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版权

关于版权的再次说明:

本网站系公益性博客,本站力求不左不右,尽可能多维度呈现当代中国,本站致力于中国公民社会之崛起,促进公民独立思考能力之养成。
此博客非商业网站,本博客无任何商业利益,如有广告出现,都源自原转载页面。

所有文章,都系转载,欢迎网友转载,鼓励转载,请求转载,尤其是墙内转载。
本站“每日段子荟萃”栏目都源于“奇闻录”网站,在此特地对作者表示感谢。
版权都归原作者或译者所有,本站尽量标出原始出处,网友在转载时可以将网址导向本站,但切记请不要将作者标示为“新独立观察”,请尽量标示出原作者或译者的名字,谢谢。

细节的力量:翻墙软件及时更新大全

2013年6月26日星期三

李泽源全档案

李泽源全档案

​庭审揭开深航前实际控制人完整档 案。三次入狱的赤贫"高人"如何构建庞大关系网并腾挪数十亿元资金完成惊天并购
深航现已纳入国航旗下。许丛 军/东方IC
财新《新世纪》 记 者 罗洁琪 胡格
 

   时至今日,李泽源仍是商界的传说。他自称"我没有钱,就是傻大胆",却导演了一起数十亿元的惊天大收购,最终又落得身陷囹圄。

   2013年6月5日,在北京市第二中级法院的法庭上,患高血压的李泽源插着氧气管,为自己做最后的申辩。李泽源是深圳航空公司 (下称深航)原高级顾问,实际控制人。与其一同出庭受审的,还有其他五名原深航高管,这已是深航案一审过程中的第三次开庭。

   2005年5月,李泽源控股的深圳市汇润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润公司)以27.2亿元的天价,成功竞购了深航65%的股权。中信 集团、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下称国航)等竞争者均败北出局。但事实上,汇润公司只是个空壳,成立于竞购前两个月的2005年3月, 注册资本1000万元,是来自李泽源向深圳一个富豪的借款。

   彼时,李泽源假释出狱还不到两年,时年52岁,没有工作,没有钱,吃饭住酒店都是别人埋单。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派头,李泽源自 称,与其同饮共酌之人常常是军方老领导和省部级官员。

   深航资本大戏不足四年即落幕。2009年年底的一天凌晨,李泽源在从湖南去往重庆的高速路上被警方拘捕。被羁押三年多之 后,2013年4月,李泽源与其余五名深航原高管走上刑事被告席,被指控挪用资金罪,涉案金额逾20亿元。

   检方在法庭上称,李泽源挪用深航的资金,是为了填补汇润公司当年收购深航时造成的资金窟窿。李泽源承认,当年收购深航就是"借鸡 生蛋,借船出海"。但他认为,借新钱还旧债,只要深航股权在手中,就可以用股权质押贷款,深航在发展,总有一天他能还上。

   但他没有机会等到那一天。检方指控,李泽源以及原深航董事长赵祥,原深航总经理、董事李昆,原深航董事、监事会主席徐海伟,原深 航董事、西北租赁有限公司(下称西北租赁)董事长刘文彪,原深航副总裁兼财务总监谢云双等六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深航的资 金归个人使用,数额巨大,应当以挪用资金罪追究刑责。

   检方还认为,李泽源在假释考验期限内犯新罪,应当撤销假释,与前罪没有执行完的刑罚数罪并罚。

   2013年4月、5月和6月,此案先后三次开庭。李泽源和其他被告人详细回忆了收购深航的旧事,为自己申辩,除了此案的举报人 ――曾为李泽源代持过汇润公司股份的赵祥表示认罪外,其他被告人均辩称无罪。

   在首次庭审中,李泽源与赵祥法庭相见,急于申辩,情绪激动,血压升高,当庭喷鼻血;5月,第二次开庭,患有心脏病的李泽源一边服 药打吊针,一边受审;6月5日,李泽源吸着氧气出席,作了最后陈述。

   李泽源曾对警方供述,"我干深航就是想证明自己行。"如今,深航旧事犹如南柯一梦,年届60岁的李泽源正在等待法庭的宣判。

赤 贫"高人"的关系网

   李泽源,曾用名李宜时,1953年4月出生,在辽宁省兴城县一个大杂院长大。院子里当时还有一个少年,叫赵祥,年纪比李泽源大 14岁,赵、李两家关系很熟。后来,赵祥考取大学,日后从政;李泽源因家贫,读到初二便辍学从军。

