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6月7日星期五

一日段子荟萃  6-5  #一日段子荟萃@弹弓子E:上级派人核查火灾损失,领导异常紧张。他立刻安排各部门核算。一会儿,结果出来了。甲:1号库烧剩下上等碳500公斤。乙:2号库烧出草木灰中有钾肥等100...

一日段子荟萃  6-5  #一日段子荟萃 @弹弓子E:上级派人核查火灾损失,领导异常紧张。他立刻安排各部门核算。一会儿,结果出来了。甲:1号库烧剩下上等碳500公斤。乙:2号库烧出草木灰中有钾肥等100...
http://feedly.com/k/18UuU0a

一日段子荟萃  6-5  #一日段子荟萃

@弹弓子E:上级派人核查火灾损失,领导异常紧张。他立刻安排各部门核算。一会儿,结果出来了。甲:1号库烧剩下上等碳500公斤。乙:2号库烧出草木灰中有钾肥等100多公斤。丙:3号库除碳和肥料外,烧死老鼠一百只,可做羊肉串1000支。丁:4号库出产炒米和爆米花各500公斤...领导激动地一拍大腿:太好了,都升值了!

@c338ki_selina:20天内8起校园性侵案震撼世界惊傻国人,千万教师躺着蒙羞,亿万父母胆战心惊!4天内三把大火点燃东三省,千万吨粮食变成焦炭,百余条生命化为灰烬!前者强奸的是国人的心灵;后者烧伤的是国人的肉身。校长流氓可以枪毙,大火燃起可以扑灭;但我不得不问的是,信任一旦丢失是否一定还能找回?

@罗昌平:虽说是段子,改一改应景:中央巡视组去安徽开会点名,点到安徽省副省长的时候,组长问:"你叫啥?""发科,组长。"组长一愣:"你这是说英文呢?"副省长:"哦,英文,英文名叫发科-倪。"于是,副省长悲剧了。

@雾满拦江:两条新闻,一是人民网报道河南郑州为民优先,多方共赢,旧村变新城。说的是沈庄新村社区。绿树红花,景色怡人。村民走上康庄大道。第二条还是这个沈庄新区,居民们终于搬进了安置房,却发现果然是多方共赢,就自己输惨了,这房子一跳地面晃,门竟然是用纸做成,一拳一个洞。

@hnjhj:近年来,中国向世界贡献的三项重大创新包括: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评论转发功能的微博,以及有蝴蝶结和眼睫毛的大黄鸭。

@ranyunfei:就是昨天一篇介绍德国著名童话作家凯斯特纳的文章《5月35日》,使得我的公共微信"冉云飞艺文志"惨遭屏蔽,我只能说这是个高度神经病的管制社会,神经病会最终会把自己害死的。

@陈子明2013:天暗如晦,暴雨特注,是要清洗这块已经污浊不堪的土地?还是要荡涤这个灵魂已经出窍的民族?近九千个日日夜夜,凡八千里山山水水,列祖列宗在上,历代历朝在前,为何神灵不再?鬼雄不哭,弃我学子于荒野,恸我母亲于长夜,故国乡关,可有青山?白云苍狗,魂归何处?归来兮,四方不可以托些,惟心永存。

@wanzeecn:。。。。。。。。。。。。。。。。。。。。。。。。。。。。。。。。。。。。。。。。。。。。。。。。。。。。。。。。。。。。。。。。←昨天聽說,國內某網站微博官號發出一個這樣的微博後帖子被刪,後來再發出同樣內容的。後來該網站被要求內部檢討。致敬!

@yuanxinting:道路自信靠坦克履带,理论自信靠网络防火墙,制度自信靠监狱。

 @Xiang_xiaokai:未来十年,可能是最黑暗时期:后极权处于实力巅峰,尽管经济下滑,但维稳仍有余力;国内的自主抗争仍为边缘小众,难以撼动体制;而国际经济处于恢复阶段,对中国难以有实质性影响。这可能将是历史的一段低谷。

@Xiang_xiaokai:理论上,独裁政体有开明转型的可能,以此缓解危机;但社团 "负合法性" 的不良资产已经严重超载,基本上已无法回头。因此,体制更可能进一步加紧维稳力度。其结果,很可能是政治与社会的断裂。

@人民日报:【新闻史上的今天】2009年6月5日,央视主播罗京因病逝世。任职25年间,他以过硬的业务素质和沉稳大方的播报风格赢得业界和广大观众的认可,并创造了25年无差错播报的佳绩。

@童大焕:环球时报屡遭媒体同仁们批评,胡锡进 和王文总拿发行量大辩护。言外之意是我们在同行中收入高,你们羡慕妒嫉恨。小人之心也。想起去年在东三环观影,听说有王文,无一人上前和其打招呼,只指了指他的座位,刻意远离。"富在深山有远亲"完全失效。饿死不食嗟来食,媒体人基本骨气还有。

@胡锡进:我今天在内部会上说,很多人盯着环球时报,一出任何错,就被抖到网上去。这一是说明环球时报影响大,吸引了大家监督兴趣。二是社会对环球时报要求高,我们必须跟上这种要求。三是有少数人想借着骂环球时报 出名,这种人我们不去理。总之我们有自己的问题,必须解决,要严谨,无愧于社会。

@弹弓子E:城管队长高喊:紧急集合!队员们迅速站好队,一队员问:队长,要去打谁?队长阴沉着脸说:上级命令我们准备出国。队员们兴奋起来:去哪儿?队长:加纳!我国公民在那里惨遭屠杀、抢劫!一队员举手:活儿都有人干了,那我们还去干嘛?队长:混账,去救他们!队员们开始双腿打颤:加纳政府能保护我们吗?

