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5月6日星期一

马三家酷刑报道显示中共内部分歧


BBC国际媒体观察部
2013年5月2日

中国大陆媒体对辽宁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酷刑虐待劳教人员的突破性报道,以及某些媒体和记者对中宣部禁令和辽宁官方调查结论的公开挑战,显示中共领导层内部在劳教制度和法轮功问题上可能存在分歧。

4月初,财讯传媒旗下的《Lens杂志》刊登文章《走出马三家》,披露了辽宁马三家劳教所对女性劳教人员使用老虎凳、电击、黑小号、缚死人床等酷刑。

大陆媒体敢于曝光劳教所酷刑,是很不同寻常的举动。尽管国际人权组织经常指控中国当局使用酷刑,但中国政府一直对此加以否认。 同时,尽管《走出马三家》表面上并未提及法轮功这个敏感话题,但美联社和香港《南华早报》等都注意到,文中描述的酷刑细节和法轮功十多年前就提出的指控相吻合。

因此,此文能够发表,本身就是惊人的发展。而该文发表后引爆的各方博弈,更令观察家们大跌眼镜。

宣传禁令遭抵制
《走出马三家》一经发表,就引发中国舆论的广泛关注。美联社报道,4月8日,该文在中国四个最大的新闻网站上都成为最多人阅读的文章。

在舆论压力下,辽宁省政府宣布对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调查。调查组由省司法厅、省劳教局和驻地检察机关组成,并邀请"相关媒体"和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

主管新闻审查的中宣部也立即行动起来。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主办的《中国数字时代》披露,中宣部于4月9日发出指令,要求各媒体"对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报道及相关内容,一律不转不报不评"。

在宣传禁令下,《Lens杂志》和各大新闻网站都被迫删除该报道,社交网站也开始限制相关言论。但是,中国媒体对马三家的报道并没有完全停止。

4月11日,中宣部发出禁令两天之后,全国妇联主办的《中国妇女报》发表了对《走出马三家》作者袁凌的采访。袁凌说,他从2008年就开始了解马三家等劳教所虐待劳教人员的情况,"2012年劳教制度有一些松动,我再次提出这个选题。"

同一天,总部设在香港,立场亲北京的凤凰卫视在其《社会能见度》栏目中推出题为《揭秘马三家》的深度报导,其中包括对《走出马三家》中几位主要人物的视频采访。

《中国妇女报》的采访报道和凤凰卫视的纪录片都已从其网站上消失,但仍在互联网上传播。

官方结论受挑战
4月19日,辽宁省当局宣布,经过十天的调查,发现"《走出马三家》一文存在严重失实的问题"。

新华网和法制网引述辽宁调查组的结论说:"《走出马三家》一文歪曲事实,大量使用境外'法轮功'媒体恶意攻击的用语"。

对此官方结论,《走出马三家》的作者袁凌采取了针锋相对的态势。

袁凌在新浪微博发表声明:"建议辽宁教养院起诉本人,双方当庭对质,出示人证物证。若我果然造谣污蔑, 尽可追究刑责。若报导属实,也请法庭追究教养所虐待者以及包庇的司法厅官员刑责。此外,要公开调查组成员名单,追究制造假新闻的调查组人员和法制网记者霍 仕明、新华网的诽谤责任,向本人赔礼道歉,消除恶劣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官媒"光明网"也于20日发表评论员文章,质问有关"马三家"、"习近平打的"等"失实报道"背后的"真相是什么",并呼吁用法律手段搞清"马三家"的事实真相。

"光明网评论员"写道:"因为撰写《走出马三家》报道的记者已经具名,文中受访者也都有真名实姓;另一 方面,辽宁省应对该报道所迅速组成的调查组,也'邀请部分中央、省内媒体和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参加',且'调查干警116人、207人次,劳教人员55 人、146人次和14名解教人员,提取证言证词、图片及声像资料663份'…… 这样,控辩双方、报道中所提到的受访者、为调查组出具证言证词的相关证人,就可以在法庭上公开呈供和相互对质,由此就更容易使真相大白于天下。"

光明网的评论文章还注意到,新华网引述辽宁调查结果的报道"没有记者具名"。按《财经》杂志副主编罗昌平的说法,在两家刊登辽宁调查通稿的官网中,新华网"未敢署名"。

罗昌平还在新浪微博上透露,同是官网的人民网对辽宁的调查结论采取了截然不同的态度。

罗昌平在4月22日的一条微博中写道:"向人民网的两名记者致敬!辽宁省调查组针对LENS杂志女子劳教报道展开核实,他们作为调查组受邀成员拒绝在'内容严重失实'结论上签字。"

党内分歧?
在严格的言论控制下,中国媒体的报道和编辑行为受到政治因素的强烈影响。在这种情况下,宣传部门和媒体之间,以至不同媒体之间的矛盾冲突,往往是共产党内部派系斗争的表面显现。

在《走出马三家》一文发表后,一些媒体不顾中宣部禁令顶风报道;甚至有迹象显示,有的主要官方媒体对辽宁官方的结论持保留态度。这似乎显示,共产党内部对劳教制度的改革和存废问题存在分歧。

另外,"马三家"十多年以来一直和中共对法轮功的镇压紧密联系在一起。现在中国大陆媒体突然开始对马三家劳教所进行揭露,也引发习李新政权是否会改变对法轮功政策的猜测。

不管高层内幕如何,可以确定的是,"马三家"以及整个劳教制度的黑幕已经开始揭开,并引起了中国公众的强烈关注。

日前,中国独立制片人杜斌在网上推出题为《小鬼头上的女人》的纪录片,进一步披露马三家劳教所的虐待行为。他在4月27日在香港发布该片时对《苹果日报》表示,"就是要让全世界都知道,在21世纪的中国,还有这种惨无人道的酷刑!"

事实上,对类似酷刑的指称已经存在了至少十多年,但在中国的新闻检查下,一直都难见天日。但今天,中共党内的派系斗争正在使这些以往的禁忌话题渐渐进入中国公众的视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