   据李泽源自述,1969年,他16岁时参军,在军事学院(后并入新成立的国防大学)一位领导家服务了十年,当司机和管理员。档案 放在陆军24军。1979年,李泽源调任38军,在军人服务社当副主任(副营级)。不久,李泽源因销赃罪被处有期徒刑2年。

   据李泽源供述,出狱后,他到了38军112师运输科当副科长。1983年,北京军区贸易发展总公司成立,李泽源任总经理。那时, 赵祥已是辽宁省锦州市常务副市长。有一次,李泽源找赵祥帮忙批点化肥,做买卖。从那以后,两人频繁交往。

   1988年,李泽源因诈骗罪被处有期徒刑3年。他在口供中说,虽然被判刑了,但他一直在军区教导队,没在监狱。之后,李泽源回 京,恰逢部队生产需要人,他就到了第二炮兵部队后勤部生产部当了两年副部长。他自称,后来广州军区发函对他在1988年的判决 "平反"。然后,他出任军事科学院生产办企业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副军级。

   那时候,赵祥已是辽宁省葫芦岛市市长,常来北京到各部委跑项目,李泽源经常接待他,帮他约一些军队老领导一起吃饭。

   可是,李泽源的命运好像困于监狱的迷宫。1994年,他再次入狱,罪名是伪造证件、诈骗和走私罪,被中国人民解放军总直属队军事 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他自称,他并没有在监狱服刑,都是在部队医院住院。赵祥和一些部队领导曾去探望。赵祥去了多次,每次都 带烟,有时还给现金。

   如此服刑九年之后,2003年1月,李泽源被准假释,之后他常去深圳。

   那时,他的老朋友赵祥在深圳生活――1997年退休后,赵祥到深圳成立了深圳市辉瑞公司(下称辉瑞公司)。据李泽源供述,他在深 圳宴请广东领导吃饭的时候,就叫上赵祥。在频繁的觥筹交错时,李泽源不忘带着自己的"平反"材料。在今年4月的庭审中,李泽源 说,为了证明自己虽然多次入狱但并非坏人,他随身带着军事法院的判决以及相关"平反"材料。他说,军事科学院的组织都帮他申诉, 因为他是被冤枉的,是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一名曾和李泽源合作过的商人透露,在交往中,李泽源常常强调他的军队背景。他失去军籍 后,军服不能穿了,却仍穿着军裤。

   "平反"的事情更像他的荣耀。李泽源说,服刑是为别人背黑锅,因为他仗义,有领导因此感谢他,关照他。军队的经历被李泽源渲染上 神秘的色彩。自我炫耀,为他赢得"高人""李首长"的称号,也被一些人贬为"李大嘴"或"李大骗"。"那时候,我是服刑人员,没 什么事干,但是我认识很多朋友,有很多社会关系。这些朋友说,有项目可以一起合作。"案发后李泽源如此供述。

   2004年初,李泽源在一次饭局上听说,广东广控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控集团)准备将其持有的深航65%股权卖给海南航空公司。 而且,听人说,"如果航空公司有明白人管理,把公司做大,前景还是很好的。"李泽源很感兴趣,立刻付诸行动。

   李泽源先回广州,找到了李昆――时任南方航空公司副总经理、航空业颇有声望的专家。李昆判断,深航总体状况不错,有发展前途,有 关系的话,批来航线,可以做大。但是,海航已经和广东省方面谈过几次了,李泽源想要收购很难。李泽源说,不管海航收购的事情,只 要有发展前途,就找关系收购。

   据李泽源的供述,后来,他通过关系向广东省政府领导推荐,请求国家民航局同意他收购股权,再找广东发展银行(广控集团的母公司) 同意出让。

   那些人脉关系,在外人看来是神秘莫测的。不过,同案被告人李昆对警方供述,此前,李泽源并不认识广东发展银行的高管。为了和当时 的行长李若虹结识,李泽源通过关系,查清楚李若虹出差时下榻的酒店,然后想办法见面。

