入状况,职业妇女,青森(过海就是北海道了,历来穷,哪怕到60年代,三町木夕阳里,崛北真希演的就是青森打工妹),9日 元可买一个大姑娘,苏北最穷的逃荒奶妈,到上海包吃住,加6元法币薪水,而且不用陪主人上床。运输业,日航空姐,每月17日元,黄包车夫每月 包车28法币。军人,皇军二等兵每月8.8元,国军每月20元,外加6元草鞋费。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没什么好多说。


  继续往下,破产之后的小商贩小自耕农哪里去了,投军,有什么想法,怀念大偎重信,寄希望与北一辉,仇恨财 阀,官僚与左派,点解,小资产阶级讨厌一切与大工业化有关的东西。这就是皇道派的来源。另一个方面,统制经济就是依赖于报表规划,于是让军中 参谋系统,办公室技术官僚抬头,统制派也出来了。于是政府官僚,商界财阀居中遭受两面夹击。


  其后几年各种力量碰撞,最后就是226各派系要摊牌了。226成败决定日本今后方向。著名的德奸佐尔格给莫 斯科报告说的明白,皇道成,社会改革,统制成,对华扩张。讲了这么久经济,文盲们也累了,说个技术性的段子,活跃一下气氛。


  226其实和武昌首义原理相同,原发点,都是知青从军,想改变世道,事件诱因,一是部队调动(薪军调四川, 第一师团调满洲),二是热点事件(黄花岗鼓舞民气,刺永田案宣判激励士气),策动力来自激进派(孙黄和北一辉西田们事先都不知道),过程都是 一夜爆发,但结局不同,因为武昌后续做到了两点,一是控制了黎元洪,能靠他号召四方,同时拉住了汤化龙,和实际多数立宪派搞了统一战线。皇道 有机会复制武昌经验,可惜经验不够,没把握住,其一,3点发动多路出击,却没有想到控制皇居,大义名分是尊皇,但勤王必先擒王,这么浅显的技 术原理都不知道。要知道等桥本师团长4点反应过来,再把没出营的部队聚拢守护皇居那已是早8点以后的事了,中间这五个小时,白白浪费,要知道 三大崛起部队中(步1联,步3联,近步3)中,近步3本就是宫门守备,近在咫尺的豆腐不吃,速定胜局旗帜不抓,远道去除奸,脑子进水了。其 二,没拉住军中观望派,事变之后,军中主流实力派宇垣派派了樱会头头桥本欣五郎来联络,简单说,你们荒木的首相,我们小矶的陆相,谈拢就军内 一统,话事的叽部浅三没有武昌吴兆麟眼光,有政治洁癖没答应,他忙着干嘛,搜杀国贼(林铣十郎,石原莞尔,根本薄,武藤章),桥本不得要领, 回到帝国饭店结果石原倒是自找上门,联络了桥本,出了价钱,于是主流派和统制派谈妥了。第三,摘桃的成为最后一刻稻草,裕仁的弟弟坐火车回 来,促使裕仁下了最后决心,因为早年他和弟弟争立,陆军支持他弟弟,海军支持他,差点储位不保。所以弟弟一直是他的心病。他弟弟在这么特殊的 时刻回来,他害怕玄武门,于是下定决心,扣押了自己的弟弟,并下挞伐令。三力合加,大势去了。


  结局很悲催,日本失去了国内改革的失望,中国失去了亲密的盟友,皇道派能成,会怎么做,很清楚。北一辉三本 书,第一本《国体论和纯正社会主义》,讲借鉴俄国黑土派在日本实行小农体制土改,第二本《支那革命外史》,讲对外政策,地图开疆,北露南濠。 中日联手对付对苏俄,日本拿满洲和西伯利亚,中国得蒙古,然后中国往中亚发展,日本经略南洋,澳洲,然后东西对进,击溃英国,解放阿三,黄种 的亚洲。第三本书《国家改造大纲》前两本书的2.0版,补完对付工商业财阀的ABC。理论如此,人事上,北早年混过国民党,他又是个ED,他 的儿子北大辉其实是过继来的(国民党中委谭人凤的亲孙子,北谭都是当年宋派战友)。经济上,皇道派的大金主是政学系张群等等。可惜不成,而统 制派是黄俄,他们的政经方针是统制经济,那就是大国企,于是需要海外市场与原料,市场在哪,中国,原料在哪,南洋。从统制经济角度,北进是没 有经济市场价值的