@财经网:紧锁的大门,湿滑的地面,易燃的墙体,复杂的地形……这些相加,让生产车间变成了牢笼。为什么要锁门?有家属直言:厂里70%是女员工,锁门是为了防止女员工老上厕所,耽误生产。记者问幸存者赵春梅还会来这里打工吗?她顿了顿:"不打工吃什么呢?!"

@作家崔成浩:当今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是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反腐斗争需求与临时工之间的矛盾。

@网易跟帖:喜欢美国制度的是卖国贼,喜欢苏联制度的是爱国者;没占中国一分国土的是侵略者,占了中国百万平方公里土地的是盟友;援助中国的是敌人,向中国要援助的是朋友;为国人争取权利的是汉奸,拥护你们的是精忠报国。

@pearlher:党校三级干部培训班,教授提问:如果你与心仪的女子晚餐,你要上厕所,怎么说才得体?县长说:我去撒个尿。教授:这不太礼貌。市长说:我上个洗手间,马上回来。教授:还凑合。省长说:请稍候,我去跟一位兄弟握个手,我希望今晚有机会把他也介绍给你。教授赞叹:可见,我党领导干部官越大,水平就越高。

@echopupu:我相信,大学精神的本质,并不是为了让我们变得深奥,而恰恰是恢复人类的天真。天真的人,才会无穷无尽地追问关于这个世界的道理。关于自然、关于社会。大学要造就的,正是达尔文的天真。爱因斯坦的天真。黑格尔的天真。顾准的天真。也就是那些"成熟的人"不屑一顾的"呆子气"。#刘瑜

@龚晓跃:你们判决黎明吧,并且判决朝霞。你们判决青春吧,并且判决爱情。你们判决街道吧,并且判决推土机。你们判决拥抱吧,并且判决哭泣。你们判决母亲吧,并且判决伤心。你们判决时间吧,并且判决路人。所有所有不知羞耻的傻逼,你们拥有胜利,可我们拥有回忆,你们可以判决我的姓名,你们无法判决我的不信。

@醉鲁达:36年7月,延安阴暗窑洞内,一个瘦削肮脏形容猥琐中年人,和一个光着大白脊梁的上海女学生正聊得起劲。女人摇一摇及腰的长发问:做啥放弃北大图书馆管理员的工作呢?多少雅致呀!中年人猛吸一口烟,翻身扔掉手里的虱子,湖南口音愤愤地说:临时工的名声太差了。

@蝈蝈1968:普通人超生一个孩子罚款几十万,渤海湾外国公司漏油污染半个渤海罚款30万。据说30万是环境污染罚款的上限,而网传张艺谋超生要罚1.6亿,罚款上不封顶。不知道天底下有没有比这个更荒诞的标准。

@时评聚焦:内地一官员说,要来中国访问的外国领导人排成队,中国不缺朋友......网友回复,那么多朋友中谁给中国免签证了?排队就是朋友,那银行提款机每天大把人排队,信访局门口排的队可以绵延几公里,这都是谁的朋友?

@慕容雪村:长期洗脑之后,要保持清醒非常困难,大局观、使命感、国家荣誉、集体利益……这些洗脑专用词纷乱生长,与真正的常识纠缠在一起,时刻敲得叮当作响,乱人心智。它让囚犯爱上狱卒,野兽爱上锁链,天灵盖上鲜血淋漓,却对狼牙棒无限仰慕。当阉割成了习惯,我们就会长出被阉的基因,甚至慢慢学会挥刀自宫。

@华尔街叛徒:中国人拜佛和贿赂文化是不是一回事?平时不管神马教义,有事了去塞点银子烧一大把香火很诚恳地悄悄说几句好话许个愿,虽然自己不一定相信,反正没坏处吧而且这点钱也丢得起。人类历史上找不到如此没节操和无耻的信徒。

@操安吧:最近"叔"这个称呼被黑出翔了,打着"叔"的旗号骗炮真的挺可耻的。你以为叔是随便叫的?你以为你过了30就是叔了?笑死人了好么!叔可是高帅富进化到中年的专用代称。男屌丝到了中年之后只配被叫做师傅。

@我是西蒙周:深圳海关投7亿为员工建房,成深圳保障房。政府给地,纳税人给钱,便宜价格购房,通过所谓的房改政策完成利益输送。这样的事,在深圳,在广东,在全国,比比皆是,深圳海关不过是一枚出头的椽子!

@CaoniBird:【闪闪发亮】缺少王治郅的热火,是否能与后巴特尔时代的马刺抗衡,让我们拭目以待!

@南山平:听说重庆媳妇不要聘礼,有人吵着要找重庆媳妇儿。其实我想说:我爸是"妻管严",我堂姐夫是"妻管严",我哥是"妻管严",就连我70多岁的外公也是"妻管严"。哎……

@回床师:大学生小王雨后活捉15斤重巨大鲶鱼已放生,并称希望十年后会有姚晨一样的女子前来报恩……


shared via http://feedly.com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