   广东省政府方面的关系也是李泽源临时培养的。有一次,李泽源通过广州白云机场的领导得知,时任广东省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次日要去 机场送人。于是,李泽源找人牵线,约这位领导在候机楼餐厅吃早餐。首次见面后,二人就一起打高尔夫球去了。

   为此,李昆称赞他"挺厉害",李泽源则称,没有他办不成的事情。



"大鳄"关国亮上钩

   在打通"关系"的同时,李泽源想尽办法找有钱的朋友解决资金问题。

   2004年,在北京,李泽源和原国家经贸委的一位老领导一起吃饭,席间认识了刘文彪。刘当时是新华人寿保险公司(下称新华保险) 董事、西部信用担保有限公司和西北租赁的董事长。

   据刘文彪供述,李泽源自称认识好多部队的领导,"他话说得很大,派头也很大,别人也说他有很多上面的关系,是个'高人'。所以, 我能够帮他就帮他"。

   在收购深航的过程中,刘文彪堪称李泽源的贵人。日后为李泽源融资近20亿元的"资本大鳄",例如新华保险原董事长关国亮、隆鑫集 团有限公司(下称隆鑫集团)的涂建华等人,均由刘文彪介绍。刘不仅积极搭线,还慷慨解囊,李泽源承认,"和刘文彪吃饭都是他结账 的,我一分钱都没有。"

   关国亮对警方供述了李泽源留给他的最初印象。2005年3月左右,刘文彪向他介绍李泽源,这是总后的将军,搞企业的,希望可以一 起吃个饭。李泽源说,"受老首长、老领导和朋友的委托,在深圳搞了家投资公司,最近在领导帮助下,准备通过竞拍的方式收购深圳航 空。"关国亮说,"觉得他大大咧咧,不像将军的样子,和我不是一路人,就回绝了。"隆鑫集团的涂建华也提供证词说,"刚认识李泽 源时,他在北京住酒店的钱,都是我出的,开好几间房,一结账就是好几万。连吃饭的钱都没有。还让我给他买过两辆车。"

   尽管如此,李泽源最终却将二人打动,让其走出了融资的第一步,将他们绑上了收购深航的"战车"。

   为李泽源提供第一桶金的人是广东省联泰(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振达。若干年前,李泽源通过侯希贵(曾为梨园武生,后定居香港, 自称"著名社会活动家、慈善家和气功大师")认识了深圳市原市长许宗衡。在许的某次宴请中,李泽源认识了潮汕富商黄振达。

   2005年3月,汇润公司在深圳注册成立,资本金1000万元,全来自黄振达的借款。李泽源个人实际持股89%,其余三名自然人 分别持股3%、5%和3%。

   李泽源在口供中称,其余股东并没有实际出资,因为都是他的好朋友,想让大家挣点钱。当年4月,因为李泽源尚在假释考验期,他委托 赵祥代其持有汇润公司的股份,并担任法人代表和董事长。

   2005年5月,深圳产权交易中心将公开拍卖深航65%的股权,要求竞拍者必须有15亿元的净资产。汇润公司不具资质。在拍卖前 不足一个月,李泽源通过刘文彪向时任新华保险董事长的关国亮求助。

   据关国亮供述,虽然他对李泽源的印象不好,但碍于刘文彪是新华保险董事的情面,就随手给亿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亿阳集团)的 董事长邓伟打了电话,请亿阳集团借资质和汇润公司联合竞拍,不需要出资。邓伟同意了。

   邓伟后来提供证词说,他问了公司的法律顾问,认为联合竞拍没什么法律风险,就卖了关国亮一个人情。

   由于未来得及做尽职调查,在拍卖前,汇润公司和广控集团签署补充协议,约定如果汇润公司入主深航,可以开展尽职调查,若发现深航 资产有问题,有权对出让金额作出修改。

   由于有补充协议做保障,2005年5月23日,在深航股权拍卖当日,李泽源电话遥控现场举牌者,不惜代价夺下深航。当时参与竞拍 的有:汇润公司和亿阳集团联合体,中信集团,国航和深圳市全程物流公司。起拍价是18亿元,中信集团举了一下牌就没再继续竞拍, 汇润公司方和国航方两家举牌,竞争很激烈。最后,汇润公司和亿阳集团联合体以27.2亿元胜出。