  日本青年忧国忧民,事虽不成,可毕竟努力了。中国却专有人打爱国旗帜,干误国的买卖,俄国人许小六子一个西 北王,他在年底来兵变,说的好听,实际就是里通外国,为苏俄分忧,拖中国下水替莫斯科当远东肉盾。常凯申不得不改变在37夏季之前解决卢布党 的原定方针。各位今天之所以与爱情动作片主流世界脱节,就是拜小六子所赐,记得这个名字,百年后下去见他,记得见一次打一次,这个棒槌和天一 似的,就是个坑爹犯。


  二战时期,就是统制派主政,一群2B办公室官僚,毛都不懂,在作战室瞎指挥,政经没什么好说的。举个例子拉 倒。开始有眼光的技术官僚劝他们别扩大上海战事,不听非要打。那就打吧,攻入南京之前,有经验的前线指挥官松井石根,建议为长远打算,做人留 一线日后好相见,保护二陵(孝陵与炮陵),文明接管,不听,绕过指挥官,默许谷寿夫们自由行动,那继续猛攻吧,攻下武汉,有了沿海市场和个人 事功,对西进又没兴趣了,那组织代理人政府吧,技术文官说扶住汪主席统一占领区的政务,有利于长期调控,不听,搞几套班子,华北二王等等,汪 主席政令局限一隅,后勤配合上力道打失。和德国结盟该履行义务东西对进,没有战略眼光,觉得西伯利亚没油水,要南下去惹英美,海军说打不得, 非要打,战术胜利该高歌猛进了吧,又志得意满,没听海军加速学员培训的计划,以及陆军前线要求增兵的计划,搞得海军航空兵出现断档,南洋陆军 从35万计划缩到20万,深入澳洲与印度计划搁浅,山本五十六山下奉文双双给跪了,事到最后,眼看不行,文官再建言,乘着还有点本钱,搭上英 美线,投降输一半。还不听,参谋二课觉得自己在下一盘大棋,早前派中西功去赤都,让潘冬子来南京,双方有默契,联络莫斯科,想通过向莫斯科示 好,由苏俄关系体面的退出战争,不向英美蒋低头。这种智商,还有什么好说的。统制派就是这么回事,骨子里也是黄俄一枚。


  战后初期,局势未明,就先过渡。过渡财政就是典型北韩搞法,倾斜经济,煤铁重工国家注资,想靠这个拉起公民 经济,结果恶性通胀,又出台金融管制,每户每月只能从银行储蓄中领500元,这叫什么财政,就是无赖政权,自己狂印又不许别人花。本来应该总 崩溃的。好在杜鲁门脑子进水,害得常凯申转进台湾。等美国人恢复理智,只剩下岛链可守,日本否极泰来,阴差阳错成为美国远东头马,常凯申每晚 在阳明山上拿鞋底子对着杜鲁门马歇尔照片打小人.

  头马的生活是很爽的,于是就是道奇财政,美元护盘日元,1比360,几十年不变,过去搞统制经济,拆帐经济 等等,总有搞糟露陷的时候,现在不同,有美元护盘,订单资金技术市场统统都有,自己再上点手段,这样都发不了,那就是猪头三了。也不是说没有 扶不起的阿斗,同样是美援护盘,二战后,东亚行,南亚不行,90后,东欧行,如今西亚不行,为什么,种族性质不同,懒汉民族吃尽当光伸手再 要,优等民族把握机会,乘势而起。


  言归正传,好日子何时结束,70初,原因以前讲过,美元在约翰逊时期被法德做空,守不住1盎司黄金35美元 的价位,拖到尼克松手上,只能爹死娘嫁人,各人顾各人,浮动汇率一来,日本外贸支撑重工造船萎缩,外贸难做,美元撤退,怎么办,只好自己来 了,田中的日本列岛改造计划出笼,虾米意思,统制经济常用的土建策略,万公里公路,万里铁路,25万人口的新城,简单说就是政府财政推动城镇 化,号称要削平新泻与群马之间三国岭,让日本海季风吹到太平洋沿岸,让越后不再降雪,移山之后的土方要填平新泻与佐渡岛之间海峡云云。日后炸 掉喜马拉雅山让印度洋季风吹来的段子就是打这来的。大手笔一出,地价狂飙,印钞机一开加上年底中东油价一涨,你们懂得,大通胀来了。一年不 到,XX人民的老朋友田中角荣鞠躬下台,日列改半途而废。自由化就这点好,头狼犯错,群狼围攻,等于纠错机制自动开启。中韩就不同了,朴正熙 搞新村计划,蒋二搞十大工程,都是日列改翻版,也是通涨预警,可威权算政治账,死不认错,结果一错再错,耽误了时间,想回头都难,经济犯错, 政治报应,70末的自由运动。