   在竞拍前的2005年5月13日,汇润公司和亿阳集团签署《委托竞买和持股协议》,约定汇润公司实际出资,亿阳集团无须为名义上 的股权竞买出资。汇润公司将支付亿阳集团900万元的报酬。如果出现亿阳集团为该项目竞拍承担连带责任的情况,汇润公司以其持有 的深航股权担保赔偿损失。

   拍卖结束后,邓伟给关国亮打电话说,李泽源"疯掉"了,出那么高的价格,而且他们竟然没钱,让亿阳集团自己想办法出资。按广控集 团要求,拍得之日起5日内付27.2亿元 的30%,即8.16亿元;60个工作日内须付至总额的80%,即21.76亿元;付 足80%的收购款后方可变更股权。剩下的在90个工作日内付齐。如果汇润公司不能支付收购款,参与联合竞拍的亿阳集团将负连带责 任。作为上市公司的股东,亿阳集团害怕产生负面影响。

   据关国亮供述,他对邓伟说,"我让你出面帮忙,出了事不会不管。"然后,他质问李泽源,"事先说好了,(亿阳集团)出面不出钱, 为什么竟然要亿阳出钱?"

   在双方交涉的过程中,李泽源提出未来深航的保险业务可以全部给新华保险来做。李泽源向关国亮描绘了合作前景,深航一年的旅客将突 破1000万,每人20元航空意外险,一年就2亿元。公司的财产险和飞机保险,每年也有2亿元。关国亮供述说,共计4亿元的保险 业务让他兴奋,如果为李泽源解决资金问题,夺下深航,不仅可以为亿阳集团解套,也有利于新华保险的发展。

   于是,新华保险和亿阳集团签订了委托投资协议,新华保险出资4亿元,通过亿阳集团投资深航。亿阳集团代新华保险持有深航10%的 股权一年。汇润公司则和亿阳集团约定,一年后汇润公司用4亿元购回相关深航股权。

   2005年5月,关国亮安排北京成中大厦房地产有限公司将正在建设新华保险大厦的闲置资金4亿元汇给亿阳集团。亿阳集团直接支付 给广控集团,作为收购深航的第一期出资。次月,关国亮就让他持股的北京华新融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华新融公司)向亿阳集团转款4亿 元,用于归还成中大厦房地产有限公司。一年后,亿阳集团持股到期,汇润公司对外借款凑钱购回相关股权,华新融公司的资金回笼。

   为了凑足第一期出资,李泽源又以深航未来上市的图景说服隆鑫集团的法人代表涂建华。据李泽源供述,当时为了让人家相信前景光明, 他们专门请花旗集团做了上市方案,每次谈借款都是带着方案去的。

   当时,涂建华急于从摩托车行业中转型,被深航的上市计划打动了。2005年6月19日,汇润公司与隆鑫控股有限公司(隆鑫集团子 公司,下称隆鑫控股)签订协议,约定隆鑫控股出资4亿元,享有汇润公司40%的股权,间接占有深航20%多的股权。

   此笔投资,隆鑫控股既可选择作为对汇润公司的增资扩股,也可以变为对汇润公司的债权,要求其还本金并支付利息3亿元。当年6月 底,隆鑫控股分两次向汇润公司汇款共计4亿元,汇润公司将其中的3.36亿元支付给广控集团。

   据关国亮供述,在收购深航的第一期融资之后,他对李泽源的印象有了变化。2005年6月中旬,他和军队的领导吃饭,李泽源突然闯 进来敬酒。那位领导为李泽源说了几句好话。关国亮称,听了之后,他放心了许多,同时对李泽源有了一点好感。

   而李泽源则供述称,和关国亮谈了之后,感觉挣钱太容易了,关国亮让他对资本市场和资本运作有了新概念。

   2005年6月24日,关国亮安排华新融公司借款8000万元给汇润公司,供其继续支付收购款。于是,汇润公司凑齐了广控集团所 要求的第一期付款资金8.16亿元。李泽源涉险过关。但是,第二期付款期限将至,两期金额须达到总收购额的80%,即21.76 亿元,尚差13亿多元的缺口。如果第二期款无法支付,汇润公司将会被罚,隆鑫控股的资金也难以回笼。关国亮再次成为李泽源的救命 稻草。

   当时,作为新华保险董事长的关国亮被公司股东宝钢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宝钢)举报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关国亮不仅想摆平此事,还想把 宝钢手里的新华保险股权买过来。

   李泽源积极为关国亮疏通关系,还帮忙调停关国亮和东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新华保险的发起股东之一)控制人张宏伟之间的矛盾。关国 亮在口供中承认,在那个阶段,感觉李泽源很仗义,而且有资源,认识很多领导。

   除此之外,关国亮还想为涂建华解套,以稳定涂手中掌握的新华保险股权,不流入外资公司之手。他认为二期付款后,深航就可以用股权 抵押贷款了。于是,他说服隆鑫控股进一步为汇润公司融资。

   2005年8月,新华保险以债券回购的办法筹集了9.5亿元,东方集团旗下的东方财务有限责任公司转了0.5亿元,共计10亿元 借给隆鑫控股。对于这笔借款,隆鑫控股以自己手中的新华保险股权作为担保。这样,关国亮即达到稳定新华保险股权结构的目的。

   随后,隆鑫控股将这10亿元转账给汇润公司,汇润公司用89%股权质押,作为履约担保。对于这笔投资款,隆鑫控股仍然可以选择为 汇润公司的增资扩股,或者随时转为债权。

   至此,无论是关国亮还是涂建华,都已深陷李泽源收购深航的资金泥淖。

本刊2010年第12期封面报道
最坏的私有化

筹钱还债

   "我前期是上钩,上钩后被拖着走,后期是想脱钩。"关国亮供述,第一期付款时是相信了"老李"(李泽源)的话,到第二期时已经清 醒了。但是,上了贼船,下来难。关国亮认为无论是亿阳集团还是隆鑫控股,都是由他介绍进去的,他不能扔下不管。

   截至2005年9月,汇润公司陆续向广控集团支付了18.16亿元,没有完全履行其付款义务,即60个工作日内须付21.76亿 元。后来,李泽源找到了广东省领导,获准以深航10%的股权作担保,于2005年9月中旬提前将深航股权过户。他还承诺,在 2005年12月30日前再支付3亿元左右。到过户时,已经支付共计18.16亿元收购款没有一分钱是李泽源自己的。主要出资者 涂建华没有实现当初的愿望,无论是汇润公司还是深航的股东名单中,都没有隆鑫控股。

   李泽源和赵祥约定,因为李泽源假释期未满,所以仍由赵祥担任深航董事长、法人代表,以及汇润公司的董事长和法人代表。李泽源则出 任深航"高级顾问",每年在深航享受300万元左右的报销额度。李泽源供述,他在深航的主要职责就是"在外面跑关系",拿航线, 要批文,在2008年5月前,是赵祥控制深航的经营。

   李泽源后来供述称,不乐意让隆鑫控股真的占有股权,怕涂建华把深航"吃了"。他说自己和涂"命里犯相"。

   2005年10月中旬,隆鑫控股和汇润公司终止合作,要求把其陆续出资的14.4亿元变成对汇润公司的借款,并要求赔偿损失3亿 元,且在2006年6月30日前付清。涂建华后来在证言中说,李泽源是个"大骗子",把他坑了。

   涂建华开始催李泽源还钱。但李泽源躲起来了,无论电话还是短信,均不理睬。涂建华只好安排人白天坐在深航的财务室,夜里找人去深 航董事长赵祥和总经理李昆的家里守着。刘文彪作为李泽源和关国亮、涂建华曾经的"介绍人",也每月飞两次深圳,帮忙催债。那时 候,深航拿到了租赁飞机的批文。2006年,深航只有33架飞机。李昆主管深航经营业务后,提出要实现"369计划",即3年之 后飞机总量达到60架,6年后100架,9年后160架。李泽源选择了刘文彪的西北租赁合作。2005年底,刘文彪为深航租赁飞 机成立了项目公司――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与深航分别组成专门团队,谈判了约3个月。2006年3月,双方达成租赁19架飞 机的框架协议。然后,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分别在爱尔兰、新加坡和香港考察与谈判。

   对于和西北租赁的合作,深航有董事会决议,经三分之二的董事签字同意。刘文彪供述称,2006年5月,深航向爱尔兰(西北)租赁 公司预付飞机租金10.2亿元,作为后者购买飞机的预付款。随即,这笔钱经李泽源安排借给汇润公司。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和汇 润公司签署了借款协议。之后,汇润公司将其中8.1亿元还给隆鑫控股,另外2亿元通过亿阳集团还给新华保险,作为购回亿阳集团代 持股权的部分资金。