  继续说日本,收拾田中的烂摊子,接下去怎么办,二次外贸繁荣,做手脚低估日元,找新的外贸热点,例如日系车 油耗小,电子品性能好,就做这两样,再度外贸繁荣。中韩也学,韩国学汽车,中国学电子,80初哥三个都拉起来。不久美国恼了,不许作弊,广场 协议,拳头产品没有汇率把戏,又停摆,怎么办,中曾根出场,自由化改革,国有转民营,国铁,专卖,电通私有化,于公甩掉了包袱,于私给了收购 财阀利多。日元升值,并购国企,财阀动向成为市场主力,有钱如何花,地产股市双线飘红,新增长点来了。直到平成初年,政府出台利率与宅地法打 击双市,为何,自民党派系恶斗,中曾根代表的是技术官僚里的改革派与党人中的田中派合流搞行政改革,私有化,而技术官僚里的主流是靠坐衙门, 玩国企吃饭的,他们主政就以社会正义为名,打压地产股市,结果暴跌,丢失的十年来了。慢性衰退直到新世纪小泉上位才改变。


  以下讲讲自民党派系,派系清楚了,政经主打点也就明白了。战后左翼很强,右翼各党派不团结就会饿死三千万, 于是联合组党。主流是两支,自由党代表技术官僚主流,专吃各类国营事业饭的,派系发展成宏池会,民主党代表政客主流,专吃财阀饭的,派系发展 成经世会,此外还有几股小清新势力,无党派联盟发展成清和会,协同党和国民党,也就是技术官僚里的改革派发展成河本派,三木派等等。

  新世纪围绕小泉改革,小泉出自清和会,搞邮政和公路民营化,行政系统改革,选举制度改革,毁党造党,天不生 小泉,扶桑如长夜。


  当下町村派,是各派之首,政治取向偏向改革,本家来自福田赳夫清和会(意取东晋元帝时'晋书'诸葛恢传"政 清人和")。福田赳夫传给安倍晋太郎,老安倍死的早,手下四天王争位,大师兄三冢博胜出,再传师弟森喜朗,森的大秘就是小泉,小泉手中发扬光 大,小泉之后,小安倍小福田二公子争位,和稀泥町村掌门。派中小泉系势力最强,二公子进次郎(大公子玩娱乐圈去了)担任党内青年局局长。是前 途无限的当红炸子鸡。还有党内盟友,石原派,老石原的青岚会由儿子石原伸晃继承,同时整合了由原中曾根派分裂出来的山崎派人马(小泉搞政改, 劝退党内老人,中曾根派因此分裂)。未来安倍有政治伦理交班进次郎也就罢了,不然就好看了,石原父子,老子在外头地方包围中央,儿子在党内待 机而动,上次自民党总裁选举就是如此,小泉面上支持本派嫡传安倍,实际暗中又挺石原慎晃出来选,目的就是晒马给安倍压力。


  另一大派是岸田派,本家来自于池田勇人宏池会(意取东汉马融《广成颂》:"栖迟乎昭明之观,休息乎高光之 榭,以昭乎宏池)。实际就是主流技术官僚集团。如今以受控小泉与否分为岸田派与谷垣派(当初小泉授意石原出来选,让宏池投石原票,虽不真心挡 安倍路,但压力足够,岸田遵命,谷垣不从,分家为有邻会(词源《论语》"德不孤,必有邻")。



  还有一派就是额贺派,本家来自于佐藤,田中的"经世会"(名称沿自隋朝王通著作《文中子 礼乐篇》:"皆有经济之道,谓经世济民")。著名政商勾结财阀代言人集团,本是党内最大派阀,最喜欢内部下克上,竹下登背叛田中角荣,小泽一郎不仅背叛本 门领袖桥本龙太郎,而且连本党都叛了,直接加入泛左集团,整合左翼,撕裂日本,搞出了民主党这朵奇葩做了千古罪人。


  其余党内各派,麻生派,本家来自于河本,中曾根的为公会(词源《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 公。"),二阶派,来自志帅会,党内斗争历次战役小泉手下败将的总集合,左翼民主党在自民党中的内应。还有一个大岛派,来自最小的三木派,无 事小弟弟,有事来过渡。


  看完自民党派系,发现一件什么事,中国古典文化不够他们玩的。休息一下,下周讲解安倍政策,也是个玩大政府 主义,统制经济的,日本又要糟糕。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