   2006年5月底,爱尔兰(西北)租赁和新加坡航空租赁公司签订了五架飞机的购买协议,并于三个月之后支付了15万美元的定金。 这笔钱,由深航付给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后来,这个购买协议整体转让给深航,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退出。这五架飞机现已投 入运营。

   2006年9月,当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欲与爱尔兰一家飞机租赁公司签约时,李昆前去考察,觉得飞机太旧了,最终没签署合同。

   2007年3月,赵祥代表深航和汇润公司,与刘文彪在深圳签署了协议,约定深航向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支付的10.2亿元预付 款(后又由后者借给汇润公司),转变成汇润公司对深航的债务,到期后由汇润公司直接归还深航。汇润公司该笔还债还与关国亮有关。 2007年,李泽源曾向关国亮借款5亿元用于汇润公司对深航增资扩股。李泽源后来供述称,其中3亿元是他帮关国亮哥哥卖房所得的 收益,只有2亿元是借款。2008年,深航撤消了该增资扩股计划,将这5亿元的本金和利息退还汇润公司。这笔钱,加上深航应支付 给汇润公司的历年分红,共计10.2亿元,冲抵了汇润公司对深航的前述债务。

   对于深航与西北租赁的合作,检方指控称,李泽源、赵祥、李昆、刘文彪以及谢云双经预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6年6月至7 月挪用深航预付租赁飞机的资金人民币10.2亿元,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债务。

   李泽源则辩称,深航和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的合作项目有董事会决议,是真实的,"现在,这些飞机都在天上飞着呢"。而汇润公司 和爱尔兰(西北)租赁公司之间的借款,是企业间的拆借。他认为这是两个法律关系。

   深航租赁飞机的项目客观上让隆鑫控股收回了部分资金。收到汇润公司8.1亿元的还款之后,涂建华在2006年下半年又提出,其在 重庆的"俊逸•第一江岸"房地产项目资金不足,请深航与其合作。李泽源供述称,当时他认为那个项目值得投资,深航通过了董事会决 议,支付了3亿元的合作款。

   涂建华并没有合作到底。后来,隆鑫集团、汇润公司、深航和隆鑫控股签署四方协议,将前述3亿元投资款转债,作为汇润公司归还隆鑫 控股的借款。

   检方指控,李泽源、赵祥、徐海伟经预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6年4月挪用深航投资重庆"骏逸•第一江岸"房地产项目的资 金人民币3亿元,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债务。2009年9月,汇润公司已归还深航1.5亿元。李泽源辩称,这是涂建华对他的"讹 诈",他自己是真的想投资那个项目。而涂建华作证称,"项目是有的,正常合作,签合同,就是为了把李泽源(欠)的钱要回来。我天 天向他要钱,不可能再跟他合作房地产项目。"

   除了应付隆鑫控股和关国亮的讨债压力,李泽源还必须挖空心思筹钱向广控集团支付收购尾款。

   检方指控,李泽源、赵祥、徐海伟经预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于2005年12月挪用深航收购大成饭店项目的资金人民币6亿元,用 于东方集团财务有限公司(下称东方财务)及汇润公司偿还债务。上述资金案发前尚未归还。

   对此,李泽源辩称,此交易是真实的,并且经过了董事决议,符合公司的章程。而且,由于该酒店的房间太小,只适合韩式装修风格。他 都安排深航高管前去韩国考察,出具了装修方案。

   据旁听人员告知,同案被告人之一,原深航法律顾问、董事徐海伟辩称,他作为律师,为了保证深航的资金安全,让深航委托东方财务收 购大成饭店,并且由新华保险作为担保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李泽源和关国亮会用这个项目套深航的钱。

   资金来往显示,深航付款至东方财务之后,东方财务将其中3亿元转入赵祥所有的辉瑞公司。辉瑞公司用其中的9000万元对汇润公司 增资扩股,完成过账后,再把3亿元一起转给汇润公司,用于支付给广控集团的收购尾款。

   后来,因为天津市政府不愿意转让其持有的大成饭店部分股权,该项目终止。东方财务曾欲向深航转让其拥有的新华保险股权,折合6亿 元,作为退款。但股权过户受阻。深航于2008年起诉要求东方财务退款。从检方指控看,这笔钱至案发时并未讨回。

   李泽源陆续通过更多的交易,为汇润公司借新债偿还旧债。不过,他辩称,这些交易都是真实的,并且有董事会决议。据相关司法材料统 计,截至2007年12月21日,汇润公司共付收购深航的股权转让款11笔22.26亿元,时间上拖延了两年多,而且,最终并未 支付当初竞拍时确定的全额27.2亿元。

   对此,李泽源供述,汇润公司入主深航后,进行了尽职调查,发现有不良资产,数额上刚好应抵扣5亿元左右。对此,广控集团也默许 了。

   尽管汇润公司支付了相关款项,收购涉险过关。但是,为之欠下的债务,让李泽源一直在筹钱还债,甚至常常狼狈躲债。从2005年 10月开始,距离汇润公司竞得深航股权才五个月,相关融资者就陆续退出合作,隆鑫控股、亿阳集团和关国亮陆续催促汇润公司还款。

   2007年,关国亮因涉嫌挪用新华保险的巨额资金被调查。李泽源自知使用过新华保险的资金,闻风而逃。

   他在法庭上说,自己跑到一个山庙里呆了半年。走之前,嘱咐留守深航的高管尽快清理债务。他事后总结,关国亮出事导致整个事情转 向。

决 裂、案发与受审

   半年后,当李泽源从山庙回到深圳,深航当时的局面让他非常不满。他认为,赵祥利用董事长的职务谋取私利。其中,最让他愤怒的是, 赵祥把沈阳翡翠园项目低价转让。汇润公司入主深航后,深航以成立分公司的名义与各地政府谈合作,低价拿了很多土地。据赵祥供述, 翡翠花园项目是他2005年建立沈阳分公司时,以深航名义谈的。

   赵祥解释称,2007年5月,李泽源以汇润公司的名义向大连实德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实德)借款2亿元。2007年底,大连实 德上门追债,可是,当时李泽源正在"跑路"。

   于是,大连实德起诉了汇润公司,法院要查封汇润公司所持的深航股份。赵祥称,他就把沈阳翡翠花园项目卖掉,以汇润公司在深航分红 的名义拿了1亿元,用于还债。

   对此,李泽源并不买账,他认为赵祥很不仗义。此事,成为李泽源和赵祥之间最深的裂痕。

   2008年,李泽源的假释期满,他不再需要赵祥为他代持汇润公司的股权,他还让赵祥辞去了汇润公司和深航董事长的职务。这意味着 赵祥出局。

   那以后,赵祥开始向中纪委举报李泽源。不过,据李泽源在法庭上陈述,当时和赵祥一起举报他的,还有香港商人高敬德。赵祥低价出售 沈阳地产项目,其中约51%股权正是转让给了高。

   公开资料显示,高敬德原籍四川,为香港新恒基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他连续十多年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并任全国政协教科 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他在大陆投资广泛,在政商界颇有人脉。

   高敬德与原新华保险董事长关国亮关系熟络。关国亮2012年8月出狱,之后加盟香港新恒基国际(集团),担任董事局副主席和执行 总裁职务。

   对于深航案,警方曾经是以涉嫌诈骗罪立案的。警方在《起诉意见书》中认为,李泽源收购深航这一行为本身就是诈骗。李泽源等人既无 资质又无资金,由汇润公司,通过欺诈手段取得深航公司65%股权,从而取得对深航的实际控制权。不过,等到检察院起诉时,该罪名 变为挪用资金罪。这意味着,检方并不认为李泽源收购深航的行为本身是诈骗,涉嫌犯罪的行为主要发生在汇润公司入主深航之后。这也 意味着,只有后期参与李泽源腾挪资金的人,才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

   检方起诉书称,李泽源、赵祥、李昆、徐海伟、刘文彪、谢云双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深圳航空的资金归个人使用,数额巨大,应当以 挪用资金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指控犯罪的交易模式主要是:从2005年12月开始,深航陆续开始投资大成饭店、重庆"骏逸•第一江岸"房地产项目、租赁飞 机、收购广州空港酒店项目、广州基地基建工程和配餐楼工程等项目。签订项目协议后,深航向合作方支付投资款项。然后,资金从合作 方流向汇润公司。检方指控,这是李泽源等人挪用深航的钱,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当年收购欠下的债务。

   对于这些指控,除了赵祥认罪,其他被告人及其律师均作了无罪辩护。他们的核心意见是,被指控的交易都是真实的,也不属于个人行 为。

   《刑法》规定,所谓挪用资金罪是指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本单位资金归个人使用或者借贷给他 人,数额较大、超过三个月未还的;或者虽未超过三个月,但数额较大、进行营利活动的;或者进行非法活动。

   第三被告人李昆的辩护律师王九川认为,关于飞机租赁的有关行为不符合挪用资金罪的特征。第一,被指控的飞机租赁项目是深航和有关 公司的商业合作,由公司决策并承担风险,这些行为均属于单位行为;第二,资金并非归个人使用,涉案的汇润公司并非李泽源个人所 有,是由多名股东组成的有限责任公司;第三,被告人所在单位是深航,但被转走的资金已经不属于深航,资金流转是基于汇润公司和西 北租赁之间的企业借贷关系发生的;李昆也没有参与这次借贷行为。有关原始书证材料能够证明上述事实。

   案情显示,大成饭店项目、重庆"骏逸•第一江岸"房地产项目以及飞机租赁等项目,均有董事会决议,有超过三分之二董事会成员的签 名。

   据旁听者透露,多名律师辩称,没有证据显示这些签名是虚假的或者被胁迫的。根据深航的公司章程,三分之二的董事同意,就是有效的 董事会决议,不可能构成被告个人使用资金。

   在法庭上,徐海伟在自辩时称,他尽了职责,为大成项目设计了很好的合同,有效规避了风险,保护了深航的利益。他作为深航的外部法 律顾问,没有办公室,也没有查阅公司文件的资格。在合同签署和后期履行的时候,他已经出国留学,对此不知情,不可能共谋。

   李泽源自辩称,大成饭店项目的投资收益很好,深航捡了个"天大的便宜"。和隆鑫控股合作的"骏逸•第一江岸",李泽源认为,也是 有增值空间的。不过,检方起诉书显示,深航投资大成饭店项目的6亿元资金,至今未回笼。投资"骏逸•第一江岸"的3亿元资金,汇 润公司也只归还了1.5亿元。另外,李泽源2007年7月挪用深航资金1500万元,用于汇润公司偿还债务,到2009年8月已 归还1000万元,尚欠500万元未还。

   关于挪用资金罪,检方共指控了七项犯罪事实,除了上述三笔共计8亿元资金缺口,其他四笔资金在案发前已回到深航账上。

   案发前,汇润公司还剩8亿元的债务,其中欠隆鑫控股3亿元,欠黄振达5亿元。李泽源说,深航这几年发展很好,汇润公司可以继续得 到分红,一定能把债务还上。

   司法审计报告显示,汇润公司入主深航后,至2005年11月30日,深航的资产总计67.03亿元,负债61.45亿元,资产负 债率91.67%;2009年11月,深航资产是 238.33亿元,负债228.33亿元,资产负债率是95.8%。深航开展 经营业务所需资金主要来自于银行贷款。

   至于净利润,2005年是�1415.62万元,2006年是3.604622亿元,2007年是5.521373亿 元,2008年是-6259万元,2009是 2.786546亿元,这几年共计净利润11.145亿元。李泽源在庭审中多次辩 称,他是真的想把深航做好。

   李泽源等人案发之后,深航再次易主,2010年,国航占股51%,成为控股股东。汇润所持股权缩至24%,全程物流公司持股 25%。在2005年的股权拍卖中,当时是深航小股东的国航在和李泽源的竞争中败北。

   收购深航,堪称李泽源一生中最后的豪赌。

   在侦查阶段,警方讯问李泽源,"你自己没有钱,也没有百分百的把握能还钱,为什么就敢竞拍27亿元的深航?"李泽源说:"我和你 不一样。我认为只要有50%的把握就可以干了。"

   李泽源曾经认为,收购深航后,技术和经营有业界精英李昆把关,资金有关国亮等人托着,再加上他自己有很多的社会关系,这盘棋会 赢。

   2013年6月5日,最后一次庭审,李泽源作完最后陈述,眼泪顺着脸颊默默流下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